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八節 養生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節 養生館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大澳漁村,蘇重已經來到這裡三天。這幾天除了日常修鍊,他一直在熟悉周圍的環境。

白天在漁村內轉悠,晚上回遊艇睡覺。而只要天氣允許,他總是會把遊艇開出港口,停在海中。他藝高人膽大,絲毫不怕危險。反而喜歡大海上的孤寂。仰望星空,那會讓他心緒寧靜。

他打算在大澳租一處房屋,開一家醫館,這些時間並未白費,就是在物色房屋。穿越這麼多世界,為了獲得力量。他精研醫術,有破界珠幫助,他的醫術並不比他在修鍊方面的成就差。

這一次,他依然要靠醫術來接近封於修。此人妻子身患癌症,化療期間就住在這裡。只要自己打響名頭,對方絕對會來找自己。

按照手中租房信息提示,蘇重來到一處偏僻房屋前。這裡在大澳漁村外圍,門口就是堤壩,不遠處有一個木質棧橋探入海灣。遠處還有一個小碼頭。地方偏僻,環境卻不錯。

蘇重一眼就看中了這個地方。「遊艇可以停在遠處的碼頭,很方便。」

敲響房門,一個六十多歲,慈祥老婦人開門:「你找誰呀?」

蘇重舉起手中出租告示:「是您的房子要出租嗎?」

「租房子的啊,那請進來吧。」老婦人打開門,讓蘇重進屋。

這是一處二層小樓,牆體有些老舊。但採光不錯,空間也還算寬敞。

「你要租房子?」在蘇重打量房子的時候,從後面走出來一個老頭,腿腳似乎有些不靈便,走路一拐一拐的。他正一臉審視的看著蘇重。

「是我。」

「你打算在這裡住?」老頭一臉懷疑。

這裡太偏僻,產業鏈固定。很多年輕人,已經不想延續老一輩的生活。老夫婦的子女就是因此離開此地,到更繁華的現代都市區打拚。蘇重看上去年紀不大,老頭不太信任。年紀輕輕的,誰回來這裡定居?

即便看中了近兩年發展起來的旅遊市場,也不會住這麼偏僻的地方。在這裡開店,誰回來啊?

「是,準備開家店面。」蘇重如實回答。

「開店?你不怕賠錢?」老頭子哼了一聲,也不知道是生誰的氣。

老婦人伸手拽老頭衣服,開口緩解氣氛:「打算開什麼店?」

「醫館。」他沒打算隱瞞。

「醫館好埃」老婦人笑呵呵的道。

老頭臉上的表情也緩和起來。這是正經生意,對環境要求也沒那麼高。偏僻些也沒什麼。知道蘇重沒問題,也就不再糾纏。

雙方很快談好價錢,簽署了一個合約。整個一層空間就屬於蘇重了。兩位老人住在二樓。上面有單獨樓梯通往房間一側,兩人下樓不用經過一樓,不會打擾蘇重。

他現在已經知道,老頭姓陳,腿腳也確實有些問題。不只是他,這裡很多老人都有這個毛玻年輕時經常出海捕魚,過度勞累加上靠近大海的潮濕環境,關節容易出問題。

把房間打掃一遍,關上房門,蘇重就離開了這裡。他要去把自己的遊艇開到附近的小碼頭那裡去。

途中還聯繫了傢具公司,他前些天已經訂購了幾個藥材櫃。之前沒定下地方,只是讓對方提前準備好。現在房子租好,直接讓對方送到就行。

還有必要的藥材,既然要開醫館,就要像個樣子。這幾天,他已經溝通好了藥材進貨渠道。有需要的時候,打個電話,對方就會送貨到門。真有不方便的藥材,直接走快遞也沒問題。

等蘇重停泊好遊艇,提著一些藥材,回到出租屋的時候。傢具公司的人已經把東西送到了門口。蘇重接受后,就開始整理房間。

「總算像個樣子了。」看著整理一新的房間,蘇重拍拍手四處打量:「還缺少一塊牌匾。」

蘇重決定自己動手,這幾個月不斷雕刻,別的不會,雕刻幾個字絕對沒問題。

找了塊三指厚的硬木板,切削成半人高長方形。蘇重拿出刻刀,刷刷刷快速雕刻起來。他力量強大,控制力驚人,腦中構思好之後,一刀下去就切掉大塊木屑。

很快就把牌匾做好——養生館,這就是蘇重今後的招牌。

他告訴房東說要開醫館,實際上卻是打算開一家養生館。主要以食療調和身體五行,強身健體。蘇重雖然醫術很好,但大量行醫會佔據他的時間。他開醫館只是為了等待封於修,可不想一天到晚的給別人看玻

養生館就不一樣,性質決定了它的客流量。蘇重又沒大肆宣傳,來人會更少。減少他的時間佔用。完全符合蘇重的要求。

關門落鎖,蘇重溜溜達達走向自己的遊艇。明天正式開業,現在他要回遊艇,開始今天的修鍊。

《鋼筋鐵骨》前三層主修筋肉,中間三層主修臟腑。對肢體動作的要求變小,對呼吸節奏的要求卻更加嚴格。

就像《五六妙法》,開篇就開始控制呼吸,錘鍊臟腑。同出一源的《鋼筋鐵骨》同樣有錘鍊內髒的環節。

可是,就和之前鍛煉筋肉的時候一樣。中三層修鍊的強度依舊強大。連續不斷修鍊一個小時,蘇重就要停下來休息三個小時。不然身體承受壓力過大,會崩潰掉。

呼……

修鍊展開,整個遊艇內驟然響起巨大響動,好似大風呼嘯一般。聲響忽大忽小,震懾人心,足足持續了有一個小時!

「果然是要人命的修鍊1蘇重臉色蒼白,感受著臟腑隱隱傳來的隱隱疼痛。

「一個小時已經是極限,再延長就會損害身體。」蘇重默默估算,調整自己的修鍊時間。:「現在看來,即便有湯藥針灸輔助,三個小時也無法完全恢復過來。」

皺著眉頭,蘇重不得不把修鍊周期延長,他估計休息時間可能會達到四個小時。

早晨,洗漱吃飯。蘇重開始修鍊,忍受著臟腑傳來螞蟻啃食般麻癢,蘇重艱難完成一小時的修鍊。

洗個澡,換身衣服,帶著蒼白的臉色,蘇重來到養生館準備開業。

「你真的是醫生?」房東陳伯正坐在門口堤岸上釣魚,看到搖搖晃晃走過來的蘇重,嚇了一跳。

「昨天你還好好的,現在怎麼成這個樣子?臉色發白,腳步發飄,要不要去醫院看看?」老頭有些緊張。別是帶著什麼傳染病吧?

「沒事,我從小就體弱多玻這身醫術也是久病成良醫。如果論治病救人我可能不太在行,但如果論調養身體,治療身體虧虛,我最拿手。所以我才開了這家養生館。」蘇重說出了一個讓老頭信服無比的理由。

「我就說,你年紀輕輕,怎麼可能獨立支撐一家中醫館,如果是養生館還說的過去。」老頭昨天就看到了蘇重運過來的藥箱和中藥。根本就不信任蘇重的醫術。在他印象中,中醫不都是老的嗎,怎麼著頭髮也得半白吧?

蘇重一點兒都不在意房東的小看。注意到對方不時捶腿的動作,不由心中一動:「陳伯,我給你開個泡腳的方子吧?不用吃藥,只是用藥材熬水,趁熱泡一會兒腳,雖然不能治病,但能緩解疼痛。」

「不用吃進肚子里?」老頭明顯不信任蘇重醫術,如果不是聽到不用吃,只是泡腳,根本就不會搭理蘇重。一個小年輕還開方子?騙鬼去吧。

「只是泡腳。免費的,您先試試效果吧。」蘇重笑眯眯,這裡似乎有很多老人,都有關節痛的毛病吧?這是一個打響名頭的路子埃

「那我試試吧?」房東陳伯依舊有些猶疑。不過不花錢,又不用吃進肚子,即便有問題,頂多是不起作用,試一試,應該沒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