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三節拜入華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節拜入華山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蕭勝將內力灌入雙拳,兩個拳頭頓時瑩白如玉。拳頭重重轟出,打在一根黝黑木杖之上。

氣勁爆發,拳杖相交之處,一股肉眼不可見的波紋散發出去。地上枯草猛然炸開,一股狂風呼呼刮過。

「小崽子拳法不錯,可先天就是先天。不是你這種後天武者能夠戰勝的1木高峰彎腰駝背,陰冷一笑。他十二正經貫通,而後打通任督,乃是貨真價實的先天初期高手。而蕭勝雖然厲害,但畢竟年齡不大,僅僅貫通了十二正經,只是後天巔峰的一流高手。

木高峰手中拐杖倏然點出,如毒蛇出洞,又快又急。杖尖擊中蕭勝胸口,擦一聲,蕭勝胸骨登時被擊裂。先天高手狂暴的力量爆發,蕭勝像個破麻袋一樣被打飛出去。

「林小子,怎麼樣。我的功夫是不是很厲害,只要把你們林家的辟邪劍譜交出來。我就收你為徒,傳你武功。」木高峰對著蕭勝身邊三人道。

「呸!你這邪魔外道,就算武功厲害又如何,竟然敢覬覦我家《辟邪劍譜》,我大哥遲早會殺了你1林平之雙眼通紅,他深恨自己武功低微,竟讓他們全家遭受如此羞辱。

林震南和林夫人扶著蕭勝站起來,臉上帶著憂色。他們本來要去洛陽躲幾天,卻沒想到,半路被這塞北明駝木高峰截祝要不是蕭勝拚死抵抗,他們已經糟了木高峰的毒手。此時蕭勝不敵受傷,情勢越發危機。

「你大哥是誰?他很厲害嗎?」木高峰眼睛一眯,目光閃爍。

「小兒武藝平平,得江湖同道抬愛,得了個「拿號,實在慚愧的很。」林震南面帶慚色,心裡不是滋味。他竟然淪落到,靠兒子名聲保命。

「奪命劍?」木高峰心裡一緊,但想到《辟邪劍譜》就在眼前,他心裡一發狠:「奪命劍是厲害,但卻不在這裡!我想取你們性命易如反掌!還敢和我耍心機!快說,《辟邪劍譜》在哪1

林震南臉色更苦,他沒想到此人竟如此難纏。《辟邪劍譜》已經被大兒子毀了,這次可是真沒有埃

蕭勝踉蹌站起,擦掉嘴角血液。伸手入懷,摸出一顆朱紅藥丸吞下。又在身上急速點擊,不一會兒他的臉就變成棗紅色。

「哈1

吐氣開聲,兩個白玉般的拳頭變得骨頭一般慘白。腳下一瞪,炮彈一樣飛出。

木高峰見蕭勝拚命,不敢怠慢,立即橫杖在身前。這木杖乃是大漠中的一株異種藤蔓,堅韌無比。他用作兵器多年,無往而不利。

轟的一聲,蕭勝拳頭打在黝黑木杖之上。他手部皮膚立即就炸開,露出森森白骨。

藤杖堅韌,這一拳打的彎而不斷。可木高峰卻擋不住巨力,手臂支撐不住向後一屈。隔著木杖,蕭勝拚死一拳重重的轟在木高峰胸口。

嚓!

木高峰胸骨登時就被砸裂。身體急速飛退,他腿腳不靈便,驟然遭受如此重擊,頓時成了滾地葫蘆。

蕭勝噗通一聲倒地,這一下耗盡了他所有力量。

木高峰狼狽爬起,狠狠吐出一口鮮血。眼中閃著憤怒和惡毒:「小賊,我要用毒藥毒死你!讓你痛苦三天三夜,慢慢疼死你1

他剛打碎蕭勝的胸骨,立即就被蕭勝打了回來,這是奇恥大辱!

手中黑杖豁然點出,先天內力全部爆發。木杖之上冒出漆黑如墨一樣的光華,空中竟然發出刺耳的尖嘯聲。

鐺!

一道淡紫色劍光閃過,蓄勢一擊竟然被當了下來。趴在地上的蕭勝也被來人救走,放到了林震南身邊。

來人轉過身來,卻是一個儒雅中年人。

「木兄,你不在大漠做生意,到這裡來幹什麼?」生意自然不是好生意,乃是殺人越貨的買賣。岳不群溫文爾雅,就連罵人都不帶髒字,果然不愧君子劍之稱。

「岳掌門是不是管的太寬了。駝子幹什麼還要向你稟報?」木高峰心裡忌憚岳不群,但桀驁不馴,嘴上不饒人。

「我自然是管不到木兄的,只是木兄對我徒弟一家不利,我卻要管一管!看看是不是江湖上忘了我華山的利劍1岳不群面色鄭重,卻滿嘴跑火車。林震南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你徒弟,哪個是你徒弟。那個使拳頭的?」木高峰氣急,這個岳不群真不要臉,這樣的插手借口都說的如此正常。果然是個偽君子。

「非也,而是這林家少鏢頭。他乃是我華山最小的弟子,你不知道?」岳不群一臉正氣。

氣的木高峰面色漲紅。這人肯定在一旁看了好久,要不然如何知道他收林平之為徒的玩笑之語?他竟然看著自己出醜,著實可惡!

但想到剛才那道淡紫劍光,攥了攥隱隱發麻的手掌,暗道《紫霞真氣》厲害。僅僅交手一合,他就發現,岳不群不僅貫通任督,而且又沖開了兩條奇經。已然先天中期高手。他心裡忌憚,只能重重的哼了一聲,憤憤而去。

岳不群好整以暇的站著,也不阻止。等木高峰走後,這才長長出一口。

「好在將這木高峰唬祝要不然可就麻煩了。」岳不群鬆一口氣道:「林總鏢頭,剛才事情危機,行事唐突請多包涵,萬勿怪罪。」他說的是自認林平之為徒弟這回事。

「哪裡能怪罪,要不是有岳先生出手相助,說不定如今我們就已經糟了毒手。」林震南一臉感激,把一旁的林平之拉過來:「這是小兒平之。來,平之,快快見禮。」

「林平之拜謝岳先生相助大恩。」林平之恭敬行禮。

「原來少鏢頭叫平之,果然一表人才。」岳不群摸著長須,受了他這一禮。

林震南眼珠一轉:「岳先生武功高強,華山派名門大派,不知能否收下小兒?不求學的什麼高妙劍法,只求磨練幾年,能夠自保便已感激不荊」說著就長揖到地:「還望岳先生答應。」

岳不群連忙將林震南扶起,仔細打量了一番林平之,好一會兒才滿意點頭:「相逢就是有緣,既然如此,平之你可願拜我為師?」

林平之本還有些猶豫,但看到父親銳利眼神,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啪啪啪,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站起身來額頭都已紅腫。口中連呼師傅。

岳不群撫著鬍鬚,滿意的笑了。雖然有些猶豫,但心卻誠懇,不錯。

……

夜晚,客棧之中。

「爹,你為什麼讓我拜到師傅門下。」林夫人家教極嚴,林平之雖然不明白此舉用以。但既然拜了師,就會以師禮待之。開口閉口,已經開始稱呼岳不群為師傅。

林震南見自家兒子知禮,心下滿意:「岳先生武功高強,而且華山派是個大靠山。你投入華山派,江湖宵小也就不敢惹咱林家啦。」

「大哥武功這麼厲害,讓他教我不就行啦。而且有奪命劍的名號在,別人也不敢惹我們林家啊?」林平之問出心中疑惑。他現在對蘇重極度崇拜。他實在想不到,自己那個冷麵大哥竟然在江湖上赫赫有名。

「你大哥再厲害,他也是一個人,如何比得上一個勢力?而且即使你拜入了華山派,難道你大哥就不教你武功啦?」林震南給兒子悉心講解。

林平之琢磨了一會兒,覺得有理,就不再詢問。蘇重奪命劍威震江湖,他又拜入華山派。林家總算是安全了。

看著面現喜色的林平之,林震南心中高興之餘,也有些無奈。想到自小冷漠甚至冷酷的大兒子,林震南心裡暗道:「還真別說,你那大哥還真有可能不教你武功。」這也是他讓林平之拜入華山的原因之一。他實在拿捏不準自家大兒子的脾性。

……

「費師弟,都安排好了嗎。」丁勉對著推門而入的費彬詢問道。

「二師兄放心,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到了時辰,我們只要按計劃發動。包管掀翻他劉正風1費彬語帶興奮。他們嵩山派隱忍多年,積蓄實力。十三太保各個悶頭苦練武功,現在終於到了出頭之日,他怎能不興奮?!

「費師弟,稍安勿躁,這麼多年我們都等了。切不可因為一時疏忽,壞了了掌門師兄的大計。」丁勉臉色一肅道。

費彬恭敬行禮:「師兄教訓的是,我有些心急了。」

「心急在所難免,我們師兄弟這些年苦練武功,終於到了我嵩山崛起之時,哪個不心急。」陸柏呵呵一笑道。

「師兄有理。」費彬嘴角帶著笑。

丁勉也不為己甚,他只是一貫謹慎而已。

「曲洋已經到了?」丁勉開口問道。

「根據咱們的探子來報,今日正午在回雁樓上看到了曲洋。不過……」說到這裡費彬突然想到另一條信息,心裡沒來由一突。

「怎麼了。」陸柏見費彬猶疑,不由好奇出聲。

「也是今天正午,就在回雁樓上。田伯光被人給殺了。」費彬道。

「哦!衡山城又來了哪路高手?」丁勉眼睛眯起,考慮其中變故。

「聽說是個少年,而且使的是陰寒內力,將田伯光生生凍死!兩位師兄,你們說是不是和掌門有關?」費彬說出心中疑惑。

「不可能。」丁勉想了一會兒開口道:「掌門師兄《寒冰真氣》剛剛大成,怎麼可能會教給別人。這少年可查到來歷。」

「師兄恕罪,他殺了田伯光就消失不見,我們也無從查起。不過聽說他和余滄海有過節。余滄海去找福威鏢局的麻煩,這人難道和福威鏢局有關係?」費彬臉上帶著些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