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六節 轉輪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節 轉輪王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轉輪王根本不等蘇重回答,劍尖上挑,劍柄卻猛然下沉。手腕震動挺直,長劍以劍身中心為軸,旋轉之間猛然刺向蘇重胸口。

嗤!

蘇重右手順著長劍下移,一把抓住劍身。拇指封住虎口,指肚正好擋住劍尖。

「好強的硬功夫。」轉輪王瞳孔驟然收縮。手腕一抖,一股震蕩之力順著劍身快速蔓延。

蘇重右手一麻,忍不住鬆開手。

乘此機會,轉輪王陡然抽劍後撤。

「看來一切都是你的陰謀。」轉輪王圍著蘇重緩步而行,眼睛始終不離蘇重:「後生可畏,年紀輕輕,竟然敢打我的主意。」

「後生可畏?年紀輕輕?我的年紀做你祖宗都夠了。」蘇重無語的看著轉輪王。

轉輪王臉一沉:「祖宗?你以為我是張大鯨那個蠢貨?只是見了你的白眉白髮,在被你誆騙幾句,竟然真把你當祖宗供著?蠢材1

「外貌皮膚可以偽裝成鶴髮童顏,但硬功夫不行。你這種刀槍不入的硬功,就沒幾個長命的。即便不死,年紀一大也絕對會氣血衰竭,一身傷玻絕不可能保持的那好。」轉輪王篤糯缶烤共皇竅拔渲人,竟然被你騙的團團轉。太可笑了。」

蘇重無言以對。修鍊硬功確實容易留下暗傷,年紀大了,就容易出問題。轉輪王分析的都沒問題,可蘇重是穿過來的埃而且他修鍊的也不是硬功。而是凝元血手。

「你師承何處?青陽觀的金骨玉肌?還是星宿海的銀魔手?」轉輪王不斷的審視著蘇重。

「不管你師承何處,你只要知道,你為你的師門惹上大麻煩了。等我處理完黑石手尾,必然滅你師承滿門1轉輪王看向蘇重的目光,好似在看死人。

黑石是他一輩子心血。就在這短短一月之中被毀的七七八八。頂級殺手竟然被人一網打盡,京城內的據點也被連根拔起。他怎能不心疼!

合身一撲,轉輪王猛然攻向蘇重。

嗤!嗤!嗤!

劍法氣勢洶洶,行動乾脆利落,每一劍都要致蘇重與死敵。劍光閃爍,圍繞著蘇重不斷攻擊。

叮叮叮!

蘇重雙手揮舞,阻擋著不斷襲擊而來的長劍。

「沒用的,我的劍法是最頂級的殺人劍。像你這種剛出茅廬的小鬼,能夠擋到現在,已經足夠自豪了。」轉輪王漠然道。

「不管你修鍊的是什麼硬功,必然會有罩門存在。每次防禦,必然會更加認真。只要讓我找到你的罩門,就絕對沒有機會活著。現在不過是無謂的掙扎罷了。」轉輪王看向蘇重的眼神充滿憐憫。

蘇重都快要被氣笑了:「老太監,你這是哪裡來的自信,太不要臉了吧。」

「果然是個初出江湖的毛頭小子,如果你的長輩們在這裡,就不敢對我這麼不敬。你還沒有見過江湖的殘酷1轉輪王對蘇重的嘲諷毫不在意:「將死之人,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

蘇重一口氣憋回了肚子里,差點兒岔氣。這老太監,自我感覺太好了吧。

「死開1蘇重猛然一掌,狠狠拍向轉輪王長劍劍身。

轉輪王手腕輕巧轉動,劍身變成劍刃,直接劈在蘇重手掌上,漠然道:「沒用的。告訴我羅摩遺體在哪裡,我可以給你留個全屍。甚至我可以不找你師門的麻煩。」

「閉嘴吧你1

心臟陡然加快跳動,血液在體內快速流轉。那種血液沖刷血管的嗤嗤聲再次傳來。細小的血管根本承受不住這種壓力,紛紛破裂。蘇重全身皮膚呈現詭異的紅色。

轟!

屋內的地面頓時被踩破,布滿蛛網一樣的裂紋。

蘇重身影驟然消失在原地,憑空出現在轉輪王身前。右手並指成掌,狠狠拍向轉輪王。

強烈的風壓,刮的轉輪王臉皮發疼。轉輪王臉色大變,連忙提起手中長劍。

砰!

手掌毫無花哨的拍在劍身之上,然後又狠狠壓在了轉輪王身上。

轉輪王頓時被打的後退,雙腳拖在地上,拉出一道長長痕。

嚓!

長劍竟然直接碎裂開來:「我的寶劍1他心中驚駭欲絕。終於知道肥油陳的劍是怎麼斷的了。

「你的硬功怎麼可能那麼強1轉輪王心中念頭急轉,看著蘇重皮膚血紅,雙手反而想羊脂白玉。強烈反差,竟然讓他有種沉浸其中的感覺。

猛然搖了搖頭,轉輪王再也不敢盯著蘇重雙手看:「你這是什麼魔功1他從來沒見過這種武功,竟然能*!

「這是殺你的魔功1蘇重冷笑一聲。他不惜性命,修鍊凝元血手,為的就是覆滅黑石!

砰的一聲,腳下鞋子崩散炸開。整個人好像一隻利箭,陡然射向轉輪王。快的只能看到一條黑影。

噗!

蘇重雙手好似兩把剛刀,狠狠插入轉輪王胸膛之中。

轉輪王雙目渙散,他沒想到會受這麼嚴重的傷勢。沒想過自己竟然會死在這裡:「我是轉輪王!獨具幽冥沃石,審斷男女壽夭的轉輪王。我不甘心1

轉輪王臉色陡然便的猙獰。左手突然伸出,死死抱住蘇重雙臂。右手斷劍狠狠捅進蘇重肚子:「哈哈哈!陪我一起去死吧1

劇痛讓蘇重臉皮猛然抽動,牙關一咬:「開1

撕拉!

雙臂猛然開合,轉輪王直接被蘇重撕成了兩半!

噗嗤!血液陡然濺射而出,院子里頓時充滿腥臭氣。

咳咳咳!

伴隨著一連串的咳嗽,蘇重捂住肚子冷冷的盯著地上的殘肢。

「親手殺了轉輪王,想必會有很大的收穫。」他做這一切為的就是得到跟多的本源。

嗤!砰!

寂靜的夜空,突然響起一道刺耳炮鳴聲。蘇重陡然回頭,遠遠看到城外一道煙火直升天空。

「這個時候放黑石千里火。應該是細雨。」蘇重突然想起,另一半羅摩遺體,應該就在張仁鳳、細雨夫婦的手裡。

「殺了細雨,拿了羅摩遺體。這一次也就算圓滿了。」蘇重自言自語。低頭看了眼不斷滲血的傷口,蘇重眉頭皺起:「轉輪王不愧是幹了一輩子的殺手,這一下果然致命。」

如果不及時處理,他很快就會死亡。

「到了現在,救不救已經沒有意義。」蘇重鬆開捂著傷口的手。

右手並指快速點在肚子上。傷口周圍的皮潤頓時變得乾枯起來。好像瞬間被奪取了水分。

蘇重這是用凝元血手,吸幹了傷口周圍的生命力。直接讓這出傷口暫時「凍妝。雖然止住了血,但沒了生命力,這裡就徹底壞死。他活不長了。

掃了一眼寂靜無聲,卻又滿是血腥的張家府郟蘇重快速潛行起來。他要回去拿他偷走的那半具真遺體。然後去會一會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