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五節 鋼筋鐵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節 鋼筋鐵骨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嘎吱嘎吱,蘇重能聽到自己骨頭的呻吟聲。肌肉隨著肢體動作,被不斷擰轉錘鍊。甚至隱約傳出,那種好似繩索糾纏的聲音。

伴隨著劇烈的動作而來的,是無比強烈的痛苦。為了達到最大效果,他還不能昏過去。一旦失去意識,身體失去操控,糾結在一起的肌肉骨骼沒了束縛。瞬間反彈會造成不可估量的傷害。直接廢掉都不是沒可能。

忍著潮水一般的疼痛,蘇重咬牙堅持。豆大的汗珠不斷從額頭滴下,在下巴處匯聚成流。這就是《鋼筋鐵骨》,想要在短時間內有所成就,必須經歷這種痛苦。

足足過了兩個小時,蘇重才收起怪異的姿勢,停止修鍊。他腳下地面已經被汗水淋濕了一片。

「雖然早就有過準備,卻沒想到會真的這麼疼痛。」蘇重心有餘悸:「這還只是第一次修鍊埃」

《鋼筋鐵骨》可是有九層一百零八式,每一式的難度都會比前面的增加。痛苦也會隨之加倍,蘇重真的很懷疑,這麼修鍊下去,會不會直接被疼死!

來不及歇息,蘇重拖著虛弱的身體,走到廚房裡。把砂鍋內熬好保溫的濃濃湯藥倒出來,一口氣接連喝了三大碗。蘇重頓時成了一幅苦瓜臉。這要太苦了。

喝完葯,蘇重回到客廳,拿出昨天剛買的一套針灸用的銀針。用酒精消毒之後,一根一根的認真刺入體內。不一會兒,蘇重身上就已經插滿了明晃晃的銀針。

這是《鋼筋鐵骨》的配套針灸。這套功夫太過酷烈,如果沒有葯汁調養,針灸調節氣血,很快就會把人練廢掉!

好半晌,身體疲憊漸漸消失,一股暖洋洋的感覺充斥全身。蘇重知道,湯藥和針灸開始起作用。又過了一刻鐘,蘇重估摸著藥效已經擴散至全身。他收起銀針,消毒之後放回專門盛放銀針的木盒內。

長出一口氣,蘇重再次擺出了《鋼筋鐵骨》的架勢。他不想浪費任何時間。相比於娛樂,修鍊之後的收穫更讓他喜悅。這大概是穿越多個世界的後遺症。一點點掌握力量的感覺,讓他有種充實感。

白天修鍊,晚上蘇重就開始在地下賭場晃蕩。這是他資金的主要來源。隨著他修鍊的開始,對資源的需求瞬間增大。他需要更多的資金。那些藥材、還有因為修鍊逐漸變大的飯量,都是一筆極大的開支。

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蘇重不得不將夜晚撈金的範圍擴大。好在他有分寸,每次贏取都有限度,至今還沒有被人發現。

倒是因為他白天修鍊,搞得臉色蒼白雙眼無神,讓人對前身「爛賭強」的認知更加深刻。

那虛弱無力的倒霉相,一看就是個賭鬼、酒鬼。這為他減少了很多麻煩。就連勒索的小混混都不會找他,沒油水!

早晨,蘇重強忍著渾身的酸痛不適,勉強睜開眼睛起床。拍了拍臉,恢復精神,蘇重起身洗刷。

手抓在洗刷間門上一牛

……

門房上的鎖頓時被蘇重擰了一個圈,直接把鎖從劣質木門上給拽留下來。

一怔之下,蘇重剛才還有些迷糊的腦袋,立刻就清醒過來。

「力量提升太快,控制力降低了。」想到這段時間被他損壞的各種傢具,蘇重不由苦笑。

《鋼筋鐵骨》很驚人,三個月以來,他白天除了吃飯休息上廁所,其他時間全部用來修鍊。專註投入,回報喜人。他如今已經練成了二十三個動作,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修成第嬤而來的是身體力量、速度、反應能力的極大提升。

特別是最近幾天,在他快要突破第二層的邊界,力量增強迅猛。可力量提升太快,控制力卻變差,這已經讓他毀掉了不少東西,他只能加倍小心。

嗤!

一道細小血管破裂,皮膚上滲出一粒血珠。蘇重臉色蒼白,眉頭緊緊皺起。

「之前沒在意,沒想到提升過快的力量,竟然已經影響到了正常修鍊。」銀針上帶著鮮紅血跡。這就是力道不準確導致的錯誤。

這種失誤在蘇重這個醫道大家身上,從未發生過。這不得不引起他的重視。

「不由掌控的力量,只會造成更大的破壞。」蘇重鑽研武道多年,知道掌控對力道對武道的重要性。

「不能降低修鍊強度,這身武力,就是為了應付今後的變故。」蘇重對如果賺取這個世界的本源,已經有了一些想法。但想要實現那些想法,就必須有強大的武力值。

在這個沒有任何超凡力量的世界里,只能比拼身體素質和搏殺技巧。

「主角兩人常年累月的修鍊,因此獲得了一副強悍身體。想要和他們爭鋒,就必須在短時間內讓身體得到蛻變。《鋼筋鐵骨》不能停1蘇重下定決心。

「既然不能停,就要想辦法把這股力量掌控祝」蘇重眯起眼睛。

停下手中銀針,蘇重把銀針拔出來。開始按摩全身。在沒有掌控力量,收發由心之前。他只能用按摩來代替針灸。效果會大打折扣,但卻比針灸安全。

用一身不受控制的力量進行針灸,蘇重懷疑,功夫沒練成先把自己給扎廢了。在徹底收束自身力量前,他只能用按摩代替針灸。

按摩推拿完畢后,蘇重沒有繼續修鍊。他離開家去了一趟建材市場,買了一些結實的圓木。又跑了一趟文體用品店,買了幾把雕刻用的刀子。

雕刻,這就是蘇重想出來的辦法。李尋歡就曾經用這種辦法進行修鍊。不過他那是用來修心,而蘇重卻是用來修力量。

他現在力量強大,拿著刻刀對著木頭一捅就是個窟窿。什麼時候他能雕刻出一個惟妙惟肖的雕塑,就代表他對力量的掌控提升了。

之後又是無休止的修鍊。修鍊《鋼筋鐵骨》,身體到達極限后,開始喝葯按摩恢復身體。之後拿出一段巴掌長圓木開始練習雕刻。

蘇重雕刻並不是盲目進行,開始的時候並不需要雕刻什麼特定的事物。他覺得只要能把一塊非球形的材料,雕刻成一個光滑的球就好。

球形結構簡單,節省了他對結構形狀等方面的構思,省去大量時間。畢竟他只是為了修鍊,而不是學習雕刻藝術。

雖然結構簡單,但雕刻圓球的難度卻不校需要對刻刀有一種及其強大的掌控力。而這正是他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