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節破界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節破界珠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第二天一早,蘇重準時醒來。這不是他不想睡懶覺,而是到了時間他就會自己醒過來,這不是他能控制的。即使想要躺在床上繼續睡,但精神旺盛卻怎麼也睡不著。

蘇重不以為意,三年時間他造就習慣。每天作息規律,天睡人睡,天醒人醒。這全都是他腦中的破界珠造成的。正是由於破界珠,他才會穿越到這個世界。

前世他就是一個上班族,每天拼死拼活。為了自認為的美好生活,不停的打拚。可一朝醒來,卻發現自己已經成了另一個人。而且來到了熟悉的笑傲江湖世界。此時想來,過去那些攀比爭勝之心實在可笑。一死之後,什麼都沒了。父母都來不及照顧。只剩無窮無奈。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來的,但卻知道和腦中的破界珠有關。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顆珠子的存在,但卻從來沒見過。這珠子來歷神秘,如果不是他穿越異界。他上輩子到死,估計也不會知道自己腦袋裡會有一枚珠子。

不過這種珠子並不是實體,介於真實於虛妄之間。他能夠感覺得到它,但如果把他腦袋劈開,除了一腦漿糊,什麼也發現不了。

聽林氏講,生他之前曾經夢到紅日投懷。似乎上輩子的母親也有過類似的說法,蘇重猜想。那個所謂的紅日估計就是破界珠。

任由丫鬟收拾,蘇重跟著丫鬟去吃了飯。就被林氏牽著手來到書房,今天就要開始識字了。

笑傲江湖世界內的文字自然是漢字,但時間變遷。文字之間差異巨大,他又只是懂得簡體。此時識字更多的是要把腦海中的簡體字,和這個世界的繁體字相互掛鉤。

蘇重和林平之兩兄弟坐在桌子後面。林平之一張小臉緊緊的著,努力做出一副認真嚴肅的樣子。眼珠子卻不時的瞄向身旁的哥哥。

林氏看著一臉鬥氣模樣的小兒,又看看始終平靜的大子。臉上掛著柔和的笑容。

「從今天開始,娘就開始叫你們識字。等你們大一些,就讓你爹給你們找個西席先生。不求你們考取功名,光耀門楣。但起碼不能是文盲。現在我教你們《三字經》。來,娘念一句,你們就跟著念一句。人之初……」

蘇重搖頭晃腦,跟著林氏念書。

林氏看兩個兒子頗為認真,心裡滿意。

「你們還小,識字的事情慢慢來。咱們以後,一天就學三個字。把這三個字認識,背下來,隔天我要檢查。要是不好好學,我就告訴你們爹。小心你們的屁股。」林氏笑呵呵的說。

林平之一臉無所謂,打屁股?怎麼可能。只要自己對著爹撒一下嬌,爹怎麼捨得打。這可是他的殺手,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會如何。轉頭一看,發現自己的哥哥正瞪大了眼睛盯著書本看。

林平之心裡小小的得意了起來。自己只看了五遍就將大體將三個字認了下來,雖然不會寫,但已經能夠認識。看哥哥的樣子,顯然還在忙著記憶。果然,就算這個哥哥會說話,也不如我聰明。林平之高昂著頭,在心裡哼哼。

林氏看著自己小兒子,那快要抬到天上去的下巴,笑著輕拍了兩下。就轉頭看向低頭啃書的大兒子,心裡一嘆:「陽兒,不要著急,記不住沒關係,咱們慢慢來……」

說著說著,林氏忽然停了下來。這才發現,自己的大兒子看的竟不是第一頁。看那厚度,一本三字經已經看了快一半兒。這不會是逞能騙自己的吧?

「陽兒?你能看得懂?」林氏懷疑的問了一句。

蘇重抬起頭看著自己的便宜母親,他能告訴她,自己已經把前面看到的三字經全都背下來了嗎?

就連蘇重自己都有些驚訝。雖然他本就識字,但也沒想到自己的記憶這麼變態。他只是看了三遍。自己所看過的內容,都已經記在了腦子裡。前世上中學的時候,背一篇百十字的古文,都要費半天的功夫。而且很快就會忘記,還需要反覆記誦。

但現在他只是看了三遍。這些筆畫繁複的字體,就像刻在腦海中一樣,永遠不會忘記。

「看不懂。」蘇重搖頭。

林夫人舒了一口氣,這才正常。

蘇重也舒了一口氣,要是說自己的看得懂,肯定會被人當妖孽。傻子不好當,但頂多是被人嘲笑兩句。但妖孽卻是不能當,那是會被燒死的!

他不理會洋洋得意的林平之,也不理會溫聲勸慰的林氏。自顧自的把《三字經》從頭翻到尾。又來回翻了幾遍,增加記憶效果。只是花了一個上午,蘇重就已經完成了識字的過程。

蘇重不由感嘆,破界珠要比他想象的厲害的多。能夠帶著他穿越,還能夠開發大腦。這遠超常人的記憶,肯定是破界珠的功勞。蘇重想不明白原理,也就不再想。債多不愁,破界珠還不是現在的他能夠理解的。

……

校場

蘇重再次坐在台階上看鏢師們練武。

「老鄭,總鏢頭說少鏢頭會說話了,不再呆傻。怎麼現在看著還是那個樣子啊?」史鏢頭那毛巾擦乾淨額頭汗珠,湊到旁邊鄭鏢頭身邊閑聊。

「老史,不要亂說話。既然總鏢頭這麼說,肯定就是真的。總鏢頭又沒必要騙我們。再說,這也不是我們該管的事情。」鄭鏢頭頗為穩重,他知道這種事情開不得玩笑。而且這是鏢頭的家事,覺得不應該亂說。

「我自然知道這個道理。」史鏢頭大咧咧的道:「只是,少鏢頭整天看我們練武怎麼回事,難道他喜歡練武?」

「沒準還真是這麼回事。」鄭鏢頭一想,覺得這頗有可能。少鏢頭從小就喜歡呆在校場旁邊看,除了喜歡武藝,還能有其他解釋?

「要不咱們去教少鏢練武?」史鏢頭臉上帶著興奮,他十分好奇這個安靜的少鏢頭,到底是不是真的不傻。

鄭鏢頭斜眼看著對方,直到把他看的臉紅。

「老鄭,你那是什麼眼神,難道你不就不好奇少鏢頭到底好沒好?」史鏢頭梗著脖子問。

鄭鏢頭和他處事多年,自然知道他的性子,也不生氣。

「我當然好奇,只不過教武藝的事還是算了。咱們這幾手,哪裡比得過總鏢頭的家傳劍法。辟邪劍法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的,你說用得著咱們取教少鏢頭習武?」

「嘿嘿,那倒是。辟邪劍法可是一頂一的劍法。」史鏢頭拍了拍頭,哈哈笑著也不尷尬。

兩人走鏢多年,喊號子是經常的事情。都練就了一副大嗓門,此時又沒刻意壓低聲音。這幾句話都被蘇重聽在了耳中,只不過他聽得他臉皮只抽抽。

每次聽到辟邪劍法這四個字,他就覺得下身涼颼颼。聽到對方誇林震南武藝高強,他覺得膈應的慌。想到笑傲江湖中,林震南連余滄海的徒弟都打不過,他就覺得丟人。

史鏢頭說的並沒有錯,他每天在校場看鏢師練武,確實是渴望習武。在知道林家後來的遭遇之後,他對力量就有種迫切的渴望。

他倒是想要直接告訴林震南,有人惦記林家的辟邪劍譜。但他要是這麼說了,準會被人當妖孽。他也可以建議林震南加強鏢師武藝,但林震南那副商人性子,怎麼可能會聽。

什麼福威鏢局,福在前威在後,和氣生財。蘇重聽到這種論調,就非常的憤怒。

江湖上,拳頭大才是硬道理。蘇重一點兒都不指望林震南能有什麼改變。而且他也不敢改變,如果他給福威鏢局帶來的改變太多。可能會避過余滄海的武力威脅。

但天下間覬覦辟邪劍譜的可不止余滄海一個,沒了余滄海還會有王滄海、李滄海。與其面對未知的危險,不如等待已知的危險。這也是他三年來不言不語,一直不曾改變林家的原因。

只有他自己獲得了巨大的力量,才能夠在未來以有心算無心。擋住余滄海,避免滅門之禍。

史鄭兩位鏢頭看出蘇重喜好武藝,但他們絕對絕對想不到,自己的武藝已經完全印在了對方的腦海之中。

蘇重記憶力驚人,三年來早就把這些鏢師和趟子手們的武藝學了了全。而且他有破界珠開發大腦,悟性十分高。他在腦海中不知道將鏢師們的武藝推演了多少遍,只是礙於年齡幼小發育不全,無法一一實驗施展。

就是辟邪劍法,他也已經記在了腦海之中。只不過還沒來得及推演變化。

蘇重平靜的坐在迴廊之下,心裡格外的焦急。他需要時間,按照原有劇情。福威鏢局滅門案發生的時期,也就在林平之十五六歲的時候。

他如果想要習武,怎麼也要等到六歲才能慢慢開始。也就是說,他需要在十年的時間裡,趕超余滄海這種練了一輩子武藝的高手。蘇重壓力非常大。

因此他不停地推演已知的武功招式,他希望能夠在開始練武的時候,就練習最正確的招式。以最短的時間,練就最高的武藝。把效率提高。但現在他遇到了問題。

趟子手們的拳腳功夫簡單,他只要多推演幾次就沒問題。但到了鏢頭門的武藝就不同了。拳來腳往之間,勁力變化,他雖然能夠推演。但沒有親身實踐,如何做的准。

他需要一個試驗品。蘇重眯著眼睛默默的想著。

眼睛在整個校場里來回巡視,當注意到角落裡一個沉默寡言的敦實少年的時候,蘇重眼睛一亮。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