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六節 道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節 道種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覺得腦袋裡被塞進去了一個皮球,還是一個不斷膨脹的皮球。劇烈的疼痛潮水一般襲來,一波一波讓蘇重疼的想要發瘋。

牙齒緊咬,蘇重臉色蒼白,汗水從額頭不斷流下:「破,到底怎麼回事1

汗水流入眼睛,火辣辣的疼痛,卻不能讓蘇重投入一絲關注。

「道種太強大了,你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了。必須找個容器盛著,趕緊滴1破焦急的嚷嚷道:「在不把道種移出去,你腦袋就要爆了1

「臉盆行嗎?」剛開口蘇重就後悔了。

破顯然也震驚了:「你用臉盆裝你的道種?你瘋了還是傻了1

雙手死死抓著床沿,蘇重也是疼的糊塗了:「快說,怎麼辦1

破也不敢怠慢:「必須找一個足夠強大的東西封櫻而且,必須是**1

「我去哪裡給你找那麼強大的**。這裡對超凡力量壓制的厲害,怎麼可能有那種強大的生物。」蘇重眉頭緊皺,努力抵抗者越來越強烈的疼痛。

「那隻能強行打散道種1

打散道種?蘇重只是猶豫了一瞬間,立刻就拿定了主意:「道種沒了可以再修鍊,但如果現在被道種撐死了,那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蘇重咬牙切齒道:「打散它1

他心疼埃那可是他好幾個世界的智慧結晶;是凝聚了他精氣神的根本之物;是能夠提升他靈魂本源的無上妙法!

「那趕緊找個容器啊1破恨鐵不成鋼的催促:「道種本來好比一顆炸彈。他自己炸開,就像炸彈爆炸。打散道種,就像是把它拆開,讓裡面的東西緩慢燃燒。可即便把它拆了,它本來也是炸彈埃讓他在你腦子裡燒,你想把腦子燒成漿糊嗎1

蘇重根本不知道還有這種限制。一個轆爬起來,伸手就往床底下掏臉盆。

「你還真想用臉盆盛啊!你不怕把整棟樓炸飛嗎?」破鬱悶的要死:「活的,活的,必須是活的!你才和破爺我分開幾天啊,怎麼就傻成這樣了1

這一刻,蘇重真想弄死他!

胡亂套上條褲子,穿上拖鞋,蘇重光著膀子就衝出了宿舍。

他宿舍在六樓最高層,前兩天他還對自己的樓層表示滿意。樓層高,採光極好,而且每天上下樓,就是一項不錯的減肥運動。但此刻蘇重卻恨不得自己就睡在一樓,哪怕一樓走廊里又黑又潮。

三步跳下一道樓梯,蘇重像一陣風一樣往樓下沖。沿路回宿舍的同學,看蘇重的眼神就像在看瘋子。

蘇重哪管得了這些,一口氣衝出宿舍,頭也不會的朝著體育場跑去。體育場緊鄰著餐廳。餐廳門口有著幾個垃圾桶。因為靠近餐廳,垃圾桶之內經常有食物殘渣。這裡就成了流浪貓狗覓食的天堂。

他剛和破聯通上,但只是短暫的交流,蘇重已經清楚。道種的疏散必須放在生物身上,而且打散道種存在著一定的風險。所以道種不可能放進人的體內,也只能放在動物身上。這讓蘇重想到了這些流浪貓狗。

可當蘇重一口氣跑到餐廳門口時,發現垃圾桶里空空如也。天天倒垃圾,環衛大叔,你也太敬業了吧!沒有食物,哪裡會有流浪貓狗。

「喵……」

正當蘇重頭痛欲裂的時候,一聲微弱至極的小貓叫聲突然傳來。

蘇重大喜,立刻循著聲音鑽入茂密的綠化區。撥開那一堆堆迎春花,蘇重看到了圍在中心的一隻小貓。

小貓只有巴掌長,天色太黑,蘇重也只能隱約看到些灰黑條紋。小貓此刻卡在樹叢內,有氣無力的嗚嗚叫著。如果不是蘇重修鍊《五六妙法》,耳聰目明,他根本就發現不了。

這顯然是一隻剛出生沒多久的小貓,不知道因為什麼沒有跟著大貓,反而流落在此。它身小體弱,竟然被卡在了迎春花枝條內。沒有食物供給,身體虛弱又被卡在這裡,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

鱸嗡!

劇痛陡然從腦中傳來,耳朵里像是鐘鳴聲一般。蘇重來不及仔細思考。

「破!快動手1

嗡嗡嗡!

一道白色光芒從蘇重雙眼中陡然射出,好似利箭一般直直射如對面小貓的眼中。

小貓身體猛然一挺,一道道白色光芒,陡然從皮毛下面穿出,在半空畫了個圓圈之後又再次進入。光線交織在一起,頃刻間就把小貓整個包裹在中心,好似一個發光的蠶蛹。

隨著道種離體,疼痛驟然消失,蘇重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呼呼喘著粗氣。抹了一把臉,就像水洗過一樣。身上也滿是汗水。就這一會兒出的汗,他覺得都快趕得上他一周的出汗總量了。

緩了一會兒,蘇重才有功夫觀察被白光包裹的小貓。視線有些朦朧,但依然可以看到灰黑色和白色線條,這是一隻尋常的花貓。被道種寄生,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活下來。蘇重起身觀察周圍。怕被別人發現異常。

可站起來才發現不對勁。那麼強烈的光源,按說周圍也會被照亮。可實際上,周圍依然漆黑一片。仔細看了一會兒,蘇重發現。以小貓為中心,周圍一米內都可以看見白色熒光。但出了這個範圍,根本就不會發現一絲光線。好像有一個無形的罩子籠罩了周圍。

蘇重重新坐在草坪上,嘗試溝通了破。發現他和破之間的聯繫非常緊密。根本就沒有前幾天那種斷斷續續的感覺。

「怎麼回事?」蘇重突然眉頭一皺。順著兩者的聯繫追了過去,蘇重發現破並未像以往那樣,在那個飄渺不可知的地方。沿著鏈接追索,蘇重看向了不遠處的發光體。

「破怎麼跑到小貓那裡去了?」蘇重詫異:「難道他和道種一起進入了小貓體內?」他有些擔心。按照破的說法,打散道種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如果破和道種在一起,一旦出現問題,破也很可能會遭殃。

雖然焦急,但蘇重卻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等道種完全打散之後,才能知道最終結果。

好在沒讓蘇重等太久,半個小時后。瑩白色蠶蛹上的光線逐漸稀疏,籠罩在中心的小貓也露出身形。隨著最後幾道光線崩碎融入小貓體內,蠶蛹徹底消失不見。

蘇重瞪大眼睛,看著依舊卡在枝條間的貓。還是那個巴掌大小的花貓,可那個胖的和球一樣的體型是怎麼回事?這哪裡還有一絲苗條瘦弱的影子?

「喵……」張嘴伸腿,卷著舌頭大大打了個哈欠。胖貓搖頭晃腦的打量四周。發現自己竟然被卡在枝條之間,哪裡還能忍。氣上心頭,對著面前枝條彈出爪子——撓!

唰唰唰!

晶瑩細小的貓爪幾下揮舞,小指粗細的枝條立刻斷裂。斷口處光滑如鏡!

忙活了半天,胖貓滿意的收回爪子,準備走下來。可兩條枝條扣在了腰腹肚皮上,正好將他懸在了半空。後退在半空一陣刨,可就是使不上勁。

胖貓一臉惱怒,前爪后爪立刻彈出,對著肚子上的枝條狠狠抓下!然後……他依然掛在半空。身上肉太多,腿太短,胖貓憂傷的發現,自己竟然摸不著肚子了!轉頭可憐兮兮的看著蘇重:「喵嗚……」

蘇重:「……」

「破?」

「喵嗚1

「你大爺!你怎麼跑出來了1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