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三節 又不是我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節 又不是我的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封於修正坐在海邊曬太陽,妻子翁氏陪在身邊。。:。

在見到蘇重之前,封於修痴『迷』武術。雖然身體有殘缺,卻意志堅定。

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會輸給他人,更能對自己下狠心。任何極端的修鍊手法都敢往身上招呼。

他的努力和痴『迷』取得了應有的回報。封於修武功突飛猛進,接連不斷的瓶頸。

他曾經向多人求學。那些人無不斷言,說封於修先天殘缺,無法練到巔峰。

可他卻打破一個又一個預言。在功夫練成之後,挨個上『門』挑戰。把當初看不起他的那些武術家,全部打趴在地上。

但當他見到蘇重之後,封於修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自己苦練多年練成的拳法,蘇重幾個月就超過去了。『花』費更多時間修鍊的『腿』法,只是一個月就敗給了蘇重!

尤其是那個詭異的震勁。

因為清楚震勁的奧妙,他才會感到震驚。那種對籍肉』恐怖的控制力,即便他心高氣傲,卻不得不承認,他辦不到!

「又在想怎麼打敗蘇醫生?」翁氏略帶調侃道。

雖然封於修受到打擊情緒低落。但她卻很感『激』蘇重。

正因為蘇重的打擊,才讓封於修逐漸走出對武功的偏執痴『迷』。比起以往的心高氣傲不服輸,現在的封於修更像一個正常人。

一個會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妻子身上的正常人。

「我今天去醫院做了份檢查。」翁氏笑『吟』『吟』的看著封於修。

「結果怎麼樣?」封於修滿臉緊張的盯著妻子。

翁氏抿嘴一笑,她喜歡看到丈夫緊張自己:「醫生說,恢復的很好。意料之外的好,只要按照療程繼續治療,就有很大的治癒希望1

「太好了1封於修猛然起身,抱起翁氏在原地轉圈。

伴隨著翁氏清脆笑聲,陽光都充滿了美妙滋味。

好一會兒,等封於修平靜下來,翁氏嚴肅的看著封於修:「我們應該感謝蘇醫生。你應該知道,如果不是他,我可能已經不在了……」

封於修沉默下來,盯著海面不發一言。他在想和蘇重之間的『交』易。

蘇重救自己的妻子,自己把武功『交』給對方。這很合理。

可畢竟是一條人命,自己這一身功夫真的值嗎?封於修本來認為很值。他的武功都是他拼了『性』命,一點點『摸』索嘗試出來的。

但蘇重根本就沒學他的功夫。

與其說實在學武功,不如說是在找陪練。通過自己的展示,讓他更熟悉傳統武功。

之後他就把一切拋開,創造獨屬於自己的武功。直到現在,他依然對蘇重的領悟力、創造力感到震驚。

這麼算下來,自己付出的東西似乎真的不夠。

「當初村裡阿婆說蘇醫生是神醫,我們還不相信。誰能想到,他竟然連別人束手無策的絕症都有辦法。」翁氏語氣帶著感慨和驚奇。

「蘇醫生那麼年輕,就有這樣本事,可真讓人吃驚。」翁氏轉頭看向封於修:「對了,蘇醫生今天怎麼沒進海里練拳?」

封於修從沉思中醒來,聽到妻子問話,臉上『露』出古怪表情:「他去挑戰擒拿王了。」

「怎麼了,有問題?」翁氏對丈夫很了解,注意到丈夫奇怪表情,不由問道。

「本來沒什麼問題。可如果王哲身邊滿是警察,就有問題了。」封於修臉上表情更古怪。

他早就注意到了電視上發布的通緝,警方正在大力追捕殺害麥榮恩的兇手。別人不知道,難道自己還不清楚。兇手就是蘇重埃

「我之前打電話去赤柱監獄,夏侯武幾天前就被警方接走。警方已經知道挑戰名單,那些人周圍,肯定布滿了警力。」

封於修臉上滿是調侃意味:「這傢伙一出手就打死打殘一人,警察怎麼會放過他?這一次他註定白忙活。」似乎想到蘇重鬱悶而歸的景象,封?修難得『露』出笑臉。

翁氏在一旁笑而不語,丈夫賭氣的樣子,很少見埃

「哎,那不是蘇醫生的船嗎?」翁氏抬頭正好看到海面上開過來的遊艇。

「早上走的,中午就回來了。除去一來一回,就沒剩下多少時間。看來是真的被警察堵回來了。」封於修笑『吟』『吟』的對妻子道,站起身走向碼頭。

翁氏笑了笑,不理會丈夫,轉身走向養生館。她要去準備『葯』茶。那是蘇重每天必備飲品。身體越來越健康,她就越感『激』蘇重。

每天都認真的替蘇重打理養生館,蘇重『交』代的各種『葯』膳、『葯』茶,也仔細準備。

蘇重停好遊艇,跳上碼頭。手裡提著一柄劍。這是他之前專『門』找人定做的長劍。

不是手工鍛造劍,但也是特種合金製作,堅韌和鋒利上並不差。而蘇重要的就是鋒利和堅韌。

「回來了,是不是遇到警察了。」封於修笑眯眯道。

蘇重奇怪的看了而言封於修:「你怎麼知道的?確實是碰到了,三條街布滿警力。他們行動倒是快。」

「我打電話去赤柱監獄,夏侯武被警方帶走了。」封於修也不隱瞞:「你可能不知道,那份挑戰名單就來自夏侯武。那些人被警方保護,理所當然。」

蘇重恍然,他在王哲那裡就見到了夏侯武。只是沒想到,封於修竟會打電話,確認夏侯武是否出獄。

見到警察出擊,就想到了消息來源夏侯武。正常起來的封於修,出乎蘇重意外的聰明。

「沒碰上王哲也沒什麼,總有對上的一天。警察又不能天天看著他。過一兩個月,風平『浪』靜之後,總會找到機會。」封於修心中暢快。你也有失手的時候埃

自從見到蘇重,蘇重做事無往不利。

別人治不了的絕症他能治,別人學起來耗時耗力的功夫,他學起來溜得不可思議。挑戰高手,更是高歌猛進,打一個廢一個!

現在終於失敗了一回,雖然是被警察堵回來的。

蘇重淡然掃了封於修一眼,提著劍走向養生館。

封於修臉上帶著笑,跟著蘇重走向養生館『門』前太陽桑

「蘇醫生,這是『葯』茶。」翁氏遞給蘇重一碗濃濃『葯』湯。順手給了封於修倒了一碗。

見蘇重把『葯』茶一口喝乾,翁氏收回瓷碗,臉上帶著憂『色』:「蘇醫生,剛才我看到電視報道。王哲被人惡意攻擊,導致全身癱瘓,警方似乎再次加大了調查力度。您是不是需要躲一躲。」

噗!

封於修剛喝進碗里的茶,被他一口吐了出來。

「又廢了一個1封於修眼睛瞪的滾圓:「你是怎麼躲過警察圍堵的?1

蘇重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封於修:「躲什麼?直接闖過去就好了。」

闖……直接闖過去!那可是荷槍實彈的警察!

翁氏臉上憂慮更重:「好像是因為警方被襲擊,已經下了通緝令。只要發現犯人,可以直接開槍。蘇醫生,你看……」

封於修直愣愣的盯著蘇重。還真敢硬闖?!

「怕什麼?」蘇重毫不在意:「他們又沒看到我的臉。」

封於修咽了口唾沫,緩了緩心中震驚。

翁氏鬆一口氣,旋即疑『惑』道:「警方似乎掌握什麼線索,好像是一隻燕子鏢,正在徵集信息。」

「堂前燕1封於修陡然轉頭瞪著蘇重:「那是你從我這拿去玩的堂前燕,怎麼扔現場了?」

「對埃」蘇重不在意點頭:「你不是說,這表示他們功夫不行嗎?就是個象徵,沒什麼大不了的。你以前不也這麼幹嗎?」

「還沒什麼大不了!你這不是給警方留證據嗎?」封於修急得要死。被警方掌握了線索,還這麼悠閑?還是自己主動把線索扔給警察。嫌死的不夠快嗎?

「沒事,反正又不是我的堂前燕。」蘇重毫不在意。

封於修一臉呆愣。對啊,確實不是你的,可那是我的堂前燕啊!

封於修轉頭看著翁氏,滿臉沉重道:「老婆,我可能成通緝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