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節追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節追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嗖嗖嗖……

一連串破空聲響起,余滄海面色再變。

「小心暗器1說完長劍出鞘,快速揮動。竟然揮出一片劍幕。遠處看去,就像一層亮銀色鐵幕垂下水潑不進,把余滄海死死的護在身後。

叮叮噹噹。暗器撞上劍幕,火花四濺。

余滄海身後弟子,被他護祝但外圍弟子就沒那麼好運。

起初還能抵擋,但暗器如雨,數個人一同招呼一個人。很快就有人中鏢倒地。

「啊!師傅,師傅,這暗器有毒1

余滄海抵擋暗器,心下焦急,他想不明白,福威鏢局怎麼會知道他要來滅門,還布下這等天羅地網。暗器如雨,已經讓他心頭火起。此時聽聞對方竟然在暗器上淬毒,心中大怒!

「卑鄙小人,龜兒子可敢與我當面一戰1餘滄海破口大罵。

蘇重站在大堂門口,面無表情,對余滄海語含激將的話理都不理。

余滄海本以為蘇重會受激和他當面一戰。到時候,不管結果如何。暗器肯定要停下來,只要有喘息的機會。以他的輕功,瞬間就能把那像房頂上扔暗器的人滅殺乾淨!

可想法雖好,蘇重卻不上當。余滄海知道今晚的事情沒有僥倖,看著倒在地上臉冒黑氣的弟子,眼見就活不成。如果不是他擋住暗器,護住身後幾人,說不好現在也會中鏢身亡。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撤1餘滄海對身後幾人大喝。

青城四秀本來自信滿滿前來滅門,可沒想到兜頭一片暗器,打的他們心頭哇涼。此時聽到師傅大吼,當即回身逃竄。

川蜀地形險要,松風觀為了在川蜀生存,本派輕功最是高妙。大門雖然被鎖,但卻可以翻牆而過。腳步迭起,剩餘的十多個弟子,在青城四秀的帶領下,一一翻過高牆。

蘇重遠遠的看著,也不阻止。

「小賊,沒了後顧之憂,這些暗器土雞瓦狗一般,看我如何殺你1餘滄海劍幕一收。身如疾風,在如雨的暗器之中快速穿梭,竟然拉出了一道道黑色殘影。

「死吧1須臾間,余滄海就已經竄到蘇重身前。手中長劍重重劈下,內力貫注之下,劍氣隱隱。誓要將蘇重劈成兩半!

蘇重定定的站在原地,看著劍光越來越近,內心卻異常平靜。十六年,他為了這一天等了十六年。他那句等了好久並不是虛言,十六年裡,他為了提升武功,付出了太多。這全都是眼前之人造就的。

蘇重長劍出鞘,青光爆閃,就像黑夜裡的一道霹靂。

鐺!火花飛濺。

余滄海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退!

砰!

後背重重的撞在鎖死的大門之上,余滄海持劍右手顫抖不止,眼睛睜得滾圓,滿是驚駭!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1

「怎麼不可能?」本該站在大堂門口的蘇重,突兀的出現在余滄海面前。一跨步之間,竟然跨過天井,來到余滄海面前!

余滄海大驚!腳下錯動,就想逃跑。剛才那一劍,讓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蘇重哪裡容他逃跑,手中長劍再次揮動。

鐺!

一聲更加巨大的兵器撞擊聲響起。

轟隆!

余滄海身形爆退,撞在朱紅大門之上,大門不堪重負,轟然倒塌!

余滄海滾落在地,正好躺在那福威鏢局的四字錦旗之上!

「你是誰?1餘滄海聲音凄厲,嗓音都變了腔調:「這不是《辟邪劍法》1

蘇重不言不語,腳下錯動,瞬間來到余滄海面前。手中長劍快速遞出。

余滄海面色大變,將長劍橫在面前,用劍脊堪堪擋住蘇重劍尖。

叮!

余滄海坐在地上無法借力,被巨大的力道打中,擦著地面急速滑出。

蘇重痛打落水狗,就要上前將余滄海刺死。可一陣馬蹄聲響起,一群馬從遠處街道快速奔來。蘇重雖然武功高強,可也沒有和快速奔行的飛馬硬悍的心思。

腳下一蹬,退開奔馬來襲道路。

「師傅,快上馬1羅人雄大聲呼喝。余滄海顧不得臉面,連忙從地上爬起,腳下一點飛身上馬。雙腿一夾馬腹,飛奔而去。

這變故就發生電光火石之間,蘇重攔都來不及。看著余滄海飛快遁逃。蘇重心裡不甘。放著余滄海這麼一個武道宗師在外,他們一家子就要天天提心弔膽。

他不怕余滄海,不代表別人不怕。余滄海必須死!

蘇重腳下連點,向著馬匹逃遁的方向快速掠去!

余滄海伏在馬背上,剛想鬆一口氣,就感覺身側有異。轉頭一看,立即就發現了和飛馬齊頭並進的蘇重。登時就嚇得面無人色。

「好厲害的輕功!普普通通的『燕子三抄水』,竟然讓這人練到快逾奔馬的程度?!他到底是是誰?1

蘇重手中長劍削向余滄海身下馬匹,只要余滄海掉下來。他那引以為傲的輕功,在蘇重面前不值一提。

余滄海習武半輩子,經歷的搏殺不計其數。立馬就看出其中關竅,急忙拔劍出鞘,將蘇重的劍擋祝蘇重雖然輕功了得,但這種速度的奔跑,很快就會力竭。只要等到蘇重疲軟,他們就有機會藉助馬匹的速度將蘇重甩開。

叮叮噹噹!

一時間兵器撞擊聲連起,好不熱鬧。

……

「陽兒去哪了?」林夫人聽聞余滄海退走,來到大堂之上,卻沒看到蘇重,焦急問道。

「少爺去追殺余滄海了。」蕭勝一如既往的言簡意賅。

「追殺余滄海?1林震南到現在都還有些暈乎。

一天之內變故太多,讓他有些不好接受。在不經意之間,他們林家差點兒被滅門,而又在不經意之間,他從小就不怎麼待見的大兒子,卻成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奪命劍。殺的武道宗師余滄海狼狽逃竄。

「總鏢頭,剛才你是沒看到,那些龜兒子被我們一通招呼。屁滾尿流的就跑了。」季鏢頭哈哈大笑,剛才悶頭扔暗器,把偌大的青城派打的落花流水,他興奮不已。

「少鏢頭的功夫可真厲害,您是沒看到。就兩劍,余滄海就成了滾地葫蘆。哈哈,痛快1一眾鏢頭鏢師也跟著哈哈大笑。少鏢頭武功卓絕,他們以後在外行走,腰桿也能挺直。此時又打了一場勝仗,他們如何不喜?

林震南扯了扯嘴角,笑的有些勉強。

「老爺,咱們怎麼辦?」林夫人一臉憂愁。

林震南沉吟良久,看了看一眾鏢頭,開口道:「先解散鏢局,我們去洛陽岳父家中躲幾天。等陽兒有了確切消息,再讓他和我們會和。一來咱們安全了,陽兒就沒了後顧之憂。二來,陽兒這次劍出江湖,必定要攪動風雲。他得罪綠林同道太狠,咱們鏢局暫時還是不要營業的好。」

林夫人聽了這話,想了想覺得而有理,點頭稱是。

「我這就回房收拾一下,你先安排一下一種鏢頭們吧。」林夫人說完轉身走向後院。

林震南遣散了家中鏢頭,讓他們明天去柜上領銀子,暫時回家休養。

自己卻來到大門口,看著被踩在地上的錦旗。心裡一陣疲憊,臉上彷彿老了十多歲一樣。他奮鬥了一輩子的基業,轉眼間就煙消雲散。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蘇重奪命劍的名頭一出,福威鏢局就相當於把整個綠林都給得罪了。要知道靜靜是這一個月,蘇重就拔掉了四十個山寨。而奪命劍的名頭,可是五年前就已經響起了啊!

鏢局這碗飯看來是吃不成了。林震南搖頭苦笑,暗道自己大兒子心計深沉。奪命劍殺誰不好,偏偏挑選綠林下手。而且是福威鏢局通行的綠林。林震南明白,蘇重這是要斷絕福威鏢局。讓他們一家全部改行。

雖然不知道自己兒子有什麼打算,但既然他敢這麼做,肯定為以後鋪平了道路。林震南想想,只能無奈接受。

……

左冷禪精研《寒冰真氣》,這些年終於有所成就。壓在心底的野心也漸漸萌發。

「費彬,消息傳出去了嗎?」左冷禪端坐大堂中間,閉著眼睛搬運內力。他面容剛硬雙眉粗重頗具威嚴!

「掌門,已經給把消息透露給了木高峰,想必他現在已經趕往福州城了。」費彬恭敬回禮。

「嗯,很好。水攪混了,我們才好摸魚。世道亂了,才有危機感。這時我們提出五嶽合派,阻力才會減校《辟邪劍譜》只是小事情,得之我幸,得不到也沒什麼。我們嵩山派自己的功夫都學不過來,哪裡有時間學其他門派武學。你也不必在這件事情上多費功夫,有木高峰和余滄海攪局,岳不群不會有任何機會!重點還是要放在合派事宜上。」

「掌門師兄教訓的是1費彬眼中火熱,對於雄才大略的師兄佩服不已:「各路人馬已經安排妥當,包管他們能感受到魔教的危害。到時候,其他四劍派不想合派,也得合派1

左冷禪點頭,示意聽到。雙手抱在小腹之前,緩緩收功。吐出一口氣,氣成白煙,帶著冰寒之氣。只是一口氣就讓費彬覺得渾身一冷。費彬臉上帶著喜色:「恭喜掌門師兄,《寒冰真氣》大成1

「哈哈……寒冰在手,看誰還能阻撓我嵩山派崛起1左冷禪霸氣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