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四節 陰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節 陰謀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

「是恐怖的一劍埃」天機老人滿臉灰白,眼中中充斥著恐懼。感受著體內不斷流失的生命力,天機老人的心越發寒冷。他知道,自己活不成了。

「沒想到,籌謀良久,依舊沒能留下盟主。」天機老人失望道。

蘇重冷哼一聲,轉頭去看牆壁上的時刻。就是為了這部《蟬覺》,他才陷入先前的陷阱。如果不是他臨危突破,說不定已經被天機棒一棍子砸死了。

雖然他有破界珠保護可以再次破界離開。但這兒窩囊的死在這個小山洞裡,依舊是一件讓人很不爽的事情。

希望這部功法能達到自己的預期。

不在理會躺在地上等死的天機老人,蘇重全身心的投入眼前文字當中。不過他並沒有怎麼深入研究,更多的知識記憶加大體瀏覽。

他剛剛突破,急需一個閉關梳理心得。《蟬覺》固然神奇,以後可以慢慢研究。但突破的靈感稍縱即逝,如果錯過了現在這個時機。可是一個巨大損失。

轟!

陡然間,整個山洞猛然一震。蘇重不妨之下,被震的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

地震了!

蘇重心中一驚。他沿著蟬翼刀門的密道直入山腹,已經深入地底。如果真的發生地震,很可能會被活埋!

更何況,地下不遠處就是一個巨大岩漿池。真的被埋,絕對會被熔岩燒的渣都不剩。

兩步掠出石室,蘇重臉色異常難看。

這會兒震動不禁沒有減弱,反而越來越大。

噗!

一股濃煙從對面的來時隧道口噴出,連帶著滾滾碎石滾落地下岩漿池。

真根本就不是地震,而是有人把洞口給炸塌了。

砰!

一股更加猛烈震動傳來,連接著兩邊石室的窄小石道轟然斷裂,直直掉落。

這可真是處心積慮埃竟然練通道里都事先埋伏好了炸藥。為的就是徹底把自己埋葬在山腹之內!

回頭狠狠瞪了天機老人一眼,意外的發現對方也滿臉驚詫。

「你不會也不知道炸藥的事情吧。」

天機老人沒說話,蘇重無語之下,看向對方的眼神變得憐憫起來。天機老人號稱天機,武功一道猶如鬼神般先知先覺,能在對方出招之前察覺微妙預料。輕易布下絕殺大局。

可現在自己卻被別人給算計了。

「上官金虹讓你在前面拚命,轉身就在背後捅了你一刀。嘿……」蘇重完全有理由幸災樂禍。

他現在看似輕鬆,剛才那短暫的而交鋒可是差點死在對方手上。

天機老人到底是天下一等一的人物。旋即便恢復鎮定,眼中神色清明,就連逐漸流逝的生命也不在在乎。

「上官先生好算計埃」他不是沒有察覺對方的野心。但自持武功高強,根本就不懼任何陰謀。來之前他還專門查看過周圍環境,根本就沒有認為布置的痕。沒想到自己還是著了道,竟然被人在眼皮子底下放好了炸藥。

他哪裡知道,當初他查看此地的時候,甬道內確實沒有任何改動。就在剛才他和蘇重交手之前,甬道也沒有絲毫改動。

「幫主,甬道已經全被炸塌。就是一隻蒼蠅也絕對飛不出去。」蟬翼刀門,密地甬道入口處。一群勁裝武者肅然而立。為首之人面容剛毅,眉毛濃密,滿臉的威嚴。這正是龍鳳雙環上官金虹。

「死去的弟兄好好撫恤,他們的家人,我上官金虹養了。」上官金虹聲音低沉而穩重,讓人一聽就很是信服。

「幫主高義。」周圍幾人看向對方的衍生越發崇敬而忠誠。

天機老人絕對想不到。為了避免他察覺出危機,上官金虹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對甬道做手腳。而是在兩人進入密地之後,派人進去放置炸藥。為了保證同時引爆,而又不被意外發現。上官金虹選擇了用人當場引爆的狠辣決定。

「完了,完了……」林唐臉色蒼白如紙,絕望的靠坐在石室角落,嘴裡不停嘟囔。

或許是在生死瞬間看透一切,又或者是真的意志堅定。逐漸衰老的天機老人反而更加鎮定。略帶探尋的看著蘇重:「盟主好像並不緊張。」

他實在好奇,這位年紀輕輕的神秘高手,到底有著什麼樣的底氣,讓他在這種絕境之下依然鎮定自若。

蘇重沒理他,將死之人,還是自己的敵人,他可不會在這裡浪費時間。可能是剛才的爆炸震動。此刻整個山洞總是存在著輕微的晃動。石室之外空曠山腹的內壁上,隱約可見土石落下。

岩漿池被掉落的岩石激蕩,傳來一陣陣奇怪聲響。山腹內空氣驟然間比的乾澀難聞起來。蘇重眉頭緊皺,他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山腹存在多年,結構已經在時間的調節下,處在一個穩定的點上。如果沒有外力,它會依舊穩定的存在下去。但此前發生巨大震動。整個中空的山腹結構出現了偏差。很可能會塌陷!

蘇重轉頭看向石壁上的《蟬覺》,確保已經把全部內容錄入破界珠。蘇重轉頭走出了石室。

天機老人艱難的調整姿勢。他此刻已經衰老的不成樣子,眼睛渾濁,皮膚鬆弛,頭髮乾枯。甚至有一顆牙齒都掉了下來。但他依然費力的調整姿態,看向蘇重。他想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蘇重到底要幹什麼。

然後下一刻,他就被震驚的睜大了眼睛。

蘇重竟然突然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卻是一隻灰不溜秋的麻雀。

大江盟盟主,神秘莫測的閻羅奪命劍竟然是一隻妖精?一隻麻雀妖精?

這一點兒都不好笑!

灰色麻雀好似發覺了天機老人的震驚。回頭輕蔑的瞥了一眼對方,雙翅震動,嗡的一聲化作一道灰影消失不見。

只留下天機老人驚愕不解的面容,和逐漸失去光彩的瞳孔。

灰影眨眼間就略過了岩漿池上空,很快來到對面。甬道出口果然已經被掉落的石頭堵祝

小灰盤旋數圈,依舊找不到供它飛行的通道。無奈的啼鳴數聲,一閃之間消失不見。

一條赤紅如水晶般的小蛇從虛空中掉落下來,尾巴在地上一彈。

轟!

炮彈一般,狠狠的夯進了坍塌的甬道之中。

然後便是一連串爆響,竟然在剛剛掩埋甬道內快速前行。

破界珠內,蘇重身體躺在玉樹之下,閉著眼睛好似睡著。心神卻已經回歸玉樹。

「小蘇蘇好慘哦,竟然被人給活埋了。」破轉著大圓腦袋,幸災樂禍的嘲諷。

剛剛打死了天機老人,一大筆本源點入賬。填補了本源空缺的破,立刻又拽了起來。不負剛開始時的鴕鳥狀態。

蘇重懶的理他。

寶蛇紅玉和小灰還有神鵰經過破界珠多次孵化,已經和破界珠有了一種牢不可破的緊密聯繫。可以說已經成了破界珠的一部分。

他們其中任何一個,都可以成為破界珠定位空間的錨點。所以只要紅玉能夠離開這處地下山洞,破界珠也就能在其他地方打開。蘇重自然就能逃脫大難。

上官金虹算計重重,可他絕對不會想到,蘇重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更有著他絕對想象不到的底牌。

「小蘇啊,你看咱們這次被坑的這麼慘。難道就這麼算了?」破循循善誘。上官金虹啊!金錢幫啊!那可都是一大筆本源點埃只是想一想他的口水就止不祝

瞥了一眼滿臉垂涎欲滴豬哥相的破。蘇重冷哼一聲。

他現在安然無恙,可在不久之前,他險些就要死在天機老人手中!不僅聯繫天機老人來對付自己,竟然還想著炸掉山洞把自己活埋。這是要趕盡殺絕,徹底滅了自己啊!

算啦?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

上官金虹站在山洞之前,漠然無語的盯著山洞。不管大江盟主和天機老人兩人對戰結果如何,他們覺對無法在逃離山腹。雖然他很想用手中雙環,領略天機棒的威力,但他到底是梟雄人物。為達成不敵,不擇手段。

金錢幫要崛起,天機老人就是障礙。大江盟盤踞長江,同樣也是障礙。此次一舉兩得,既能坑死天機老人,又能除掉大獎盟主這個心腹大患。他心情非常愉悅。

他看的分明,大江盟不過是一盤散沙。只要大江盟主身死,其餘長老不足為慮。如果手段足夠好,說不定大江盟還會成為金錢幫發展最好的溫床。只要能夠悄無聲息拿下大江盟,將其改頭換面。金錢幫的勢力就會立刻大張。

他幾乎就要看到未來自己權傾江湖的美妙場景。突兀的,一道紅線急速飛來,在眼中集聚擴大。

上官金虹驟然一驚,幾乎是下意識的,手中金環便出現在胸前。這一下普通至極,但卻恰到好處的擋在了紅線必經之路上。剎那間的應對,足以讓江湖上絕大對數高手敬服。

鐺!

一聲巨響,上官金虹感覺好似被一頭髮瘋了的野牛迎面碰上一般。

好大的力氣!

他雖經不亂,另一隻金環幾乎在紅線到達他面前的同一刻,砸在紅線側面。

鐺!

宛若金鐵交擊,一溜火星迸射。紅線被砰的一下砸飛出去。不等上官金虹繼續攻擊,紅線幾下折射,沖入身後人群之中。紅線連連攢動,然後在須臾之間便消失在遠方。

上官金虹臉色難看無比。就在剛才,在場之人全都被紅線攻擊了一遍。除了他武功高強擋住了攻擊,其他幾人全被擊倒在地。當場死亡的就有三個。

這些人都是他心腹手下,武功高強忠實可靠。沒想到只是一瞬間就死了三個。

「大江盟主,就是死了也不讓人清凈。」上官金虹已經知道了紅線的身份。

對別人來說蘇重可能神秘莫測。但對上官金虹這種江湖巨擘來說,蘇重的生平早就被調查的清清楚楚。他當然知道,大獎盟主善於馴獸驅蟲。養著一隻異種寶蛇,雖然細小,卻力大無窮,鱗甲堅硬超過鋼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