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一節 陷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節 陷阱?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啊!

林唐再次爆喝,身形飄飛,好像一隻蝴蝶,翅羽翩然之間狠狠划向蘇重。凜冽刀鋒撕裂空氣,帶著沁人心骨的冰冷。

蘇重眼睛微微眯起,緊緊的的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眼神平靜而沒有一絲波動。對方的預判能力非常神奇,竟然真的能提前預知道他的下一步動作。

如果是尋常人,一旦陷入這種被動,十有**會落敗身死。而且是迅速落敗。可它對蘇重的作用卻非常微校

不是林唐的蟬覺不夠神奇,而是蘇重對武道的積累太過深厚。他本身又已經達到了精神質變的境界。比林唐高出好幾個檔次。

縱然林唐能夠預判蘇重的動作,並在神而明之的情況下,改變出招方位。蘇重亦可根據對方刀法走勢,再次改變自己的行動軌跡。

蘇重有那份心智洞悉對方招式,也有那份能力第二次改變招法路徑。但林唐卻沒有,即便他能預判,也沒有力量去做第二次變招!

腳下左右閃動,蘇重動若脫兔,輕快的躲過林唐兇狠一刀。右腿好似鞭子一樣猛然抽出,狠狠踢中林唐腰側。

林唐根本就來不及阻擋,頓時被踢飛出去,摔成滾地葫蘆。只是一擊,他就已經被蘇重打的爬不起來。

蘇重緩步走向林唐,彎腰撿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把怪異短刀。

這是一柄只有小臂長短的短刀,大約三根手指的寬度。也不知是用是很么材料打造,刀身通體透明如水晶。最讓人意外的是他的厚度,薄薄的僅有指甲蓋那麼厚。

這就是蟬翼刀?

用手輕輕彈擊刀身,嗡嗡作響。韌性和硬度相當可觀。

蘇重瞭然,這把刀確實是一把難得寶刀。蟬翼刀名不虛傳。

「交出蟬覺吧。」蘇重看著臉色蒼白,好似憑空老了十歲的林唐,不由皺眉道。

即便他如今已經發現了功法蟬覺的奇妙預判能力,也不由對其巨大的副作用感到麻煩。它對精血元氣的損傷太過強大。

出乎蘇重預料,林唐竟然絲毫沒有抵抗,欣然答應將功法交給蘇重。

好似看出蘇重疑惑,林唐絲毫沒有顧忌,甚至滿懷惡意的笑著道:「想必你也看出了這套功法的缺陷,教給了你,說不定還能給我報仇呢。」

想用《蟬覺》功法對元氣的劇烈損耗,來間接縮短自己的壽命,進而達到報仇目的?

「你就不怕我拿你蟬翼刀門陪葬?」蘇重面色不變。

林唐臉色一變,旋即又釋然:「只要你能找的到他們,隨便你殺。我蟬翼刀門綿延數百年,也不是沒遇到過滅頂之災。」

這麼有恃無恐?蘇重一怔。回想林唐之前的一系列表現,啞然失笑:「怪不得你剛才一邊攻擊,一邊好似熱血上頭似的狂吼亂喊。我還以為這是功法必然,又或者是給自己配音壯膽。鬧了半天,你是在給別人發訊號,讓他們趕緊逃跑?」

「看你欣慰模樣,看來你的那些門人已經走光。這是徹底把你拋棄了埃用自己的命換來的就是這些心性涼薄的同門?值得嗎?」蘇重面不改色的挑撥離間,句句誅心。

林唐臉色難看。他固然有著犧牲自己成全同門的決心。也知道同門此刻的選擇,對宗門來說是最正確的選擇。明知道蘇重不懷好意,這麼說就是為了不讓自己好過。但人之常情,他確實不怎麼好過。一眼不發的狠狠盯著蘇重。

蘇重輕笑一聲,不在繼續刺激對方。那些人逃了便逃了。蘇重這一次之所以會親自出動,更多的還是看上了神奇的功法《蟬覺》。

「把《蟬覺》交出來吧,至於你,找個地方自生自滅吧。」蘇重早已看出,對方元氣大傷,本就沒幾年好活。剛才又拚命催動功法對抗自己,最多也就一個月的命。

林唐臉色頹然,他早就做好赴死決定,但當這一天這麼快來臨,他依然失魂落魄。「秘籍不在這裡,在後山秘洞中,你跟我來吧。」

看著搖搖晃晃走在前面的林唐,蘇重沒有催促。對方蹣跚的背影就好似風燭殘年,蘇重不自禁有些感慨。自己闖蕩這麼多世界,經歷過絕境也享受過巔峰。但這種垂垂老矣的感覺凄涼,蘇重卻從內心裡不想感受。

跟著林唐,蘇重一路走向山谷深處。地勢逐漸降低,最終來到一處山洞入口。洞口周圍鋪著青石板路。路面乾淨,顯然有人經常打掃。只是沒什麼守衛,也不知道是林唐示警后離開,還是根本就沒有人守衛。

走進洞窟,蘇重精神緊繃。蘇重覺得林唐沒那個膽子敢耍花招,但他謹慎慣了,下意識的開始警惕四周。感知開到最大,不斷觀察山洞內環境。

這是個長長的洞內甬道,每隔一段,牆壁上就有一盞油燈。燈火如豆,在靜謐的甬道內靜靜燃燒。偶爾炸響的啪聲,顯得格外響亮,給人一種詭秘之感。

走了足有一刻鐘,兩人還沒到達終點。要不是看到甬道兩旁斧鑿痕的歷史氣息。他甚至懷疑林唐在耍他。他已經察覺到,整個甬道斜斜通向下方。

而隨著不斷向下,周圍的溫度也在緩緩升高。漸漸的,蘇重視線盡頭出現一團亮點。隨著他們的前進,亮點越來越大。等到他們走到近處,亮點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出口。外面一片紅光,不像是自然光芒倒像是火焰。

感受著周圍如同夏日的高溫,蘇重心中一動。

跟著林唐走出洞口,發現是一處平台。除了正前方的一條窄窄石道,向上一片漆黑不見天日,已經是山腹內部;向下則是懸崖峭壁,紅光不斷從地底冒出。

探出頭往下看,滾滾岩漿不斷崩騰。蘇重瞭然,這裡竟然是一處地下岩漿池!

怪不得越走溫度越高。原來這裡有一處岩漿匯聚之地。

「蟬覺就在前面,跟我來吧。」林唐臉色難看的指著前方窄窄石道。不管蘇重,率先走了過去。

蘇重也不怕他耍花招,緊跟其後。

走過石道,來到巨大山洞的另一面。一個和剛才一模一樣的平台出現在蘇重眼前。平台盡頭,是一個精心打磨的圓拱形洞口。內部燈火搖曳顯然是一處石室。

林唐當先一步走進。蘇重回頭看了一眼真箇巨大山洞,誰能想到,小小蟬翼刀門竟然守著這麼一處奇異地下洞府。

轉身走進石室,剛剛進入,蘇重就聽到了林唐的驚異之聲。

蘇重抬頭看去,卻發現除了林唐。這裡竟然有著第三個人的存在。

「你是誰1林唐大驚失色。這裡可是他蟬翼刀門的禁地。即便蟬覺不受待見,但好歹是蟬翼刀門延續的根基。除了他這個掌門和幾個核心長老,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地方。

可現在,他卻發現自己禁地裡面竟然多出了一個人。

蘇重眉頭微皺,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好功法,真是好功法。可惜,可惜……」那人毫不理會蘇重兩人,只是抬頭看著一面牆壁上密密麻麻的字跡。

蘇重抬眼掃了一眼,就知道那是蟬覺秘籍。但卻沒心思細看。對面這個突然出現的傢伙,讓蘇重很不安。

不等蘇重發問,對方轉過身來。讓人驚奇的是,對方是一個和林唐一樣奇怪的人。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人,但精神面貌卻像是三十歲的中年人。和林唐剛好相反。

「大江盟蘇重蘇盟主,想見你一面可真不容易。」不明老人仔細打量蘇重。

看著那似曾相識的面容,蘇重恐怖記憶力很快就找到了蛛絲馬跡。「你和孫駝子是什麼關係。」

蘇重已經知道了這個人是誰。

「那是我不成器的弟弟,還要多謝盟主這些日子的照顧。」

這正是兵器譜上排名第一的天機棒,天機老人!

難道這是一個陷阱?針對自己的陷阱?!蘇重滿臉陰寒,死死的盯著林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