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四節 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節 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現在基本可斷定,兇手是按照先拳后『腿』再擒拿,這句口訣進行行兇。。:。」陸玄心說完,轉頭看向夏侯武:「這證明你的想法是對的。」

「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陸玄心已經逐漸信任夏侯武。

正是根據夏侯武的推斷,他們第一次和犯人面對面接觸。雖然被對反跑了,卻證明了夏侯武的判斷。

「我們不能這麼被動守著,應該主動出擊。」只是『交』手一回合,夏侯武就知道了蘇重難纏。

要不是自己命大,有廣告牌接著。自己就被對方一腳踹下高樓,摔死了!

兇狠,強悍!

自己等人被動防禦,處處受制,絕對是下策!

舉起手中證物袋,指著袋子里的怪異燕子鏢:「這就是線索,只要找到它的信息,我們就能找到兇手的信息。」

「我們已經放出消息徵集線索。可到目前為止,依舊沒得到任何有用信息。」一個警員滿是懊惱道。

「沒有線索,不代表沒人知道線索。可能是他們沒看到公告,也可能是他們不想說。」夏侯武了解武術家的世界。

每一個行當,都有著各自的規矩。有的好,有的壞,甚至是陋習!而很有可能就是由於某些原因,導致知道飛鏢消息的人,不想或者不能說。

「那怎麼辦?難道只能等著?」犯人從眼皮底下溜走,陸玄心非常不甘。她越發像抓到犯人。

「回佛山,我要去拜訪幾位前輩。他們應該知道這飛鏢的消息。」夏侯武篤定道。

……

「你要去找兵器王洪葉?」封於修等著蘇重。

「先拳后『腿』再擒拿,下面確實該學習兵器了。可你一種兵器都沒練過,去找洪葉幹什麼?送死嗎?」封於修說的毫不客氣。

「你天賦異稟悟『性』驚人,修鍊拳腳速度奇快無比。可兵器不一樣。」封於修語重心長。

在他看來,蘇重這麼急切的去找兵器王,就是自負驕傲的表現!

蘇重坐在躺椅上,膝蓋上放著那把剛買回來的長劍。右手握住劍柄,左手輕輕放在劍鞘上。臉上表情平靜無比。

封於修見蘇重無動於衷,頓時氣急:「你打死了拳王、廢了北『腿』王和擒拿,戰績輝煌。確實值得驕傲。可兵器相搏不一樣。」

「年輕人,你難道就沒聽說過,刀劍無眼這句話嗎?」封於修恨鐵不成鋼道。

年輕人?蘇重怪異的瞥了一眼封於修。

如果真論起年齡,蘇重這具身體不到三十,比封於修小了七八歲。封於修說一句年輕人不過分。

可要算心裡年輕,蘇重穿越數個世界,足夠做封於修的祖宗了!

注意到蘇重眼神,封於修頓時就瞪了回去:「你還別不服氣。洪葉武功可能不如前面三個人紮實。可他通曉各種兵器。可以說,隨手從旁邊『摸』過一把椅子,就能成為一樣絕佳兵器。你拿什麼和對方打?靠你那一雙『肉』掌?」

「震勁確實玄妙,可你的震勁能讓你的拳頭比鋼鐵還硬?你能拿手去扛菜刀1封於修毫不客氣的諷刺道。

隨著妻子病情逐漸好轉,他對蘇重的感官一變再變。

開始蘇重以治病為條件,要挾他『交』出武功。封於修咬牙答應,心裡卻恨不得生撕了蘇重。

對他這個偏執武痴來說,這種威脅讓他感到無比束縛。失去自由,讓他想發狂!

可隨著時間推移,蘇重根本就不在意他的武功秘法。即便他在講解時,偷偷留了一手,蘇重也絲毫沒有追問的意思。

他相信,以蘇重的悟『性』,肯定看出了他的保留。

蘇重不僅沒問,還嚴格遵從諾言,開始給妻子治玻醫院檢查現實,妻子一天比一天健康。那可是絕症!竟然真的開始治癒!

到現在為止用的『葯』材,足夠蘇重再買一艘遊艇了!可蘇重一點要求都沒提。

這讓封於修覺得佔了便宜罐佔了大便宜!

所以他對蘇重的挑戰行動格外上心。不想蘇重因為冒進,遭受重大挫折。

很多天才,開始順風順水,可就是因為得意忘形,遭到突然打擊。最後一蹶不振泯然眾人。

他不想蘇重成為那些墮落的天才之一!

可不管他怎麼說,蘇重依舊是那副平靜模樣。封於修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能堅持勸說到現在,還是看在妻子的面子。見蘇重冥頑不靈,頓時急了:「你難道還想憑這把破劍去贏人家?」

「封於修難道沒了膽氣?」蘇重淡淡回到。

封於修脖子頓時漲得通紅,旋即瞪著眼睛緊盯蘇重,深吸一口氣壓下怒火,滿是嘲諷道:「劍乃百兵之君,最是難練。需要近乎苛刻的『精』湛技藝。沒有常年累月的磨練,根本不可能掌握!你會用劍?」

封於修斜睨著蘇重:「你那兩手蠻勁,如果拿把斧子大鎚什麼的,我還有點期待。拿把劍?你是去耍劍嗎?」

耍劍?蘇重看著遠方海面,『露』出追思神『色』。我可是耍了有些年了啊!

起身離開躺椅,蘇重左手握劍,臉『色』平靜的走向碼頭。等來到碼頭木樁旁邊,蘇重左手緩緩握住劍柄。

鏘!

一道亮光猛的閃過。天空陽光折『射』,晃的封於修眼睛眯起。

蘇重鬆開握劍右手,臉上『露』出些許懷念神『色』。旋即又恢復平靜,淡然走向碼頭邊遊艇。

封於修眉頭微皺。他剛才清晰聽到了一聲長劍出鞘的響聲。可為什麼劍依舊在劍鞘內?

突然,封於修眼睛猛地瞪圓。

木樁之上,不知何時,竟然出現了一條極細的線。線條自左向右,斜指天空。

伸手一碰木樁。

木樁陡然分成兩半,上半部分沿著斜線滑下,掉在地上砰砰作響。

封於修一個機靈清醒過來。看向半截木樁。分界面光滑如鏡,好似油脂塗抹。伸手一『摸』,截面竟然隱隱發燙!

好快的劍!好利的劍!

看向蘇重的目光越發驚駭。他從來不知道,蘇重竟會有一手『精』妙至極的拔劍術!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只聽到一聲響了。那是因為拔劍回鞘速度太快,快到兩聲重疊,快到只聞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