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十節 劫持(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節 劫持(下)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說,我師妹呢1

砰!

夏侯武一腳把封於修踹出三米遠,臉上全是猙獰。しwxs520樂文小說

養生館外,陸玄心等人很快找到這裡。注意到地上一灘血跡,還有掉落在地的長劍,夏侯武眼睛都紅了。

如果不是陸玄心及其他警員拉扯,說不定直接出手暴打封於修。

封於修眼睛如狼,狠狠盯著夏侯武。滿臉兇狠的表情,一點兒都沒有被囚禁的落魄。

封於修也有些意外,不過了解到蘇重的性格。反而沒什麼擔心。如果夏侯武的師妹真被殺了,留下的不會只是一灘血跡,而是連帶對方的屍體。

半年相處,足以讓封於修初步了解蘇重。冷漠甚至冷酷,從心底散發出來的,對生命的不在乎,即便瘋狂如封於修也忍不住心悸。

夏侯武摸一把臉,壓下心中暴戾恢復冷靜。他立刻想到封於修剛才的笑容,死死盯著封於修:「那個遊艇有問題1

「什麼遊艇?」陸玄心詫異問道。

「剛才我看到有一艘遊艇出海,封於修看那艘遊艇的表情不對勁。」夏侯武死死盯著封於修。

提到那艘遊艇,封於修嘴角不自覺一翹。都已經過了這麼久,即便發現也已經晚了。大海茫茫,去哪裡追?

陸玄心也發現了不對勁,轉頭看向手下大個兒:「這裡有遊艇?是誰的?」

大個負責收集周圍情報信息,很快找到有關遊艇的線索:「是有這麼一艘遊艇。據說是一位蘇姓醫生的私人遊艇。大家都說他醫術高明,半年多以前突然來到這裡,經營我們身後這家養生館。而且他和封於修夫婦走的很近!據說封於修的妻子,就在他那裡就醫。」

陸玄心臉色難看:「怎麼不早說!這麼重要的信息,竟然會遺漏1伸手拽過文件,仔細查看消息。

「我們以為只是醫患關係,誰想到他會和封於修有牽扯。」手下警員臉色也不好看,誰能想到那個普通醫生會有問題。

「如果是普通醫生,怎麼會有錢買得起豪華遊艇1夏侯武幾乎立刻確定,這個蘇醫生有問題!他很可能就是那個四處挑戰的武瘋子!

「是不是那個傢伙1夏侯武盯著封於修。

「是他。」封於修嘴角帶著血跡,笑著回道:「可你抓不住他。」

「什麼是他不是他?」陸玄心被搞糊塗了。

「陸警官,兇手可能另有其人。」夏侯武臉色難看至極。最讓他心慌的是,師妹受傷了,師妹卻不見了!

「必須立刻加緊人手,通緝抓捕1

「什麼?為了抓他,二十三個兄弟被打進醫院,你現在告訴我,他不是兇手?1陸玄心怒目圓睜,指著封於修惡狠狠的道。

「你必須給我個相信你的理由。」陸玄心強壓怒火。

夏侯武忍住心中焦急:「你知道我和兇手交過。我確定,封於修不是那個人。兩個人的腿法不一樣。」

陸玄心看向封於修,頓時想起。之前抓捕封於修,雖然他確實兇悍腿法強勁,卻存在明顯缺陷,走路有些歪斜。

這麼明顯的特徵,她都能看見,夏侯武不會發現不了。那麼,她們抓錯人了?那二十個兄弟的打就白挨了?

「帶回警局審問,他肯定知道那個人的去向。」陸玄心心煩意亂,卻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單英。

看地上血跡,單英明顯受了重傷。她不想再出一條人命案!

警車上,夏侯武和三個警員一起看押封於修,他就坐在封於修對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

「他去了哪裡?」夏侯武出乎眾人余量的冷靜,平靜的問著封於修。

封於修一言不發。

旁邊三個警員對視一眼,察覺氣氛有些怪異。夏侯武的平靜,讓三人感覺心裡發毛。那好似暴風雨前的寧靜,孕育著如火山的狂暴力量!

「你會告訴我的。」

下一刻,夏侯武右手肘閃電般擊向左側警員。警員根本就來不及反應,被一下砸昏過去。

夏侯武動作不停,身體如獵豹一般猛然竄出,雙手並指成刀,驟然砍在對面兩位警員脖頸。

「你幹什麼1前方司機發覺不對勁,猛然踩死剎車。伸手摸向腰間手槍。

夏侯武卻不理會,抓住封於修肩膀,一腳踹開車門,猛的跳下疾馳的押解車。落地幾個翻滾站穩,拉著封於修消失在車流之中。

「頭,不好了!封於修被夏侯武劫走了1對講機猛然傳來呼叫,陸玄心氣的咬牙啟齒。

「頭,警署傳來消息,發現封於修曾經去監獄見過夏侯武。兩人可能早有來往1

陸玄心臉色大變,她來不及思考其中具體因果細節。只知道單英手上消失,夏侯武很可能會發瘋。

而被他們抓住的封於修,此刻卻陷入危險。

「該死!立刻通緝夏侯武1

夜色下的葵涌碼頭,繁忙依舊。燈火通明,集裝箱不斷裝卸。一刻不停的吞吐著龐大貨物。

「他會來嗎?」邵和年看著身旁怒氣沖沖的夏侯武。

「他一定會來1封於修斬釘截鐵道。不遠處,封於修癱坐在地,鼻青臉腫。左邊眼睛腫的隆起,只剩下一條縫。

「他是誰。」邵和年忍不住看了一眼,同樣烏青著眼睛的夏侯武。

銬著手銬,竟然還能把夏侯武打成熊貓眼。這人很厲害啊!

「一個武瘋子1夏侯武強忍怒氣。顯然,他遷怒於封於修,把封於修暴打了一頓。

封於修也不是吃素,照著夏侯武眼睛就是兩拳。即便帶著手銬,依舊給了他一雙熊貓眼。

「如果不是雙手被縛,鹿死誰手尤未可知1封於修瞪著一隻右眼惡狠狠道。

夏侯武正擔心師妹安危,心裡有氣不知道往何處發,哪裡忍得住挑釁。兩步跨到封於修身前,伸腿就要踢。

砰!嗡嗡嗡……

一根三米長鐵管突兀從天而降,狠狠插進水泥地面,正好擋在夏侯武身前!鐵管前段插入水泥地面,尾端兀自顫抖不休,嗡嗡作響。

夏侯武猛然後退,一絲冷汗從額頭滴下。剛才要不是他反應快,及時收腳,整個腳面都要被扎穿!

猛然回退數步,抬頭看去,頓時發現遠處陰影內,走出一個持劍青年。

來到封於修身前,探手把封於修扶起。看了一眼雙手鐐銬。手腕反轉,長劍猛地劈向手銬!

叮叮叮……

一連串密集響聲傳來。長劍接連不斷的擊打在同一位置。震勁勃發,僅僅三劍,竟在手銬上砍出一個缺口!

哈!

封於修雙手猛然發力,順著蘇重砍出的缺口,一下就把鐐銬掙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