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八節 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節 碎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走進藝術館,來到自己的工作室。譚敬堯並未開始工作。而是在想剛才的事情。

「能用拳頭打死麥榮恩,至少拳法一道強橫至極。」譚敬堯知道麥榮恩的拳頭有多重。一拳就能轟斷碗口粗的木樁。兇狠強悍的可怕。

作為一位武術家,他怎麼會不知道麥榮恩的死訊。北腿王同樣有著自己的消息渠道。

「這傢伙到底是誰?能有那麼強的拳法,不可能是無名之輩。為什麼之前從未聽說過這個人。難道是個新秀?」想了想,不明所以,便不再多想。

「最近看來要多注意一下。」他不怕對方挑戰,就怕對方不按套路來。背後偷襲之下,武功再高也得吃大虧。

拿起鎚子和鑿子,譚敬堯準備工作。他正在雕刻一個巨大的人形骨架。多年練武,讓他對身體的二百零六塊骨頭,有著超越常人的認知。加上精湛的手藝,雕刻出的骨架比例適中,巨大逼真十分震撼。

可剛走出兩步,他突然停下來,譚敬堯感覺到了一股猶如實質般的目光。

陡然轉身,不知何時,一個人影竟然站在了巨大骨架之上。對方穿著黑色衛衣,兜帽陰影遮住上半張臉,只露出下巴。

「你是誰,那裡不能站人1譚敬堯心中一緊,自己竟然沒發現對方!

不管這人是提前潛伏進來,還是在自己進來之後,再悄悄潛入。自己發現不了對方,都說明對方有著一身好武藝。起碼腿上功夫不差,不然無法悄無聲息的站到雕塑上。

蘇重從骨架之上一躍而下,站在譚敬堯五米之外:「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只要知道,我來找你比試腿法。」

「麥榮恩是你打死的。」譚敬堯頓時知道了來人身份:「藏頭露尾,我沒興趣和你比武。」

「你不得不和我比。」話音剛落,蘇重就好似一頭潛伏已久的獵豹。猛然從原地衝出,化作一道黑影直衝譚敬堯。

右腿好似一條鞭子,劃過一個弧形?狠抽向譚敬堯。空氣被腿部強勁力道擊破,嗚嗚鳴響。

聽到蘇重右腿劃破空氣的聲音,譚敬堯心中一緊。好強的力道,不可硬接!

他上身不動,雙腿擺動好似靈蛇竄動,幾步就退出五六米。

砰!

右腿落地,強烈的震勁狠狠轟擊在地上,水泥地面頓時被震出一個坑。碎石塊彈飛,砸在不遠處骨架之上作響。

譚敬堯眼角一抽,果然夠強勁。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不能硬扛,游斗消耗他力量1譚敬堯習武多年,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比武,經驗豐富至極。

他腿法很強,但不會硬打硬拼。

武功是不只是體力的對抗,還是智慧的博弈。他推崇尋隙而擊一蹴而就!

譚敬堯被人稱為北腿王。腿法可不僅僅指腿部力量,還有腿部靈活度,這決定了移動速度!

心念一起,力量順著心意流轉。輕靈腿法展開,頓時化作一片飄絮,在空曠的工作室內飄飛起來。

砰砰砰!

蘇重身形如電,雙腿揮舞如輪。宛若狂風暴雨一般,劈頭蓋臉朝著譚敬堯踢去。地面被蘇重巨大力道踢中,一會兒就變得坑坑窪窪。

「想躲?哼1蘇重一眼看出譚敬堯算計。

《鋼筋鐵骨》賦予了他強大的力量。震山腿給予了他釋放通道。他不如譚敬堯靈敏,速度卻一點兒不慢。每次移動,就是一個獵豹衝刺。

砰!

一腿把踢斷骨架雕塑的三根肋骨,蘇重利箭一般直衝道譚敬堯面前。右腿蜷縮彎折在胸前,好似擠壓到極致的彈簧,猛然彈出。

譚敬堯臉色大變,他身後就是雕塑骨架,退無可退!右腳閃電般踢出。

砰!

白底黑面布鞋和帆布白板鞋狠狠撞在一起。

噗嗤!

震勁激蕩,布鞋好似被什麼東西楸扯,猛然碎成布片四處飛舞。譚敬堯臉一白,只對了一腿,他整個腳掌就被震麻了!

好詭異的勁力!

「你逃不掉了1蘇重怎會放過這種機會。趁著譚敬堯腳底麻木,身法滯澀的時機。期身而進,右腿瞬間舞出一片虛影。

「震山!震山!震山……」

強勁力道颳起的猛烈腿風,譚敬堯近乎本能的出腿相擊。那是他習武多年的慣性反應。

嚓!

雙腿剛剛接觸,震蕩之力迸發而出,一絲細微響聲傳來。聲音細不可聞,可在譚敬堯耳中,卻好似驚雷炸響#

他幾乎下意識的抬腿踢出,迎接蘇重越來越快的踢擊。

嚓!嚓!嚓……

一連串驚雷在腦中炸響。譚敬堯腦中一片空白。完了!

砰!

譚敬堯好似破布娃娃,被一腳踢中左臂凌空遠遠飛起,落地后翻滾數圈撞在牆角才停下身形。

不顧狼狽。譚敬堯翻身坐起,雙手抱住右腿。手剛剛觸及小腿,他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如紙。

他的腿碎了!

譚敬堯腦海中甚至出現了腿部骨骼的圖片,一片一片好似碎瓷片拼接而成!北腿王的腿竟然成了碎瓷片!沒有比這更諷刺得了。

忍著疼痛,額頭豆大汗珠落下。死死盯著走向門口的身影,眼裡滿是憤恨。心裡恨不得生撕了這傢伙。

一道黑光陡然飛來,直射腦門。譚敬堯根本來不及反應,本能的閉上眼睛。

叮!

一聲脆響,頭頂一片熱流順著額頭流下。伸手一摸,鮮紅一片。轉頭看向身後牆面。一個漆黑色燕子形狀飛鏢,釘在身後牆上。長長燕子翅膀,死死釘入牆內。就是這個怪異的燕子鏢,割破了他的頭皮。

回想起剛才黑光突來的情景。譚敬堯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在低上幾分,這枚怪異飛鏢,就不是在牆上,而是釘在他的腦門上!

……

醫院,陸玄心帶著一個組員走進病房。譚敬堯半坐在床上,頭定包裹著紗布,臉色蒼白。

「譚先生,我是陸玄心。方便的話,能回答我幾個問題嗎?」陸玄心小心翼翼的問道。眼睛隱蔽的掃了一眼對方蓋在被子下的腿。

她已經從醫生那裡了解到,右腿粉碎性骨折,需要截肢。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比你更像抓住他。可他從始至終都沒露出過臉。我也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監控器內的視頻你們可以去查,雖然希望不大,但還是期望能有些線索。」譚敬堯平淡道。

「這個東西是他留下的,希望對你們有用。」譚敬堯指著身旁桌子,那裡放著一枚怪異燕子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