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二節 天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節 天機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

「蘇盟主大可不必如此。這次與盟主會面,雖然是刻意為之。但林掌門卻並不知情,實在是老夫自作主張。」天機老人微笑道。

蘇重面色不變,陰沉似水的目光轉向天機老人。

「大江盟由一盤散沙,迅速成為江湖上一等一的大勢力。這其中所涉及的利益糾紛,心思爭鬥。只是想一想,老朽就知道有多麼困難。而蘇盟主卻在翻手之間成就這種基業。只是這一點就足以傲視群雄。老朽佩服不已。」天機老人收起笑容真誠道。

蘇重絲毫不為所動。他知道自己並沒有對方說的那麼厲害。他實在不是那種擅長人心爭鬥的梟雄人物。能夠有今天基業,更多靠的還是利益捆綁和武力壓制。

「更讓老朽佩服的是,盟主明明年紀輕輕,卻能夠憑藉一點微末傳承,自出機杼練就一身超凡本領。天下間能夠成就先天的人就不多,能夠到達先天巔峰的,更是鳳毛麟角。盟主以如此年齡,躋身天下頂尖武者行列。實在是……」天機老人已經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驚訝。

蘇重眉頭一挑。微末傳承?自出機杼?他敏銳的捕捉到兩個關鍵詞。這一世,他附體道童,出身一個山中小道觀。本身傳承只有些強身健體之法,還有一些簡陋醫術。知道這件事的人根本就沒有。

即便是最早跟隨他的潘遜。也只是大體知道他道童出身,醫術高明。

這老頭怎麼知道的?蘇重心中暗凜。

「更讓老朽佩服的還是盟主對武學的痴迷。也正是這份痴迷,造就了盟主一身身驚人業藝。」天機老人滿臉唏噓。

「只可惜,盟主行事太過張揚。為了秘籍不惜破家滅門,手段太過毒辣,老朽不得不出手。」天機老人堅定道。

「是誰泄露了我的行蹤。」蘇重臉色陰沉。大江盟果然還是一盤散沙,沒想到自己剛剛出來,就被別人泄露了消息。要不然,天機老人也不會那麼準確的找到他的位置。甚至先自己一步,在此地等著自己。

「並沒有人出賣蘇盟主。盟主御下有術,雖然我們費了不少功夫。卻始終沒有勸降任何一位大江盟長老。」天機老人佩服中帶著遺憾道。

「但你們還是知道了我的行蹤。」不管對方用的什麼方法,蘇重必須承認,自己被坑了。

「不。蘇盟主想錯了。不是我們知道了蘇盟主的消息,進而埋伏蘇盟主。而是盟主你自己走到了我的面前。之前的一切不都是如此嗎。」天機老人搖頭道。

自己走到他面前?難道不是埋伏?天機老人兵器譜第一,絕不可能強詞奪理。難道真的不是內奸泄密?

「盟主痴迷武學。對奇異武學更是求知若渴。《蟬覺》便是這樣一部武學。他有著足夠的底蘊,著手便是腦部秘竅。足夠引起盟主的興趣。林掌門修鍊有成,證明蟬覺之法並不是虛妄。這對盟主的吸引力又要大上數分。而如果蟬翼刀門再阻止了大江盟發展。作為大長老,你的心腹之人潘遜,必然會求救與你。幾下里相合,不用我們費心力探聽消息,盟主你就會自己走到我的面前。」天機老人娓娓道來。

蘇重心中陡然一緊。這一步緊扣一步,算準了自己對奇功秘法的興趣。寥寥幾次出手,就把自己引出了大江盟。真不愧是兵器譜第一。武功暫且不提,只這一份心智就足以冠絕群雄。

怪不得蟬翼刀門那麼囂張。一個勉強能自保的小宗門,被打退之後,不趕緊找地方藏起來。竟然還有膽子不斷找大江盟的麻煩?看來這又是對方的手筆。

可是,要完成這一切,不僅要有周密布局。還要有強大的執行能力。天機老人孤身一人,絕不可能作成這一切。

好似看出了蘇重的懷疑。天機老人繼續道:「我自己是不可能完成的。老頭子孤家寡人,可沒那麼多徒子徒孫。這還要多謝上官先生幫忙。」

上官先生?上官金虹!不像天機老人,對方可是有錢有勢。想來,自己的這一世身世背景,也是對方查出來的。

天機老人不知道,蘇重可是清楚的很。龍鳳雙環可不是個省油的燈。

此刻的上官金虹還沒出手。數年之後,等對方功力大進,勢力布局完成之時。金錢幫迅速崛起,幾乎一夜之間就席捲整個江南。十足十的梟雄人物。現在窩在自家不出,更多的還是在積攢實力。

這件事里有他插手?這是要讓自己和天機老人死磕啊!兩敗俱傷,對方好收漁翁之利!

天機老人手伸向背後,拔出那根別再腰帶上的黝黑短棒。只有手臂長短的圓棒十分普通,除了看著就十分堅硬以外,沒有絲毫奇特之處。就像是一根黑不溜秋的燒火棍。

但蘇重不敢大意,這可是兵器譜上排名第一的天機棒。

他沒有恐懼,反而升起一絲絲興奮。

下一刻他就藉助破界珠進入定境,無數細線出現在他的眼中。他早就習慣了這雜亂的景象。眼睛死死盯著孫天機。

可讓蘇重驚訝的是,對方身體周圍還有這線條,但他本身卻一點線條都沒有。

這是毫無破綻?

真不愧是孫天機。自從他精神質變,經曆數次戰鬥以來,他分析敵人弱點的能力從來就沒有失手過。往往和別人動手,他只需要看到對方的弱點。然後以無以倫比的速度迅速擊破對方的弱點,就能殺死對方。

但這功能,似乎在天機老人身上失去了效果。

他再次掃視對方,發現對方渾身上下果然沒有一絲一毫的細線。

既然沒有破綻,那就給你製造破綻!蘇重幾乎一瞬間就下定決心。他從來不相信完美,沒有破綻,只不過是對方掩飾的太好。只要對方動起來,就不得不暴露破綻!

他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腰間青鋼劍瞬間出鞘。一道清冽劍光一閃而逝,蘇重幾乎眨眼之間就出現在天機老人面前。長劍沒有任何華麗的招式,只有最簡單的一招刺擊。

直刺天機老人的咽喉!這一件又快又穩,而且空中沒有絲毫破空聲。好似初學者隨意遞出的一劍,粗陋的同時又是那麼的自然。本就臉色蒼白的林唐看到這一劍,臉色越發的白。如果剛才蘇重用這一劍,他十條命都不夠殺的!

叮!

一聲脆響,蘇重詭秘而迅捷的一劍竟然被擋了下來。一根黝黑長棍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天機老人身前。圓潤的棒頂,不偏不倚,恰好擋住蘇重鋒銳的劍尖。就好似他本來就在那裡,蘇重自己的長劍撞上去一般!

林唐瞳孔驟然收縮。預判!他怎麼也會《蟬覺》?!

蘇重面無表情,沒有絲毫情緒波動。身形一閃,出現在天機老人右側。手中青鋼劍再次遞出,直刺天機老人肋下。

叮!

長劍再次被擋祝

蘇重的身形好似青煙一般,再次消失。

他化作一連串殘影,圍繞著天機老人不斷攻擊。好似一個光影組成的圓球,牢牢把對方固鎖在中心。白色劍光不斷閃爍,根本看不清長劍的形狀。與之相反,黑色短棒卻清晰可見,總是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不可思議的角落。細碎耀眼的火花迸射不休。

叮叮叮……

寬敞的石室之內,瞬間就被一連串清脆碰撞聲充滿。

足有一盞茶功夫,蘇重狂風暴雨般的攻擊才停下來。蘇重身形顯現,站在不遠處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汗水順著臉頰不要命的往下流。在這段時間內,蘇重每一劍都爆發出了自己最強大的力量。要不是玉種恢復力奇快,根本不用打,只是消耗都能把他耗干。

天機老人沒有了最初的從容,他依然站在原地不動,但雙腿卻深陷地面直到膝彎。那可是堅硬的岩石。

剛才他之所以站在原地不動,不是他不想動,而是他不能動。為了傾瀉掉蘇重劍上的巨大力量,他只能牢牢站在原地,把無法承受的力量傳入地面。竟然直接破開岩石,深陷其中!

「好劍法!閻羅奪命劍名不虛傳。招招奪命,攻擊目標始終針對人身。只要人死了,再厲害的武功也施展不出來。真是好劍法1天機老人臉色蒼白,汗流浹背,握著天機棒的手依然穩定,可手臂卻在隱隱發顫。雙眼死死盯著蘇重,不敢有絲毫大意。

在來之前,他就知道大江盟主的厲害。可他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厲害。只有他知道剛才的戰鬥有多麼兇險,只要他中了剛才任何一劍,他立刻就會身死道消。那平靜的劍光中暗藏的殺意,就好似極地冰雪般凜冽。這絕對是他生平之中最艱難的一戰。

「天機如意,果然不愧是天機老人。也只有你這種精研武道,對武道認知達到深不可測高度的人。才能夠完全透徹別人的招式。從而在神而明之的情況下做到天機演算,預判招式的奇功。相比之下,蟬覺功法卻是強化一個人的感官,增強人的本能。這功法固然厲害,但卻比不得孫先生的天賦才情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