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三節 瘋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節 瘋狂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自從西北大漠歸來,李尋歡聽到的都是奪命劍的名聲,耳朵都快要聽出繭子。新域名.,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如果是旁人,說不定會因心中厭煩而認為傳言誇大其詞。

但李尋歡從來沒小看過蘇重。同樣是天下頂尖高手。他非常清楚,自己的武功和上官金紅、天機老人不過伯仲之間。決定勝敗生死的往往是戰鬥中的一線靈機。

蘇重能力壓兩大高手,其中兇險,也只有李尋歡這個級數的人才清楚。

而當他看到悄無聲息出現在擂台上的蘇重時,他的心越發沉重起來。

「李施主,魔頭橫行,江湖即將面臨血雨腥風。一切都靠你了。」七眉和尚滿臉悲憫。

「小李飛刀例不虛發,也只有你的飛刀,才能阻擋這個活閻羅肆虐的腳步。」武當中年道士殷殷囑託。

李尋歡一言不發,徑自走上擂台。

「我表妹呢。」

「在島上。」蘇重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面前這個病公子。李尋歡是個美男子,臉色蒼白,一副病怏怏模樣卻難以掩飾那份獨特氣質。

「李施主,江湖安危系與你一身。和這個魔頭沒什麼好說的,大家雖然功夫不濟,但為了江湖安定,但憑吩咐。」七眉和尚不容置疑道。

武當中年道士狠狠甩下拂塵:「匯聚這裡的哪個不是江湖豪傑。奪命劍素來霸道,說不定哪天就找到咱們頭上。不是我等不講江湖道義,實在是這魔頭太殘暴。大家今日里來此,不就是為了除魔!他就一個,難道還能擋住我們這些人?大不了一死而已。」一番鼓動,眾人無不蠢蠢欲動。中年道士眼中閃過一絲得意,轉頭看向李尋歡。

「李尋歡,不要在猶豫了。現在不是講江湖道義的時候,只等你一聲令下,大家群起而攻。必然能將此魔梟首於此1

「如何能放過我表妹。」李尋歡對身後的叫囂充耳不聞。

蘇重有些奇怪:「難道殺了我,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嗎?」

「如果有把握,我早就動手了。」李尋歡搖頭苦笑:「我已經儘可能高估了島主的實力,沒想到還是看低了島主。之前我就沒什麼信心,現在已經徹底死心。」

事實並不像李尋歡說的那麼悲觀,生死之間,誰也說不準有什麼萬一。如果他真的能放手一搏,兩人之間,誰生誰死還真說不準。可他不敢賭。

林詩音在蘇重的手裡!

「最重要的是,島主的閻羅島兇險詭秘。即便我勝了,也沒那個信心帶著詩音安全撤離。」李尋歡眼中苦澀,這才是他真正不敢賭的原因。

打,可能勝可能敗。敗了自然萬事皆休,但勝了也不代表一定能順心如意。以前不知道閻羅島厲害,但自從上官金紅折戟沉沙后。

所有人都知道,洞庭湖內閻羅島,是個比苗疆十萬大山還要恐怖的地方。那麼多人,數艘船的霹靂珠、火油扔進去,連個水花都沒有。他就是武功再高,也沒信心強闖。而且還要帶著個拖油瓶。

「朝著我,全力扔一刀。我想看看小李飛刀的奧妙。」蘇重見過了天機老人天機驗算的預判能力,也見過了上官金紅雙環禁錮的控制能力。對小李飛刀的例不虛發著實好奇。

「如果我死了,潘遜自然會把林詩音帶出來。如果我活著,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不等李尋歡開口,蘇重繼續道。

「不行。」幾乎下意識的,李尋歡就開口拒絕。

作為人人畏懼的魔頭,在李尋歡心裡,蘇重的可信度實在不高。死了就放人?你都死了,我到哪裡去要人。

「你沒有選擇,不是嗎?」這次可是李尋歡主動發出的邀戰。蘇重不著急。

「兄弟不要聽他的,大家併肩子上,不信殺不死這惡賊。」李尋歡拿不定主意,龍嘯雲可急了。

一早他就在江湖上傳播消息,為的就是人多勢眾,趁機煽動眾人圍殺蘇重。這次之所以能匯聚這麼多人過來,除了大江盟本身的仇家,其他人能來少不了他的穿針引線。

眼看著李尋歡磨磨蹭蹭,龍嘯雲急的心裡發癢。他不相信,面對這一眼望不到邊的人,蘇重還能跑的了!現在只缺少一個絕頂高手牽制對方,讓他無暇他顧。到時這麼多人再一擁而上,就有可趁之機!

「可否告知在下,島主的要求是什麼。」弄不清楚蘇重的意圖,他可不敢主動往前沖,掉坑裡怎麼辦。

李尋歡看著始終淡然的蘇重,突然對從來沒有失去過信心的飛刀產生了一絲的懷疑。

「我說過的,你沒有選擇的權利。」蘇重轉頭看向龍嘯雲,眼神冷漠:「這位是你的義兄吧?」

迎上蘇重毫無感情的眼神,龍嘯雲突然有了一種非常不妙的感覺。

「聽說你為了成全兄弟情義,連自己的青梅竹馬都捨得讓給他當媳婦兒?」他對這種事情一直很好奇。李尋歡那麼完美的一個人,怎麼會幹出這種事情呢。估計正常人都不太理解。

蘇重也不會去理解,不管是出於現行道德倫理的束縛,還是李尋歡腦迴路有問題。龍嘯雲即使再壞,目前他依然是李尋歡的大哥。是他親如手足的大哥。

嗤!

一道真氣陡然從蘇重寬大衣袖之內射出。真氣纖細如牛豪,青翠通透甚是美麗。

李尋歡根本沒想到,蘇重說動手就動手。真氣在體內操縱運轉,外表看不出絲毫異樣。等到牛豪細針刺進龍嘯雲體內,李尋歡已經反應不及。

「大哥1李尋歡大驚失色,一個箭步竄到龍嘯雲身邊。

龍嘯雲牽動嘴角,似乎想要笑一笑表示自己沒事。可下一刻,他就察覺出了不同。身體好像四個漏了風的皮球。某種東西,在緩慢而堅定的流逝。

「我沒事。」蒼老的的聲音讓他的瞳孔驟然收縮!

龍嘯雲三十齣頭,常年習武,正是身強體壯的時候。即便前段時間深受打擊,體態消瘦了些。可只聽他聲音沙啞無力,竟然好似五六十的老者!

更讓人恐怖的是,幾乎是肉眼可見的,龍嘯雲的皮膚緩慢失去光澤,變得枯黃乾澀。只是幾個吸的時間,只看面容,他竟然老了十多歲!

「小李探花,你以為,我的奪命劍是白叫的。」剛才那一針乃是他結合仙蝟針,練劍成絲而成的劍氣。結合道種神妙,一針就刺破了龍嘯雲生命力循環的路徑,破壞氣血陰陽、混亂內臟五行、侵蝕生機!

「魔頭!魔頭……」周圍一眾人相顧駭然。奪命劍威名赫赫,但耳聞總不如眼見。看到這種讓人瞬間衰老的功夫,在場之人瞬間膽寒。

蘇重那年輕的過分的面孔,頓時好像變成了吞噬生機的妖魔,恐怕也只有能夠吞噬生機的妖魔才能夠這麼年輕吧!

「林詩音就在閻羅島上,龍嘯雲的傷也只有我能治。小李探花。如果你不使出全力,你就只能看著結拜大哥,在一天之內慢慢老死;看著你的青梅竹馬,被我永世囚禁在閻羅島不得離開。」蘇重語氣平靜的沒有一絲起伏。

李尋歡卻感覺好似光著身子,身處數九寒冬冰天雪地之中。只是看了一眼龍嘯雲緩緩衰老的皮膚,他就感覺心如刀絞。只是稍微想一想林詩音困死孤島的絕境,他就感覺肝腸寸斷。

魔頭是就是魔頭。因為蘇重年輕面容所帶來的一絲不錯感官,立刻就被衝擊的一乾二淨。長久以來對林詩音的感情,紛紛化作擔憂心痛,繼而轉變成無盡怒火。就像是積蓄已久的火山,然噴涌而出。

李尋歡用有生以來最惡毒的眼神,死死的盯著蘇重,恨不得把蘇重生吞活剝。

「對,對,對,就是這種眼神1隻有情緒濃烈到極點的小李飛刀,才是真正的小李飛刀。

「來吧,讓你心中的怒火盡情釋放吧!放你的飛刀璀璨奪目吧!哈哈哈……」蘇重臉上那突兀出現的瘋狂笑容,讓所有人牙根發酸。

這……這就是個瘋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