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九節 醫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節 醫術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陳伯老伴姓,是個傳統家庭主婦,和陳伯相伴多年操持家業。看到陳伯提著幾包草藥回來奇怪問道:「老頭子,這些是中藥?」

「嗯,樓下小蘇給的,說能治腿疼。」陳伯說著隨手放在桌子上:「我看他熱情,不好駁他面子,就拿了回來。再說他也沒收錢。」

「這也不能隨便收,這是葯,又不是別的東西。而且這還是中藥,他那麼年輕,醫術實在不讓人放心。你趕緊放一邊去,別貪那點兒便宜,萬一把自己吃壞了怎麼辦?」

陳伯擺擺手:「沒事,這又不是吃的,是用來泡腳的。」

「泡腳?那也不太妥當,在怎麼說那也是葯。不起作用還好,就怕起反作用。」張婆還是不放心。

「你怎麼那麼多話!再說他那開的也不是醫館,是養生館,做的就是療養的生意。治病不行,保養上應該還湊活。試一試也沒什麼,反正都給了。」陳伯擺擺手不在意道。

張婆張了張嘴,沒在說話。藥材燒水泡腳這種事,也不是沒聽說過。確實不會出什麼大問題。只是出於小心才反對,畢竟是葯三分毒。

「你願意試就試一試。如果真有用,就多買點。」張婆清楚,陳伯的腿是年輕時落下的毛玻以前身體好沒在意,現在年紀大了元氣衰退,經常腿疼。有的時候疼起來,折磨的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

以前不是沒看過醫生,效果一直不好。儘管覺得是奢望,但她還是希望那個小青年的葯能管用。

晚上睡覺前,張婆拿出草藥,專門熬了一大盆水,讓陳伯泡腳。

「有沒有感覺?」

「哪能那麼快就有感覺。而且只是泡腳,除了水熱還能有什麼感覺?」陳伯不在意的擺擺手。不過,泡了一會兒突然覺得腳有些癢。兩隻腳不自覺的互相搓動,一會兒又沒了感覺,他也沒怎麼在意。

張婆搖了搖頭,心裡還有些失望。果然,小蘇年紀還是太輕。她覺得自己本就不該報希望。好在心裡早就有了準備,畢竟,老伴的腿疼已經不是第一次就醫。倒是覺得蘇重能認得清自己的本事,只是開了個養生館。總比那些為了錢財胡亂開藥的庸醫好。

蘇重還不知道,自己在張婆心裡,除了品德比庸醫好,技術已經和庸醫平級了。

他此刻正在自己的遊艇內修鍊。《鋼筋鐵骨》中三層著重修鍊內臟,對力量有提升並不是太強,主要提高內臟強度。

臟腑健康強健,能更好的吸收營養,排泄身體毒素,能在不知不覺中改善身體素質。而且修鍊完前三層后,他的身體筋肉確實很強健,可內臟卻有些不匹配。

拿過一個手掌長圓木,右手一握。嚓一聲,圓木被他一把捏碎。

「以我現在的力量,足以比得上普通人的十倍1

感受著肌肉間的力量蘇重並沒有多少喜色。

「爆發力很強大,忍耐力也不差,但如果長時間爆發。首先就會氧氣不足。肺部不夠強大,氣脈短促,根本無法支撐長久爆發。」蘇重創造《鋼筋鐵骨》,對這套功法瞭若指掌。

「強大的筋肉,需要龐大的養分提供能量。這對內臟是一個負擔。」

這也是他最近堅持不懈修鍊的原因。儘管他的力量速度已經超越常人,但卻依舊不敢鬆懈。

這個世界並沒有超凡力量。蘇重雖然力量驚人,依舊在正常人類範疇內。自古就有天生神力的人。蘇重不過是人造達成而已。

「封於修和夏侯武常年練武,身體素質並不差,而且都精通搏殺技巧。和他們放對,一旦氣脈出了問題,很可能會被對方抓住破綻擊潰。」

蘇重搖搖頭。沒找到封於修,想這些還太早。他決定,等在這裡站穩腳跟,他就去打聽對方的住址。散去雜念,蘇重專心修鍊。

呼吸按照節奏吞吐,肚腹之間咕嚕嚕響,好似蛤蟆叫聲。這是《鋼筋鐵骨》第四層的特有呼吸法,有個名目叫做「玉蟾氣」。

海上明月高掛半空,周圍是一望無際的深沉海面。這怪異的叫聲低沉而具有穿透力,遠遠傳播出去,竟有一分別樣威嚴。

呼!

一個小時候,長長吐出一口氣,蘇重停下修鍊。

「雖然每修鍊一次,就能感覺內臟強大一分。但這內臟麻癢之苦,實在是常人無法忍受。」齜著牙按揉胸腹,平緩體內不適。蘇重心有餘悸。

如果不是能清晰感覺到進步,他都不一定堅持的下來。

好在一切付出都有回報。

伸手拿過李在掛在牆上的一根兩米長實心鐵杆,鐵杆頂端焊著一把鋒利刻刀。提著鐵杆,蘇重走出船艙來到階梯甲板。那裡邊緣處有一個台鉗,上面夾著一個巴掌長圓木。

蘇重右手在前左手在後,雙手緊握鐵杆,深吸一口氣。眯起的眼睛猛然睜開。鐵杆好似一條毒蛇驟然彈出,瞬間化作一片殘影。月光照耀之下,刻刀反射冷光一片,讓人只看一眼就覺得冷徹寒骨。

嗤嗤嗤……

一連串輕微響動,木屑翻飛不停。蘇重收起怪異鐵杆,長出一口氣。走上前拿下圓圓木球,臉上露出滿意神色。他對力量的掌更加精妙了。已經能在兩米之外雕刻木球!

……

第二天,雷打不動的修鍊一次玉蟾氣,蘇重洗漱吃飯,收拾好之後。晃晃悠悠的離開碼頭前往養生館。

「小蘇,你怎麼才來!不是我說你,你這年紀輕輕的,正是拼搏奮進的時候。怎麼能賴床,現在這都十點了!這麼晚開門,你還怎麼做生意。」

蘇重看著滿臉激動的陳伯有些怪異。這倔老頭怎麼了,吃錯藥啦?昨天還愛理不理的,今天怎麼這麼熱心?還關心起我的生意啦?

「小蘇,你看,你那葯還有嗎?能不能在給我來一份。」好像是怕蘇重誤會,接著開口道:「我付錢,還有昨晚那一份我一塊付給你。」

蘇重恍然,他對自己開的葯很有信心,無怪乎陳伯今天這麼熱情。

「錢就算了,畢竟不是什麼名貴草藥。我再給您包幾份。」蘇重笑著道。

「怎麼能不給錢!你這是做生意,又不是開善堂。今天免了我的,明天你又要免其他鄰居的。那你靠什麼吃飯?」陳伯不樂意。

他昨晚睡的特別踏實,一早起來他就覺得雙腿暖呼呼,半夜裡竟然沒有被腿疼折騰!這太驚奇了。只是一想就明白,樓下小蘇醫術不簡單啊!那包葯起作用了。他對蘇重的態度頓時起了變化。這才老早就跑下來守著蘇重開門。沒想到一等就等到了十點。

為了腿疼,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醫生。子女也沒少為了他費心,可最後卻收效甚微。為了不給子女添負擔,他一直忍著疼痛說不礙事。直到昨晚,他才真正睡了個舒服覺。

沒想到折磨自己多年的毛病,被樓下小蘇一包葯就給解決了!看向蘇重的眼神越發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