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五節拜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節拜師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蕭勝剛換了一身乾淨衣裳回到蘇重身邊。白二就領著他各個找到蕭勝。

「蕭勝,你不跟著我混就罷了。但你不能罵我哥,我哥天縱之才,豈是你這個蠢材能比的。」白二得意洋洋。

蘇重靜靜地看著白二,這傢伙明顯搬弄是非。

蕭勝氣的臉通紅,卻說不出話。蘇重心裡暗自搖頭,不是怪蕭勝口拙,而是怪他看不明白。不管陰謀陽謀,這個江湖最終講的還是拳頭。別人都找上門了,打就是了。

「蕭勝,我兄弟說的話可是真的?」白大一臉陰沉,他天賦不差,又有人指點,加上他練武刻苦。福威鏢局的同齡人之中,就他武藝最高。聽聞有人詆毀他,自然要來教訓教訓對方。

不過看到對方臉色漲紅,一副惱怒無言的樣子。再看看自己弟弟,那股得意洋洋的勁頭,他立馬就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弟弟搬弄是非。不過他並不打算當面管教自家兄弟。有什麼事,回家裡關起門來說。而且就算蕭勝沒說侮辱他的話,他也不打算放過對方。

蕭勝既然敢和自己的弟弟起衝突,就說明他並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他要通過蕭勝立威,讓一眾同齡人知道誰才是老大。

「不承認也沒事,出招吧。能夠勝得過我,我立即走人。如果敗了,我也不為難你,只要當著大家的面給我道個歉就行。」白大一副大度的樣子。

不遠處的林震南看的點頭不已,這個白大不僅武藝不錯,就連腦子也好使。道歉服軟看似不疼不癢,卻能使其大損顏面。沒了顏面威信,以後就再難有什麼建樹。這種類似釜底抽薪的手法深的林震南歡心。

行鏢天下,靠的就是一張臉。只要有威信、有人脈,就能暢通無阻。這白大小小年紀就如此老道,以後走鏢肯定是一把好手。

蕭勝臉色漲紅,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大樹底的蘇重。見其目光平靜,從始至終就沒有什麼波動。心裡的委屈憤怒,不知怎地就突然消失不見。

他上前兩步,抱拳行禮。右腿後退來開架勢,竟是直接開打。到了此時,他反而平靜下來。

白大眉頭一挑,有些意外蕭勝的果決。不過他也不是婆婆媽媽之人。擺開架勢,凝神以對。對付同齡人,他還真沒怕過誰。

「來吧。」

蕭勝聞言也不客氣,力從地起,跨步搗拳。竟是不管不顧,直直打向對方胸口。啪的一聲響,在場之人清晰可聞。

「好拳法1崔鏢頭忍不住的一聲喝。他本就擅使拳法。此時見蕭勝不招不架,一拳就打。勁力順暢,乾脆利落。心裡不由大快!

白大臉色一變,本以為蕭勝武功不過如此,沒想到竟然拳法不差。不過他並不害怕,他對自己的功夫頗為自信。

往後一退,拳頭卻詭異的往前砸去。這一下又快又急,身體後退,但拳頭卻力道十足。

蕭勝一拳打不到白大,本待在來一拳。但此時白大的拳頭已經到了身前,如果自己一意孤行。在打到對方之前,自己肯定會被白大的拳頭放到。

想到今天上午剛學的拳法,腳下一錯,右臂順勢往外一橫。自然而然,就像他本來就這出拳一樣。勁力流轉,一往無前的拳勁立時就變成橫檔的力量。

啪的一下就架開了白大的拳頭。

蕭勝兩拳下去,發覺自己竟然能夠和白大過招,心裡自信心上升。也不管白大怎麼出拳,直拳連連打出。對方來拳,就用手臂橫出架開。一打一橫,一攻一封,兩招連連運使,竟然有種連綿不絕的味道。

白大被打的連連後退,心裡焦急之下出招混亂。蕭勝逮住空子,手臂橫出拍在白大胸口。白大身體後退幾步,噗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1林震南看的異彩漣漣。他實在沒想到,這個木訥老實的少年竟然有這麼俊的功夫。

當下帶著催季兩位鏢頭,分開人群走進校常

「蕭勝,你的拳法練得不錯。」林震南對著蕭勝一笑,開口誇獎。轉頭看向倒在地上依然面帶吃驚的白大,和顏悅色道:「白大,你的功夫也不差。一次敗仗不要緊,咱們走鏢也沒有萬無一失的。難道走脫了一鏢,咱們就不吃這碗飯啦?」

白大聞言臉上帶著羞愧,站起來后,眼中帶著精光。

「這就對了,敗了下次在打回來就是。」林震南對白大的反應頗為滿意。

「兩位鏢頭,這下你們不用爭了。兩個都是好苗子。」林震南也覺得事情驚奇,本來只一個白大,兩人還要爭一爭,沒準還會鬧出什麼事端。但現在好了,蕭勝橫空出世,鏢局有了兩個拿得出手的人才。兩人也不用鬧矛盾了。

「蕭勝,你要不要跟我學拳法?」崔鏢頭頗為看好蕭勝的拳法,他本來就在拳法上頗有造詣。如果能收下蕭勝,正好能傳下自己的衣缽。

聽到崔鏢頭要收自己為徒,蕭勝心裡頓時一喜。可突然想到自己能夠有這等際遇,全都是因為少鏢頭的指點。他心裡清楚,自己可不是別人眼中所謂的好苗子。

他的天賦也就中等。想到之後可能遇到的一系列麻煩,蕭勝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蘇重。心中一定,有了決斷。

林震南看到蕭勝的眼神,心裡頗為意外。他注意到,蕭勝曾兩次看向自己的大兒子。一次可以說成巧合,兩次可就不那麼簡單了。自己大兒子幹了什麼?

「崔鏢頭,我資質不行,怕辜負您的希望。所以……」蕭勝話沒說完,但所有的人都知道他這是在拒絕。

崔鏢頭臉色不好看,沒想到自己當眾收徒,對方竟然不同意?!

白大也一臉驚奇的看著蕭勝,他發現自己對這個突然崛起的蕭勝完全看不懂。如果之前隱忍是扮豬吃虎,為了一鳴驚人。但現在已經引起了別人的注意,那為什麼還要拒絕拜師?這不正是鏢局裡絕大多數少年人渴望的事情嗎?

「蕭勝,崔鏢頭拳法卓絕,你不好好考慮一下?」林震南嘴裡說著這話,眼睛卻不離蘇重。他覺得這事肯定和自己的大兒子有關。

蕭勝嘴唇動了動,不知道說什麼好。

蘇重知道該自己出場了,對於蕭勝的選擇,蘇重很滿意。這個試驗品不錯。

「他以後要跟著我,當我的護衛。」蘇重抬頭看向一直盯著自己的便宜父親,開口便要人。說完也不理眾人驚奇探尋的目光。跳下小板凳,拍拍屁股,起身便走。

走過蕭勝身邊,見其傻愣愣的不知道幹什麼好,立時朝他小腿踹了一腳。「愣著幹什麼,過去給我搬凳子。吃飯去1說完就走,渾然不理林震南那吃人似的目光。

等兩人走遠,咬牙切齒的林震南卻自失一笑。這個大兒子可真是厲害,他這個爹根本就不在對方眼中。真是沒地位啊,他看著兩個不明所以的手下苦笑。

……

晚上房間里,林震南給林夫人把今天的事情說了一遍。說完之後不由有些惋惜道:「蕭勝是個練拳法的好苗子,現在撥給陽兒當他玩伴,就是耽誤了他。這小子也不知道想什麼,這不是害人嗎。」一邊說一邊那眼睛瞥林夫人。

林夫人被他看得煩了,忍不住的翻了個白眼:「想要人?自己去和兒子要去埃那也是你兒子埃到我這裡找門路也沒用埃」

蘇重開口說話,現在開始認字。三年來壓在她心裡的負擔一去,他對大兒子越發溺愛關心。既然兒子喜歡,就依兒子的意思辦。至於林震南的心情,先顧著兒子再說。

林震南聞言氣惱,有了兒子就不要丈夫了。悶哼哼的抽了一袋旱煙,又噗嗤一聲笑出來。笑的林夫人莫名其妙。

「你發什麼神經呢?」

林震南磕了磕煙袋鍋子,嘿嘿一笑:「你是不知道,今天咱兒子那做派,可真有點兒大老爺的味道。連我都直接無視,那一眾鏢頭趟子手都直接看傻了眼兒。」

林夫人白了自己丈夫一眼,現在覺得兒子討人喜了。早幹什麼去了。

「你不知道,今天那蕭勝表現可圈可點。只不過卻多次看咱們兒子眼色行事,現在想來,這可真是怪了。他們兩個之間難不成有什麼秘密?」林震南若有所思。蕭勝突然展現拳法天賦,之前直覺他性子沉穩。此時想來有些蹊蹺,一個少年,再怎麼忍,表現欲是絕不可能少的。

今天聽到崔鏢頭收徒,對方眼中的驚喜做不得假。可為什麼最後卻拒絕了呢?鏢局裡可沒有其他更高明的拳法師傅了。

嗯?林震南忽然眉頭一皺,難道蕭勝有其他高明的拳法師傅?

這個人是誰呢?他第一時間就想到,蕭勝可能是其他勢力打進鏢局裡的探子。可想想又覺得不對,蕭勝性子木訥,臉上也藏不住事。不是干地的料。也就是說,這個拳法師傅可能就在鏢局裡。

想到蕭勝對自己兒子的那種,足可以用恭敬來形容的態度。

難道是自己的兒子教導蕭勝練武?這個想法一出來,他就覺得好笑。一個三歲小兒教導別人練拳?扯淡呢吧。

只是心裡總有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一再提醒他,這事肯定和蘇重有關。想著想著,那張從小就顯得沉默陰沉的臉再次他晃過眼前。淡淡的不安從心底升起。

不會真的是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