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七節 震山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節 震山腿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譚敬堯膚色黝黑,身材頎長,穿一身白色練功服,腳上穿著一雙千層底布鞋。他習武多年,精研腿法。多年修鍊,融合各家所長,把腿法練的出神入化,被人稱為北腿王。

不過在他功夫達到頂峰之後,他選擇了隱居,成了一個頗有名聲的雕刻藝術家。

最近幾天為了藝術展,他總是工作到很晚。不知是不是錯覺,譚敬堯總感覺有人在背後盯著他。

最開始幾天,他還以為是自己疑神疑鬼。但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那種被人看著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譚敬堯習武多年,五感敏銳,想了想最近幾天周圍的人流,頓時發覺了幾個熟悉的面孔。

「到底是誰在監視我?」眼睛一眯,一道寒光閃過。

吃過晚飯,譚敬堯像是往常一樣往藝術中心走去。夜晚寂靜,能讓他更加專心工作。

他習慣走路,工作回家總是步行。一步一步把功夫融入日常,一舉一動都在練功,每時每刻都在增進武學積累。

往後瞥了一眼,注意到那兩個熟悉面孔。譚敬堯心中一動,自然而然的走進一處鬧市。趁著人流遮擋,腳下連連閃動,一矮身,人就突然消失在人流中。

「人呢?怎麼不見了1兩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幾乎是粗暴的推開人群,跑到譚敬堯消失的地方。

「怎麼突然就沒了!跑哪裡去了?」

其中一人從懷裡暗處對講機:「喂,我們這裡出狀況了,人跟丟了1

「你們在找我嗎?」一個聲音突兀在兩人耳後想起。不等兩人回頭,只感覺脖子後面一疼,然後徹底昏了過去。

「喂!喂!說話!怎麼了……嘎吱1

譚敬堯攥著對講機,毫不猶豫的關掉了通話鍵。

雙手從兩人腋下穿過,架著兩人就走。兩個大活人,竟然被他雙臂輕鬆提起。周圍人來人往,竟然看不出異樣!

走到一處陰暗小巷,把兩人仍在牆角。譚敬?拿出對講機,頻道一直沒動,他要搞清楚到底是誰在監視他。

按下通話鍵:「為什麼要監視我。」

「你好,是譚敬堯先生嗎?我是香港警署陸玄心。首先,我對於我們的監控行為表示歉意。原因我稍後會告訴譚先生。現在我想確認,我那兩位兄弟怎麼樣。」

譚敬堯瞟了一眼躺在地上死豬一樣的兩人:「死不了,只是昏過去了。」

「很好。譚先生,我們之所以對您進行監控,是處於對您的安全考慮。想必您也聽說了拳王麥榮恩先生的死訊。麥先生是被人謀殺的,我們得到了很可靠的消息,您可能是兇手的下一個目標。所以才對您施行了必要監控。希望您能夠理解。」陸玄心盡量用平緩的語氣道。

她這些天,已經對所謂的習武者,有了足夠的認識。有真功夫在身的武者,平常時候並不會多麼囂張跋扈。就像夏侯武,他看起來還十分的謙恭溫馴。可一旦爆發起來卻非常的可怕。

夏侯武為了見自己,一口氣打到了十七人。她看過錄像,那突然間的暴起,突兀而又兇狠。

她有理由懷疑,一旦自己的語氣衝撞了對方。負責監視的兩個兄弟不會死,但卻很可能會傷殘!

「誰想殺我?」譚敬堯平靜道。他習武多年,比武的時候難免收不住手。打死打殘的人不在少數。有仇家找上門很正常。他只是有些好奇,到底是誰來殺自己。是舊日仇恨,還是想擊敗自己獲得名聲。

「現在還不清楚,麥先生是被人用拳頭打死,我們警隊有人懷疑,他可能會找同為武術家的您進行挑戰。」在得到夏侯武提供的名單后,陸玄心表面不在意,實際上卻迅速展開調查。

只是結果並不好,名單上的人檔案信息都很清白。好在警隊畢竟掌控治安,各種消息渠道繁多,不只簡單的電腦檔案。有心調查,很快就把幾個人的身份信息拿到。這些人都是武術家。

結合夏侯武所說,玄心有理由懷疑,這是一起武術家比鬥爭鋒造成的案件。就像當初的夏侯武打死人案件。不過那次是意外,這一次,卻不一定是意外。

所以她立刻派人對名單上的人進行監控。

「挑戰?如果他有膽子,就讓他來吧。」譚敬堯冷冷一笑,他習武多年,打死打殘的挑戰者不知凡幾,他還真沒怕過誰。北腿王的名號可不是他自封的,而是一腿一腿,染著鮮血踢出來的。

「我不希望再看到有人監視我。放心,我不會對你的人怎麼樣。但如果再發現,我會讓我的律師投訴警署。我想,你不會希望鬧的滿城風雨吧?」譚敬堯平靜的威脅道。

他確實是武術家,卻不是莽夫,不會暴起殺人,那是傻子才幹的事情。他可是藝術家,名聲在外,只要公開發起投訴,輕易就能讓警署難看。

嚓!

右手碾動,捏碎對講機,譚敬堯施施然走出暗巷。對兩個躺在地上的傢伙不聞不問。

陸玄心氣的一拳狠狠砸在桌子上。

「頭,怎麼辦?」

「就知道這些傢伙自高自傲,一個個不讓人省心1陸玄心怒火中燒:「通知附近兄弟,先去把負責監視譚敬堯的兄弟送去醫院檢查。這些人出手重,別留下什麼後遺症。」

「知道了。那還監視嗎?」

陸玄心一陣火大:「這還怎麼監視。其他人先繼續,保持隱蔽,可別被再發現。至於譚敬堯那裡,我明天直接去找這傢伙談一談。希望能得到他的配合。」說著,她自己都沒了信心。

……

海水飄蕩,擊打著岸邊礁石,一層白色水花不斷翻滾。

蘇重站在齊腰深的海水之中。深淺一米處,一根合抱粗的木樁深入海底,牢牢固釘在海床上。

眼睛微微眯著,蘇重心神集中,仔細協調腿部肌肉律動。

轟!

右腿好似出膛炮彈,從水底猛然彈起,伴隨著一連串白色氣泡,巨大水浪從海底翻起,好似有一頭鯊魚在水底翻滾衝刺。

砰!

木樁被狠狠擊中。好似在內部有什麼東西被強烈擠壓,突破極限之後猛然衝出,整個木樁毫無徵兆的四分五裂,化作一塊塊碎木崩飛出去。碎木塊劃過水面,拉出一道道白色水線。

「終於練成了1耗時兩個月,蘇重在海水中沒日沒夜的修鍊。終於把震勁貫通到了腿部。

「就叫震山腿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