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九節 劫持(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節 劫持(上)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翁氏急匆匆的往養生館趕。

一定要通知蘇醫生,必須讓他率先離開。

她和封於修這段時間,一直和蘇重在一起。知道蘇重打死打殘數人,身上背著通緝,是警方亟待抓捕的犯人。

此刻看到大批警察沖向自己家。立刻就知道,警察已經查到這裡了。

很可能就是因為堂前燕引來的。

「蘇先生也真是的,為什麼非要在原地留下堂前燕?」她想不明白,既然可以悄無聲息的挑戰,為什麼又要留下線索。

雖然不是直接線索,但卻指向封於修。找到他們夫妻,就等於找到了蘇重。

她哪裡知道,封於修早就暴露在夏侯武的面前。即便沒有堂前燕,夏侯武依然會,想法設法引導警方找到這裡。

留下堂前燕,是增加封於修的嫌疑,讓警方更多關注封於修。

就像現在,即便抓住封於修,只要他不開口,誰會知道,不斷挑戰各路高手的人,會另有其人!

一路小跑,翁氏很快就來到養生館。蘇重此刻正在門前躺椅上琢磨震勁。就在昨天,他已經把震勁貫穿下陰,只剩下腦袋沒有通透。

腦袋畢竟是一身首腦,蘇重不敢絲毫大意,小心翼翼的不斷試探。他很期待震勁通達全身後的神效。

「蘇醫生,不好了!警察來了,你快走吧。」翁氏跑到蘇重跟前,氣喘吁吁道。

「這麼快就找過來了?」蘇重眉頭一挑,看來自己不斷挑戰,已經給了警方巨大的壓力,不得不加緊辦案。

這一路過來,蘇重已經把原劇中,封於修挑戰的高手,全都打了一遍。包括封於修自己,都被蘇重擊敗。

現在就剩下內外合一的邵和年和夏侯武兩人。

「你們怎麼辦,要不要和我意思出去躲一陣。」

「我們沒事,即便被抓住,也不會有事。我們又沒做什麼。您必須要離開了。」翁氏看得很明白。

他丈夫的確怪異瘋狂,可這些年根本就沒犯什麼事。即便有問題,也是在比武時傷人。可大可小,很多都已私了。根本沒有記錄在案。封於修被抓起來,頂多就是關幾天就會放出來。

但蘇重不一樣。他身上背著多起傷人案,而且還有殺人案。

在這之前,封於修就已經和她商議過。一旦警方找來,封於修會替蘇重擋一陣。即便抓起來,沒有案底,也無法把他怎麼樣。

蘇重會有更多的時間逃跑。

「蘇醫生救了我的命。我們夫妻二人無法報答,只能為您拖延一些時間。」翁氏誠懇道。

蘇重一時間沉默。

他出手就知翁氏,本來是出於交易。為的是封於修的功夫。

封於修認為他為蘇重講解武功,沒起到絲毫作用。卻不知道,如果沒有封於修講解。蘇重不可能這麼快完善震勁。

正是通過封於修了解各家功夫,蘇重才能那麼快的進步。針對性修鍊,碾壓一個個對手。

他在現場留下堂前燕,本就有利用封於修的意思。當初也直接了當的告訴了封於修,沒做隱瞞。

沒想到,封於修當時不作聲,竟會做這樣的決定,幫他拖延時間。

「你的病基本已經穩定,我之前留給你的藥方要堅持服用。配合化療,再有一年,就應該能完全康復。」蘇重不由叮囑道。他能做的,也就是完成當初的承諾,治好翁氏的玻

「我知道了。蘇醫生,您該走了。」翁氏趕緊催促。

「嗯。」蘇重點頭,提起放在躺椅旁邊的長劍,起身就走,毫不拖泥帶水。

他還要去挑戰邵和年,可不想和香港警方糾纏。

「你哪裡也不能去1伴隨一道清脆嬌喝,單英手持長劍,從一旁小巷內一躍而出。死死擋住通往碼頭的道路。

「就是你四處挑戰,傷人害命!跟我去警署自首,否則,不要怪我刀劍無眼1單英杏目圓睜,緊緊盯著蘇重。

眼前這人,可是個不折不扣的武瘋子,有名有姓的高手,接連不斷折損在這人手裡。單英不得不小心。

「姑娘,你可能誤會了。這是我們村裡的蘇醫生。他醫術很好,被人尊為神醫。我家中有人得了重病,急需蘇醫生救命。姑娘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翁氏在一旁連忙道,企圖騙過單英。

「先天殘缺的病可不好治,不要想騙我,我知道你是誰。剛才你們說的話,我全都聽見了。」單英看著翁氏冷冷道。

翁氏臉色一白,頓時知道已經暴露,眼中不由露出絕望。她可是看到了警察數量,一旦被引過來圍住,蘇重根本跑不了。

蘇重面無表情,越過翁氏,步履從容的走向碼頭。好似根本沒有看到,攔在半路的單英一般。

「你不要動,在往前走,不要怪我劍下無情1單英嬌聲歷喝,眉頭緊緊皺起。

蘇重好像沒聽見一樣,平靜的走向單英。

嗤!

單英長劍猛然一抖,劍尖好似靈蛇吐信,左右搖擺之間,猛然刺向蘇重。

蘇重眼中波瀾不驚:「你的劍法,果然是花拳繡腿。」

鏘!

劍光一閃而過。噗嗤,鮮血飛濺,蘇重一劍就把單英肩膀刺穿。

噹啷,單英長劍拿捏不住,掉落在地上。眼前一黑,委頓在地。

「蘇先生,她沒事吧?」翁氏臉色蒼白。

蘇重暴起傷人,一劍就把把人刺穿,翁氏在一旁看的心驚膽戰。留了這麼多血,不會又出一條人命吧?

蘇重心頭一動,伸手在單英肩膀連點數下,剛才還在流血不止的傷口,立刻止住血液。

「把她帶上船,你來照顧她,我們走。」蘇重不容置疑。

翁氏眼中閃過疑惑,不過看到蘇重幫忙止血,心裡不由鬆一口氣。她可不想希望,這麼一個年輕姑娘死在這裡。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帶走對方,想必蘇醫生有著自己的主意。翁氏架起單英完好的手臂,扶著單英走向不遠處碼頭。

蘇重行動迅速,一上船,立刻開著遊艇就走。

遊艇不緊不慢,慢慢劃過平靜港灣。蘇重從駕駛室向外看去,正好看到雙手被銬在一起,被眾人看壓的封於修。

注意到蘇重,還有甲板上的妻子。封於修咧嘴一笑,兇狠的臉上竟然分外洒然!

夏侯武看到封於修臉上笑容,奇怪的掃了一眼漸行漸遠的遊艇。不知為何,心中突然有些不安起來。

廢了好大勁終於抓到封於修,不過夏侯武越發確定,兇手並不是封於修。不是當初和他交手的那個人。

「對了,單英呢?」陸玄心臉上帶著笑容,走到夏侯武身邊問道。耗費這麼就時間,終於把犯人抓到,她當然高興。

「師妹?沒和你在一起嗎?」夏侯武心中咯一下。

「我以為他和你在一起,你沒看到她嗎?」陸玄心疑惑道。

「可能,不在這裡,我去幫你問問有誰見到。」陸玄心拍了拍夏侯武肩胳膊。

「麻煩了。」夏侯武勉強一笑,心裡不安越發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