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七節 道種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節 道種訣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不用說了,看在我們往日的情面上。你現在離開,我可以不追究你蓄意挑撥的事情。」林詩音臉色陡然陰沉起來,冷然喝道。

龍嘯雲有些發懵。這和他想的可不一樣。難道林詩音就真的不怕生死符爆發?

「詩音,你可要考慮清楚。一旦生死符發作,沒有解藥,那可是生不如死1龍嘯雲收起臉上笑容,陰冷道。他有些惱怒,林詩音太不識抬舉了。

「解藥?」林詩音呵呵一笑,眼中滿是輕蔑。

很多人都知道大江盟主是用毒的好手,善於用毒的五毒童子都死在了蘇重手裡。而且閻羅島上可布置了不少的毒藥陷阱。更何況,蘇重初入江湖,就是被所謂的「神醫」名頭所累,讓海沙幫的反對潘遜一派的人刺殺,為的就是怕蘇重幫潘遜治玻

所以,說生死符是一種怪異毒藥,絕大多數人都不會懷疑,反而有種肯定如此的確定感覺。

當初闖入閻羅島,被蘇重控制降服的那一群人。可就是被毒藥放到,才被種下生死符。很自然的,生死符被認為是一種毒藥也就不難理解。

可林詩音卻知道,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毒藥!而是一種高明至極的功夫。她雖然沒仔細鑽研過《憐花寶鑒》,但卻也看過。正因為有這一份高遠的見識,她才極為肯定,生死符不是毒藥。

此刻龍嘯雲竟然以所謂的解藥來勸降林詩音,這太可笑了!

就連別人的手段都搞不清楚,就忙著來對付別人。這未免太過蠢笨。

但就是這種看似可笑的手段,卻是十分有用的手段。如果不是知道生死符的本質,林詩音都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會拒絕的這麼乾脆。生死符的折磨實在是太過酷烈。雖然只承受過一次,卻讓她連回想起來,都覺得痛苦。

如果眼前有了那麼一個能擺脫痛苦,卻又不用付出很多的方法。林詩音相信,很多人都不介意嘗試一下。

看著幾乎惱羞成怒,滿臉漲紅的龍嘯雲。林詩音冷笑一聲,直接揮手送客。

「你會後悔的,我等著你來求我。」龍嘯雲憤憤罵道,心裡更是把林詩音罵成了賤婦。自從林詩音陷入大江盟之後,他對林詩音的愛就開始變了味道。江湖上的風言風語,內心的恐懼嫉妒,讓他的愛變成了憤恨。此刻終於全部爆發出來,臉上再也維持不住那份笑容。

林詩音對他的離開沒有一絲挽留。求?呵!一個自以為是的瘋子。

想到那些很可能會被所謂解藥勸降的人,林詩音眼中閃過嘲諷之色。在被種下生死符的那一刻,他們的命便攥在了蘇重的手裡。背叛,只能招來報復。

可如果大江盟主真的死了呢?林詩音不自禁憂慮起來……

數月前年,有傳言大江盟主死於天機老人之手。起初聽聞者半信半疑,可隨著上官金紅的親口證實。江湖上頓時引起軒然大波。

大江盟主突兀崛起,神秘莫測。擁有者種種神奇丹藥、無數奇功妙法。之前有一大批江湖人士,為了這些東西一起攻打大江盟。結果損失慘重。無數鮮血鑄就了大江盟主,奪命閻羅的威名。

但奪命閻羅死了,野心家門頓時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可還不等他們付諸行動,金錢幫強勢崛起。幾乎一夜之間就已經席捲整個江南地界。地盤很快就和大江盟接壤。

江湖人無不期待,兩個龐然大物碰撞。必然會掀起一場好大紛爭,必然有著無盡精彩。可讓人吃驚的是,面對金錢幫的咄咄逼人。強勢無比的大江盟竟然一退再退。在對方的攻擊下一敗塗地。連續丟失了大片地盤。

一時間,大江盟主已死的傳言被越來越多的人相信。

就連大江盟內的長老們都人心惶惶。逐漸有人開始倒戈投奔上官金虹。大江盟本就不是一個底蘊深厚的宗門,成員之間沒有那種緊密的聯繫。之前有蘇重這個大高手鎮壓,顯不出來。現在了蘇重,對面又來了一個上官金虹。自然有人起異心。有一個開頭,就不斷有人跟隨投降。

數月之間,橫行一時的大江盟就只剩下洞庭湖閻羅島的大本營了。真是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盟主,大江盟完了1潘遜滿臉頹然,不到半年時間,他好似老了十多歲一般。頭髮乾枯半白,毫無光澤。他親身經歷大江盟興衰,數年來他從一個小幫派幫主,變成江湖上一等一大勢力的大長老,他還沒享受夠這個身份的榮耀,卻又眼睜睜的看著它從手中溜走。

蘇重絲毫不為所動,手中拿著毛筆,不斷在身前白紙上寫寫畫畫。大江盟本來就是他製造的工具,現在沒用了,即使被毀了他也毫不在意。

自從獲得蟬覺之後,好似他獲得一份拼圖的最後一塊一般。藉助破界珠內數個世界搜集存儲的龐大資料,蘇重靈感大爆發。他怎會錯過這種好機會,幾乎每天都藉助破界珠入定推演。

很快《蟬覺》功法,就被他拆解成一塊一塊。然後他又對每一塊進行研究。他有著破界珠玉碑,能夠完全真實的去模擬功法。一個又一個猜想被他推翻。模擬的人像不斷爆裂而死。如果用江湖人來做實驗,只是解析一部蟬覺功法,就要屍骨如山血流成河。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蟬覺被他完全破解並融入種玉訣之內。本就玄妙非常的玉種訣再次升級進化,丹田內玉種晶瑩剔透,密密麻麻的線條勾勒纏繞,一張一縮宛若一顆心臟。

隨著玉種震動變化,不只是蘇重的身體,他的精神也在這種變化中不斷的被溫養淬鍊。

之前玉種就有著吸攝外部精氣,煉化成先天之氣反補身體的功能。而且得益於靈魂符文,蘇重沉浸入玉種之中,感知自身的同時,也在緩慢的提升精神。現在玉種再次進化,這種淬鍊精神的作用更加明顯。

隨著蘇重的呼吸,天地見的草木精氣一吸而入,然後全部被截留進入玉種。震蕩收縮之間,便化作最適合人體的能量散布周身各處。讓蘇重精氣神每時每刻都在不斷進步。

知道此刻蘇重歷經數個世界,接觸樹種修鍊體系。終於創造出了一種屬於自己的獨特道路——《道種訣》。所謂種道種,得道果,便是如此了。

是一部進化自《玉種訣》的功法,一部鑄就蘇重武道根基的功法。一部一開始就不斷吸攝外部元氣,強化自身精氣神的玄妙功法。

只要按部就班的修鍊下去,必然能夠將精氣神全部推入先天。就像此刻的蘇重。精力充沛無比,真氣循環不竭、神智清明慧光閃現。

「盟主,難道您就真的不心疼嗎?」見蘇重依然自顧自的在書寫,罕見的,一直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的潘遜,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有什麼可心疼的,沒用了,沒了也就沒了。」蘇重臉上絲毫沒有被頂撞的不快。

潘遜心下惴惴,蘇重的這種平靜讓他心底發涼。他知道那不是在說氣話,而是真的不在意。

跟隨蘇重多年,他很清楚,眼前這個一直做道士打扮的盟主是多麼的冷漠。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太上無情了吧。任何事情,都只不過是過眼雲煙,包括他潘遜在內。

即便知道答案,潘遜卻依舊不敢有任何怨懟之心。也只有接觸過眼前之人,才能明白對方的真正恐怖之處。好似世間就沒有對方不會的東西一般。武功絕頂自不必說,毒藥更是出神入化。布置陣法神秘莫測,控制人折磨人的秘術更是讓人不寒而慄。

就像江湖上給蘇重起的名號一樣,閻羅奪命劍,這真是一尊「活閻羅」!

突然之間,潘遜反而沒了之前的那種糾結。他相信,惹上這尊閻羅,不管是誰都不會有好結果。「上官金虹帶領金錢幫崛起,大江盟一路敗退。地盤全部被對方接受,之前所做一切努力全部淪為對方嫁衣。而且,上官金虹已經放出話來,不日之後,就要再次攻打閻羅島。」潘遜一口氣說出來,心中一松,好似卸了千斤重擔。

這已經是閻羅島第二次被圍攻。不得不說,經歷世事很容易讓一個人成長。雖然這個詞用在潘遜這個老頭子身上有些怪異。如果是以前,潘遜肯定會急的向熱鍋上的螞蟻,絕不會像現在一樣,還能條理清晰的把局勢講出來。

他確實不怎麼緊張。閻羅島是他親手布置而成,雖然不知道那些隱秘陣法的用意。但卻是他看著這個島嶼一天天不斷變化。外界濃霧籠罩,天空雷聲滾滾。誰又能想到中心處確是陽光明媚,鳥語花香呢。

本來就詭秘厲害的陣法,經過這幾年的不斷變化,應該更加厲害了吧。那放入密林內的毒物相必已經長的更加茁壯。那終年不散的劇毒瘴氣,差不多已經能見血封喉了吧。

「除了孫駝子和林詩音兩人,其他長老已經全部失去消息。想必不是逃走,就是已經背叛。」潘遜冷笑道:「看來他們是忘了生死符了。」

「不是他們忘了,而是他們不知道生死符的真面目。」孫駝子從門口走入,絲毫沒有當初的謙卑。雙眼直直的盯著蘇重:「我很奇怪,在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後,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蘇重奇怪的看了一眼孫駝子:「殺你?我沒那個時間。」

孫駝子頓時滿臉漲紅,他覺得這是侮辱。

蘇重卻全然沒有反應,他是真的沒時間。他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了全新《道種訣》的推演之中,哪裡還顧得上對方是不是和天機老人有關係。

而且,天機老人確實厲害,可他已經死了,死在了自己的劍下。既然如此,一個遠不如天機老人的傢伙,他哪裡會去投注更多的精力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