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一節林家大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節林家大少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要問福州城內哪家鏢局最大,當屬福威鏢局。福威鏢局鏢頭眾多,鏢局龍頭林震南頗善經營,且為人疏闊,黑白兩道都要賣他個面子。這兩年生意越發的大,周圍數省的走鏢買賣,福威鏢局都摻了一手。

按說鏢局興盛,家中又有一個賢惠髮妻,該是美滿的事情。但林震南卻並不怎麼順心。這全都因為他的大兒子。三年前其妻子懷孕,生下一對雙胞胎。

雖然是雙胞胎,卻長得不一樣,這並不是什麼多奇怪的事情。

小兒林平之乖巧聰明,三歲的小孩長得粉雕玉琢,像個玉童子。真是捧在手裡怕碎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看在眼裡怕丟了,寶貝的不得了。

問題出在他的大兒子身上。從生下來之後,大兒子林陽就格外的安靜,只有到餓了和排泄的時候才會哭兩聲。其他時間不是閉著眼睛睡覺,就是睜著眼睛發獃。

開始還以為是天生異稟,長大了定能有大出息。但眼看著年歲見長,到了現在都三歲了還不會說話。而且平日里只知道坐在院子里發獃,一點兒也沒有小兒活潑。福州城內都在盛傳,林震南生了個傻兒子。

堂堂福威鏢局的大少爺是個傻子?這讓林震南顏面大失,順帶著也就對自己的大兒子不怎麼待見。不過好歹是自己的親兒子,到沒怎麼苛責,該有的東西都有。只不過更加喜愛小兒罷了。

蘇重坐在院子的台階上,雙手拖著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大院內呼喝練功的趟子手和鏢頭們。他已經來了這個世界三年,看著上躥下跳的鏢師們,他不得不接受現實。他穿越了。

院子里一眾人早就對這個大少爺見怪不怪,看就看唄,又少不了幾塊肉。再說他們本來就是給林家賣命的,還怕看?開始的時候他們還對著傻子少爺有些好奇,時間長了發現不管怎麼打招呼,對方都不會有任何反應之後,便沒了興趣。

不過關於大少爺是傻子的觀念也越發的根深蒂固。

「陽兒,又在看你這些叔伯們練武呢?」一個溫婉婦人走來,將林陽抱起,把他身上的灰塵細心的清理乾淨。一臉柔和的看著他。

蘇重任由這婦人擺弄,這不是別人,正是他這個世界的便宜母親林夫人。他已經習慣了這個身份,對於林夫人也頗為認同。他重生到這個世界,由於對於原來世界的眷戀,和對於新世界的警惕。他到現在都沒有開過口說話。

這導致別人都以為他是傻子,就連親生父親林震南都對他越發疏離。但只有這個婦人從來都是無微不至,甚至對他的疼愛都要甚過乖巧討人喜的小兒。

蘇重從一開始的不適應,到現在的接受了對方是自己母親的身份。這全都是對方三年來全心關懷付出的結果。

林夫人對於自己大兒子的不回應習以為常,別人以為自己的大兒子是傻子。可知子莫若母,她從來都沒把自己的兒子當過傻子。三年朝夕相處,她發現自己的這個大兒子非常的不簡單。

平日里的作息非常有規矩,早上老早就起床,晚上準時睡覺。平時不哭不鬧,不像小兒一樣到處瘋玩,越來越難管教。

至於為什麼到現在不說話,開始她也不明白。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漸漸的發現,自己的大兒子對外界非常的排斥。眼中總是帶著一股子疏離和漠然。在大兒子眼中,好似周圍的一切都像水中的月亮一樣,清晰的但卻留不下痕。正是因為這種疏離,才導致這兩年自己的丈夫對於大兒子的不喜。

不過她卻從來都沒放棄過,再怎麼說這都是自己的兒子不是。而且他覺得自己的大兒子不但不是傻子,而是天才。她每次看到自己大兒子黑白分明的眼睛,都覺得是在看一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磨礪的老人。

「你現在年紀還小,等過兩年身子張開了,就讓你爹教你武功。你爹的劍法可厲害了。咱們林家的辟邪劍法,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的。可惜王家刀法傳男不傳女,我沒能學會王家嫡傳刀法。要不然我偷偷交給你也沒問題……」看似溫婉的夫人也有少女般狡黠的一面。

林陽聽到這裡眼角不著痕的抽了抽,自己老媽這種私傳絕學堪稱叛逆的心思先不提。只是辟邪劍法這四個字就讓他頭皮發麻,這劍法厲害是厲害,可架不住它那霸道的修鍊條件。

至於說林震南的武功不錯,這句話蘇重就當自己沒聽過。林震南那手辟邪劍法,也就在福威鏢局裡面威風威風。在江湖上,勉強也就是個三流高手。

「娘親,明天教我識字吧?」蘇暢被母親抱著,頭枕在母親的肩膀上,小聲的開口道。

「行,明天娘就……」林夫人說到這裡突然停了下來,趕忙把自己兒子橫抱在懷裡,盯著自己兒子那張長相普通的小臉,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陽兒,是你說話了嗎?再說一遍,再說一遍。」林夫人語無倫次,眼裡滿是淚水。自己這個兒子總算說話了,開口說話,就不是傻子。

蘇重看到母親喜極而泣,心裡一陣感動。上輩子他只顧著自己的打拚,可沒怎麼陪著父母。現在他又沒辦法回去,時常覺得自己不孝至極。現在看到這一世的母親,因為自己開口而流眼淚。蘇重對這個世界的隔膜突然間就消失了,他真正的融入到了這個世界。

「娘親,明天教我識字行嗎?您要親自教。」蘇重又說了一遍。第一遍叫娘親的時候,還有些生疏。心裡隔閡一去,第二次就熟練多了。

「好好好。你說什麼都行,明天我親自教你識字。」林氏將蘇重緊緊的抱在懷裡,高興地不知說什麼好。

蘇重趴在母親的懷抱里,不言不語,再次恢復了平時的寧靜。母親只是抱著他,不停的撫摸她的頭。讓下人急匆匆的去前廳告訴林震南,自己的大兒子開口說話啦。

……

「夫人,你沒騙我?」林震南眼中帶著懷疑。他怎麼看眼前這個大兒子都不像會說話的樣子。

「來兒子,叫聲爹來聽聽。」雖然不信,不過他還是決定試試。一是因為他相信自己的夫人,另一個原因是他其實也希望林陽能開口說話。這樣就證明他不是傻子了。他當然希望自己的兒子不是傻子。

蘇重看了一眼抱著林平之,一臉溺愛的林震南。又低頭瞪著地板發獃。林震南心裡氣悶,他明顯就感覺到,蘇重眼中的冷淡。但轉眼就高興起來,不管冷不冷淡,有回應就說明自己的兒子肯定不是傻子。

他以前就不怎麼信,別人或許看不出來,但林震南是個精明的商人,最會察言觀色。早就發覺自家大兒子的冷淡。那種眼神絕對不是一個傻子能有的。他之說以不喜這個兒子,不是因為別人的流言。而是因為冷漠的眼神讓他有種淡淡的不安。

一個孩子有一雙成人的眼睛,第一次見或許會覺得是天賦異稟。但如果朝夕相處,就會有種無所遁形,甚至有種妖孽纏身的恐懼感。他害怕自己的兒子是被妖孽附體,他是走鏢的,對這些牛鬼蛇神最是上心。

而且小兒子可愛討人喜,有了對比,他自然更偏心小兒子。

「夫人……」林震南臉色怪異,想到妖孽附體,剛高興起來的心情,又跌回谷底。那種淡淡的不安又從心裡升起。

「你是怎麼說話的,嚇著眼兒怎麼辦。」林夫人翻了一個白眼,哪有這麼和自家兒子說話的。這又不是街頭耍猴。

「陽兒,餓不餓,要不要娘親給你做點兒點心?」林夫人抱著蘇重,摸著他的頭溫聲細語道。

蘇重不待見林震南,但對這個母親卻極為尊重:「娘親,我要吃茶糕。」

噹啷一聲,林震南剛放到嘴邊的的茶杯掉在了地上,滿眼的吃驚,這還真開口了。立即就歡喜起來:「兒子,兒子,趕緊叫聲爹。」林震南這回兒也顧不得心裡的彆扭不安了。

三年了,不容易啊,終於開口了。

蘇重翻了個白眼,理都不理他。

林夫人捂著嘴咯咯笑,小林平之看看一臉綠色的父親,又看看滿臉歡笑的母親,再看看一臉冷淡的哥哥。奶聲奶氣的開口:「爹爹,我也要吃茶糕。」

「好好好,我這就給我家平之去準備茶糕。」林震南心裡高興,對於自家小兒的爭寵一點兒都不氣惱,反而覺得好玩兒。

「來人,吩咐下去,全府上下看賞。」林震南對著門外大喝。

門口立著的漢子,聞言登時就面帶喜色。伸頭一臉驚奇的看了一眼蘇重,被林震南瞪了一眼之後,這才笑嘻嘻的下去傳消息。

這可不得了,傻子少爺開口說話了。不到下午吃飯,福威鏢局上下都知道了。林震南的大兒子不是傻子。據說大龍頭嘴都笑歪了。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