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七節 回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節 回歸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取了羅摩遺體,蘇重直接離開了張大鯨府郟偌大的張府沒有一點聲音。黑石在京城的據點被連根拔起,轉輪王怒火攻心。召集殘餘殺手,一出手就屠了張家滿門。等蘇重殺掉轉輪王后,張府之內就再也沒有一個生靈。

沿著之前千里火指引,蘇重騎上一匹快馬,連夜趕到城外雲河寺。

寺廟裡燈火都已經熄滅。禪房裡面也沒有呼吸聲音。查看房間門,並沒有被強力破壞的痕,想來並不是被人強闖襲殺,而是已經自主離開。多半是張仁鳳提前通知。

不過隨著深入寺內塔林,蘇重聞到了血腥味。沿路出現了不少黑衣殺手的屍體。

「看來,轉輪王是兵分兩路同時行動。一路來圍殺張仁鳳,另一路他自己親自帶隊,屠滅張大鯨滿門。」轉輪王顯然更加重視張大鯨,蘇重想了想就明白。

「張大鯨手裡有下半具羅摩遺體,並大肆攻擊黑石,造成黑石巨大損失。和張仁鳳手裡那半具,已經被他研究透徹的遺體相比,張大鯨哪裡顯然更加重要。」

可惜,他沒想到會遇到蘇重。竟然直接死在了張府。到死他都不知道,羅摩遺體早就被蘇重偷走。

「你是誰,轉輪王呢。難道是新的殺手?」細雨手持避水劍,滿臉警惕的盯著蘇重。她沒見過這個人。但多年殺手本能卻告訴細雨,眼前這個人非常危險!

蘇重掃了一眼周圍,張仁鳳雙目圓睜,胸口處插著一把短參差劍。心臟停頓、呼吸斷絕。看起來一副死人模樣。

「你給他服了龜息丸吧。」蘇重肯定道。

細雨臉色頓時一變,故作鎮婊騁贍閌僑綰偽謊械摹D訓啦恢道,一旦心臟被刺穿,就是龜息丸也沒用嗎?」

「真可惜。你不該給他吃龜息丸的。」蘇重沒有爭辯:「他本來可以是你的幫手,現在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死。」

細雨臉皮一緊,猛然抽出避水劍:「不要廢話,轉輪王在哪裡。」

蘇重並不理會,徑直走到張仁鳳身旁,打開他身旁的包裹。

「你也是為了羅摩遺體?」細雨心裡鬆一口氣。她對羅摩遺體沒有貪心,如果在羅摩遺體和現在的平靜生活中選擇,她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對方在意羅摩遺體,就有可能放過他們。

蘇重不做理會,自顧自的打開身後包裹。取出下半具遺體,兩下組合,嚴絲合縫。

「你從哪裡強來的下半具遺體1細雨心裡一驚。張仁鳳潛入皇宮,偷取羅摩遺體。卻只在轉輪王哪裡得到了上半具。

她本來以為另一半被轉輪王藏了起來,現在卻突然出現在了眼前這個奇怪的人手裡。

「羅摩遺體到手了,現在就差你的命了。」蘇重站起身漠然看著細雨。

細雨大驚失色:「你已經得到了羅摩遺體,你還想要什麼1她十分不解。

「肥油陳、雷斌、綻青、轉輪王,整個南京城的黑石據點。這些人都已經直接或者間接的死在我的手裡。你也不會例外。」蘇重面無表情。細雨改頭換面,過上了她夢寐以求的小日子。可不管怎麼說,她終究是那個殺人如麻的黑石殺手。蘇重殺他毫無心理負擔。

細雨臉色頓時一白。知道不能善了。不舍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張仁鳳,細雨劍一挺,猛然攻向蘇重。

四十七路避水劍法施展開來,又快又密。好似一陣瓢潑大雨,無孔不入的襲向蘇重周身。

如果說轉輪王的劍像是毒蛇刁鑽狠毒,細雨的劍就真的像她的名字。宛若綿綿細雨,殺意盈盈。

叮叮叮!

蘇重雙腳不動,雙手化成一片虛影,輕易當下細雨的攻擊。

這種快速又急速的攻擊,一般人根本無法阻擋。可蘇重不是一般人。凝元血手摧殘他的壽命。換來的就是一雙無堅不摧的雙手。它能讓蘇重不懼任何兵刃。同時還有變異了的血液,讓蘇重越發敏捷的速度和強悍的身體。它能讓蘇重輕易察覺四面八方襲來的攻擊,並跟上對方的攻擊節奏。

砰!

眼中精光一閃,蘇重掌拍在細雨後心。手掌之上猛然發出一股震蕩之力。這是強大雙手的附帶的攻擊。強力的震動,能夠滲透到被攻擊者的內部,破壞一切組織。

噗!

細雨心肺瞬間被擊破。噗通一聲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勉強爬到張仁鳳身邊,眼中光彩逐漸消失。

蘇重撿起落在地上的避水劍。走到一動不動,卻淚流不止的張仁鳳身前:「你喜歡細雨,可她是你的殺父仇人。現在你們恩愛宛若一人,可時日長久,必然會產生嫌隙。我殺了細雨,覆滅了整個黑石,為你報了殺父滅門之仇。所以,你應該感激我。同時,我殺了你的妻子你的至愛,也請你盡情的憎恨我。日子還長著呢,好好活著吧。」

這一會,蘇重臉色已經毫無血色。露出一股灰敗氣息。摸了摸肚腹,剛開始只是傷口處沒有感覺。現在整個肚腹已經全部失去了感覺。蘇重知道,這具身體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

一手拿著羅摩遺體,一手提著避水寶劍,蘇重看了看清澈如水的夜空,心中一片平靜:「是時候回去了。」

冥冥中,一股力量橫空而至。好似被鉤子勾住肚子,力量猛然爆發。蘇重身體驟然彎成了一個弓形。

伴隨著一股撕裂般的疼痛,蘇重頓時失去了意識。

隨著蘇重的離去,白眉白髮的身體快速衰敗。好似一幅被加快了速度,迅速腐蝕褪色的畫。一會兒就化作了一地灰白煙塵,簌簌落在塵埃之中消失不見。

偌大塔林之內,除了一地死屍,加上一個半死不活的張仁鳳,再無一人。而蘇重也好似人間蒸發,再也找不到一絲存在的痕。

張仁鳳睜著眼睛,心中的悲痛憎恨在這一刻變得毫無指向。因為他的憎恨目標,在他眼前化成了灰消失了。同時消失的,還有羅摩遺體和避水劍。

現代時空,蘇重意識漸漸恢復。一股酸軟無力感,從身體各處不斷傳來。蘇重想要睜開眼睛,卻發現好似被什麼東西糊住一樣。

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擦去眼角上堆積的油脂狀雜物。蘇重慢慢睜開眼睛,模糊的白色天花板讓蘇重一陣恍惚。

耳邊傳來忽大忽小的車輛行駛聲音,鼻孔中吸入乾澀隱隱帶著灰塵的空氣。喧囂、蒙塵甚至污濁,可蘇重卻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長處一口氣,蘇重磚頭看向窗外。下午的陽光照入房間,讓他整個人懶洋洋的。

「到家啦,真舒坦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