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三十三節 碎玉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三節 碎玉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武功一道博大精深,想在短時間內快速修成,根本就是妄想。」封於修毫不掩飾心中的輕蔑。竟然妄圖短時間掌握住他所有武學?好笑至極!

「即便你天賦驚人,天生神力。沒有經年累月的磨練,根本沒辦法把功夫練到骨子裡。平時演練看不出問題,到了生死搏殺就會比別人慢一拍。慢一拍,就會沒命1封於修嚴肅道,一談到武功,他便沒了那份瘋狂,反而給人一種睿智感覺。那種對武功關竅的敏銳,讓蘇重刮目相看。

「蘇醫生,停下來休息一下吧。藥茶熬好了。」翁氏站在岸邊遮陽傘下,對碼頭上的兩人喊道。她手裡端著一個托盤,裡面放著兩大碗深紅湯藥。

封於修停下講解,轉頭看向妻子,眼神溫柔。

「走吧,休息一下我們再繼續。」蘇重當先走向遮陽桑

遮陽傘下放著兩張躺椅,中間有一個小茶几,兩碗濃濃湯藥就擺在那裡。

「麻煩你了。」蘇重道謝,端起一碗仰頭一口喝乾。

這是他專門配置的藥茶,平日里飲用,能夠起到強化臟腑的效果。這能間接加快《鋼筋鐵骨》修鍊速度。

封於修接過妻子遞過來的毛巾,擦乾額頭汗水,端起另一碗藥茶小口喝起來。

藥茶順著食道流下,封於修只感覺一股暖流從胃部開始擴散,很快就散到整個臟腑。一種輕微的麻癢感,好似微弱電流一樣掃過臟腑。然後便是一股釋放了壓力的舒爽,封於修看著身邊一臉淡然的蘇重感慨道:「不管喝幾次,我總是忍不住對你的醫術感到吃驚。」

「當初如果有這些東西輔助,我的功夫還會更強。」封於修兩眼放光,旋即又有些惋惜。他的功夫已經到了頂點。多年艱苦修鍊,終究讓他的身體受到了損傷。蘇重的藥茶神奇,但也頂多能治療暗疾,想要更近一步卻沒了可能。

蘇重靠在躺椅上閉目養神,隨意道:「你應該慶幸我有這麼好的醫術。」

握住妻子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封於修複雜的看向蘇重。如果不是蘇重醫術調整,妻子根本沒法下地!

幾天前還必須坐在輪椅上,現在卻能夠幫他們熬製藥茶。他知道,只要蘇重繼續治療,妻子的病一定能好。他很感激蘇重。

「我很感謝你。所以我很誠懇的再次告訴你,武功從來沒有一步登天的。在修鍊武功的初期,多不如精。所謂一法通百法通,當你在某一個方面達到極致的時候,再學習其他武功,觸類旁通之下,才能夠更快進步。」

幾天教學,他已經發現。蘇重的武功很奇怪。有些招式顯得精妙無比,而有些招式卻又顯得很多餘。而且對更加最重要的發勁方法,蘇重似乎並不精通。但那天蘇重確實用一股特殊震勁把他震退。

他看不懂蘇重的武功,卻知道蘇重絕對沒學過他所知道的武功。但蘇重卻急切的想要快速掌握所有。最近一直在讓他把所有功夫,一個個的演示講解。卻從未專心修鍊其中任何一種。

蘇重不說話,他不想繼續進行這個話題。

「我不管了,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到最後和我打的時候,我絕不會手下留情。如果被我打死,也是你咎由自取1封於修惡聲惡氣。

蘇重卻不為所動。

「這是莫家拳,招式狠辣狡詐,往往攻擊人的要害,戳眼、掏襠……」休息完,封於修再次開始給蘇重講解武功。

他徹底失去了勸解蘇重的心思。把自己身上會的功夫,一套一套的演示。對於發勁關竅,也講的非常細緻。他講完一套,絲毫不停頓,立刻開始下一套。

他講的仔細,這是為了完成承諾。他答應蘇重把所有武功交出,就絕不會敷衍。

他教的很快,這麼快的教法,三五天就能把一套拳法基本講清楚。剩下更多的是練習和感悟,這需要親身體會。

蘇重卻完全沒有自己練習的意思。每次只不過讓他發動攻擊,親身感受之後,就讓封於修開始下一套講解。

而封於修之所以講那麼快,也有讓蘇重知難而退的意思。

短時間接觸那麼多武功,常人哪裡記得清楚。在他想來,如果真愛武功。當發覺記不住學不會,就會停下來專心修鍊。他還是希望蘇重走專精路線,起碼在開始的時候專心一種武學。

他的好意註定付諸東流。蘇重依舊我行我素。

每天修鍊著他那套慢吞吞的養生拳法。看得封於修心煩意燥。放著大好武功不學,反而去練那個廣播體操似得玩意。如果不是看重蘇重醫術,他恨不得拉過蘇重來暴打一頓!

三個月以來,蘇重除了修鍊《鋼筋鐵骨》,就是跟著封於修學習他的武功。吸收對方身上迥異於以往所學的發勁技巧。遊艇上,蘇重不斷思索著封於修關於發勁方面的講解。

本就有了眉目的震勁,很快就被蘇重琢磨了出來。

蘇重拿起一個雕刻用的圓木攥在手心。心意一動,周身肌肉不斷跳動,好似一個個精密咬合在一起的齒輪快速轉動。勁力好似電流,順著手臂快速躍動。

嚓!

手中圓木碎裂成數塊。蘇重忍不住露出喜色。

他之前也能捏碎圓木。可那只是單純的用力量揉搓。現在不同,勁力勃發,他的手掌幾乎沒怎麼用力,來自全身的震勁卻已經把圓木震碎。

清晨,封於修來到碼頭上時。蘇重已經開始在那裡練拳。

封於修心中一奇,他發現,蘇重打的不是他那套怪異的廣播體操。也不是他交給蘇重的任何武功。這裡面有自己拳法的痕,也有蘇重本就會的那些東西的影子。但這卻是一套完全不同的全新的拳法!

招式簡大開大合,行功之時直來直往,頗有形意拳直打硬進的感覺。之前他看不懂的那些無用招式,再也沒有出現。每一下都充滿了一種強悍的力量感。

「好精妙的拳法1封於修雙眼放光:「難道這是他這些天自創的功夫?1忍住心中的蠢蠢欲動,仔細看下去。

蘇重卻不管封於修。他打的是基礎拳法,是他最初穿越時修鍊一套功夫。只不過經過了修改,吸收了封於修的武功,讓他更加基礎簡潔。這意味著出拳速度更快,力量更加集中,招法更加兇狠!

蘇重打的興起,每一拳中都帶上了震勁。拳頭劃破空氣,帶起嗚嗚低沉嘯音。

看準碼頭邊緣水泥石墩,蘇重眼睛一厲,一拳自上而下,好似一柄大鎚,狠狠砸了過去。

嚓!

那水泥墩子頓時被砸去一半,掉在地上碎成一塊一塊!

封於修目瞪口呆。竟然把水泥墩子打碎?!這種勁力,一旦打在人身上……

這一刻,他看向蘇重的眼神充滿火熱。和這種拳法交手,那該是何種的酣暢淋漓!

「這是什麼拳法。」封於修死死的盯著蘇重。

蘇重站直身體,長處一口氣:「拳力震蕩,開碑碎石不在話下,就叫碎玉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