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節實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節實驗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第二天一早,蘇重吃過早飯之後。林氏查看了昨日的功課,見兄弟兩人都已經將三個字認清,也能夠歪歪扭扭的寫出來。便又叫了三個字,囑咐兩人多多練習。不然只會看、不會寫,以後一樣要鬧笑話。

蘇重早就把字認了個全,但卻不能說。不過他也不排斥練字,他以前沒學過毛筆字。現在寫出來,如三歲小兒,和林平之一個水平。這反而不用他去刻意隱瞞。也就老老實實的練了一個時辰的字。

之後林平之便在丫鬟看護下跑的沒影。蘇重卻抱著一個小凳子走向校常

來到校場,找角落處一顆大樹下。放下凳子,蘇重坐上去,就開始盯著不遠處的蕭勝練拳。

蕭勝昨夜按照蘇重指點,洗了個熱水澡之後,用藥酒把全身揉搓一邊,直到膚色泛紅方止。早晨起來,仍然感覺身體有些酸疼。心裡慶幸,如果沒用藥酒活血,今天肯定下不了床。而對於指點他的蘇重,越發覺得高深莫測起來。

他從早上練拳就開始在打量校場周圍,沒見到蘇重頗為失望。此時見蘇重搬個凳子在樹下坐著,立即就高興起來。剛想往他身邊走,就被蘇重一個冷眼瞪了回來。

轉頭看了看周圍練武的一群人,頓時覺得有些唐突。自己沒事往少鏢頭身邊跑,肯定會引起別人注意。少鏢頭這些年不聲不響,但卻對武功有如此見解,外人卻無人知曉。甚至別人還道少鏢頭是個傻子。

此時想來,少鏢頭哪裡是傻子,這分明是在藏拙。想明白這些,蕭勝按下心裡焦躁,仍然慢慢練武。不經意之間,腳下移動,一會兒就神不知鬼不覺的跑到了蘇重附近。

蘇重專門找的就是無人的角落,蕭勝慢慢移動過來,就更加沒人注意。

「少鏢頭。」蕭勝恭敬的行了一禮,不管是昨天的指導,還是對蘇重武功見識的尊重,這一禮蕭勝行的心甘情願。並沒有因為蘇重年齡幼小而有所輕視。

蘇重心裡頗為滿意,他就是看中了蕭勝這份憨直。面上沒什麼表情,眼神平靜。

「練拳。」蘇重開口冷漠道。

蕭勝聽得渾身一顫,這聲音就像被教習點到名字一樣。

「是」

說完拉開架勢開始練拳,開始兩下還有些生澀,找不到昨日的感覺。不過多練習了幾次就慢慢找到了感覺,勁力越來越順暢。每一拳都啪啪有聲。

蘇重看蕭勝已經將這一招基本掌握,剩下的就是靠時間堆積,讓身體記憶。於是蘇重迫不及待的再次教了蕭勝一招。他推演出來的基礎拳法一共有十二種發力方法,也就有十二招拳法。想要一一實驗,需要不少時間。

因此對蕭勝的要求也就越來越嚴格。蕭勝只要分神,蘇重也不說話,只是平靜的盯著他。只要這麼看一會,蕭勝就會頭皮發麻。乖乖的集中其精神,全力的去感悟拳法中的勁道。

這種全力以赴的修鍊非常耗費精力,他只是練習了一個時辰,就已經累得和死狗一樣。趕得上平日里練習一天。不過蕭勝並沒有怨言。他吃夠了沒有人指點的苦,也知道這是一個多麼千載難逢的機會。

「停下來休息一下。」蘇重見蕭勝筋疲力盡,上午練習的還算用功,便讓他停下來休息。

蕭勝聞言一松,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身上濕了干、幹了濕,一身衣服早就變得褶皺酸臭。

「回家去洗洗,跟我去吃飯。」蘇重閉著眼睛推演了一會兒基礎拳法,發現有實驗體果然就是好。以前不明了的地方,稍微一實驗,就完全弄明白了。而且眼前這個實驗體,非常配合。他說怎麼做,蕭勝就怎麼做,省了他一番口舌。

「不用,少鏢頭,我回家吃就好。」蕭勝惶恐道。蘇重指點他武藝,他已經覺得是僥天之幸,如何還敢吃蘇重的飯。

蘇重眉頭一皺:「你家那點飯如何供給的上你身體的消耗,傷了本源可會耽誤練功。」

蕭勝聞言心裡感動,覺得自己何德何能竟然拿被少鏢頭如此看重。他不知道的是,蘇重怕的不是耽誤他練功,怕的是耽誤他做試驗。

「是1蕭勝重重的一抱拳,眼睛里閃著淚光。

蘇重看的一愣,忽然覺得自己選擇蕭勝果然沒錯。他只不過想著自己的事情,卻沒想到被蕭勝如此感激。擺擺手讓蕭勝回去洗漱,自己依舊坐在凳子上發獃。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樹底下數螞蟻呢。

蕭勝懷著感激匆匆而行,沒注意周圍,轉過月亮門一下和一人撞了滿懷。

「誰這麼不長眼啊1被撞之人大聲喝罵。

蕭勝自知理虧,忙不迭的道歉。抬頭一看,發現竟然是白二。

「咦。蕭勝?我正要去找你呢,你卻自己撞上了。怎麼樣,考慮好了沒有,趕緊叫一聲白二哥來聽聽。」見是蕭勝,白二也不生氣了。腦袋裡光想著收小弟了。

他身後幾人也是不停的起鬨。

蕭勝卻不言不語,悶頭就要走開。

白二哪裡肯讓:「蕭勝,你這就是不識抬舉了埃我找你兩次,你卻一句準話都不給我,你當我好欺負怎地。」

蕭勝抱了抱拳,他對這拉幫結派的事情不感興趣。而且在他看來,白二的這種行為和過家家似的,沒有一點兒用處。與其浪費時間,還不如上山砍一捆柴補貼家用呢。

只不過他性子木訥,不知道如何拒絕,索性不說話,低頭就要走開。

卻不知這種近似無視的行為更招仇恨,白二心裡火氣上竄:「蕭勝,你這是找揍1

腳下一蹬,揉身便上,當胸一拳。和昨日里使的拳法一模一樣,他心裡打的好主意。這招拳法經他大哥指點,他早就爛熟於心。看似招式一樣,但其中卻有多手變化。如果蕭勝按照昨日的印象抵擋面門,他就可以把拳頭低幾分打他胸口。

他對於這一拳非常得意,他手下幾個小弟就是敗在他這一拳之下。他要告訴蕭勝,拳頭大的才是老大。

蕭勝本待不理,可沒行到一個大拳頭當面打來。來不及細想,練了一個是上午的拳法自然而然的使出。

他也不看白二的拳頭,不管不顧,憑著本能硬生生的打出一拳。

砰!

白二拳頭還沒打到蕭勝,蕭勝就已經欺身而進,一拳把他放倒在地。一眾本待大拍蘿,張著嘴愣在當常

不止白二驚訝的不知所措,就連蕭勝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只是打了一拳,竟然把昨日里還耀武揚威的白二撂倒?!接著心裡就是一陣狂喜,少鏢頭果然厲害!

這還只是指點了自己兩天,如果時間長了,那該有多厲害。

想著這些,他恨不得一刻不停的回到蘇重身邊,傾聽蘇重的指點。

不理地上躺著愣神的白二,蕭勝急忙忙往家裡趕去,他要趕緊洗刷,不能讓少鏢頭久等。

白二倒在地上,好一會才回過神,注意道自己小弟的異樣眼光。頓時小臉漲得通紅,都是這該死的蕭勝,竟然讓我丟了老大面子。不行,這個場子一定要找回來,我要去找我大哥。

白二一個轆爬起來,也不管身後小弟,就這麼一身灰塵跑向校場,找自己大哥去了。

……

「總鏢頭,這一批少年裡面有幾個苗子,等他們成長起來。咱們鏢局就會越來越強大。」崔鏢頭是林震南的心腹,此時和季鏢頭兩人湊在林震南身邊,打量著校場里呼喝練武的少年。

「嗯,不錯,那個叫白大天賦就不錯。他是誰招來的?」林震南觀察了有一陣子,很快就發現了崔鏢頭說的幾個苗子。

「他啊,他老爹白飛就是咱們鏢局的鏢師。是咱們鏢局的老人。」季鏢頭介面道,他知道這是林震南在問這個少年的底細。底子乾淨才有培養的必要,才能成為自己人。

「那可不錯,怎麼,你們兩個心動了,想收徒弟?」林震南一臉玩味的看著自己的兩個心腹手下。

「呵呵,見到好苗子自然心動。我們本事不高,但能傳下去還是好的。」崔鏢頭和季鏢頭對視一眼,頗有幾分競爭的意味。這年頭好徒弟真不好找。

林震南呵呵笑著,有競爭力才好,如果聯合起來一條心。他反倒不放心了。

「咦,那個人是誰。」林震南注意到了白大身邊的少年。

「他啊,那是白大的兄弟。有幾分小聰明。」季鏢頭看了一眼道。

林震南瞭然,有幾分小聰明,不提武藝的事情。這個白二雖然不是草包,但卻進不了兩個手下的眼。

「他們這是幹什麼去?」注意到白大和幾個少年一起走向校場角落,林震南有些好奇。

「這群小崽子不老實,肯定不知道去欺負誰去了。」崔鏢頭對下面這些少年的事情門清,他們也是這麼過來了。不過也沒怎麼在意,都是鏢局裡的人,下手都有分寸。

而且武功高的自然就應該有相應的地位,這是要靠自己的身手爭取的。所以他們對這種私底下的鬥毆競爭並不怎麼管。只要不出大事就行。

不過看到臉色有些怪異的林震南,催季兩位鏢頭有些好奇,按理說這種小事情總鏢頭不該有反應才對埃順著總鏢頭的目光,兩人登時就發現了蹲樹底下數螞蟻的蘇重。

立時就恍然,原來是大少爺。作為林震南的心腹,兩人自然知道林震南對於這位大少爺的微妙感情。雖然看著不待見,但卻真沒有過什麼苛責。這就說明總鏢頭,還是很在乎這個看似呆傻的兒子的。他們心裡不由咯一下,這群小崽子,不會是去找這位少鏢頭的麻煩吧?

媽蛋,一群癟犢子,就知道給我找麻煩。兩人對視一眼,都有種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