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一節 魔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節 魔功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哪裡有什麼長生訣,根本就是他瞎編的。造成他如今這副面容的原因,是他修鍊的凝元血手。這門功夫不僅沒有延年益壽的功效,反而會催發潛力,折損壽命。

這也是蘇重一頭白髮的原因。每一次修鍊,就是在變相的壓榨潛力。修鍊所需的龐大能量來自外界,但卻需要身體來承受。

一聲悶哼,蘇重臉色蒼白如紙。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不斷冒出,眉頭緊緊皺起。他沒想到修鍊凝元血手的過程會那麼痛苦。

「通過強大的能量,不斷淬鍊血液,讓血液發生質變。然後在用血液強行淬鍊全身,這個過程,根本就是一個摧毀和重建的過程。疼痛在所難免。」蘇重若有所思。破而後立說的簡單。可破壞容易,重建困難。每一次身體細胞的重組,就是對身體潛能的壓榨。

他數個世界研究。早就觸及到了身體的生命力量。他隱約有感覺,每一次修鍊血手。這具身體的生命力就會減弱一分。等他把生命力全部抽乾淨,就是他身死的那一天。

「顧不了那麼多了。想要最快的積累實力,只能這麼做。」

蘇重看向自己的雙手。吃了那麼多的葯,體內堆積了海量的毒素。而這些雜質全部被搬運在雙手上。

和他想想中的不同,被那麼多雜質毒素侵染。他的雙手並沒有腐爛,反而變得越發白皙。好似羊脂白玉雕刻而成。看著看著,蘇重竟然有種沉迷其中的感覺。好似手上的每一寸都有著無窮魔力,吸引著他投入其中。

陡然間,蘇重渾身一震。眼中露出駭然神色:「沒想到這凝元血手如此邪門!這雙手還是自己的嗎?竟然能夠吸住自己的主意力。難道除了堅硬和劇毒,還有**功效不成?」

蘇重來到天井內,走到天井中的一個大水缸旁邊。裡面種了些荷花,是院子內的一處景觀,荷花下面還養著數條巴掌大金魚。

蘇重把手伸入水中,直直抓向金魚。幾乎下一刻他的心臟陡然跳動起來。血流速度自主加快,燥熱氣息頓時充斥全身。

就在這時,一股清涼氣息從手中傳來。這股似曾相識氣息,順著手臂直入心臟。體內的燥熱頓時一清,無比舒爽的感覺充斥全身。讓蘇重舒服的差點呻吟出聲。好半晌,蘇重睜開閉著享受的眼睛。看向抓在手中的魚。

一個皮包骨頭,好似被暴晒而成的魚乾,靜靜的躺在蘇重手中。他心頭陡然一寒,連忙扔掉手上的死魚。

蘇重突然想起來,剛才那股清涼氣息他之前見過。怪不得感覺熟悉。三個月前,他剛來這裡時。就曾經用凝元血手擊殺過數個乞丐。他以為是凝元血手催發潛力,治好了他當時的傷勢。還在感嘆魔功的快速。現在看來卻不是那麼回事。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從一個快死的人,眨眼間就成了一個身康體健的人。果然不是沒有代價。那股氣息,看來就是被凝元血手吸食而來的生命力1

想起剛才魔功似乎是自己發動,蘇重心頭猛然一驚:「好霸道的魔功啊1

感受著體內不斷翻滾的燥熱,他頓時不敢小看這凝元血手。發動時的清涼快感,和此刻心中的隱隱躁動。這是引誘著修鍊者,不斷的去吸食生命力啊!

這就是一個殺生以全自身的魔功!

狠狠壓下心中的蠢蠢欲動,他絕不允許自己成為一套功法的奴隸!

又看了一眼那雙充滿魔力的雙手:「看來要想辦法遮掩一下,不然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亂子。」

張仁鳳是前首府張海段的兒子。張海段無意間獲得了半具羅摩遺體,還沒來得及處理,就引來了殺身之禍。

黑石殺手攻入張家,一通打殺雞犬不留。張海段更是當場身亡,羅摩遺體被掠奪而走。他自己也深受重傷。心臟部位連續被刺中兩次。

那種傷口,常人肯定活不了。可他不一樣,他天生心臟生在右邊。受傷之後落入護城河,幸好有忠心老僕發現並救走。這才讓他逃過一劫。

此後他讓名醫李鬼手動刀,該換容貌,徹底變成了另一個人。再次潛伏回了南京。為的就是查找黑石底細。想要把他們一網打荊

此前,他特地接近同樣易容之後的黑石殺手細雨。本來是想利用對方,順藤摸瓜的尋找黑石。卻沒想到竟然成了夫妻。現在他心裡也說不上什麼滋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細雨暫時不能動,但不代表不能動別人。張海段曾經是當朝首府。即便被人滅門,可為官多年,加上宗族勢力,依然有著不小的能量。

他回到南京之後,啟用家族力量,不斷探查。終於讓他有了眉目。

南京城內,頗為有名的陳記油坊,就是黑石的一處據點。老闆肥油陳,是黑石財政大管家。黑石這些年各種黑錢,都是通過他的手匯聚整理。

相比其他人,這個人對黑石更加重要。一個勢力的財務管理出了問題,很快就會引起組織的動蕩。而只要出現動蕩,他就有機可趁,順勢查出更多的情報。

他計劃多日,查看路線,安排人盯梢。終於在今天找到了機會。他不會忘記,自己的妻子就是一個武林高手。想要半夜裡偷偷跑出來,絕對沒有可能。

這次借著家中食物短缺,在黃昏傍晚之時出來採買。可出了大門,他就找地方換了身衣服,把臉蒙上就直奔陳記油坊。

等到了附近,天已經昏黑起來。輕手輕腳爬上房頂,移開屋頂上一處早就設置好的觀察孔。張仁鳳看向了屋內。

肥油陳坐在書桌后,正在核對賬冊。不時的拿著毛筆尾端,逗弄他養的那隻鳥。

張仁鳳不斷大量四周,尋找著最佳出手位置。突然之間,他渾身一震。

不知道什麼時候,肥油陳身後竟然多了個人!一個白眉白髮的人!

什麼時候!

他頓時除了一身的冷汗,剛才他第一眼就看到了肥油陳,竟然沒有注意到到對方!如果不是他為了尋找出手位置,四處大量房間,就連他也發現不了這個潛入者!

心驚之下,身體巨震。嚓一聲想,腳下青瓦發出一聲細小至極的聲響。

「誰1肥油陳是多年殺手。別看他身體臃腫肥胖,功夫卻極好。一下子就聽到了屋頂上的細微響動。正因為殺手出身,他對任何蛛絲馬跡都不敢怠慢。

伸手拔出桌子旁邊的長劍,迅速走出桌后,幾步跨道房梁地下就要跳起來,給予頭頂之人以致命一擊。

無意間掃了一眼周圍,渾身巨震。不知何時,他的桌椅後面,竟然站了一個人。他竟然一點兒都沒有察覺!

「你是誰1

蘇重眼睛斜睨一眼房頂。竟然還有別人找這傢伙的麻煩?

肥油陳可不管蘇重是誰。殺手的本能讓他一言不發,長劍一挺,又快又狠的刺向蘇重。眼神冰冷沒有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

自從掌管黑石財務以來,他很少親自動手。可沒人知道,他從來沒放鬆過武功修鍊。因為他清楚,殺手之間,一切以實力為先。

「凝元血手1雙手猛然相合,一前一後狠狠拍在長劍之上。

肥油陳冷冷一笑,竟然想用肉掌擊打長劍。真是異想天開。這把劍外表普通,卻是他耗費巨資打造,堅韌非常。比黑石幫主轉輪王的寶劍,也差不了多少。下一刻,他的笑容陡然凝固在臉上。

嚓!長劍應聲而斷。

不可能!肥油陳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蘇重沒有絲毫猶豫,,順手抓住半截短劍,向著自己猛然一拉。

肥油陳一個踉蹌,不由自主的像蘇重倒去。他頓時大驚失色,知道不好。腳下猛然發力就想跳開。

心臟卻陡然一疼,好似一根冰冷鋼針狠狠刺入心中。冰冷迅速蔓延,很快他就帶著滿臉的不甘倒地不起。

蘇重眉頭緊緊皺起,拳頭猛然握起。蹦的一聲,竟然憑空發出一聲爆響!剛才那一剎那,他甚至有種按住對方狂狂吸生命力的衝動。

壓下心中躁動,蘇重暗自感嘆魔功詭異。瞥了一眼房頂,剛才在窺伺的人早就跑了。蘇重也不在意。

「殺了肥油陳,想必會有大收穫。」蘇重暗自思索。原本殺死肥油陳的會是張仁鳳,不過蘇重等不了。他的身體還在本源世界晾著。他怕時間拖延引起不必要變故。等凝元血手小成,他立刻就著手對付黑石。

「話說,剛才那個人,不會就是張仁鳳吧。」搖搖頭,蘇重不再多想。轉身離開此地。

張仁鳳緊緊捂著心臟。直到現在他還心有餘悸。剛才那個人太過詭異。站在肥油陳身後,竟然不讓對方發現絲毫動靜。如果不是自己發出響動,引起了肥油陳的警惕,他絕對會悄無聲息的死在那人手中。

想到那人站在陰影中的模樣,他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那白的滲人的膚色,讓他忍不住心裡發寒。

而且,兩招,僅僅兩招就殺了肥油陳啊!

「黑石作惡多端,看來終於有人開始動手報復了。」張仁鳳幸災樂禍。突然,他臉色一變。他老婆,可就是黑石細雨埃要是對方殺了過來?他突然矛盾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