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一節 飛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節 飛刀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狂風怒號,黃沙漫天,這裡是西北的大荒漠。

一座殘破的木質房屋孤零零的矗立在這片黃沙之中,一片破了數個大洞的麻布掛在一根碗口粗木杆上,被風掛的搖曳飛起。一個碩大的酒字,依稀可以辨認。

「兄弟,大哥實在是沒臉來見你啦。如果不是詩音……詩音……」龍嘯雲跪在地上一陣哽咽。說到這裡便再也說不下去,只是一巴掌接著一巴掌的狠狠抽自己的臉,只是兩三下,嘴角就留下鮮血。臉更是以肉眼可見速度腫脹起來,就像個豬頭一樣。

「都是哥哥沒用啊1他伏在地上嚎啕大哭。

「大哥,你這到底是怎麼了。只是幾個月沒見,你怎麼就成了這番模樣。」李尋歡滿臉悲痛。一個八尺高的壯漢,竟然短短几個月就瘦的皮包骨頭。要麼是身患重病,要麼就是受了極大的打擊!

「詩音到底怎麼了1李尋歡也著急了起來,如果不是出了事,大哥絕對不會這般。

「兄弟,都是我沒用。讓詩音落入那魔頭之手。這數月以來,哥哥我多番嘗試救援,卻最終一無所獲。最終不得不來找兄弟幫忙,哥哥實在是沒用啊1說著又狠狠抽了自己幾巴掌,麵皮都被他抽打破了。

「到底是在怎麼回事!還有什麼魔頭……」李尋歡徹底慌了神。林詩音可是他一生摯愛。

「魔頭。不就是那個什麼狗屁大江盟盟主1龍嘯雲擦乾滿臉血淚,血紅雙眼中滿是憤恨。

「就是那個閻羅奪命劍?他不是盤踞在長江上下嗎,怎麼會抓走詩音?」李尋歡滿是不解。

「兄弟有所不知。那個魔頭肆無忌憚,數年前之前他巧取豪奪,收攏一幫爪牙,成立了大江盟。而後為了擴張勢力,他竟然把整個長江上下游,所有不服從的幫派宗門屠滅了一遍。」龍嘯雲恨恨道。

李尋歡滿臉陰沉的點頭。這段江湖風雨,他還是知道的。當初大江盟剛出道,可謂霸道之極。凡是反對他的門楸,均被對方一一剪除。正因手段狠辣,大江盟主才被人稱作閻羅奪命劍。可之後幾年,對方不是已經偃旗息鼓,默默發展了嗎。怎麼又再次攪動了風雲。

好似知道李尋歡疑惑,龍嘯雲狠狠吐了一口唾沫:「本以為他停下了擴張的心思,沒想到他不僅沒有停手,反而越發變本加厲。」

「大家都知道,大江盟主掌握著數不清的神功秘籍。以前還不知道,他是怎麼得到的,但現在卻明白了。」龍嘯雲咽了口唾沫,壓下心中的貪婪,繼續悲憤道:「在這段安穩平靜期,那個魔頭竟然數次出手屠戶滅門!開始他們行動隱秘,還沒人發現。可終究紙包不住火,終於讓大家發現了他的殘忍手段。他做這一切,竟然是覬覦他人門派珍藏!想必,大江盟那些丹藥秘籍,都是他這麼搶來的1

「他竟然如此肆無忌憚,難道就沒人出手阻止1李尋歡勃然而怒。

「怎麼沒有。」龍嘯雲道:「現有天機老人,后又上官金紅大人。可……可兩人先後死於對方之手。這江湖,已經亂了。血雨腥風,就在眼前啊兄弟1龍嘯雲說到這裡聲淚俱下。

李尋歡眼中滿是凝重,他可以想想江湖上的紛亂,不知道又有多少無辜人會為此丟掉性命:「可他為什麼抓詩音?」

「我也不知道。難道是圖謀魔刀門武功?」龍嘯雲也想不明白。魔刀門刀法固然犀利,可一個被滅了門的門派,怎麼也不可能厲害到哪裡去。更何況,與其說林詩音是被抓走,不如說是他自己主動闖進了閻羅島。

可他不能告訴李尋歡。他當初為了英雄救美,特意落後林詩音的船隻。本來打算到了對方山窮水盡,魔刀門遺留的僕役家丁完全死乾淨之後,再出手相救。到了那個時候,林詩音就真正無依無靠。自己趁勢而入,必然可以俘獲其芳心。

可沒想到誤打誤撞,讓林詩音撞進了閻羅島。更是碰到了大歡喜女菩薩和蘇重交戰之時。只是戰鬥餘波,就解了林詩音的危機。自己精心策劃的一切,全部付諸東流。

「不管是因為什麼,我必然會把表妹救出來。」李尋歡下定決心。他從來都是一個熱心腸的人。如果沒有林詩音,他依然會出手。而現在林詩音身陷閻羅島,他就必然會出手!

龍嘯雲聞言大喜過望,能不能救出林詩音他已經不在乎,他更想讓蘇重死!

未婚妻被人搶走,每個人看他的眼神不是同情就是幸災樂禍。他心裡恨的要發瘋,他絕不會讓那個蘇重好過。

現在好了,有李尋歡出手,一定能殺死蘇重!這可是小李飛刀,例不虛發的小李飛刀!

而等到蘇重死了,他的寶藏……想到可能的收穫。龍嘯雲心頭火熱。

至於林詩音那個賤婦,竟然敢拒絕自己!想到當初他藉助上官金紅的威名去招攬對方,林詩音竟然敢拒絕他,而且那股蔑視的眼神,讓他心中暗恨不已。

如果被救了出來,有的是手段收拾她!一時間,龍嘯雲心裡狠毒主意,一個個往外冒,根本就停不下來。

……

「潘爺,您來啦,趕緊樓上請1店老闆一臉的諂媚笑容,趕開店小二,親自給潘遜帶路。

潘遜卻不慌不忙,慢悠悠的跟著:「好酒好菜都快點兒上來,如果怠慢了我的貴客,你這酒樓也就不用開了。」

「看您說的,您潘爺的貴客,怎麼能不好好招待著。早就安排到了靠窗臨湖的雅間裡面了,絕對伺候的好好地。」酒店老闆點頭哈腰的連忙解釋。

眼前這位可是大江盟大長老,他可不敢得罪絲毫。儘管大江盟已經煙消雲散。但洞庭湖內閻羅島卻依舊在。就連聲威赫赫的上官金紅,都已經折戟沉沙死在了閻羅島。眼前這個富態老頭,卻能自由進出閻羅島,必然是那位人稱活閻羅的得力手下。他哪裡敢得罪這尊煞神!

一連串阿諛奉承之言,不要命的往外噴,走一路說一路,竟然不待重樣的。

「牛氣什麼!大江盟都沒了,他還能蹦躂幾天1一樓的江湖客看不過潘遜趾高氣揚的模樣,忍不住的出生抱怨。

「你不想活了,大江盟是沒了。但奪命劍可還在!你忘了那些大江盟長老的下場了嗎?」說到這裡,他的同桌朋友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當初背叛大江盟,投入金錢幫的那些個長老,無一例外全部慘死家中。

這些人死之前,均承受著他人難以想象的痛苦。沒有一個皮膚完好,全都被自己抓爛。全身無力,就連自殺都沒有力氣。只能哀求別人殺死自己。那種慘狀,真的就像是身處地獄一般。一時之間,活閻羅的凶名,甚至都有了讓小兒止啼之威。

這裡可是洞庭湖畔,在閻羅島核心勢力之內,他壓低聲音:「你膽子也太大!活閻羅的名字可不是吹出來的。五毒童子、大歡喜女菩薩、天機老人、上官金紅,他可是用這些人的血染出來的。要是惹惱了他們,丟了小命你找誰哭去1就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他語氣中那隱隱的興奮。大概是那種恨不得取而代之的感覺吧。

那江湖客囁嚅半天,最後也不敢放狠話,實在是閻羅奪命劍的威名太盛了。最後也只能無奈嘆氣:「奪命劍,大概已經算是天下第一人了吧。」

「誰說不是。」說著,兩人都不由露出嚮往神色。

「天下第一人?我看他這位置也呆不長久了。」江湖上從來都不缺少桀驁不遜之輩。說話的是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兇惡大漢。

這層樓吃飯的或多或少都會兩手,全是耳聰目明之輩。他說這話沒有刻意隱瞞,立刻就讓聽者為之一靜。看向對方的眼神或是譏諷或是佩服。

「怎麼,難道你敢去閻羅島闖一闖。」

「嘿嘿,我到是不敢。但不代表別人不敢。」絡腮鬍子一點兒都不在乎別人挑釁。

「你們大概還不知道吧,龍嘯雲已經去西北請回了他的兄弟小李飛刀。那可是例不虛發的小李飛刀。有他出手,奪命劍很快就要完了。」端起碗來喝了一大口酒,絡腮鬍子眼中滿是火熱。據說閻羅島上有著數之不盡的神功寶藏,一旦對方死了,自己說不定還能分上一杯羹。

「龍鳳環、天機老人都死在奪命劍手裡。小李飛刀就能贏?」有人看不過絡腮鬍子囂張,忍不住反駁。

「你以為上官金紅是那麼好殺的?」絡腮鬍子不屑道:「兩敗俱傷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說不定已經重傷不治了呢。」

「距離上官金紅攻打閻羅島,這都幾個月了。就連金錢幫都已經風流雲散,可他卻沒有半點動靜,放著大江盟偌大的地盤,一點兒都沒有去收復的意思。你說他完好無損?騙鬼呢1絡腮鬍子輕蔑的掃了對方一眼。

「大江盟可是一塊肥肉,如果你是奪命劍,會守著個破島不放,對整個長江視而不見?!切1絡腮鬍子惡意滿滿:「說不定啊,活閻羅已經去見真閻羅了呢。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