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八節 凝元血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節 凝元血手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不多了,我看看哈。」胖球嘴裡叼著半個乒乓球,眼睛一閉,撲通一下栽倒在床上。不知道的還以為它中了石化咒呢。

蘇重知道,這是破在鏈接破界珠。本源世界規則的特殊原因,這裡不允許任何超凡力量出現。破界珠雖進入了本源世界,卻也只能躲在不可見的冥冥之處。這讓蘇重很難自主溝通破界珠。想要在像以前一樣,隨意進入破界珠,已經不可能。

好在還有破。它本就是破界珠的一部分,比蘇重更容易鏈接。看了看僵在床上的胖貓,蘇重有些無語。看來這二貨還沒完全適應現在的身體。不然也不會出現這種當機狀態。

腦子不夠用,只能幹一件事。一旦聯繫破界珠,立馬死機。難道不會先趴下?估計也就這二貨才會幹這種傻事。

「不好啦,咱們的本源快見底啦1胖貓一個骨碌爬起來,著急忙慌的嚷嚷。

蘇重頓時眉頭皺起:「本源沒了會怎麼樣。」

「破界珠會被直接扔出去。」胖球也不敢怠慢,接著又補充道:「像球一樣被扔出去,遠遠的扔出去1

「如果沒了本源,界海里也呆不長吧。」他突然想起來了,破界珠在界海裡面遨遊。靠的就是本源當路費。

「呃1胖球一滯,頓時慌了神:「完蛋啦!沒了本源,咱們在界海裡面頃刻就會被侵蝕成渣子1

「難道要離開這裡?」蘇重臉色難看。這段時間,他過的忙碌而充實。經過了數百年穿越的經歷,蘇重對現在這份安逸悠閑的生活極度滿意。他不想出現任何意外。

「該死1蘇重非常不甘心。

半晌,蘇重長出了一口氣:「看來只能先離開了。」強行留在這裡,本源耗盡,最後只會死在界海。

反而不如提前離開,去獲得更多的本源。他此刻非常後悔。當初就不該那麼早離開小李飛刀世界。如果在那裡熬上個一百年。肯定能讓他在本源世界呆更久。

「也不是非得離開。」胖貓歪著腦袋突然間道。

「還有其他辦法。」蘇重緊盯著胖貓。這傢伙雖然不靠譜,但蘇重相信,這種關鍵問題,他絕對不會糊弄自己。

「破界珠被踢出去了很難再回來,但把你扔出去,卻很好拽回來。畢竟,你又不想胖爺我那麼耀眼。」胖貓突然興奮起來。

蘇重臉皮抽了抽:「你在不說,信不信我真把你從陽台上扔出去。這裡可是六樓。」

「當胖爺是嚇大的埃我現在可是鋼筋鐵骨,不怕你。」胖球在蘇重被子上踩來踩去洋洋得意:「以前都是把你扔進別的世界當探雷器。現在耗費些本源,可以直接把你扔進別的世界。等到了地方,你就在那裡攪風攪雨,然後在帶著本源回來。只要本源足夠,你可以在這裡呆到天荒地老1

怎麼感覺和交房租似得?以前賺本源是為了付路費,現在賺本源是為了交房租?沒有本源,寸步難行埃

「什麼時候開始。」蘇重很快調整狀態接受現實。

「三天後吧。等你安排好這裡的事情,咱們就走。」胖球難得的安靜了下來。

破界珠留在這裡,胖球就必須留在這裡。他還要充當定位錨,不然沒辦法牽引蘇重回歸。他和蘇重相伴百多年,一直在流浪。突然間分開,心理怪不舒服的。

……

既然定下了章程。蘇重就不再猶豫。

第二天他就在周圍查找房屋租賃信息。在他離開本源世界這段時間。他可以選擇把身體放在外面,也可以選擇把身體放進破界珠。但不管是哪種方式,他都要躺屍一段時間。學校宿舍顯然不太合適。

他當時就曾經考慮過環境問題。沒想到竟然真的遇到了這方面的問題。

蘇重沒找太遠的地方,就在學校南邊一處居民小區內,找的一處房子。房間在四樓,130平米,東西齊全,可以直接拎包入祝每月房租500,免費寬頻,但水電費自付。

相對於學校周邊房租價格,這個價碼有些貴。但這裡環境不錯,房間空間也可以。而且就他一個人住,完全符合他的要求。蘇重沒怎麼猶豫就決定租下來。

他的稿酬已經到賬,全部取出來之後,一次**了三個月的房租。然後又到了商場進行了一番大採購。

買了一套全新的被褥,然後又給胖貓買了貓糧、咬咬膠、貓爬架等東西。一番下來,他一月的稿酬也快見底。

回到宿舍,蘇重收拾了幾件換洗衣服,把筆記本電腦裝起來。拉著皮箱就走。

「幹什麼去這是?」高克抱著個柚子回宿舍,正好看到蘇重離開。

「大學這四年胖的不敢見人,也沒四處玩玩。現在基本沒什麼事,準備出去溜達一圈。然後回家一趟,大概得帶上一段時間。」

「請假啦?」

「請了,不過我告訴輔導員,我這是去公司參加培訓去了,直接請了一個月的假。」蘇重眉毛翹著道。

「你牛1高克哈哈一笑:「玩的開心。」

蘇重笑著擺手告別。

拉著皮箱,出了學校門就直接進了剛租好的房間。

「一切準備就緒,我們開始吧。」蘇重平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氣,對著趴在他耳朵旁邊的胖貓道。

「你放心,我會把你的身體看好。咱們現在本源太少,把你放進破界珠,會加大負擔。你的身體在外面,可以讓你有更多的時間施展。」胖貓一雙杏黃色眼睛盯著蘇重:「要小心。」

轟!

周圍光芒閃爍,蘇重感覺自己好似被拉成一條又細又長的線。順著一個五彩斑斕的通道不斷穿梭。他的身體周圍包裹則一層不可見的力量,保護著他安全穿梭。因此他並沒有什麼痛苦的感覺。但那些不斷閃爍的光芒卻吸引了他的目光。可只是看了一眼,他就有種好似撐著了的感覺。然後他就昏了過去。

等蘇重醒過來的時候,最先感覺的是一股惡臭。好似一輩子沒洗澡似得惡臭。

接著就是一股股的疼痛從身體各處傳來。蘇重忍住疼痛,努力睜開眼睛。他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蘇重知道,他再次成了另外的一個人。

頭頂是一處破敗的屋頂,太陽順著破洞直直照在他的臉上。但卻沒有帶給他一絲溫暖,只有又麻又癢的刺痛。

好半晌蘇重才勉強起身。大量四周,發現只是一座被廢棄的破屋子。又看了看身上破爛骯髒的衣服:「沒想到這次竟然成了乞丐。」

只有使用足夠的本源,才能獲得足夠好的身份。顯然,他們此刻並不富裕。

「首先要恢復健康。」這句身體骨齡有十**,可卻瘦弱矮小,和十三四歲的小孩子一樣。長期營養不良,又身患重玻腿部、面部等地方,甚至都張了惡瘡。這也是蘇重聞到惡臭的來源。

離開本源世界之前,蘇重從破界珠內取得了很多秘法的信息。就是為了面對此刻這種困窘。

「看衣服應該是一個中國古代時期。先試一試內力。」閉眼嘗試凝練真氣。好一會兒蘇重睜開眼睛。他有些失望:「雖然能凝練真氣,卻很艱難。」

「看來只能修鍊一些極端的武功了」他急需獲得本源。想要攪動一個世界的風雨,就必須有足夠的實力。

「呦,這不是二狗嗎。怎麼還沒死呢?」一群乞丐突然走進了這所破屋。

蘇重沒理會他,在他來到這具身體內的時候。對方那弱小的靈魂就已經被蘇重衝擊的破碎不堪。蘇重根本就不認的眼前這群乞丐。

他不想理對方,但對方顯然不會放過蘇重。

「呦呵,這才一天不見,就張脾氣了。昨天那頓打,我看你是忘了疼。」為首的一個中年乞丐獰笑著走向蘇重。這種欺壓在乞丐群中司空見慣。周圍那些乞丐並沒有任何憐憫,反而一個個笑嘻嘻的看熱鬧。

蘇重眉頭皺起,突然咧嘴笑了起來:「我正愁找不到好材料,你們竟然自己送上沒來。真是免去了我的麻煩。」

「你還敢笑!我讓你笑1中年乞丐一腳踹向蘇重。

左手緩緩伸出,正好抓住中年乞丐腳踝。側身一引,立刻把對方拉了個趔趄。身子向著蘇重傾倒過來。

蘇重眼神陡然變得凌厲,右手並指成刀,快如閃電狠狠戳向中年乞丐肋下。

噗嗤!

手掌竟然生生擠進了對方皮肉,數截指甲崩裂,插在對方皮肉上。蘇重不聞不問,迎著對方那驚恐無比的眼神,把手狠狠的往前一捅。手掌從肋骨下方探入,瞬間抓住了那顆不斷跳動的心臟。

「找到了。」邪魅笑容瞬間讓屋子內的一種乞丐膽寒。

「凝聚心頭精元,練就無堅不摧之手,是為凝元血手1

噗嗤!

中年乞丐心臟瞬間破裂。一股精氣被順著蘇重的手流入體內。

得到補充,蘇重臉上惡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痂脫落。皮膚也從枯黃變得白皙。最大的變化確實頭髮。黑色頭髮竟然變得黑白參半!

啊!

一群乞丐哪裡見過這等兇惡之人,不只是誰發一聲喊,瞬間就做鳥獸散。

可一道黑影卻緊隨著眾乞丐躥出,鬼魅般來到跑的最快一人身後。噗嗤!一隻血紅手掌從胸前刺出。手心處,一顆心臟正在不斷跳動。

「鬼啊!他是鬼!他是吃人鬼……」

慘叫瞬間在院子里響起。

半晌之後,院子里恢復平靜。蟲鳴鳥叫之聲不聞,好似被一股無形中森冷殺氣嚇住,任何生靈都不敢發出聲響。

門口處,蘇重雙手沾滿鮮血。皮膚白皙宛若少女。一頭白髮沾染著絲絲縷縷血跡,配合那雙冰冷的眼睛,直如爬出血海的修羅。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