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節基礎拳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節基礎拳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蕭勝的父親是福威鏢局的老鏢師,不過運氣不好,走鏢遇到了盜匪。被砍了一刀,流血不止而死。他從小便入了鏢局,現在父親出了事。福威鏢局自然有相應的撫恤。但撫恤只是一時,更重要的是,鏢局給他一個留在鏢局的身份。

如果沒有意外,他便要從底層雜役開始做起。一點點的練武、走鏢,積累資歷。慢慢上升到趟子手、鏢師,最後有可能成為鏢頭。但如果沒有家傳武藝,或者師傅知道武藝。想要混成鏢頭,千難萬難。

他的父親熬了半輩子,才成為鏢師。現在沒了他父親指導武藝,雖然鏢局裡有幾分人情。但人走茶涼,也沒多大幫助。他一切都要從頭作起。他和其父親一樣,沒多少心眼。但卻格外的直,也就是一根筋。因此他練武格外的認真刻苦。

校場大部分人散去,蕭勝依然一遍又一遍的練習鏢局裡傳下的基礎拳法。渾身衣服都被汗水浸濕。

「蕭勝,還在練拳吶?」來人聲音輕佻,是一個和蕭勝差不多年紀的少年。身後跟著幾個差不多年齡的少年,顯然以他為首。相比於蕭勝一身的麻衣,對方的穿著雖然不華貴,但料子明顯更好。顯然家境比蕭勝殷實。

蕭勝不理對方,埋頭苦練。

對方見蕭勝不理,有些氣惱。

「招式不對,練得再多也沒用。練到死也就那麼回事,我看你一輩子也就是個雜役的命。」少年臉色漲紅,聲音不由的提高。

「不過,你如果能叫一聲白二哥,以後跟著我混。說不定哪天我心情好了,讓我哥教你兩手,你還能混成個趟子手呢。」白二不無得意的道。他的哥哥白大天賦不錯,而且有當鏢師的父親指點,在鏢局一眾少年當中頗有威名。這也是白二一直驕傲的事情。

「是啊,趕緊叫聲白二哥……」

「能被白二哥看重,你就偷著樂去吧……」

白二身後少年學著大人們的做派,稚嫩的拍著馬匹。

蕭勝對白二的嘲諷和誘惑無動於衷,依舊在練著招式簡單的基礎拳法。

白二昂著頭等著蕭勝服軟,等了半天不見回應。低頭一看,發現蕭勝理都不理自己,登時就氣的小臉通紅。

「好好好,你蕭勝這是不給我面子啊,那咱們就過兩手吧。」說完很是威風的擺出架勢,心裡十分得意。他見鏢局裡的鏢師們相互切磋,就是這麼來的,覺得很有面子。今天擺出來,見周圍少年投來熱切眼光,心裡更加得意。

蕭勝不想惹事,他自己一個人在鏢局裡打拚,最忌諱的就是得罪人。他生性木訥,行事呆板不會結交。雖然沒人討厭他,但人緣也不好。所以他更不想和鏢局裡的「紅人」白二發生衝突。

他不想打,白二可不管那些。見蕭勝轉過頭來,似要拒絕,白二哪裡能如他意。也不說話,柔身邊上。他雖然說話輕佻,但確有真本事。得益於他那位天賦異稟的大哥,他的基礎拳法頗為紮實。

這當胸一拳,力量方位拿捏的頗為到位。

蕭勝無奈,出手格擋。但那隻蕭勝攻向胸口的拳頭,卻不經意之間上移數分。啪的一下,一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了他的鼻子上。蕭勝頓時覺得鼻子一酸,眼淚都流了出來。

視線模糊,來不及做出反應。白二彈起一腳踹在蕭勝胸口,立時被踹倒在地。

當胸一腳,蕭勝直覺氣悶不已,倒在地上一時起不來。

白二得意洋洋:「怎麼樣,我說你練得不對,你還不信。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白二哥威武……」

「白二哥不輸白大哥……」

白二聽得這些讚揚,起初還有些羞赧。多聽了幾次,便不覺得意起來。見蕭勝趴在地上意識起不來,頓時覺得心頭暢快。

「今天先放過你,你回去好好考慮。明天給我答覆,是不是跟著我白二混。」說完便帶著幾個小弟轉頭走了。

蕭勝練了半天的拳法,體力早就耗荊此時被白二擊倒,一時竟起不來。掙扎了好幾下才起來。想著剛才白二的兩下,竟不自覺演練起來。彷彿剛才一切都沒發生一樣。

不遠處的蘇重看的滿意不已。這個蕭勝還頗有些武痴的意思。不管是生活所迫,還是性子如此。它能夠時刻想著拳法,就是一個好苗子。

蘇重看了一會,走到蕭勝身前。

「他說的沒錯,你的拳法練得不對。」蘇重開口道。

蕭勝聽到有人說話,轉頭一看。發現竟然是少鏢頭,急忙停了手裡的動作,低頭行禮:「少鏢頭。」他雖然木訥,可不是傻。雖然蘇重在福威鏢局的名聲不怎麼好,但他一個雜役卻要保持絕對的尊重。

「接著練拳。」蘇重擺擺手,在蕭勝看來就顯得頗為老氣橫秋。

「是。」抱拳之後,蕭勝重新擺起架子開始練拳。只不過被一個小孩盯著,他總是有些不自在。精神不如剛才集中。腦子裡不禁想著,這個一直不說話的少爺為什麼會關注他。

他性子著實木訥,如果是白二在此。見到這種機會,立即就會一流馬屁拍過去。不管蘇重什麼目的,拍好少鏢頭的馬屁,一定不會有壞處。

蕭勝沒這些花花腸子,只能按照蘇重的吩咐一板一眼的練拳。

「力從地起,松肩墜肘,拳頭上移三寸。」蘇重突然開口。

蕭勝聽到蘇重命令的口氣,倒沒怎麼反感。只是覺得一個三歲的小娃指導他練武,顯得有些滑稽。雖然他年紀也不大。他本來不想理會,但練著練著下意識就試了一下。

腳下蹬地,一拳擊出。砰!這一下竟然打出了聲音。蕭勝心裡一驚,立即就興奮起來。他感覺腳底下鑽出一股柔滑的力量,流變全身,從拳頭裡噴涌而出。他以前練拳可從來沒有這麼順暢過。

而且這一下不僅感覺不到累,那種順暢感反而讓他精神一振,有種上癮的感覺。

他顧不得心裡驚駭,順著身體的感覺,一拳一拳的不停練習。越打越覺得舒暢,直到身體一軟,這才停下來。

一屁股坐在地上,頓時感覺腹中空空,餓得難受。看看天色,已經傍晚。沒想到一時興起,竟然不知不覺的練了一整個下午的拳。

轉頭一看,發現一個小小的身影矗立在不遠處。彷彿一尊石雕一樣,姿勢一點都沒變。蕭勝立即從地上爬起來,走到蘇重身邊。

「多謝少鏢頭指點。」蕭勝囁嚅半天,就憋出了這麼一句話,其他奉承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蘇重沒說話,心裡頗為滿意,面上卻不動聲色,靜靜的看著蕭勝。練武能忘我,這份專註硬是要得。

蕭勝看著蘇重眼神幽幽,小臉面無表情。突然心裡有些發顫,這明明是個三歲小兒,但他卻隱隱有種畏懼。普通的小兒哪裡能夠指點別人習武?!

「晚上回去之後,用藥酒把全身上下好好揉搓一遍。不然明天你可起不來。」蘇重說完轉身便走。

蕭勝張口欲言,最終卻沒能開口。他十分想問問,自己能不能繼續接受對方的指點。但不知怎地,始終沒敢問出來。他也不知道這種畏懼從何而來,只是在蘇重面前,便不由自主的膽怯,大氣不敢喘。

蘇重心裡高興,對這個即將到手的實驗體頗為滿意。他早就把整個福威鏢局,所有的武功招式記在腦海中。之所以能夠指導蕭勝,就是他不停推演的結果。

今天只是小小的試了試,發現自己的推算果然正確。蘇重心裡不禁一暢。

這基礎拳法,便是他根據已有的拳法,吸收鏢師鏢頭們的拳法之後研究出來的。同樣一套基礎拳法,鏢頭使出來,肯定要比趟子手威力大。拋出內力的差異,這裡面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原因。鏢頭們的基礎拳法,是他們自己的基礎拳法。而趟子手們的基礎拳法,只是標準版的基礎拳法。

因為人本身的身高體重的原因,每一個人發力都會有偏差。這就導致,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適合自己發力的基礎拳法。鏢師們練武多年,憑藉經驗找到拳法和身體的平衡點。這才發揮出基礎拳法的威力。

蘇重指點蕭勝的內容,就是根據他的身體特點,推演出僅僅適合蕭勝一人的基礎拳法。這才讓他勁力順暢,越練越上癮。

只要這種推演正確,那就能夠在一開始就練習最適合自己的拳法。節省出大量的招式磨合期,儘快將招式融會貫通,讓身體產生記憶。

……

「又去校場啦?」林氏拿著濕毛巾,替蘇重擦乾淨臉上的灰塵。

「陽兒是不是想習武?」林氏眼睛裡帶著笑意。他們是走鏢的,兒子喜歡習武是一件好事。

「嗯。」蘇重也沒打算隱瞞。他天天往校場跑,如果回答不是,那才有鬼呢。

林氏把毛巾遞給身旁丫鬟,抱起自己兒子:「你現在太小,還不能練武。等過兩年,再讓你爹教你。現在你的任務是抓緊時間識字,要不然你內功秘笈都看不懂,怎麼練內力?」林氏慢慢解釋。

蘇重點頭同意。

林氏頗為詫異,本以為要好好勸解的,沒想到自己大兒子這麼聽話。轉眼又釋然。自己的大兒子雖然特立獨行,顯得有些陰沉。但確實是從小就頗為乖巧,從來沒鬧過脾氣。此時聽勸,在情理之中。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