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節 挑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節 挑撥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房間里,蘇重拿著小刀,對著一塊木頭不斷雕刻。木材質地堅硬緊密,但卻又非常輕盈。蘇重也不知道叫什麼名字。是靠著張大鯨通天財力搜尋來的神奇木料。

他這是打算給張大鯨造一對假肢。張大鯨畢竟是大商人,普通的假肢拐杖自然看不上眼。好在蘇重也沒打算做普通假肢。

他當初曾經穿越過火影世界。在那個世界,有著傀儡師這種特殊職業。他們善於製造傀儡,並精通傀儡操縱。用傀儡作為武器,橫行一時。

天才傀儡師——赤砂之蠍,更是創造了人傀儡的製作法。以屍體做材料製作人形傀儡,還能保持傀儡生前能力,非常神奇。到了最後,他甚至把自己改造成了一具傀儡。

蘇重並不是傀儡師。但這不妨礙他搜集傀儡師的相關資料。當初為了獲得更多的封印術傳承,蘇重沒少搜刮各種捲軸。其中就有傀儡師的相關內容。

在漫長的界海遨遊當中,他曾因為無聊而自主研究過。現在用來給張大鯨製造一雙足夠靈活輕便的假肢,綽綽有餘。

「查清楚他的來歷了嗎。」張大鯨看著自己的護衛頭領問道。

「莊主,咱們的耳目全都撒了出去。可卻一點兒都沒有得到他的消息,就好像憑空冒出來的一樣。」護衛統領頗為無奈。不是他沒盡心,而是真的沒結果:「難不成,這老傢伙以前一直呆在深山老林裡面?」

「他最近在幹什麼?」自從蘇重住進了張大鯨安排的別院,他就一直派人在緊緊盯著對方。一個來歷不明的神醫,他可不敢放心。

護衛統領面色古怪:「住進別院之後,他要了很多藥材,天天讓那十個廚子給他燉藥膳。每頓飯換著花樣的吃。而且,他的飯量極大,每頓要吃五個人的飯。和餓死鬼投胎似得。」

「還有什麼嗎。」張大鯨對此並不在意。蘇重和他做交易,並沒要銀子。而是讓他用各種珍貴藥材,和大量肉食代替。他雖然好奇蘇重為什麼這麼能吃,但?關心對方是不是真的能讓他站起來。

「哦對了,他每天還會對著那些木料礦物不停鼓搗。看樣子,似乎非常精通機關術。」護衛統領想到之前看到的驚奇一幕:「他似乎造了一個能夠自己跑的小車。難道是古老相傳的木牛流馬?」

張大鯨眼睛一亮:「機關術?難道這就是那個,能讓我暫時站起來的方法?或許真的有可以!據傳言魯班可是早過飛天木鳥1

雖然你有了期待,但他也不會把希望放在一個人身上:「有羅摩遺體的消息了嗎?」

「還沒有。羅摩遺體曾在張海端府邸出現,之後就消失不見。也不知道落在了誰的手裡。」護衛恭敬道。

「繼續追查,並加大懸賞力度。」張大鯨雖然失望,卻也對此早有準備。

三個月後,蘇重帶著一雙打造好的假肢再次來到了張大鯨的府郟

「神醫快快請進。」這一次,張大鯨讓人推著輪椅,親自來迎接蘇重。

「輪椅好用嗎?」蘇重毫不在意的問道。

張大鯨頗為激動:「太好用了!行動如飛,卻又動靜自如。沒想到先生不僅醫術驚人,竟然還精通機關術。」

蘇重冷著一張臉,對他的恭維無動於衷。張大鯨自然不是沒見過輪椅。但那裡比得上蘇重用傀儡機關術製作的輪椅先進。這也是為了安張大鯨的心。

這段時間他的吃進肚子里的藥材,早就超過了十萬兩銀子。如果沒有這個輪椅打前站,對方可不會容許他騙吃騙喝三個月。

「耗費三個月,終於把這雙假腿做好了。我給你換上你試一試。」其實他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可放著張大鯨這麼一頭肥羊,他哪裡會有不宰的道理。

凝元血手需要大量的能量淬鍊血液。這些能量就來自於食物。想要修鍊有成,就需要帶來的資源堆積。靠他自己搜集,還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成功。

有張大鯨供奉,今他已經把把凝元血手初步修鍊成功。剩下的就是日積月累的堆積。正因如此,他才來找張大鯨。

後院里,當張大鯨扶著牆壁,顫顫巍巍站起來的時候。激動的嘴直哆嗦:「神醫,您就是我的在身父母啊1

蘇重無語,我可不想要你這麼老的兒子。還是來點實惠的比較好。

張大鯨顯然也已經了解了蘇重的性格:「來人,把最近收上來的那隻千年靈芝,送到神醫院內。」

蘇重這才滿意點頭。

張大鯨顯然沒想到蘇重的傀儡機關術那麼厲害。假肢穿在腿上,輕盈的很。而且非常容易掌控。相信只要經過一段時間的聯繫,他就能夠靠自己正常行走。雖然可能比常人慢一點兒。但他一個沒了小腿的人,還能夠自己走路,已經足夠讓他驚喜。

這驚喜太突然,以他大商人的心智,也好半晌才鎮定下來。看著不滿的蘇重,連忙賠罪。

蘇重不耐煩的擺手,如果不是看在這個老傢伙,有著各種藥草的份上,他早就走了。

「神醫,你不是說還有徹底讓我站起來走路的方法嗎?」張大鯨滿懷希望。他如今可是對蘇重信心大增。

「你難道沒聽說過羅摩遺體?」蘇重也不繞彎子,直接開口道。

張大鯨可吃了一驚:「先生也知道羅摩遺體。」他甚至開始懷疑其了蘇重接近他的目的。

「江湖上掙來搶去,想不知道都難。你不也花費百萬兩懸賞羅摩遺體嗎。」蘇重毫不在意。

張大鯨訕訕,很快又驚喜起來:「羅摩內功果然能夠再生造化1

「差不多吧。」蘇重回答的模稜兩可,他是真沒見過,自然不會下定論。不過也沒什麼稀奇。如果允許,他也能用鍊金術再生造化。當初在煉金世界,他可是研究了大量的人體煉成技術。

「不知道神醫可知道羅摩遺體的下落。」張大鯨眯起眼睛,看向蘇重的目光已經有了些危險。他已經秘密得到了半具遺體。如果泄露了消息,不知道會引來多少人貪婪的目光。

如果蘇重也是其中的一員,他不介意除掉蘇重。

「聽說好像在黑石手裡有半具。」蘇重裝作不在意的道。

「您確定1張大鯨驚疑不定起來。

蘇重心頭暗笑,就等著你問呢:「我也不太清楚。只不過,聽江湖人說,黑石殺手細雨搶了羅摩遺體跑了。為了這事兒,黑石還特地發過通緝令。你查查應該能知道。而且黑石好像一直沒放棄尋找遺體。」

張大鯨心裡開始活泛起來。如果黑石真的能夠找到遺體,他不介意伸手搶下來。想到這裡,張大鯨眼中狠色一閃而逝:「看來,要多留意黑石的動向了。」

蘇重不動聲色,心道:「上鉤了,有了張大鯨摻和,估計能讓黑石覆滅的更加徹底。不過,還需要加重一些籌碼,不能讓張大鯨卸磨殺驢,沒把黑石扳倒,先把自己搭進去。」

「哎,可惜沒見過完整的羅摩遺體。不能完全確定羅摩內功的神效。不然我的長生訣還能更近一步。」蘇重裝作一副遺憾模樣。

「神醫您竟然見過羅摩遺體?」張大鯨這下可真是震驚了。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現在這副樣子?」蘇重睜著眼睛瞎扯。

張大鯨滿臉的驚喜:「您說,你之所以這副鶴髮童顏的模樣,是因為修鍊了羅摩內功?」

「羅摩內功哪裡是那麼好參悟的。我也只不過是得了些皮毛。」蘇重繼續編,隨即又滿臉不屑道:「那些江湖草莽就知道瞎起鬨。也撒泡尿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就憑他們那點兒武學見識,把整個遺體都給他們,也難有收穫。」

張大鯨驚疑不定,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就是個商人,對內功一竅不通。以前只是想著搶東西,還真沒考慮過怎麼參悟的事兒。

張大鯨心頭突然一動,要不,讓這個老頭幫忙?

「您老的長生訣真的是參悟羅摩內功而來?」張大鯨試探道。

「怎麼?想學埃」蘇重臉上露出笑容。

張大鯨突然渾身一寒,他對這個笑容太熟悉了。這段時間,眼前這個老頭每次來要東西的時候,就是這個表情。

「想1硬著頭皮,張大鯨道。

「嗯,照著之前那份藥材膽子,在來上十份吧。」

十份?一份可就超過十萬兩,這一下子就要去了百萬兩埃他突然開始懷疑,眼前這個老頭,難道就是為了自己那百萬懸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