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七節 本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節 本源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一手擰著胖貓脖子後面的皮肉,光著腳往宿舍走。他的拖鞋剛才給跑掉了,只能赤著腳往回走。

胖貓四肢耷拉著,一副可憐兮兮模樣。一路走過來,不少女生不斷回頭拿眼睛瞪蘇重。如果不是蘇重光著膀子赤著腳,和個神經病似得,估計早就衝上來找蘇重麻煩了。那麼可愛的一隻小貓,你不抱著,竟然就那麼提在手裡?你當那是一袋爛蘋果嗎?

如果聽到她們的心聲,蘇重會告訴她們,他寧願手裡的是一袋子爛蘋果!真想甩地上,摔他稀巴爛。哥們讓這東西給坑了一顆道種你知道嗎!

臭著一張臉,蘇重帶著一身的低氣壓回到宿舍。把胖貓放在床前桌子上,蘇重坐在對面瞪著它:「說吧,怎麼回事?」

胖貓前爪彎曲團在一起,頭低著趴在腿上。耳朵耷拉著,對蘇重的話充耳不聞。

蘇重眉頭直跳:「老實交代1

胖貓耳朵彈了彈,眯著眼睛依然沒動靜。

蘇重氣的牙痒痒,卻拿它沒辦法深吸一口氣,蘇重道:「好了,我不找你麻煩。你告訴,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我會和破界珠失去聯繫。現在為什麼又取得了聯繫。」

這是他目前迫切想知道的問題。

胖貓睜開一隻眼睛,瞄了蘇重一眼,見蘇重一臉嚴肅。確實沒有找他麻煩的意思,頓時從桌子上蹦了起來。蹬腿搖尾狠狠的抖了抖身上的毛,一副歡快模樣。

這二貨,給點兒陽光就燦爛!

「沒什麼大不了的。本源世界比較奇特。不像其他地方,破界珠一下子就能砸進去。想要進來,就得先了解本源世界的規則,找到門路后偷渡進來。」破擺出一副嚴肅的模樣張嘴道。

蘇重驚異的看著破:「你能說話?」

破滿臉鄙視的瞥了蘇重一眼:「多新鮮埃這世間還有什麼是破爺辦不了的事兒?」那尾巴都快翹上天的得意模樣,讓蘇重眼皮直跳。

「那你怎麼還保不住我的道種?」蘇重想想就來氣。

破渾身一僵:「剛才說到哪裡來著?對了,需要找門路進來。找門路就要了解規則,只有從內部才能更容易了解。所以需要先把你派進來當底。」

蘇重深吸一口氣:「我真想把你從陽台上扔出去。」

破直接當做沒聽見:「其實你之前乾的事情和現在差不多。只不過那些地方容易進,所以你還沒發覺,就已經充當了破界珠的探針,為破界珠搜集了足夠的信息。等你清醒過來的時候,基本上破界珠就已經在你身體內了。」

「也就是說,每次找到一個空間,就先把我扔進去。你在外面拽兩下,試一試是不是已經勾牢固,然後在把自己拉進來?」我說怎麼剛才鏈接的瞬間,有種鎖鏈扣在一起的感覺。感情還真是這麼一回事!

「這是直接拿我去趟雷啊1蘇重惡狠狠的瞪著破。

「沒事沒事,不要在意。就你那點本事,根本就沒法引起世界泛意識關注。扔進去也冒不出半個水花,安全的很。破爺我就不一樣啦,身嬌體貴本領強大,一進去就是最耀眼的那一個。一下子就會被發現,你不知道,太耀眼了也不好。」破沿著桌子四周轉圈,一邊試探著看從哪裡往下跳,一邊滿是隨意的回應。

蘇重無語的看著試探了半天都不敢往下跳的胖貓:「耀眼?連個桌子都不敢往下跳的貓,還本領強大?騙鬼呢。」

伸手捏住胖貓脖子後面的皮毛,把他提到眼前。

耷拉著四肢,胖貓一臉懵然的看著蘇重:「幹啥呢?還不趕緊把你破爺放下1

「老實點!說!道種是怎麼回事。」蘇重到現在還心疼:「怎麼好好地道種就沒了1

破伸手撓蘇重,四隻爪子不斷搗騰就是夠不著蘇重。好一會兒才消停,然後一臉討好的看著蘇重:「蘇哥,你不知道。你這本源世界太牛了!果然,能誕生蘇這種人才的地方,就是不一樣。」

你這一臉的阿諛奉承是跟誰學的!

「蘇哥你更是天才,竟然創造出《道種訣》這種震鑠古今的功法……」破越說越順溜,各種馬屁不斷往外冒。

你還要不要臉啦?蘇重噁心的想吐。

要個屁的臉,趕緊矇混過去才是正理。破心裡吐槽。

「可太耀眼了也不好。道種根本進不來啊!只能留在破界珠裡面。咱哥倆本就同源,它順著聯繫就跑我那去了。」破盡量把自己往無奈上說。

「等破界珠進來的時候,咱們搜集的本源點,都給破界珠用來抵消排斥。道種就只能被扔出來,哥你現在的身體又不太好。最後只能把它打散,這不也是沒辦法嗎。」破滿臉委屈:「到最後,我還把自己搞成了一隻貓。太痛苦了。」

蘇重根本就不信。委屈?我看你是高興都來不及。雖然變成了貓,可也得了自由,要不是初來乍到。還不知道野到哪裡去呢。

「哥,你把我放下來唄?」破舔著臉求饒:「我看你那枕頭就不錯,軟和。把我放那就行了,其他的不用麻煩。真的哥。」

「還想趴在我的枕頭上?美的你。」伸手拿出床底下的臉盆,提著破進了洗手間。提起熱水到了半盆進去。

破嚇的大叫:「哥,哥,求放過。你不會要拔了我的毛吧!這水得多熱埃我在你腦子裡見過,拔雞毛就是這麼拔的!據說得用開水燙才容易拔毛。哥,你太狠了1

蘇重翻了個白眼。還拔雞毛?真能想。

對上涼水,身手試了試水溫。把破扔進去給他洗澡。剛才草叢裡一番折騰,胖貓身上滿是泥土:「老實點兒,給你洗澡呢。」

「哦。」破頓時聽話的趴下,把頭搭在臉盆邊沿,一臉舒服的享受溫水的撫摸:「我說小蘇埃這水有點涼哎,再給加點兒熱水唄。」

還小蘇?剛才又是誰在那裡怕熱的?

「撓一撓左邊,對對對,就是那。怪痒痒的,難道生跳騷啦?真他媽大膽,竟然敢在你破爺身上放肆。小蘇,讓洗髮水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等耿建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在蘇重被子上跳過來跳過去,一刻不得閑的胖貓。

「胖子,你從哪找的這隻貓。這體型簡直就是曾經的你埃胖的和你的肚子一樣,簡直就是個球。」耿建把背包扔到桌子上,隨手把口袋裡的乒乓球掏出來,扔到胖貓身前逗弄。

「它埃垃圾桶里撿的。」蘇重頭也不抬的回應。

「打算養著?取名字了嗎?」

「嗯。就叫胖球。」

「哈。這名字貼切。」

啪……

一聲脆響,乒乓球被咬成了兩半!一半被叼在嘴裡,一半被胖球坐在屁股底下,也不嫌隔的慌。

耿建一臉見了鬼的模樣,這可是剛買的新球,還沒來得及玩呢!

「別理它,就一瘋貓。趕緊擼一局消消氣吧。」

「有理1

蘇重低頭翻了個白眼繼續碼字,不理會這個剛剛獲得自由,撒歡的不知道到東西南北的傻帽。

不一會兒,蘇重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用和破在靈魂上的聯繫暗中溝通破:「胖球,剛才你說,本源都被破界珠用來抵禦排斥力?」

「什麼排斥力?世界的排斥力?」難道就是這種力量壓制了超凡能力?

「你以為呢。除了這種世界的壓制力量,還能有什麼埃」

「那咱們現在還有多少本源?」蘇重想到了關鍵,這種抵抗肯定會造成本源點的消耗,如果用光了怎麼辦?

他突然有了種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