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一節 來早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節 來早了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緩緩睜開眼!,灰色木板白色橫樑。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更新更快,更省流量短暫的恍惚之後,蘇重慢慢坐起身。

這裡是一處宿舍,床鋪前的電腦讓蘇重心中一喜。電腦意味著當前世界,是一個現代的世界。

轉頭打量了周圍片刻,蘇重臉上的喜色逐漸退去,眉頭皺起。這個宿舍的環境他很熟悉。這裡正是他大學時的宿舍!

可是,在原本的世界,他早就已經大學畢業,而且已經磕磕絆絆的找了份工作。

「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蘇重心中湧起一股怒火。他確實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但卻回來的早了!

「破!到底是怎麼回事1這個二貨,一天不打上房揭瓦。蘇重下定決心,他一定要好好修理對方一頓。

「破1

「破?不要想著矇混過關,在不吱聲,有你好看。」

「破……」

蘇重眉頭皺起,怎麼回事?

破平時確實有些不著調,可即便犯了錯誤,也絕對不會這麼沉默不語。不行,必須進破界珠里去看一看。

想罷蘇重一頭倒在床上,閉上眼睛,沉下心來開始溝通破界珠。

只是一開始,蘇重就立刻發現不同。以前他溝通破界珠,如同吃飯喝水。只要沉下心思,很快就能進入破界珠。到了後來,幾乎是一念之間,他就能進入破界珠。

但現在他剛閉上眼睛,立刻就雜念紛飛,想靜下心來都非常困難,更別談溝通破界珠。

蘇重睜開眼,坐起來仔細體會。他感覺大腦好像蒙上了一層薄紗,變得遲鈍和昏沉。再也不是被破界珠開發后的大腦,沒有了那種條理和清晰。而且各種想法不斷冒出來,很難靜下心來。

難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夢境?蘇重絕不相信。

他躺在床上,努力平息雜念,不斷嘗試溝通破界珠。

當蘇重再次停下來,已經到了下午。天徹底黑了下去。他是被餓的不得不停下溝通。

起身坐在床邊,蘇重已經沒了最初的焦急。一下午的嘗試並不是白費力氣。過了最開始的慌亂。他慢慢靜下心來。

雖然依然沒有成功進入破界珠,但他好歹已經感覺到了破界珠的存在。

以前他和破界珠之間好似不分彼此,進入破界珠比出門進門還簡單。現在卻不同,他和破界珠之間好似隔著一堵厚厚的牆。只有微弱的聯繫維繫著兩者。

蘇重知道,這一絲微弱的聯繫,是他和破之間的聯繫。破是由他的靈魂與破界珠混合而成,相當於他的另一面。

雖然沒能成功,不過卻讓蘇重鎮定下來。成功感應到破的存在,讓蘇重知道,之前的經歷並不是虛幻。

咕咕咕……

肚子一陣鳴叫,蘇重不得不停下思緒,下意識的摸了摸肚子。軟彈如棉花的大肚子讓蘇重有種淡淡的不可置信。

他幾乎已經忘記,最初的自己,就是一個大胖子!

「呵呵,好久沒有作胖子,都有些不習慣了。」拿上飯卡,蘇重決定去快快樂樂的吃一頓。

熙熙攘攘的學生餐廳,讓蘇重有一種別樣的新鮮感。雖然有些擁擠、嘈雜,但看著周圍年輕的面龐,感受著那蓬勃的朝氣,蘇重覺得渾身都歡快起來。

此刻的他,已經是一個大四學生。這裡是屬於他自由青春的末尾。當他走出校園進入社會,現實讓蘇重不得不忙碌起來。儘管年紀不大,但讓人窒息的生活依然讓他有種不斷老去的感覺。

這樣一想,來早還是挺不錯的啊!

吃著香甜的風味茄子,蘇重欣然並愉悅的接受了他回到過去的現實。

在校園裡溜達了一圈,驚散數對陰影下擁吻的情侶,邁著歡快的步子,蘇重回到了宿舍,打開電腦。

「真是久違了埃」蘇重摸著筆記本感慨:「這速度就是快。」

等以後畢了業,這台筆記本隨著時間推移,越?越老舊。即便重裝系統,速度也越來越慢。而且動不動就發燒,看個電影就熱的自己關機。必須得配上散熱器。哪裡有現在的好用。

翻開之前看,蘇重發現很多都已經看完了。可即使如此,依然讓他看得津津有味。

吸引他的不是小說情節,他這數百年穿越經歷,足夠寫一本小說。讓他感到愉悅的,是那種久違的肆意和輕鬆。

良久,蘇重關閉小說頁面,向後半在床上:「是時候做一些改變了。」

之前他渾渾噩噩,大學四年基本上是宅男一個。成績平庸,專業課程馬馬虎虎。等後來進入工作,也是重新學習后,才適應職位需求。

混亂的作息讓蘇重的身材像是吹了氣球,大學四年漲了四十斤肉!到了畢業,整個就一二百斤大胖子。這種身材別說找妹子,自己都嫌棄。

既然來早了,就要做一些改變了。

「當務之急,還是要儘快溝通破界珠。」無法和破聯繫上,他心裡總是不踏實。

但蘇中也知道,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首先必須要靜下心來,只有足夠平靜的思緒,才能捕捉到和破界珠的那微弱聯繫。」蘇重仔細思考:「還要考慮自身健康,一旦自己成功溝通破界珠,不知道會不會消耗身體能量。以我現在這亞健康的身體,根本經不住折騰。」

蘇重找到從書架上拿下紙筆,先謝了一個靜心,然後寫了一個身體。

「環境也要考慮,聯繫破界珠,不知道是身體進入,還是意識進入,需要多方面考慮。」然後蘇重右再之上寫了環境二字。

他可不想被別人發現破界珠。回到這裡,他要的是平穩和安逸,可不能被破壞這難得的機會。

「胖子,幹什麼呢?」門外走進來的耿建放下手裡的乒乓球拍,習慣性的打著招呼。

他是蘇重的上鋪兄弟。關係不錯。當然,這裡是現實,沒有虛構!影里的那種所謂兄弟的誇張情節。但也算是不錯的朋友。每天睡一個屋,交情怎麼也不會太差。

「正準備減肥呢,做個計劃。」蘇重頭也不抬道。

「好!支持!必須得支持1耿建喝了一大口水,呵呵笑著調侃道:「胖子,大學四年,你這都是第幾個減肥計劃了。」

「這次我是認真的。」蘇重淡然道。

「嘿嘿,你每次都是認真的。」耿建呵呵笑著根本不信。

大學里,有好想法的人很多,但真正做的卻很少,而做了又能堅持下來的,就少之又少。

但凡能在某些方面有一點堅持的人,到了畢業的時候,身上總有他的閃光點。等到回憶大學生活的時候,這些人也總是能讓人記住的那一批人,不管他當時是多麼的沒有存在感。

「還是擼一把來的實在。」說著就已經打開電腦,準備打遊戲:「嗯,就打一局,然後去上自習。」耿建信誓旦旦。

「一局一局又一局,今晚你就在這呆著吧。」蘇重毫不客氣戳破他的自我欺騙。

「你還別不信,今晚建哥還非得去自習室。」耿建信誓旦旦,手中滑鼠按的劈啪作響。

蘇重笑著搖了搖頭。這已經是每天的常態了。

想減肥的,堅持沒幾天就放棄。而想去自習室的,擼了一把又一把。

真是久違的輕鬆生活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