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七節奪命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節奪命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辟邪劍法》算不上什麼高妙劍法,想要發揮它的威力就在於一個快字。但不管蘇重怎麼練,短時間內絕不可能趕得上原版《辟邪劍法》,這可是一門用速度稱雄於世的功法。

蘇重將《辟邪劍法》完全吃透,結合搜集到的各路劍法,他開始精簡這部劍法。破界珠作用強大,隨著年齡增長,他的大腦開發度的越來越深。領悟力堪稱恐怖。

《辟邪劍法》從七十二式,一路精簡到三十六式,最後精簡為十二式。期間夾在了很多他對劍道的思考。

到了此時,蘇重手裡的這一套《辟邪劍法》,早就沒有了原版的影子。就是林遠圖復活,也絕對認不出來這是《辟邪劍法》。這些改變,全都是蘇重經過反覆思考實驗,改進出來的劍法。

雖然招式大變,但其中的核心劍意卻沒有變。兩套劍法都有一個非常鮮明的核心本質,那就是殺人。任何一招劍法都是殺人奪命的劍法。為了區別,蘇重索性將自己的劍法命名為《奪命十二劍》。心裡不無和燕十三,這位古龍筆下的絕世劍客,一爭長短的意思。

自從隱居山谷之後,蘇重將所有的心思全都撲到了武道之上。開始一兩年還會不時的回家幾趟,到了後來他完全將山谷當成了家。每日里睜開眼睛,蘇重就開始思考武道。

林夫人心疼大兒子,每年都要來山谷居住幾個月。蘇重真正在意的也就一個林夫人。林氏不時到山谷隱居,讓蘇重對福威鏢局越發不在意。他常年不現身,導致福威鏢局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也就一些老人知道,林震南還有一個大兒子在福州城外隱居。

滅門之災壓迫的他不得不勤練武藝。林夫人多次苦勸無果,看著大兒子練武受苦,心裡也不好受。勸不動蘇重,只能在生活方面多加照料。保證蘇重吃穿不愁。

在這種自由而又緊迫的環境下,蘇重每天只做三件事——練功,休息和正常的生理活動。

他有過很多奇思妙想,有的用在他自己身上,有的用在了蕭勝身上。蕭勝這些年下來,專註十二式基礎拳法,在蘇重的指點下,《少陽心法》越發精深。

由於經常拿綠林盜匪練手,甚至闖出了百步神拳的稱號。只不過沒有人知道,這個江湖上新晉崛起的拳法奇才,是福威鏢局的人。這也是蘇重的刻意安排。他不想把暗中覬覦辟邪劍譜的人嚇跑。蘇重要把他們都引出來,一舉殺個乾淨!

蕭勝聽命於蘇重,蘇重只讓他保護林夫人的安危,其他的一概不管,林震南也拿他沒辦法。因為他也打不過蕭勝!

在蘇重不停的修鍊之中,十年之間,一晃而過。

……

大青山,狼牙寨。

狼牙寨盤踞著一群狼匪,領頭三人武藝不凡。手下匪徒手段兇殘狠辣,周遭村鎮都廣受其害。但今天囂張霸道的狼牙寨,卻遇到了一場巨大的危機。

狼牙寨寨門打開,從門口開始,到處都可以看到撲倒在地的死屍。

這些人有的脖子中劍,有的心口中劍,有的腋下中劍,不一而足但全是劍傷。但最詭異的是,這些人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正常。他們沒有普通死人一樣,臉上帶著絕望不甘。反而都帶著些奮勇殺敵,或者害怕逃跑時的恐懼表情。但所有的這些表情裡面,都沒有對於死亡到來的絕望。

好像他們正在殺敵,正在逃跑,正在謾罵,然後突然之間就死了。

暴斃!

如此詭異的死亡方法,完全是因為對方的劍法太快,劍刃太利。中劍之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已死!

「你到底是誰,我們兄弟和你有何仇怨1狼牙寨老大羅關山,刀法高手。出道以來從來沒有遇到過敵手。一是因為他的刀法確實不差,另一個是因為他非常聰明。他總是選擇能夠下手的人下手。像五嶽劍派,少林武當之類的人,他一概不沾。

但今天寨子里卻來了兩個少年。一人持劍,一人空手。殺進山寨之後,見人就殺,最恐怖的是。那個持劍少年,殺人竟然從來不用第二劍?!羅關山不是沒見過劍法高人,但從來沒有哪個人想這個少年一樣,冷酷決絕而詭異。

「這就是狼牙寨老大羅關山?」持劍少年開口問身邊空手少年。聲音平靜,沒有讚歎也沒有嘲諷,只是簡簡單單的確認。

「是他。」空手少年似乎拙於言辭,答了一句就不再說話。

這兩人自然就是蘇重和蕭勝。

他來狼牙寨殺人,不是為了什麼鋤強扶弱,他只是找一個人試劍。在過去的十年裡,他已經不止一次的這麼做。

蘇重和蕭勝的無視,手下兄弟的慘死,終於將羅關山激怒。

「不管你是誰,想要我死,就要拿出真本事來1羅關山大喝一聲,手中長刀一領。一招「力劈華山」,使得又快又急,真如疾風驟雨。

如此狠辣決絕的一刀,卻沒有一點兒風聲。厚重的大刀,竟然讓他用出了一絲輕靈的沃匕底緣閫罰這個羅關山的刀法確實不錯。

蘇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刀刃眼見就要到頭頂之時。右手猛然拔劍,一道淡綠色光芒驟然閃現。長劍出鞘,就像一隻輕靈的飛燕,順著天風陡然一個迴轉,飄逸而迅捷。

蘇重腳下滑動,身形幻出一道殘影,和羅關山錯身而過。長劍歸鞘,蘇重一身黑衣挺立風中。彷彿他本來就站在那裡,手中長劍從來沒有出過鞘一般。

羅關上啊啊大叫,從蘇重身邊擦肩而過。轉過頭來準備繼續攻擊,卻覺得力量被抽走,鮮血猛然從身上射出。他頓時就癱軟在地,雙眼圓睜,臉上猶自帶著不敢置信。

嘴裡喃喃自語:「奪命劍,奪命劍……」

「走吧。」蘇重轉身就走。像這樣的山寨,他這一個月來已經連續拔掉了三十九座。這就意味著,他有的時候會在一天里連續屠掉一到兩個山寨。刨除吃飯休息的時間,他有的時候甚至要在一天里連續滅掉三四個山寨。

所以他對羅關山的死無動於衷。他的眼中至始至終就沒有其他情緒,全都是猶如萬年寒冰一樣的冰冷。

蕭勝隨手撿起一根木樁,兩手抓住兩端,像絞衣服一樣猛然一牛砰!木樁在巨大的力量下或作一蓬木絲。連續擰碎數根木樁堆在一起,隨手丟了一個火摺子在上面,兩人轉身便走。

山峰獵獵,兩個少年一前一後快速前行,拉出一道道殘影。身後山寨火光衝天,黑煙滾滾,十里之外清晰可見。

「嘿,聽說了嗎。狼牙寨被人滅了。」熱鬧的酒樓之中,一眾人喝酒之餘大聲的交談著。

「誰下的手?」

「還能有誰,奪命劍唄。」

「又是奪命劍?!他這一個月可已經拔掉了快四十多座山寨了吧。」

「正好四十座。也不知道這位大俠長得什麼樣。」

「奪命劍從五年前出道,這些年來陸陸續續,可是拔掉了不少山寨。據傳他劍法犀利,出劍必要奪命而回。這才有了一個奪命劍的稱號。可大家誰都沒見過他。不過他的劍法著實厲害,你說會不會是五嶽劍派里的哪個大能?」

「不好說,天下間用劍的好手多得是,可不一定都是五嶽劍派里的人。」

他們談的熱烈,卻不知道,就在酒樓之外,談論中的主角正騎馬而過。

「消息可靠?青城派松風觀果真收了林震南的禮?」蘇重坐在馬上,聲音平靜的問道。

「嗯。總鏢頭上月派人去四川打通路徑,據回來的崔鏢頭說,松風觀確實收了禮。」蕭勝如實回答。

「終於來了,十六年埃」蘇重喃喃自語。

蕭勝閉口不言,他跟在蘇重生身邊日久。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

「走,咱們也該回福州城看看了。」

快馬加鞭,兩人絕塵而去。隱藏多年,奪命劍終於要爆發出耀眼的光芒了。

……

福州城外,老蔡酒館。一陣馬蹄之聲后,進來兩個少年。

「客官裡面請,要些什麼?」一個白髮老漢,彎著腰殷勤的問著。

蘇重瞥了這個隱藏極深的間諜一眼,沒興趣和他玩心眼,也不去問他身份,徑直開口:「一斤竹葉青,兩斤牛肉,再給我做兩顆水煮白菜。」

「好,您瞧好吧。」勞德諾吆喝一聲,轉身進廚房裡面去做菜。

岳靈珊裝扮的賣酒少女也開始忙活。磕磕絆絆的打了一斤酒,放到蘇重桌上,一看就知道是個生手。蘇重也不管,倒了酒就喝。夾起熟牛肉來就吃。他身強力壯,這種古代的低度酒喝下去,就和甜酒飲料一樣。

不一會兒,勞德諾也煮好了白菜。這可不是川系名菜開水白菜,是真真正正的用白開水煮的白菜,也就放了點兒鹽進去。蘇重自從習練劍法以來,生活起居變化極大。

他每日里的飯食,必須要有一半的蔬菜,另一半才是麵食和肉類。這全都是為了保持一個頂級狀態的身體,讓他好發揮全部的劍法威力。十年練劍,可以說他的一言一行,任何一點兒生活習慣都是為了劍法而存在。

不一會兒,外面再次傳來輪道,自己那位便宜兄弟來了。笑傲江湖也終於開局。

蘇重嘴角一翹,露出一個冰冷的笑容。把偷眼打量他的岳靈珊嚇的渾身一顫。

歷史的車輪滾滾而過,只不過蘇重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他不懼怕一切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