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五節 匯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節 匯聚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轉輪王陰沉著臉,跟著一個年輕小太監,一言不發的走在皇宮內。lwxs520他也是一個太監,而且是一個贍九品太監。

以往,他總是小心謹慎的扮演著無能老太監的角色。但今天他不想也不願,腳步沒了往日里的亦步亦趨,臉上也沒了諂媚。為了不露破綻,他只好低著頭快速行走。

獲得了羅摩遺體后,他立刻展開研究。為了能早日明白其中奧義,這段時間一直藏在宮中,不允許任何人打擾他。

開始時進展喜人,他從上半具羅摩遺體內,獲得了大量靈感。可當他開始研究下半句遺體時,卻什麼都沒發現。

他要羅摩遺體為的就是生殘補缺,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遺體沒了最重要的下半部分,他如何推演?

直到今天,他終於確定,那下半具遺體,是假的!

「張大鯨!你好大的膽子。」他恨不得生吃了張大鯨。

他很容易就想到,肯定是張大鯨動了手腳。他讓人仿製了一個假的,就是為了防止別人搶奪。

「真遺體一定就在張大鯨手裡。」不然那下半具仿製品,無法和真的上半具遺體嚴絲合縫對接。他非常確定這一點。

如果不是為了維持眼下這個身份,他早就衝出皇宮,闖入通寶錢莊搶遺體了。

「誰會想到,堂堂黑石轉輪王,會自居低賤,做一個朝廷小小的九品傳信太監。」趁著領頭太監去和其他人聊天的功夫,一道人影擋在了他的去路上。

轉輪王冷冷的盯著對方,他見過這個人。細雨的丈夫張阿生。

可對方竟然敢大白天闖皇宮,還能準確的找到自己。此人身份絕不簡單:「你是誰1

他注意到了對方手裡的寶劍。一長一短,非常奇特:「參差劍!你是張海段的兒子張仁鳳。你竟然沒死1

「明晚三更,來城外雲河寺見我。」張仁鳳快速道。這裡是皇宮,他不想在這裡多待。

「你知道你老婆是誰嗎?」當日滅張家滿門的人,可就有細雨的份埃轉輪王眼中帶著惡毒的笑意:「太可笑了1老婆就是滅門的仇人。而細雨背叛了黑石,背叛了自己。結果找的丈夫卻是大仇人?哈哈,這真是報應啊!

「如果你不來,我就燒了羅摩遺體。」張仁鳳冷冷斷喝。轉身快速離開。

「你1轉輪王眼神如刀。他很想直接追上去,但看到已經走向他的年輕太監。他狠狠的壓下了心中的躁動。這一刻,他更加痛恨太監這個身份了。

「蘇先生,來來來,滿飲此杯。」張大鯨滿面紅光。

他有理由高興。修鍊了蘇重給的長生訣,他身體越來越健康。昨天晚上你還和他第十八房小妾,大戰了五個回合。這是這幾年從未有過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他就快要得到完整的羅摩遺體了。

蘇重湊趣的喝了酒,然後一言不發的吃菜。張大鯨也不以為意。他今天高興,不在乎蘇重的失禮。

蘇重知道張大鯨為什麼高興。昨天他殺了雷斌、綻青兩人,彩戲師又死於內訌。頂級殺手一下子死光,黑石頓時群龍無首,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

張大鯨很早就開始調查黑石。抓住此刻時機,趁虛而入。一下子就切入黑石內部,把南京城內的黑石據點,狠狠的清理了一遍。

只要繼續跟進,很快就能找到黑石頭領轉輪王。找到轉輪王,羅摩遺體就不遠了。而且,黑石還有不少產業。這段時間,張大鯨的通寶錢莊吃了個肚兒圓!他怎會不高興。

張大鯨正在和身邊侍妾調笑,外面突然傳來嘈雜聲。

張大鯨頓時不悅起來,站起來就想出塞現在很喜歡站著,即便用的是假肢。

砰!

不等他出去,房門突然被撞開。兩個守門的護衛被扔了進來。喉嚨呲呲噴血,顯然活不成了。

「張大鯨,你好大的膽子1一身黑衣斗篷,轉輪王手上的寶劍不斷的往下滴血。

「來人,快來人,這裡有刺客1腳下護衛的血液噴了張大鯨一臉,嚇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呼救的聲音都變得刺耳尖利起來。

可任憑他怎麼喊,外面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張大鯨臉色慘白,他很快意識到,外面的護衛很可能已經被眼前這人剪除乾淨了。

「你是誰!你想要什麼?銀子?我給你。你知道我的通寶錢莊,我有的是錢。你要多少我都給你1張大鯨慌裡慌張滿是驚恐。

「我是誰?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嗎1轉輪王好似惡狼一般,狠狠的盯著張大鯨。

他只是閉關半個月,南京城內的黑石竟然被人連根拔起!到如今,只剩下大貓小貓兩三隻,他如何能忍!

「轉輪王!你是轉輪王1張大鯨真的害怕了。他一直都知道黑石的兇狠,可半個月過去,他拔除了黑石一個又一個據點。想象中的報復並沒來。他頓時就不放在心上。沒想到最終還是來了!

「我不來找你麻煩,你竟然毀我畢生心血!你該死1轉輪王長劍上挑。

噗嗤!

張大鯨右臂頓時飛起。

張大鯨慘叫不止,在地上不斷打滾。他養養尊處優久矣。哪裡受過這種酷烈疼痛!

轉輪王造就見慣了哀嚎,一腳踩在張大鯨胸口。嚓數聲,不只踩斷了他多少根肋骨。張大鯨還想掙扎,卻被轉輪王死死踩祝

「說!羅摩遺體在哪裡1他恨不得殺之後快,但先得到羅摩遺體不遲。

張大鯨已經疼得意識模糊,哪裡還能回答問題。

轉輪王眉頭皺起,一覺踩斷張大鯨另一隻手。讓他徹底殘廢:「來人,把他關起來好好伺候。我要知道羅摩遺體的下落!還有,千萬不要讓他死了。」得罪了他,怎麼會那麼容易死。

「嗯!你是何人?」轉輪王皺著眉頭打量蘇重。見到自己廢掉張大鯨,這人竟然還能悠然喝酒。他來了興趣。

「我就是個郎中。」蘇重饒有興味的看著轉輪王。

「郎中?普通郎中可不值得張大鯨親自作陪。」轉輪王仔細打量。白眉白髮?似乎在哪裡聽說過:「對了,你就是那個所謂的白髮神醫。」

「是會點不普通的醫術。」蘇重不在意轉輪王的輕視。

轉輪王想到了之前張大鯨的機關假肢:「能讓張大鯨站起來,你的機關術要好過醫術。來黑石吧。張大鯨內給你的我也能給你。」

剛才他進來的時候,張大鯨行走如常人,他看中了蘇重的機關術。如果用這種手藝製造暗器,黑石必定能快速恢復元氣。

「我要羅摩遺體,你也能給我嗎。」蘇重似笑非笑的而看著轉輪王。

「那半具假的遺體是你做的1會醫術,會機關術,又是張大鯨的座上賓。在這個節骨眼上,轉輪王很難不多想。眼神陡然一厲:「你見過真的遺體。在哪裡,告訴我!你看到了張大鯨的模樣,我想你絕對不願嘗試。」

轉輪王眼神冷漠:「不要浪費時間。交出羅摩遺體,我就放過你。甚至給你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噗嗤!蘇重忍不住笑了出來。

轉輪王眉頭一皺:「不要不知好歹。你一個小小郎中,永遠不會明白江湖的殘酷。不會理解黑石的強大。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蘇重搖了搖頭,笑眯眯道:「我要羅摩遺體,你能給我嗎。」

轉輪王深吸一口氣,憐憫的看著蘇重:「你是個人才,真可惜。」

長劍出鞘,猛然刺向蘇重。轉輪王這一劍從容而準確,就好似千錘百鍊。而又確實是千錘百鍊的殺人劍。

叮!

右手掌心向外擋在咽喉之前,蘇重臉上笑容消失,眼神幽深冰冷,毫無感情的再次重複道:「我要羅摩遺體,你能給我嗎?」

「不可能1以肉掌擋住寶劍鋒利,轉輪王終於變色:「是你!是你殺了油坊陳老闆!是你殺的雷斌和綻青1

轉輪王眼神陡然狠厲起來「也是你在挑撥張大鯨對付黑石!你是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