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一節 封於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節 封於修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雖然知?蘇重說的很有道理,可陳伯還是覺得他在說謊。見蘇重油鹽不進,指著蘇重無奈搖頭。

多好的一個小年輕啊,怎麼就一點兒都沒有朝氣呢?整天懶洋洋的和個老頭子似得。擺擺手示意讓蘇重趕緊走,他懶得理會。

蘇重笑笑毫不在意,打開門給來看病的人一一診斷。他的名聲確實傳了出去,現在就連外地人都慕名來找他看玻

蘇重為了不影響修鍊,專門寫了個牌子,表明早上十點至十二點,下午三點至五點為工作時間。其他時間概不接納。

本想用這個辦法減少客流量。沒想到卻引來了更多的人。蘇重向來不喜歡喧鬧,對屋子裡擠滿人非常的不滿。於是在限定工作時間之後,他又搞出了預約業務。每天只看二十個人,上午十人,下午十人。沒有預約的人,絕不接收!

這才讓蘇重的生活在此平靜下來。不過這也不是長久手段。他這種得罪人的方法,肯定會引來麻煩。但蘇重不在乎。他根本就沒把養生館放在心上。

現在名聲也有了,剩下的就是等著封於修上鉤。也不知道封於修會不會來找自己,他妻子得的畢竟是癌症。也不知道自己這個小神醫的名頭管不管用。

搖頭散去雜念,蘇重專心診斷病人。他醫術高超,往往一眼就能看出病人的不妥之處。再深入探查一下,不一會就能確定病灶,並給出合理治療方案。

很快,蘇重就給十個病人一一診斷完畢。關了大門,蘇重在陳伯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下,再次晃晃悠悠的回了碼頭遊艇。

《鋼筋鐵骨》中三層的修鍊還需要堅持。而對於震勁的研究,蘇重也已經有了眉目。多年武道研究,讓蘇重對力量異常敏感。找准方向,蘇重很快就有了想法。

封於修臉色陰沉,心裡堆積著一股熊熊怒火。他一身本領,出手就能致人死命。可對妻子的病卻毫無辦法。他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無力。

他在練拳,不停的練拳。身上的汗流水一樣的揮灑,拳頭揮舞之間,激發出一陣陣爆鳴。他每一拳都用盡全力。他需要發泄,只有練武才能讓他心中焦躁暫時平息。

突然,妻子急促呼吸聲傳來。封於修臉色一變,猛然衝進屋內。就看到妻子臉色蒼白毫無血色,此刻正趴在床邊不斷乾嘔。身體抽搐雙眼迷離,眼見就要失去意識。

他頓時焦急起來。幾步走到床邊,輕輕拍打妻子背部,幫助妻子緩解痛苦。他知道這是化療之後的不良反應。

可這種痛苦太折磨人。他寧願自己以身代之,也不希望溫柔嫻靜的妻子承受這種痛苦。

呃呃呃……

突然之間,翁氏猛然抽搐,一下子就沒了動靜。身體太過虛弱,竟然承受不住直接昏了過去!

封於修腦袋一空,頓時失去了方寸。

「怎麼辦?怎麼辦?該怎麼辦1

「對了,醫生,去找醫生1他陡然想起了大媽口中的神醫!抱起妻子,急急忙忙衝出房間。

他根本就不知道醫生在什麼地方。這些年他很少回來。隨便抓過一個抽著煙的中年人,惡狠狠的問道:「那個神醫在哪裡1

封於修多年習武,理念又過於殘暴,此刻心中焦急,滿臉都是煞氣!那人哪裡見過這等恐怖人物,頓時嚇傻在原地。

封於修心中大怒,單手抓住那人衣領一下就舉了起來。狠狠向後一貫,講對方死死抵在了牆上:「說!那個狗屁神醫在哪裡1

那人哪裡見過這種凶人,被狠狠貫在牆上,胸口頓時憋了一口氣,險些暈過去。剛回過神,迎面就看到一雙滿是殺意的眼睛。雙腿間一緊,差點就尿了褲子,脫口而出道:「陳伯!在陳伯家!東邊小碼頭1

封於修扔下中年人,背上妻子,一路狂奔而去。

他常年修鍊,體力強大,全力跑起來。不到一分鐘就跑到了陳伯門口。看到幾個釣魚的老頭,直接就沖了過去。一腳把遮陽傘踹進海里。

「說!神醫在哪裡?」封於修死死瞪著陳伯。

陳伯一個機靈,下意識的看向身後養生館。

封於修一個箭步跑過去,一腳就把鎖著的門踹了個稀巴爛,一頭沖了進去,很快又沖了出來。

一手托住背上的妻子,一手抓住陳伯衣領單手舉了起來,往前一送,懸空在海水之上:「你敢耍我!快告訴我神醫去了哪裡,不然我把你扔水裡淹死1他眼神冰冷。打定了注意,如果這個老頭敢不說,他就動手殺人。

封於修心性扭曲,練武成痴。除了妻子,旁人的命在他心裡不比一隻小雞仔強!

陳伯過了最開始的慌亂,心裡那股倔勁兒反而涌了上來。梗著脖子瞪著封於修,就是不說。

封於修衍生越發冰冷。

身旁一起釣魚的老人反應過來,連忙上前七手八腳的開始巴拉封於修的胳膊。他們看見了封於修背後的翁氏。知道對方得了急症不敢動對方。只能拉封於修。

可封於修自幼習武,身強力壯,哪裡是幾個老頭能拉的動!

「快放手,快放手,我告訴你1旁邊一老人怕陳伯出事,頓時開口道。

陳伯眼睛一瞪:「你敢告訴他1

「閉嘴1封於修狠狠瞪了陳伯一眼,轉頭看向說話的老人:「快說,你不說,我就把你一起扔進海里。」

「你先把人放下來。不然我就不告訴你。」那老人心裡發虛卻堅持道。

封於修狠狠的把陳伯扔在地上,心裡卻有種被束縛住不得自由的感覺。

「他在那個遊艇上,就是小碼頭那個。」老人見陳伯已經安全,而封於修又像狼一樣盯上自己,立馬開口給封於修指路。

封於修不管幾個老人,轉頭就沖向遠處小碼頭。

陳伯從地上爬起來,不理會被磕破的手掌。瞪著那個指路老人:「你怎麼能把小蘇的地告訴那個傢伙。你難道看不出來,他就是瘋的!小蘇本就身體不好,要是被這傢伙打了,出個好歹怎麼辦1

那老人心裡也慌,剛才只顧著幫陳伯脫險,現在想來確實不妥。小蘇醫生很可能會被這個莽漢打!

「不行,不能讓這瘋子欺負小蘇。你快去叫你兒子,我去村裡找人。村裡有個神醫,那可是咱們的福氣。不能讓小蘇吃虧1

幾個老人頓時跑向村裡,去招呼相熟的鄰里幫忙。

蘇重結束第五層修鍊,活動完氣血之後,坐在甲板上琢磨震勁。

「震勁的關鍵在於身體渾然如一,單純手臂的力量,即便再打也不會有這種效果。只有全身力量混成如圓球,讓全身充滿一種張力,才能做到反震。」蘇重一邊想著,一邊嘗試。

突然,一道黑影從階梯甲板一邊一躍而上。動作靈巧好似猿猴,落地無聲輕靈無比。

蘇重眼睛驟然一縮,這傢伙是個高手!

不等蘇重反應,對方滿臉驚喜:「你就是那神醫?」說著手指成爪,宛若鷹爪捕獵一般,迅捷的抓向蘇重手臂。

對方手掌青黑,布滿傷痕和老繭。剛剛觸及手臂,蘇重就已經感覺其手掌堅硬如鋼。如果被抓實,自己手臂必然會被捏的粉碎!

眼神一厲,多日來想法盡數湧出。肌肉宛若巨蟒絞動,力量緊緊擰在一起。心中意氣勃發。

一股強大的震勁陡然從手腕處爆發。

封於修只感覺手掌一麻,一股巨力從指爪上傳來。手掌被一下子震的高高揚起,身體重心不穩,蹬蹬蹬連退數步,砰的一下靠在甲板邊緣才停下身形。

身體搖晃,險些摔出船外。他卻只是本能的抓緊欄杆穩住身形。雙眼定定的看著蘇重,眼中充滿震驚!

自己竟然被對方一下擊退?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