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六節 調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節 調查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赤柱監獄lwxs520

「陸警官你好,我是夏侯武,就是我要見你。」夏侯武看著陸玄心誠懇道。他必須得到對方的信任。

「你好,我是陸玄心。你不惜大鬧監獄,就是為了見我。到底是為了什麼。」她來之前查過夏侯武。知道對方曾作過警署武術教官。也知道對方在監獄中表現良好。可現在卻突然鬧事,就是為了要見自己。她和夏侯武可以說完全沒有任何交集。她很好奇夏侯武這麼作的動機。

「麥榮恩是不是被人用拳頭打死的。」夏侯武不準備拐彎抹角,直接開口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陸玄心不動聲色,心裡卻有些吃驚。命案發生后,她就已經封鎖了消息。外界只知道發生了命案,根本不知道具體細節。就是警署內部,不是她們警隊內的人,都不可能知道詳情。畢竟,曾經的拳王被人用拳頭打死,這太讓人難以置信。

「胸骨盡碎,肋骨斷折,雙手骨頭也被打斷。你知道我是武術教練,我只是從麥榮恩的屍體上看出來的。」夏侯武坦誠道。

「法醫也能從屍體上看出死因,如果你今天只是為了告訴我這些,我想我們可以結束這次談話了。」陸玄心同樣不想繞彎子,直接開口詢問夏侯武的目的。

「他是被人用拳頭打死的,犯人以後還會作案。這種人就是武痴。我知道他在想什麼,你放我出去,我可以幫你抓他1夏侯武非常想抓封於修。因為他曾多次指點過封於修。而如今封於修開始比武殺人,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而且封於修拳法高強,普通警員對上,根本就是送菜。對方出手狠辣,一旦被逼急了,很可能會大肆殺戮。

「我不懂武功,同樣能破案抓人。」陸玄心不想在浪費時間。她相信自己隊員的能力。起身帶著人果斷離開。

坐進車裡,回想著夏侯武在他臨出門之前,告訴她的那幾個人的人員名單。雖然表面上不在意,實際上卻很重視。

「大個,去查一下這幾個人的信息。另外通知這些人附近的兄弟,多注意一些。有情況及時彙報。」

……

海邊碼頭,一個合抱粗的木樁立在地上。上端整齊纏繞著麻繩。蘇重站在木樁跟前一米處。

眼睛盯著木樁,心神卻沉浸在身體內。仔細感知著周身肌肉的律動,右腳掌底好似踩著一個強力彈簧。毫無徵兆,右腿猛的一下彈起。好似一條鞭子劃破空氣嗚嗚作響。

砰!

右腿狠狠踢在木樁上。巨大力道抽擊在緩衝麻繩上,麻繩細小線條斷裂,被腿力衝擊濺射在半空。木樁與地面的交接處,已經出現了兩指寬的縫隙,深入地底的木樁,被踢的向左側歪斜。

這一下速度快力量重。如果抽在人身上,能把人直接抽飛。可蘇重臉上卻全無喜色。

他剛才想把震勁貫通腿部,如果成功,這一下就能把木樁震裂,而不是被踢歪。

「這種力道和速度,已經足夠普通人反覆練習數年!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封於修在旁邊,清晰看到蘇重臉上的失望。頓時忍不住訓斥起來。可旋即想到蘇重只不過數月練拳,就已經比他練了十多年的拳法強。頓時把後面要說的話咽回了肚子里。

在吸收了封於修的腿法武學后。蘇重就開始嘗試把震勁貫通腿部。不理會封於修,蘇重再次開始修理。

每次全力踢出一腳,他就會停下來,仔細回想那一腳的感覺,然後和碎玉拳比較。努力找出和碎玉拳之間的差別。他精神強大,對身體感知強大。能夠清楚感知到肌肉的細微變化。

一個月來不斷嘗試腿法修鍊,看似毫無所獲,實際上他已經有了脈絡。

封於修見蘇重悶頭修鍊不理會自己,也不生氣。這段時間相處,他已經看出,蘇重同樣是個武痴。練起武來精神投入很難分神。

這中投入讓封於修感慨震驚。他知道這種投入的威力。自己的一身武藝決定,靠的就是這種專註。不對,更準確的說,蘇重比他更加專註!

他從未見過,有人會把自己一整天的時間全部安排來修鍊武功。一天兩天還行,可自從和蘇重接觸的這五個月以來。對方每天都這樣度過。

除了必要的生理作息,每天都是練功、練功、再練功!絲毫不覺得枯燥。封於修看向蘇重的目光充滿複雜。

在他看來,蘇重天生神力天賦超然。加上這種常人難以企及的專註,未來在武學上的成就,絕對是他人難以想象!超過他已經是必然。

如今,在拳法一道上,他已經沒有任何勝算。

收起心中感慨,封於修決定提出自己的建議:「你的震勁確實強勁,但也格外難以修鍊。不要著急,慢慢來。」

「你已經創造出了碎玉拳,想必已經清楚了這種特殊勁力的本質。毫無疑問,它很強大,但他同樣需要強大的控制力。」封於修多年練武,對武學關竅有著超乎常人的敏銳。

蘇重停下修鍊看向封於修:「你有什麼建議。」

「你現在欠缺的不是練習,而是對肌肉力量的調控。」封於修臉色嚴肅,款款而談。雖然他無法修鍊震勁,卻清晰的察覺出了震勁修鍊的竅門。

「能煉成碎玉拳,你對身體的控制力,強大的不可思議。」封於修臉上帶著驚奇。

他和蘇重多次交手。以他武學修養,很快就明白震勁奧妙。正因如此,他才知道這種勁力的修鍊難度。那需要對全身肌肉幾乎變態的掌控力。

「掌控是必要條件,另一個條件是協調。」封於修兇狠的臉上帶著一種別樣睿智:「你每次踢木樁,不就是為了感覺這種力道回饋,從其中找到那個肌肉協調的平衡點嗎?」

蘇重眼睛一亮:「不錯,我就是通過擊打木樁,仔細感受那一瞬間碰撞所反饋回來的力道。找到協調全身肌肉,讓腿部發出震勁的平衡點1他不得不佩服封於修。

每個世界的主角,不管正反,總有過人之處。就像這個封於修,蘇重已經不止一次吃驚於對方在武學方面的敏銳。

「你要做的就是延長這種感知時間。每次踢木樁,只有在接觸木樁那短短瞬間,才能通過撞擊的回饋來尋找平衡點。」封於修眼睛好似放出光芒:「如果把這一瞬間延長呢?」

「我會有更長的時間去感知腿部肌肉,去尋找平衡點。」蘇重瞬間明白了封於修的意思。

「其實你每一次踢腿,都可以用來感受腿部肌肉法力。但只有在擊中木樁那一刻,外部回饋最強烈,最容易被感知。實際上你抽擊空氣的過程中,依舊可以用來感知肌肉力量變化。可空氣阻力太小,你無法清晰感知到空氣給予腿部的壓力1

「去水裡!去水裡練習!水流強大的阻力,會讓你每一次踢腿,全程感受到阻力1

蘇重眼睛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