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九節 身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節 身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赤柱監獄/

陸玄心急匆匆趕到監獄,譚敬堯身受重傷。為了及早抓到犯人。她要比犯人搶先一步。

夏侯武最先告訴了他被挑戰人員名單。果然沒過多久,譚敬堯就被人踢殘廢。陸玄心相信,夏侯武絕對掌握著一些她不知道的消息。

「譚敬堯腿部粉碎性骨折,需要做截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犯人到底是誰,他下一個目標又是誰?」陸玄心開門見山。她不想拖延,每多一分鐘,就有可能多一個受害者。

「麥榮恩拳法強勁,就被被人用拳頭打死。譚敬堯腿法強悍,就被人用腳踢廢。這個傢伙就是個武痴。他在分門別類的挑戰各個武術家。」夏侯武也不隱瞞,把自己的猜測說出。

「跟我走吧,希望我的決定是正確的。」陸玄心已經辦理了相關手續,讓夏侯武離開監獄幫助香港警署辦案。

夏侯武對此有所預料,這正是他所期望的。他要出去,確定出手的人到底是不是封於修。他要親手抓住對方!

車上,夏侯武仔細聽陸玄心介紹案情。

「你說,兇手只是把譚敬堯踢殘,就收手離開?」夏侯武有些奇怪。麥榮恩被對方毫不猶豫殺死,譚敬堯卻被對方放過。

這不太符合封於修的作風。他了解封於修,他們交流很長時間。知道對方是個不折不扣的武痴。對於武功的理念很是偏執,認為武術就是殺人技。一旦動手,兇悍非常。

通過交流,夏侯武發現對方似乎有著什麼顧忌,雖然出手狠辣,卻沒有致人死命。

麥榮恩如果真的是封於修殺死,說明對方已經沒了顧忌。可偏偏又放過了譚敬堯。

他有些想不明白。

「有什麼想法?」陸玄心看出夏侯武的疑惑。

夏侯武一怔,搖搖頭沒說,他還不想暴露,自己和封於修有來往的事情。

「那你認為,兇手下一個目標會選擇誰。」媒體的大肆報道,讓陸玄心承受了巨壓力。她必須遏制兇手繼續行兇。放出夏侯武,就是為了提前預測兇手目標。

「先拳後腿再擒拿,下一個是擒拿王。」

這個習武口訣,他曾經告訴封於修。如果犯人按這個口訣挑戰,也從另一個方面證明,兇手就是封於修。

「對了,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陸玄心手裡提著證物袋,裡面放著一個怪異的燕子形狀飛鏢。

飛鏢成黑色,一側燕尾拉長,尖端鋒利。

「不太清楚。」

夏侯武心裡一沉。這種奇形怪狀的飛鏢最是難用。犯人能隔著十多米,把這個飛鏢,準確的釘進水泥牆!手腕力道非常強勁!

……

大奧

距離碼頭不遠處的海中,蘇重除了頭部,整個身體都浸沒在海水中。

這已經是他擊敗譚敬堯的三天後。用震勁把北腿王的腿震碎。蘇重並沒有多麼興奮。也沒有改變過以往的作息。

回到大奧之後,他索性把養生館交給封於修妻子打理。而除了周圍鄰居,其他病人一概不接受。所有時間都用來專心修鍊。

長長吐出一口氣,蘇重仔細感知臟腑傳來的疼痛,心裡頗為失望。

「看來《鋼筋鐵骨》短時間內是沒法提升了。」他每天都會嘗試修鍊第六層玄武納氣。可惜每次修鍊,臟腑總是隱隱作痛。

蘇重知道,自己的臟腑強度還不夠,不足以支撐玄武納氣氣血運轉。

他每天只能不斷修鍊第五層天蛇射息,以此來加強臟腑強度。

「震勁已經貫通了四肢。下一步,以四肢為起點,逐漸向中心丹田匯聚。直到把震勁練到身體各個部位。到那時,震勁就算徹底修成了吧。」

蘇重對自己無意間領悟出來的震勁非常期待。在這個超凡之力被壓制的世界,震勁就是發揮身體力量的極端手段,能成倍的增幅攻擊力。

譚敬堯的腿很硬,可蘇重震勁滲透,直接把它的腿骨震碎。麥榮恩更是不堪一擊,一拳就被蘇重震斷了胳膊。

眼睛眯起,蘇重仔細感知肌肉律動。震勁的要點在於肌肉協調發力。讓身體肌肉處在同一個頻率,共振之下發揮出強大力量。

這個頻率很難尋找,即便找到,也需要強大的控制力發揮。對身體的控制,取決於個人意志。蘇重靈魂穿越數個世界,意志強大。他只需要找到那個震動頻率。

這需要一次次試驗。通過身體受力反饋,感知力量間的細微差別。

「封於修對武功修鍊確實很敏銳。水中修鍊阻力更大。常人用水中修鍊增強力量。卻不知道,水的阻力所賦予身體的壓力,是一種多麼寶貴的數據。」

蘇重眯起眼睛,心神沉靜,肌肉力量陡然爆發。

刷!

海面捲起一道白色水花,海水好似被一分為二,蘇重身體詭異擺動,巧妙的擠入中間縫隙。

只一個突刺,蘇重機就衝出去五六米。這可是在海里!

「利用震勁震開海水,在藉助身法減輕阻力。本來是為了修鍊震勁,沒想到卻最先練成了一身身法1

封於修躺在躺椅上曬太陽,看到蘇重身法,眼睛頓時睜得老大,一下坐直起來。

剛才那一下,海水對蘇重的阻力,好似消失的一乾二淨!

如果在空地上,蘇重速度還會提升一倍。這意味著,蘇重的攻擊速度,會提升數倍。同樣意味著,和蘇重對上,自己根本來不及攻擊,就會被蘇重擊倒!

封於修臉上露出落寞表情。

封於修的妻子翁氏就在旁邊陪伴。她覺得這些天的生活簡直是上天恩賜。

絕症有了治癒的希望,丈夫不在一味的沉迷武功,終於分出一些心思在自己身上。不過,丈夫似乎被蘇醫生給打擊到了。

注意到封於修臉上的落寞,翁氏心底暗笑,她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表情了:「怎麼,蘇醫生的功夫又有精進?」

這幾乎成了習慣。蘇醫生似乎是個練武奇才。雖然自己不懂武功。可從丈夫的隻言片語,也足以感覺出蘇先生的不凡。

「蘇醫生真的那麼厲害?」翁氏還是有些不信。她了解封於修,雖然雙腿天生殘缺心氣卻比誰都高。更能夠下狠心修鍊。這些年,她只看到丈夫擊敗一個又一個對手。從未有一人能給予他打擊。

「厲害?怎麼能不厲害!他只用了四個月,就在拳法一道上贏了我。之後一個月,他就勝過了我的腿法。現在,他又練成了獨有身法。我們兩人交手,我怕是已經抓不住他的衣角了。」封於修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