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三節 奪命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節 奪命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是短暫時間的交手,確是蘇重來到這個世界后最兇險的一戰。比當初與大歡喜女菩薩的交戰還要兇險百倍。

天機如意棒混元如一,看似簡單,卻是把所有威力凝結為一體。一旦被打中一下,絕對不好受。蘇重死死盯住天機老人。定境被他催發到極致。

視線之內,各種線條越發雜亂。

和天機老人相比,他的定境威力不俗,卻藉助了破界珠的力量。對方確實完全自主,收發由心。只要有一絲疏忽,必然會被天機老人發現破綻。蘇重越發凝重。

丹田之內玉種好像心臟一樣,瘋狂跳動。毛孔不斷開合,不要命的吸取著空氣中遊離的草木精氣。

但這裡乃是大山腹部,腳下還是一處岩漿池,根本就容不下太多草木精氣。

看來要動用秘法了。

蘇重雙眼一定。長劍豎起立在胸前,渾身一震。一股渾厚凝重的穩固感覺陡然升起。好似從一個渺小人類,變成一座巍峨大山。

「月魄1

玉種震動,一種無形光暈從蘇重體內升起。一股詭異吸力緩慢產生。空氣中灼熱的能量被攪動。蘇重變成了風穴一般,周圍熱量迅速湧入他的體內。

本來悶熱的石室竟然有了一瞬間的清涼!

天機老人頓時驚疑不定。他是先天巔峰高手,精神發生質變。多年武道經驗轉化成演化天機般的神奇能力。能夠在旁人出招之前便神而明之般知道對方的招式。然後本能般發揮出最恰到時機的攻擊。而他的攻擊意圖,則決定了攻擊方式。如果想讓對方死,他瞬間發出的攻擊就是招招致人死命。如果只是想阻攔對方,他便可輕鬆些意見破掉對方招式。

這中神奇功法,已經可以算作神通一流。被人稱作天下第一,天機如意,絕對名副其實。

但他從未見過能夠像蘇重一樣吸取身中熱量的功法。武林中有很多功法有吸取初升太陽紫氣的功能。特別是道家真功。他本身便對此有著深厚研究。

可吸收岩漿地熱?聽都沒聽過。

隨著龐大能量入體,蘇重只感覺一股灼熱至極的能量順著毛孔湧入體內。經脈之中,原本清清涼涼的真氣,頓時變得猶如岩漿一般炙熱。絲絲灼痛從經脈處傳來,讓蘇重眉頭僅僅皺起。

一抹氤氳紅氣瀰漫劍身,詭異複雜的紋路纏繞在普通的劍身之上。讓青鋼劍顯得越發詭異神秘。

殺!

嗤!

空中一道紅線陡然閃過。

叮叮叮!

幾乎瞬間,石室內便想起密集的撞擊聲。

嗤!

漆黑如鐵的天機棒頓時被削掉一小節。斷口平滑焦黑,好似被灼燒過一般。

天機老人臉色難看無比。就在剛才,他百試不爽的天機如意境界竟然沒有起到絲毫作用。

不對,不是沒有起到作用。而是他根本就反應不過來。施展了秘法之後的蘇重速度快的驚人,竟然直接提升了一個檔次。他的天機如意依舊能夠判斷出蘇重的招式。但他自身的速度卻跟不上蘇重的進攻節奏。

嗤嗤嗤!

紅色線條再次閃爍。空氣中頓時出現依仗被細密紅線編製而成的大網。

砰!

黝黑堅硬的天機棒頓時斷成數截。

蘇重在天機老人七八米之外顯出身形。看著天機老人手無寸鐵,蘇重嘆了一口氣。舉起右手。輕鋼長劍竟然也斷裂開來,只在劍柄前段有著一小段。而且隨著蘇重的動作,剩下的那一點兒劍身也簌簌化作粉塵。

他的秘法太過霸道。強行收攝起來的熱量直接被他灌注進長劍之內。這把普普通通的長劍,根本就無法承受如此強大的力量。在和天機棒數次對撞之中,更是傷痕纍纍。

蘇重固然毀壞了天機老人的天機棒,這把長劍也到了壽終正寢之時。

天機老人扔掉手中巴掌長一節短棒,坦然看向蘇重。如今他們兩個全都沒了兵刃,接下來,就要看手上功夫了。

下一刻,他的眼睛立刻就睜的滾圓,內里全都是不可思議。

只見蘇重右手伸向背後,竟然不知從何處又摸出一柄長劍!

看著天機老人滿臉錯愕,蘇重嘴角一翹。我會告訴你,我有攜帶型破界珠嗎。長劍平舉,蘇重瞬間消失在原地。

天機老人瞳孔驟然收縮。立刻摒除雜念。雙手搓動,輕柔無比的探出。這一下乃是極為上乘的空手奪白刃的功夫。他不知道用這一招奪去了多少江湖好手的傢伙。

但他顯然遇到了蘇重這個更厲害的好手。蘇重長劍一顫一扭,好似游魚一般恰好躲過天機老人的雙手糾纏。瞬間就劃過天機老人胸前。

嗤!

灰色衣衫立刻被化開一道平滑切口。但卻並未傷到本體。蘇重定睛看去,天機老人裡面竟然穿了一身金黃內甲。

金絲甲?

竟然穿著金絲甲來對付他。這是算準了自己精通劍法,提前就準備好了防護裝備?

「之前上官先生讓我穿上金絲甲防護,老夫還覺得多此一舉。沒想到此刻竟然救了自己一命。」天機老人滿臉感慨。

「為了殺我,你們也算是煞費苦心了。」蘇重漠然道。這麼處心積慮的算計自己,上官金虹果然是梟雄人物。任何阻擋在他面前的人,都要不惜一切代價的剷除掉。

「上官先生確實算無遺策。」天機老人突然有點兒後悔。算的這麼准,那自己來對付蘇重是不是也在對方的算計之中。自己殺了蘇重,真的就能讓江湖平靜?他不由產生了一絲懷疑。

蘇重不知道,他可是十分清楚。選擇此處作為交戰場地,可也是上官金虹的手筆。為的就是防備蘇重那神秘莫測的生死符。雖然不知道其具體原理,但根據蛛絲馬跡,已經可以斷定。生死符需要用凝水成冰,以此作為媒介。

此地不遠處就是地下岩漿池,乾燥異常,正好能防備生死符。

到了此時,天機老人也不敢有所保留了。並指成劍,化作一片殘影,迅速點中自己身上數出。每點一下,他的手指就慢一分。到了最後一下,竟然好似舉著一座大山一般,緩緩點在了眉心。

這一連串動作,看似由快到慢,到了最後甚至是徐徐而動。實際上速度卻依然快的驚人,快到蘇重根本就來不及阻止。

「天機1

天機老人一聲爆喝,眉心陡然凸起一個花生粒般的肉瘤。好似突然長出了一個眼睛一般。蘇重渾身一緊,好似被什麼恐怖東西盯住一般。

「如意1

天機老人再次爆喝,右臂猛然一甩。啪的一聲脆響,乾枯甚至帶著些老年斑的右手頓時像充了氣一般鼓脹起來,白玉一般的顏色散發著溫潤的光芒。整個手臂竟好似極品玉石雕刻而成一般。

「棍1

砰!

幾乎是下一刻,蘇重只感覺胸口猛然傳來一股巨力。身體頓時被拋飛,不等他落地,背脊再次受到狠狠一擊。他的脊椎幾乎被一下砸斷!

該死!在這麼下去,自己鐵定會被砸成肉泥!對方的速度明明不快,自己能清晰看到對方的攻擊。可就是躲不過天機如意棍!

之前的預判還算是被動,此刻的天機如意,確是在神而明之的基礎上更進一步,看破招式之後主動攻擊。任憑蘇重如何掙扎,都無法躲過對方的攻擊!

奪命!

長劍狠狠一甩,奪命劍兇悍刺出。

嗤嗤嗤!

金絲甲上爆出一臉出火花,卻始終無法撕開對方防護。

砰!

蘇重再次被一下砸飛。哇的吐出一口鮮血。如果無法破開金絲甲,他無法重傷對方。有天機如意防護,蘇重根本無法攻擊對方頭部。相反,正是由於金絲甲的存在,對方反而有了那麼一絲疏忽。金絲甲看似堅不可摧,卻是蘇重此刻唯一的機會。

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下來,極力沉入定境之內。在生死之間,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凝聚。玉種一張一縮,努力提供者精純至極的先天之氣。眼前雜亂無章的線條變得越來越少。蘇重眼中的光芒卻越來越亮。

一條比頭髮絲還要細的線條,在天機老人胸前若隱若現。正在他第一劍割裂對方衣服時,留下的那道切口處。

就是那裡!刺!

根本不管天機老人悍然砸向頭頂的如玉拳頭。青鋼劍猛然刺出。

噗嗤!

天機老人臉色驟然一變,猛然爆退。

一蓬血花在空中在綻放,伴隨著絲絲縷縷的金線飄蕩。

蘇重一劍之下,竟然直接把金絲甲破開。這件響徹天下的寶衣,竟然能被蘇重一劍肢解成了最初的絲線狀!

沒了金絲甲防護,大意之下,蘇重一劍便重創對方。

蘇重趁勢追擊,眼中絲線越發清晰。

噗!

青鋼劍毫無阻礙的刺破了對方的心臟。

受了這麼重的傷,天機老人竟然依舊沒死。果然不愧是兵器譜排名第一的強者。

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對方那鶴髮童顏的外表卻在急劇變化。銀白頭髮明顯變得乾枯沒有光澤,飽滿緊緻的皮膚快速萎縮。竟然連眼珠都開始變得渾濁模糊。

「奪命劍,奪命劍,還真是奪命劍啊!奪的那是命埃」彌留之際,天機老人變得異常清醒,甚至比平時還要清明。

他清楚的感覺到身體內生命力量的流逝。身為先天巔峰的強者。雖然他的內氣沒有完全蛻變成先天之氣,卻對生命能量有了一定認知。不然如何推動他完成精神質變。

正是由於這份認知,讓他感覺到了自身生命力量的迅速流逝。

在這場巔峰對決之中,蘇重的精神終於在千鈞一髮之際完成蛻變。讓他的奪命劍刺出了新的一劍,破壞生機的一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