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節《菩提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節《菩提訣》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有了蕭勝這個試驗品,對於十二招基礎拳法的推演越來越快。

開始還只是在校場慢慢實驗,到了最後。蘇重讓蕭勝搬到了他的院子里居住,他腦中一有想法,立即就讓蕭勝試驗。

林震南偷偷來過多次,終於發現教授蕭勝的果然是自己的大兒子。過了開始的驚詫之後,立即就發覺,蘇重推演出來的基礎拳法非常厲害。能夠將全身勁力整合,發揮出一個人的最大力量。這種拳法在整個江湖中也算是了不得的拳法。沒想到自己的大兒子還是個武學奇才!

這還只是單憑身體力量,如果練習了內功。內功加拳法,威力大的讓林震南眼饞不已。

他倒是想要學這套拳法,只不過蘇重不鳥他。最後還是通過林夫人才學到手。只不過也付出了一部《少陽心法》。這是蘇重專門給蕭勝要的內功秘笈。也是蕭勝開始研究內力的開端。

《少陽心法》雖然不差,但也不是什麼絕世秘笈。在江湖上,只能算三流內功。但簡單有簡單的好處,這樣更容易看清內力的本質。蘇重很快就把整本《少陽心法》吃透,只不過他沒練,把研究結果全都用了在了蕭勝身上。

在蕭勝內力武功越來越強的同時,蘇重對於內力的認識也越來越深。

……

三年時間,轉眼而過。

後院之中,林震南一身武服勁裝,看著自己身前的兩個兒子。

「你們今年六歲了,都到了習武的年紀。今天我就開始傳授你們辟邪劍法。當年遠圖公就是依仗這套劍法打遍黑白兩道,從未縫敵手,這才有了我們福威鏢局這些年的輝煌。你們要好好練習,不要墮了辟邪劍法的威風。」林震南鄭重其事道。

林平之激動地小臉通紅,這種反應讓林震南很滿意。可大兒子林陽那一臉平淡就讓他有些憋屈,這可是家傳的絕學,你好歹也要給點兒反應吧。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平之長得越來越想林夫人,俊美瀟洒。而林陽卻越來越像年輕時候的林震南,這讓他頗為親近。而且見識到自己大兒子的武學天賦之後,他對大兒子的關注越來越多。只不過三年過去之後,大兒子依然還是那麼冷淡陰沉。除了林夫人的話,誰的話都不好使。

想到那十二式基礎拳法,林震南到現在依然無法褪去心中的驚奇。正是因為這手拳法,他的武功大進。本來稀鬆平常的拳腳功夫,得到了極大的彌補。

他現在都有些嫉妒蕭勝了,三年的調教。蕭勝內力武功進步飛速。現在鏢局之中,同齡人都不是他的對手,就連他寄予厚望的白大也望塵莫及。只有一些老鏢師才能與其對抗。

蘇重靜靜地站著也不催促,就等著林震南。林震南倒想和他比比耐心,不過小兒子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喊了。這讓他不得不開始教習。

「咱們家辟邪劍法一共七十二路,我先給你們從頭到尾的演練一遍,看好了1說完便拔劍出鞘,站在院中。手中長劍一領,劍光霍霍。一套辟邪劍法行雲流水的使將出來,頗有氣勢。

蘇重眯著眼睛,仔細觀瞧辟邪劍法。他平時經常搜集鏢局裡的武功,辟邪劍法,他腦海之中已經記下了七七八八。此時完整的看一遍,很快就把腦中的殘缺信息補全。

只是一遍,辟邪劍法就已經完全呈現在他腦中。雖然蘇重沒見過什麼高深劍法,但就以他目前的能力看來,這套辟邪劍法真沒什麼高妙之處。

結合原著,蘇重發現。這辟邪劍法果然在一個快字上,速度慢下來,也就成了一套普通劍法。看林震南頗為自傲的神色,和林平之傾慕不已的目光。蘇重真不想打擊他們。

不過想到十年之後的滅門慘案,蘇重心裡就一緊。他不在乎別人,就連林震南他也可以不在乎。但他卻非常在乎林氏。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正是由於太恐怖,他陷入其中難以自拔。林夫人三年來無微不至的照顧,這才讓蘇重恢復過來。他不想對方出事。

「怎麼樣,厲害吧,想不想學。」林震南那眼睛瞥著自己大兒子。可除了一張面無表情的臉,什麼也沒收穫到。

倒是小兒子林平之吵吵著趕緊教他練武。

「好,我先教你們辟邪劍法的第一招——「紫氣東來」。」說罷,林震南開始教兩人劍法。蘇重裝樣子練了兩下,就跑到一邊不練了,自己在腦海里全力推演辟邪劍法。

現在劍法有了,就缺內功秘笈了。

夜晚,書房之中。林震南拿著一本泛黃的書籍,神情嚴肅。

「這就是咱們家傳的內功秘笈——《菩提訣》。若能練到大成,威力絕倫。不過這本秘笈對心性要求頗高,你們以後要勤加練習。將來好撐起福威鏢局。」

「放心吧爹爹,我一定會成為大俠。到時候,就沒人敢惹我們福威鏢局啦。」林平之信心滿滿,小胸脯胸中滿是豪情。

林震南哈哈大笑。

蘇重卻有些震驚。他將《菩提訣》翻來覆去的看了兩遍,其中的內容已經記在腦海之中。

本來他以為林家內功也是一個水貨,但現在看來並不是如此。他仔細推敲,發現林震南說的並不假。這套武功秘籍確實是頂級的內功,竟是能夠直接練到先天的功法!

可為何林震南武功那麼差,仔細想林震南剛才的話,結合《菩提訣》的內容。發現這本秘笈對心性要求果然不低。林震南之所以武功差,是根本就沒有悟通這份功法。

從名字就能看出來,這本功法和佛家有關。想到林遠圖之前的身份,蘇重立即就想到。這很可能就是莆田少林寺內的絕學。林遠圖是紅葉禪師的得意弟子,紅葉禪師可是江湖奇人,武功卓絕。由此可見,這菩提訣並不簡單。

他本來還打算怎麼去弄一本內功秘笈,沒想到內功秘笈竟然唾手可得。只不過這本秘笈的修鍊太過艱難。

可厲害的內功秘笈那一個修鍊起來不艱難。與其想三想四,浪費時間,不如把所有時間都放在一本秘笈上。

想明白這些,蘇重就決定以後潛心研究《菩提訣》。

……

躺在床上,蘇重閉著眼睛看似睡覺。腦中卻在不停的研究《菩提訣》。

三年的時間,他早就把《少陽心法》吃透。有這份基礎,晦澀難懂的《菩提訣》並不難理解。

他仔細推敲,果然發現《菩提訣》修鍊的艱難之處。最苛刻是,他要求習練之人必須心無雜念,做到心不著於外境。佛家武學,大多是禪武合一。這門《菩提訣》自然也有此限制。

林震南是個商人,是個江湖人。心思複雜,整天想的都是利益爭鬥,怎麼可能有多麼高深的心境。修鍊《菩提訣》,能有成就才怪。

蘇重眉頭皺起,如果他要修鍊,這道心性的門檻不可避免。怎樣才能不為外境所染呢?蘇重冥思苦想。

……

第二天蘇重找到林氏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行,絕對不行。你一個小孩子,怎麼能去荒郊野外祝」林夫人一臉堅決。

「娘,《菩提訣》對心性要求太高,如果我在鏢局裡,每天有無窮的誘惑。我如何能將武藝提高?只有在荒山野嶺之中,才能暫時隔絕外境侵染,有利於我的修鍊。」蘇重苦苦勸解,這就是他想出來的辦法。心性暫時沒有門路提高,那就改變環境。

到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去,沒有誘惑存在,變相的減少心中雜念。

「你小小年紀,要那麼強的武功幹什麼,反正我是捨不得。」林夫人還是不同意,她捨不得林陽受苦。

「娘,我不是自己一個人進山去當野人。我只不過道福州城外結廬而居,一應吃食穿衣還是要依仗鏢局提供。如果想娘了,我就騎馬回來看看。娘如果想我了,也能去那裡看我。」蘇重耐心的勸解。

林夫人還想說什麼,看蘇重堅持。就知道即使自己不同意,自己這個從小就有主意的大兒子,肯定會自己跑出去。與其逼的他自己離家出走,還不如早早答應,還能盡量選個好地方。

「讓蕭勝跟著,還得帶個廚子過去,丫鬟也要派一個,照顧起居。既然你要去練武,就專心練武。這些生活上的事情,就全讓下人干。」林夫人不容置疑道。

蘇重是想要一個封閉的環境練武,可不是去找虐。生活起居有人伺候,也能夠省下他大把的時間。蘇重自然滿口答應。

第二天一早就坐著車出了福州城,來到三十裡外的大山內。根據鏢局裡的一位老人說,這深山之中有一處小山谷。谷中有瀑倒懸,環境秀麗優美,而且周圍也沒什麼毒蛇猛獸,最是適合隱居。

林夫人到了地方,也覺得這裡環境不錯,竟有了住在這裡的心思。林震南哭笑不得。只好讓下人多建幾間木屋,好讓林夫人有空在這裡居住看兒子。

他對於自己大兒子的舉動沒發表什麼意見。不反對,也不支持。他一直認為自己兒子是武學奇才,他並不像過多干涉。如果兒子修鍊有成,不管是對蘇重自己,還是對福威鏢局都是一件好事。

蘇重管不了別人怎麼想,在山谷中駐紮之後。立即就投入到了練武之中。不停的練習辟邪劍法,累了就坐下來琢磨《菩提訣》。

衣食住行有人照顧,蘇重一副心思,全都撲在了提高武功上。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