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八節 上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節 上官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上官金紅站在大船船頭,一身黑色勁裝讓他顯得威嚴肅穆,衣服紋理內金絲隱現,又露出一種別樣神秘。

看著遠處陰雲籠罩的閻羅道,上官金紅一眼不發。瞥了眼身後手下臉上出現的惴惴不安。上官金紅眼中閃過一道波瀾。

之前只是聽別人說閻羅島如何可怕,但只有親身來此,才能感受到那種自然變遷所帶來的震撼。而造成這種改變的,確實一個活生生的人。這就更令人難以置信。

上官金紅家學淵源,本就是武林世家出身。對奇門遁甲之術也有所耳聞。但那不過是家族筆記中零星記載,且描述模糊不足為信。他本身也並未怎麼在乎。

直到看到眼前這詭異變化。他不是第一次來閻羅道,數年前,他就曾經參加過那一次圍攻閻羅道。當然是隱藏身份而來,為的就是閻羅道所隱藏的靈丹妙藥、和神功秘籍。

到了他這種境界,對所謂的靈丹和秘籍並不怎麼在意。他從來就相信,厲害的只是人,而不是武功。如果隨便一本秘籍就能造就一個大高手,那這武功也就太好練了。

他精研武道可稱宗師。自出機杼,把一雙奇門兵器龍鳳雙環練到極致。其中艱難險阻不足為外人道。正因如此,他知道,越是高深武功對修鍊者的要求就越高。

就像他的龍鳳雙環,他不是沒傳授給別人,可即便他親自教導的嫡子,也無法領會龍鳳雙環的精髓。

雖然他用不著靈丹秘籍,但這卻是一大筆資源。有這些東西在手,足夠他打出一片天地。就像大江盟一樣,一群烏合之眾散沙一盤,就是靠著這無邊利益籠絡在一起。

可那一次他卻鎩羽而歸,島上環境奇特。一株毫不起眼的茅草,就可能致人死地。平靜的島嶼內充滿詭秘殺機。即便是他,也不得不小心應對。

越是知道閻羅島的厲害,他就越發感嘆大江盟主才華。一個籍籍無名之輩,不僅真的白手起家,還建立了大江盟般勢力。更是造就了閻羅島這種絕地。

可惜,一個博學多才之輩,已經死在了自己的計謀之下。

「真想和他交手埃」上官金紅心中心下遺憾:「可惜,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我金錢幫想橫掃江湖為我獨尊。就只能請你和天機老人一起去死了。「

「幫主,又有幾個不死心的來探查。」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朝著水裡惡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上官金紅瞥了一眼水中一抹淡淡殷紅,面色漠然。

「幫主,雖然後面那群傢伙功夫不咋地,可多了也不好辦埃萬一讓他們上了船,霹靂珠出了問題,炸了船可就全完了。是不是讓兄弟們回頭給他們一個狠的1橫肉大漢伸手在脖子上一橫,眼裡滿是陰狠。

「你是怕他們搶了你的東西吧。」上官金紅瞥了一眼橫肉大漢。

大漢一臉訕笑,轉眼又理直氣壯起來:「咱們能打到這裡,可全都靠著幫主神威。這些傢伙豺狗一般,跟在後面想撿咱們的便宜,那怎麼行1

上官金紅看著越來越近的閻羅道緩緩搖頭:「閻羅島神秘危險,到處都有著致命危險,我們需要有人給我們探路。」

探路?他可是知道閻羅島的厲害。這是讓這些人去送死?!看著一臉平靜的上官金紅,饒是橫肉大漢心狠手辣,也依然被自家幫主的冷漠深沉給嚇了一跳。

「他們去死,總比咱們自家兄弟死好吧?」上官金紅不動聲色道。

橫肉大漢心裡一熱:「幫主英明1

……

蘇重緊皺眉頭,他再次從入定之中醒來。

「到底差在了哪裡?」蘇重喃喃自語。

「道種哪是那麼好凝聚的。」破慢悠悠的轉著他那圓腦袋,頗為悠然。最近收穫了一大波本源,手中有糧心中不慌,感覺棒棒噠。

「按照我的推演,一旦我將精氣神推向巔峰,身體逆反先天,精神純粹華,以先天之氣為紐帶,必然能夠三元合一,成就道種。可為什麼每次嘗試凝聚,總是感覺差些東西。」蘇重帶著疑惑苦思冥想。這已經不知道是蘇重第多少次失敗了。

「推演畢竟只是推演,你自己也說嘍。需要把精氣神推向巔峰,打磨的一絲不差,才能把握那一絲契機自然而然凝聚道種。現在無法三元合一,說明你修鍊還不到家唄。」破撇嘴嗤笑,一副老子看不起你的不屑模樣:「你沒本事啊,想幫也幫不了埃」

蘇重懶得理這個二貨。自從擊殺天機老人,收穫大量本源之後。沉寂許久的破又得瑟起來。蘇重就是在遲鈍,也知道這二貨不老實,那套說辭肯定有貓膩。不知道這個二貨又幹了什麼蠢事。

不過,他倒是把破的話聽進了心理。

《道種訣》玄妙非常,是他數個世界遊歷的智慧結晶。他已經在玉碑之內推演過無數次,他相信破界珠的能力。

既然自己無法修鍊成功,肯定是還沒有把自己的精氣神打磨到巔峰。

想通一切,蘇重再次恢復古井無波。過往的神奇經歷不僅給了他豐富的閱歷,同樣讓他擁有了非一般的耐心。他已經不再像最開始那樣急功近利。因為有破界珠的存在,時間對於他來說,反而是最充裕的。

「這就是閻羅島?」橫肉大漢驚疑不定。這不是他第一上島,可他完全找不到一點記憶中的景象。

數年前他同樣跟隨上官金紅攻打閻羅島,但是島上只是草木茂盛。可如今古木參天,一上島,竟然好似走進了原始森林一般。

那種三人合抱粗細的古樹隨處可見,猙獰繁密的藤蔓蜿蜒纏繞,只是看一眼就讓人覺得不寒而慄。

上官金紅神色凝重,儘管他早就料到閻羅島會變得非同尋常,但依然被眼前景象嚇了一跳。

深吸一口氣,上官金紅壓下心中震驚:「開始吧1

「得!幫主,您就瞧好吧1橫肉大漢回過神,想到這次準備的傢伙,獰笑一聲:「小的們,跟我來1

一群人呼啦啦跳入水中,不一會兒,原本飄在遠處觀望的船隻發生騷亂。很多人罵罵咧咧的跳入水中。很快,船就開始下沉,不一會兒就沉入水底。

船上的江湖客不得不棄船跳湖。停泊在遠處的金錢幫快船迅速滑動,很快完成合圍,驅使著跳入水中的人不斷靠岸。

除了個別水性好的人逃出包圍,大多數人都被驅趕上了島。

「上官幫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上官金紅,你就不怕引起眾怒。你金錢幫雖然財大勢大,但我們也不怕。大家來這裡就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掙前程,大不了魚死網破。」

一群本來戰戰兢兢的人,頓時被鼓動起來。他們人數確實不少,過了剛開始的驚慌失措,立刻就恢復江湖人桀驁本性。

上官金紅一言不發,平靜的看著眼前騷動起來的人群。眾人見上官金紅不說話,言語之間越發放肆。

就在周圍金錢幫眾人忍不住怒火想要攻擊的時候,上官金紅眼中陡然放出凌厲光芒。

右手從寬袖下探出,五指齊張遙遙籠罩叫囂不止的江湖人。

剛才亂七八糟的場面頓時安靜下來,活似被掐住脖子的鴨子。那修長有力的手掌好似遮天之手,只是看著將讓他們有種山倒下來,天塌下來的錯覺。只是看著就讓他們忍不住的窒息,好像自己的命完全握在了對方手中一樣。

不待驚愣中的眾人做出反應,上官金紅猛然張開的手猛然攥緊。

無形氣勁轟然爆發,周圍空氣頓時變得粘稠無比。置身其中的眾人,感覺就好像陷入了蛛網的獵物,無論如何掙扎,都無法活動一下。

噗噗噗……

人群中十多人毫無徵兆的吐血倒地,立刻沒了聲息。這些人站立的位置不一,但無一例外,這些人全部是剛才敢於叫囂的人。

「現在誰還有意見。」上官金紅聲音淡漠。誰有意見,他就殺誰。這些人固然厲害,在他面前卻脆弱的不堪一擊!

他能清晰的聽到每個人的聲音,哪怕是小聲嘀咕。氣場籠罩之下,這些人就好似蛛網上的獵物,他能在瞬間取走任何一個人的性命!

就像剛才,他只是攥緊了拳頭。無形力場之下,那十數個敢於反抗之人,立刻心臟破裂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