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六節 暗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節 暗流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 「不用管他們。」蘇重有些意興闌珊。他組建大江盟,本來就是為了幫他搜集天下武學。到了現在,能找到的已經全部收集。找不到的,依靠現在大江盟的力量也沒有辦法找到。

在蘇重心中,大江盟已經變得可有可無。

不過,背叛,是需要代價的。蘇重心中冷然。凡是大江盟長老,無不被他種下了生死符。現在的生死符可不是原版。它更加的隱蔽,更加的強大,更加的難以拔出。

蘇重在獨尊功上的造詣,早已超過天山童姥。生死符也被他完全升級,不僅有了自我複製的能力,而且更加隱秘。藏在受術者經脈穴道難以察覺之處,除了蘇重這個施術者,可以用相同性質的功力配合特殊頻率,把它們全部吸引出來。旁人根本就沒辦法解除。

蘇重很期待,那些沒了他壓制生死符的背叛者們,躺在地上垂死哀嚎的模樣。

「盟主,咱們不理他們。他們可不會放過我們。」潘遜大驚失色。江湖上,一笑泯恩仇從來都是夢想,更多的還是不死不休以及斬草除根。

蘇重不想理會對方,但潘遜清楚,那些人為了解決生死符,為了巨大利益,絕對會來找他們的麻煩!

從在蟬翼刀門被人埋伏開始,他就察覺到有一股江湖勢力,在針對大江盟。這個時候不更應該奮起反擊嗎?他心裡越發著急。

「找我們麻煩?」蘇重淡淡一笑。他正愁找不到機會一網打盡,這些人如果真的敢來,到是省了他的麻煩!

「好了,不要說了。」蘇重揮手阻止想要繼續勸阻的潘旭。他已經失去了繼續玩這場江湖遊戲的興趣。他精神質變,一個新的境界已經在它面前展開。他怎麼會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勾心鬥角之上。

把潘遜趕走,讓他安心在閻羅島上修養。蘇重不理世事,再次開始閉關。

這一次被人算計,也不是沒有收穫。不僅完成精神質變,修鍊成功奪命十三劍,得到窺人機弱點的能力。《蟬覺》這部功法,也沒讓他失望。

起手就修鍊腦部七十二處秘竅,損耗氣血,一心一意反補元神。這是十足十損不足而奉有餘的做法。精神強大,本能覺醒,就能獲得神奇的預判能力。

蘇重自然不會修鍊這麼偏執的功法。他如今自創玉種訣,著手處就能修鍊出先天之氣。然後****侵染身體,逐步將身體淬鍊溫養到先天。讓身體細胞宛若初生嬰兒般,再次獲得一世生命。讓他損耗身體精元去蘊養精神,蘇重自然不肯。

他絕不是一個循規蹈矩的人。修鍊武功,從來都不會依葫蘆畫瓢。總是要把武功研究明白,從根本處下手。如果不符合自身道路,便會毫不吝惜,大刀闊斧的修改。這次同樣不例外。

他之前就陸陸續續獲得了不少功夫,得到了很多關於腦部秘竅修鍊的秘術。

幾個世界歷練下來的種種知識,深厚的底蘊此刻終於爆發出來。蘇重閉目入定,靈魂進入玉樹,藉助其強大計算能力。快速推演模擬著新的秘法。

一次次推演,一個個模型不斷的建立又推到。這是一件極其枯燥的工作,但蘇重卻樂此不疲。他穿越數個世界,每個世界都能夠成為頂尖強者,考的就是這一份對力量的執著於喜樂。

沉浸在知識的海洋,不斷體悟著武功的妙處。蘇重忘記了時間的流逝。出了定期食用丹藥補充身體營養,蘇重絕大多數時間都用在了參悟妙法之上。

他能再次修鍊成功奪命十三劍,讓精神得以質變,考的是一點點的摸索。很多時候還有這運氣的部分在其中。此次推演秘法,蘇重為的就是找到一種強化精神的秘法。讓精神質變的修鍊步驟落到實處。從各種嘗試、僥倖運氣之中變成一步一個腳印的踏實功夫。

就像玉種訣一樣,只要堅持修鍊,就一定能完成先天之體的蛻變。

……

龍嘯雲端坐在大廳之內,臉上陰晴不定,心裡也頗為忐忑。林詩音自從進入大江盟后,便失去音訊。這之前,他想過很多可怕結果。也想過去救對方。但不等他動手,就被大江盟展現出來的神丹秘籍所誘惑。一門心思想分一杯羹。

等到攻打閻羅島失敗,他一敗塗地。林詩音卻又出現在眾人視線當中。他很早就想來見林詩音,但想到江湖山的閑言碎語。心裡就想被毒蛇啃食一般,始終不曾下定決心前來。此次如果不是有著巨大利益牽扯,他也不會來。

「你來幹什麼。」突兀的聲音清脆悅耳好聽至極,卻又帶著拒人千里之外的傲氣。一個美麗無比的女人從後堂走出。

龍嘯雲的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一眨不眨的盯著林詩音。本就十分漂亮的臉蛋,如今變得越發完美。肌膚晶瑩如玉吹彈可破,最吸引人的還是對方身上那股凌然不可侵犯的氣質。只是一眼,龍嘯雲就心中火熱。

林詩音敏銳的察覺到對方視線中的意味。心中厭惡越發濃重。

她本對龍嘯雲有些好感。但最終知道龍嘯云為了得到她,百般算計之後。便不再想理會對方。尤其是龍嘯雲牽扯進魔刀門滅門一事。他知道事情經過,不告訴自己就算了,還想利用這件事算計自己。林詩音會喜歡他才怪。

這次對方突然造訪,林詩音本不想見對方。但想到兩者本就認識,便忍者不耐煩出來見對方一面。

注意到龍嘯雲的目光,林詩音心中越發不耐,只想把對方直接打發走。開口說出來的話也變得極為冷硬。

「如果沒什麼事情,就請回吧。我還有事情要做。」她並不是說謊,為了體現自身價值,她在大江盟內不得不格外用心。如今已經初有成績,更不想浪費時間。林詩音更喜歡現在的生活,雖然受制於人,但卻真正感覺到了自己的存在價值。

林詩音如此冷淡,龍嘯雲眼中閃過一道陰沉:「有事情做?大江盟很快就要完了,還能有什麼事情做。」

「住口,在我大江盟分舵竟敢口出狂言1林詩音厲聲呵斥,一瞬間的威嚴竟然另龍嘯雲一陣側目。

心驚之後便是恥辱,自己竟然會被一個女子嚇到:「口出狂言?你還不知道吧,你們那個盟主已經凶多吉少。是不是已經很久沒有接到關於他的消息啦?」

林詩音心中一跳。

以前她雖然也不經常接到蘇重的信息。但作為被蘇重帶入大江盟的人,在關於閻羅島的相關消息方面,還是比較靈通的。偌大一個島嶼,住著的可不止蘇重。還有被潘遜特意培養的死士手下。

蘇重可以用島上物產自給自足,甚至辟穀不食。但那些人可不行。需要巨大的資源。這些事情一向都是潘遜操辦。林詩音也能在這些時候,了解到對方的信息。

可在過去的一個月中,她竟一次也沒見到潘遜採購物資入閻羅島。

難道真的出事了?

「很久沒見過潘遜了吧。」龍嘯雲突然出聲。

林詩音一驚,對方怎麼知道。

龍嘯雲死死盯著林詩音,那一瞬間的慌亂,立刻被他察覺到。欣喜之餘不由有些遺憾。他此次前來,本就有著探聽消息的任務。潘遜被人追殺,但最後卻靠著秘法逃遁。而且還反殺了追殺他的人。所以說,潘遜很可能還活著。這些隱秘消息,都是有人專門透露給他的。

如果能從林詩音這裡得到潘遜的情報,絕對是一筆大功勞。可惜……龍嘯雲暗自惋惜。

「你到底什麼意思。」林詩音俏目含煞,死死盯著龍嘯雲。這傢伙來意不善。

「沒什麼意思。只是看在你我往日的情面上,想要給詩音指一條明路而已。大江盟主已經死在天機棒下,偌大勢力轉眼就會煙消雲散。這種時候,不及早找條後路,怎麼面對即將洶湧而來的江湖俠客。」龍嘯雲老神在在,頗為自得的喝了一口茶。

「妖言惑眾,你就不怕我讓人把你永遠留在這裡1林詩音厲聲斷喝。

龍嘯雲不慌不忙,他已經看出,林詩音心中已經動遙大江盟主神秘莫測,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武功如何。但絕對是天下有數的高手。不然也殺不了五毒童子和大歡喜女菩薩這等魔道巨擘。

但與之相比,天機老人這個佔據兵器譜第一位置十多年的人,卻更讓人信服。天機棒殺死了大江盟主,這句話說出去,江湖裡面十個人絕對會有九個人相信。

而且……

「這話是龍鳳雙環上官金虹說的,你說可不可信。」龍嘯雲笑吟吟的看著林詩音。他相信,整個江湖都不會懷疑這條信息的準確性。因為他也對此深信不疑。

林詩音臉色瞬間雪白。

「詩音,目前這條消息還屬於絕密。江湖上只有少數人知道。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自己的未來。」龍嘯雲苦口婆心道。

林詩音眉頭緊皺,心裡思緒翻滾。不知道如何決斷。

「最起碼也要接觸自身桎梏,不能受制於人吧。」龍嘯雲略帶暗示的道。

「你什麼意思。」林詩音條件反射般反問。

龍嘯雲滿臉痛心:「詩音,你還要瞞我到什麼時候。為什麼不告訴我生死符的事情,獨自承受。」

不理會林詩音驚訝神色,龍嘯雲繼續苦勸:「只要打上閻羅島,咱么一定能找到解藥。上官幫主已經承諾,絕對會給我留一份生死符解藥。詩音……」

龍嘯雲說著,滿懷期待的看向林詩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