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四節 怪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節 怪物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細雨身手重傷,剛回到家就昏迷不醒。房間里瀰漫著一股血腥味。張仁鳳從地下取出深藏已久的寶劍。拿出磨石、清水,今夜註定要有一場惡戰。

「呵1雷斌悠閑的坐在桌子上。他追殺細雨而來,進屋就發現了在挖寶劍的張仁鳳。

他饒有興味的打量著張仁鳳。他不知道張仁鳳的身份。只以為細雨的丈夫,是個會些功夫的武夫。那忙活著磨劍的身影,讓他覺得分外好笑。這是臨陣磨劍?不快也光?

他毫不動容。一個整天刷馬、撿馬大糞的跑腿傢伙,即便隱藏的深了些,但又能有什麼本事?不過是一針還是兩針的區別罷了。作為黑石頂級殺手,他有那份自信:「現在磨劍,不覺得太遲了嗎?」雷斌滿是調笑。

「你這也叫劍?」綻青抽出寒光閃閃的避水劍,和那把生了的劍形成鮮明對比。

雷斌心裡就滿是輕視:「別費勁了。一針海枕,一針巨腑,死的一點兒也不疼。」

「你沒死過,怎麼知道一點兒也不疼。」張仁鳳笑嘻嘻的看著雷斌和綻青。

雷斌不認識他。他卻清楚的記著對方。他是當朝首府張海端之子。張家被黑石滅門那晚,他左胸口有兩處傷,一前一後。前面的是細雨所傷,後面那一處,就是雷斌的手筆。如果不是他心臟異於常人生於右方,早就魂歸地府。

自從張仁鳳改換容貌,發誓要覆滅黑石以來。就不斷揣摩黑石眾人武功。和他交手招數最多的雷斌,早就被他剖析透徹。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推演過多少次戰鬥,為的就是現在!

「飛針首重突襲。戶外對敵比較方便,屋內狹窄,恐怕施展不開。」他依舊笑嘻嘻,眼裡面卻全無笑意。目光冷冽如刀,一瞬不瞬的盯著雷斌。

至於綻青,他從沒放在眼裡。對方不過是頂替細雨的新人。固然心狠手辣天賦出眾,可畢竟修鍊時間太短。地位不低,但手上功夫也就和外面的黑衣殺手差不多。

雷斌再也無法保持臉上的悠然。張仁鳳的目光讓他感覺到了危險。氣勁混一,全身肌肉有規律顫動。氣勢在無形之中飛漲而起。

就在他忍不住出手之時,突然停了下來。冥冥中一種危機感,讓他瞳孔驟然一縮。對面全身戒備的張仁鳳,也不自禁皺起眉頭。

「外面怎麼那麼靜1雷斌臉色陡然一變。

「什麼?」綻青歪了歪頭仔細傾聽,確實寂靜無聲,就連昆蟲唧唧叫聲都沒有。可是,安靜怎麼啦?她滿臉不解的看向雷斌。發現雷斌竟然驚恐的滿頭大汗!

「你還有幫手1雷斌狠狠的盯著張仁鳳。卻發現張仁鳳也一臉的懵然。

「到底怎麼了1綻青被雷斌給弄糊塗了。

「你難道就不奇怪嗎?今夜來這裡的,可不僅僅只有我們兩人。現在外面寂靜無聲,除了我們之外,再無他人1

綻青終於察覺察覺出了不對勁。那些人去哪裡?死了!悄無聲息的被幹掉了!

「是你1不自覺緊張起來的張仁鳳掃了一眼天井,頓時發現了一個熟悉身影。白眉白髮,皮膚慘白的好似死人。這個人,他見過!肥油陳就是被對方殺的。

「雷斌、綻青、細雨。很好,黑石三大殺手都在這裡。省了我到處奔波。」森然聲音在寂靜的夜裡陡然響起,平靜的讓人不寒而慄。

張仁鳳偽裝成張阿生,滿南京城裡給別人跑腿。蘇重只是稍微注意一下,很容易就找到他的住所。偷走張大鯨的真羅摩遺體后,他連夜就趕了過來。正好碰到雷斌追殺細雨的戲碼。

眼神不斷掃過雷斌綻青等人,平靜的目光好似在看一堆死人。

「去死吧1雷斌從桌子上驟然彈起。他知道來人很厲害。能悄無聲息剪除外圍黑石殺手,怎麼能不厲害!

他更知道,如果心存僥倖。他很可能會栽在這裡,栽在這個詭異的傢伙手裡!

這一刻,他毫無保留,一口氣發出去十多根飛針。直直蘇重面門!

叮叮叮!

並指成掌,雙掌橫起擋在眼前。飛針打在上面,竟然像是打在石頭上一般。蘇重雙手晶瑩如玉,充滿魅惑的美感。配合叮噹響聲,越發像是羊脂白玉雕刻而成!

「不可能1雷斌心中狂吼,眼珠子瞪的滾圓。這是什麼掌法!

掌法?對了!肥油陳不就是被掌法高手打死的嗎?難道是他?雷斌心中大驚!

黑石中殺手之間關係冷漠。他和肥油陳一直不對付。可他知道,肥油陳的功夫並不比他差。兩人只在伯仲之間。對方能殺肥油陳,就能殺他!而且,飛針不多了!

跑!必須要跑!但絕對不能盲目逃跑,心念電轉之間,他就有了計較:「綻青!點子扎手,我頂住,你快去找幫主1

綻青心性涼薄,野心極大。看到蘇重僅憑藉肉掌,就擋住了雷斌的飛針,頓時心生恐怖。幾乎在雷斌斷喝聲響起,她就轉身就跑,毫不留戀。兩步跨到院牆旁邊,一躍而起,瞬間就跳到了牆外。

綻青心下大喜。那股冰冷的視線,讓她渾身僵硬不堪。這一刻,一堵普普通通的牆,隔絕了冰冷,給予了她無與倫比的安全感。

嗖!

突兀至極,一道尖銳的破空聲劃破寂靜的夜晚。

轟!

身後牆壁陡然破開,一個白玉般的手如毒蛇般,猛然從牆內竄出。好似燒紅的刀子,插入凝固的油脂,輕而易舉的捅入綻青胸口。綻青眼中光彩逐漸消散,就在她感受到安全之時,死神不期而至。

蘇重抽回手臂,血液順著手掌邊緣滴滴落下。一顆鮮活的心臟,依然在他手中跳動。

噗嗤!輕輕一握,綻青的心臟被他捏碎。

這個時候的雷斌已經跳上房頂遠遠逃開。夜色之下,只能看到一個黑點不斷晃動。蘇重借著月光掃了一眼漆黑的房間,張仁鳳和重傷昏迷的細雨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破爛洞開的後窗。

張仁鳳見過蘇重的手段。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動手。在雷斌出手的瞬間,他就毫不猶豫抱著細雨逃走。

雷斌不敢回頭,在房頂之上不斷飛躍。輕功被他催發到極致。他甚至感覺,自從他學會輕功以來,今天是他發揮最好的一次。

可他還覺得不夠快。身後傳來一聲刺耳的爆鳴之聲。雷斌知道,綻青完了!他甚至不敢回頭。

呼!

一股強烈的氣爆聲再次從身後傳來。雷斌瞳孔驟然收縮,一股致命危險感陡然從腦後升起。這是他多年殺手生涯,無數生死間隙中得來的警覺。他幾乎下意識的,右腳朝屋頂狠狠一跺。身體驟然變向,往左前方衝去。

轟!

幾乎在他離開原地的瞬間。剛才落腳的屋頂,頓時破開了一個大洞。一道模糊的身影,好似攻城樁一般,轟隆隆的撞進房內。

蘇重抖了抖滿頭滿臉的泥土,再次躍上房頂。看準雷斌的位置,上身前驅,膝蓋微微彎曲。砰!腳下房間轟然倒塌,蘇重身影好似利箭,電射而出。

危機來臨,雷斌想也沒想,立刻從房頂跳了下去。

嗖!

一道身影從他頭頂飛躍而過,剛才落腳的地方,頓時被擦去了半個屋脊!轟!蘇重再次砸入一處民宅。

雷斌額頭豆大汗珠不斷流下。他已經看出來了,蘇重的速度太快了!他根本跑不過對方!

「不過,也不是沒有機會1雷斌發現,蘇重似乎因為速度太快。有點難以掌握!

「機會!只要躲過他的直線攻擊,然後讓他不停的轉向,必然能奪取到一線生機1雷斌不再飛躍房頂,反而一頭扎進了七拐八拐的衚衕。

蘇重無奈的晃了晃腦袋。這種拿臉撞牆的感覺實在不太好。凝元血手很強大,很魔功。對身體的淬鍊強大無比。

四個月以來,蘇重全力壓榨身體潛力。他的壽命大大縮減。如今這具身體,只剩下一年的命。付出如此巨大代價,換來了一雙堅不可摧的魔掌,還有那快若閃電的速度!

只是力量來的太突兀,他極力掌控,依然無法收發有心。悄無聲息潛伏移動還好,只要全力發動,就很難掌控方向,只能直來直去。

瞥了一眼消失在街角的雷斌,蘇重眯起眼睛冷冷一笑:「想要依靠街道的複雜環境來阻擋我的追擊。太天真了。」

既然不好掌控,那就不掌控!

蘇重重心放低,背部弓起如一張弓,好似即將出擊的獵豹。心臟速度驟然加快,全身血液流動猛然加速。蘇重甚至聽到了血液擠壓摩擦血管的呲呲聲!

腿部肌肉一陣顫動,猙獰的肌肉糾結在一起。

砰!

腳下地面頓時出現一個直徑三丈的圓坑,蛛網般的裂縫密密麻麻。蘇重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圈氣浪翻滾。

轟轟轟!

寂靜的夜晚在這一刻被打破。蘇重就像一頭闖入了和平年代的恐龍。不管不顧,橫衝直撞。他根本就理會城內道路,直接一路撞了過去!不管是牆壁還是民房,全都被他撞開一個大窟窿!

他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掌控速度轉向會浪費時間,那就直接打過去!

轟!泥土紛飛,雷斌根本反應不及。眼睛陡然一突,被身後亂飛的石塊擊中,整個人凌空飛起。

噗!

一口鮮血吐出,雷斌努力爬起來,轉身看向背後。

蘇重從破損的牆壁內走出,一條筆直的道路在蘇重身後蔓延。沿路滿是破爛的牆壁房屋。怪物!怪物!這種力大無窮,全身堅若鐵石的人。不是怪物是什麼!

蘇重冷漠的像一塊石頭,閃爍一般憑空出現在雷斌面前。不等他開口求饒,一掌拍在他腦門,暗勁直透顱骨,頓時把大腦攪成了漿糊!

「肥油陳、綻青、雷斌,在加上內訌死的那個彩戲師。除了細雨,黑石內頂尖殺手全全部身亡。這下,黑石算的上傷筋動骨了吧。」蘇重默默思量。

「轉輪王對羅摩遺體志在必得。張大鯨因為我的布局,對黑石恨之入骨。兩個龐然大物死磕在一起。嘿1蘇重冷笑一聲,身影轉動,悄無聲息的沒入黑暗之中不見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