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五節餘滄海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節餘滄海死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費彬惱羞成怒,手中匕首舉起,就要殺人泄憤。

一道黑影陡然竄入屋內,向著嵩山派一行人猛然揮手,一片黑影急速射出。尖銳的破空聲刺的人牙酸。

「黑血神針!是魔教妖人1

「劉正風,你還不承認自己勾結魔教妖人1陸柏怒氣沖沖,急急揮劍,將黑血神針擋下,但仍有幾人受傷倒地。須臾之間,臉上就冒出黑氣。

「卑鄙無恥,竟然暗器偷襲1丁勉怒喝。倒地的可都是嵩山派小輩,這可是嵩山派的根基!

劉正風臉上帶著冷笑,這是他好曲洋早就設計好的,怎麼會讓陸柏抓住把柄?

「魔教妖人,人人得而誅之。眾位同道,隨我一起去擒殺此獠1劉正風拔劍在手,大義凜然,大踏步躥出大堂。身後一眾江湖人士嘩啦啦跟出去一片。

只剩嵩山派留在原地,忙著運功療傷。

打著殺擒拿魔教妖人旗幟的嵩山派,在原地沒動。而被懷疑勾結魔教的人,卻積極的去追殺魔教妖人。這不可謂不諷刺。

「嵩山派丟了大臉,曲洋好算計。」蘇重心裡暗道。

魔教不魔教蘇重向來不在乎,只要不擋他的道,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他坐在原地一動沒動,眼睛緊緊的盯著余滄海。

群雄出了大廳,那余滄海卻沒去。他不僅沒往外躥,反而不動神色的往內堂退走。

蘇重哪裡會如他願:「余滄海,你如果再跑,我就直接去松風觀大開殺戒。」

這聲音不大,但卻響在諸人耳邊。

「好內力1岳不群臉上奇光一閃:「難道這就是辟邪劍法?1

蘇重拔劍在手,身隨劍走。

前一刻他的劍還在鞘中,他的人還在酒桌前。下一刻,他的劍已經出鞘,他的人已然來到余滄海面前。

余滄海面色大變:「小賊,你不要欺人太甚。大不了大家魚死網破1

蘇重臉上戾氣一閃:「那就魚死網破吧1這余滄海竟然敢說別人欺人太甚?他當是滅人滿門的時候何曾想過這個辭彙?!

手臂曲起,狠狠的一劍刺出。青色劍光猶如閃電,破空而至。

余滄海臉色大變,內力急急運轉,身形飛退。手中長劍舞出,頃刻間就形成一片銀色劍幕。

「好劍法。」蘇重眼睛發亮。手中長劍不停,但力道卻減了一半。

叮叮噹噹之聲大作。

蘇重劍法又快又急,但每招每式卻都簡單至極。外人看來,這竟然都是些基礎劍法,實在看不什麼高妙之處。

余滄海把青城派劍法發揮到極致。結合青城派獨有輕功,遠處看去,頓時覺得青城劍法奇絕詭秘。大有蜀道艱難,神秘兇險的意味,不愧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川蜀大派松風觀。

余滄海五短身材,骨骼資質本不利於習武,但它卻能成就武學宗師。其心思巧妙之處,讓人又驚又嘆。

但此時余滄海卻滿頭大汗:「這是什麼鬼劍法1

他明明看清楚了來劍路徑,但卻怎麼也擋不祝他橫劍格擋,蘇重的劍卻早一步穿過劍幕,直刺咽喉。他出劍攻擊,蘇重的劍偏偏慢了半拍,直刺過來的劍,正好擋在自己的劍前。越打他越覺得憋屈,越打他心中驚恐越盛!

「師傅,我大哥沒事吧?」林平之滿臉擔憂。從表面看來,蘇重一味抵抗,招式拙劣。而余滄海進攻如風,妙招跌出。林平之擔心自家大哥安危。

「平之,稍安勿躁。你大哥可不會那麼容易輸?」岳不群武道宗師,練了一輩子劍,很快就看出其中關竅。

「可是,小林子他哥處在下風啊?」岳靈珊也不懂了。

岳不群若有所思的看著岳靈珊和林平之,眼中精光一閃而過:「沖兒,你來說一說。」

「是,師傅。林少俠看似處在下風,但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其遊刃有餘,臉色鎮定。而余觀主雖然攻擊迅猛,但卻滿面驚慌,招式之中已經有了燥意,他的心亂了。」令狐沖對劍法有著非同一般的敏銳。

岳不群撫須而笑:「沖兒眼力不錯。」

「那小林子他哥為什麼不直接打敗對方。」岳靈珊疑惑問道。

岳不群和令狐衝突然沉默起來。一眾華山弟子面面相覷。

「這位林少俠是在用余觀主試劍,他想要看清青城派的劍法,再將對方擊敗。真是好氣魄,好劍法1寧女俠滿臉讚歎。她雖是女流之輩,但卻豪爽異常。

岳不群見余滄海被如此戲耍,心有兔死狐悲之意。令狐沖卻是再次受到打擊,不好開口稱讚。但她寧女俠卻豪氣過人,對蘇重不吝誇讚。

林平之眼睛放光,心中暗道:「大哥果然厲害,如果我能學會大哥的功夫,再學會華山派的劍法,我一定也會這樣厲害1

一眾華山派的弟子也是驚奇不已。實在沒想到這個比他們都要小的年輕劍客,竟然如此厲害。

「哈哈,余滄海,青城劍法果然高妙。但你卻不過如此,受死吧1

說完狠狠劈出一劍,青色劍光爆閃。這一劍簡單至極,卻又精妙非常,猶如天地初開之時的一道亮光!

砰!

余滄海銀色劍幕陡然破碎。他像被巨木擂中一般,擦著地面飛出。沿途碰到桌椅,均化作齏粉。

身體撞上牆壁,巨大的力道轟在牆上,轟隆一聲。余滄海像炮彈一樣飛出,竟然穿牆而過!

木石翻飛,只是一劍,竟然把人打的穿牆而出?!那巨大的洞口,偶爾掉落的土石,無不彰顯這一劍的霸道兇狠。

「噗1餘滄海一口鮮血吐出,翻騰幾下卻怎麼也座不起來。

「龜兒子,有種就直接殺了老子1餘滄海色厲內荏:「天下英豪集結於此,你若殺我就是大忌!到時,我看你怎麼面對天下群雄。」

他打的主意不錯,如果蘇重真敢殺掉,他這麼一個名門正派的大掌門,絕對會引起江湖眾怒。

「林少俠消消火氣,今日你一劍重傷余觀主,已然天下聞名。不可殺戮太過,以遭天譴。」岳不群頗為委婉的勸解道。

林平之一言不發,咬牙切齒,他雖然也想是殺掉這個要滅他滿門的人。卻不能壞了他大哥的前程。機會有的是,不在於這一刻。

「林少俠,余觀主乃是我正派巨擘,你若要擅自開啟殺戮。別人我管不著,但我嵩山派卻是不讓。」陸柏站起身來肅然道。

「我若殺人,你攔得住?」蘇重輕蔑的看著陸柏。

丁勉放下手中簡單救治的弟子,站在陸柏身旁,臉色陰沉的看著蘇重:「你試試1

「對付不了劉正風,難道還對付不了你這麼一個毛頭小子?」丁勉、陸柏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心中的心思。

「試試就試試1蘇重說動手就動手。黑影一閃,快速沖向余滄海。

陸柏黃衫擺動,當先一步劫在蘇重身前。丁勉拔劍在手,一招「開門見山」,朝蘇重身後重重斬下。

蘇重猶如身後長眼一般,右手背負身後。長劍擺動,輕而易舉的點在寬厚大劍之上,借力飛馳,速度更加快速。

藏在肋下左手重重轟出。迎面打向陸柏泛紅的雙掌。

「大嵩陽掌!林少俠小心1岳不群忍不住呼喝。

掌風先至,一股灼熱之氣撲面而來,霸道非常。蘇重拳頭卻如白玉一般,毫無氣勢可言。

噗!

兩者相撞,發出如擊敗革之聲。陸柏信心滿滿的一掌,竟然被蘇重破的乾乾淨淨!

「啊1陸柏一聲慘呼,陰寒幽冷的菩提真氣倒灌而入,剎那間,陸柏頭頂髮絲就結出寒霜。

「陸師弟1丁勉大喝一聲,連忙衝過來,以防不測。

蘇重卻已經輕飄飄的,和陸柏擦肩而過,手中長劍遞出。狠狠的將余滄海釘在地上。

「你……」余滄海滿臉的不可思議,心臟被長劍貫穿,不一會兒就死的不能再死!

蘇重不理憤怒不已的陸柏、丁勉。拔出劍,挽個劍花甩掉劍上鮮血。

轉頭對林平之道:「帶我去見母親。」

林平之連忙點頭,這個大哥太霸道,想要殺人就殺人,誰都擋不祝

岳不群眉頭皺起,心道:「這少年性子太凶歷,動輒殺人。」

……

客棧之中,林夫人一劍蘇重登時僅歡喜不已。

拉著蘇重的手不放:「我兒連日奔波,受苦了。這臉清減了不少。」

「娘,你就知道心疼大哥,也不看看我。」林平之嫉妒道。

「你天天跟在我身邊,還用我疼你。哪像你大哥,一年裡總見不到幾天的面。」說著林夫人就眼圈泛紅。

「娘,福威鏢局開不下去了,我讓蕭勝在東海之上找到了一座無名島嶼。島上開遍桃花,環境優美,已經收拾妥當。你以後便住在那裡養老好了。現在余滄海死了,過兩天我在去把那個木高峰解決掉,咱們林間就能聞名江湖。把林家落戶在哪個島上,林家就能安安心心的當個武林世家啦。」蘇重趕緊轉移話題。

「什麼,余滄海死了1林震南手一抖,心裡吃驚。

「島嶼?什麼島嶼?」林夫人卻更在乎蘇重說的島嶼,面帶疑惑道:「你是不是早就準備好了。」

蘇重臉上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林震南想到先前,關於蘇重得罪綠林的猜測。此時看蘇重安排,果然,這小子不聲不響的就已經安排好了林家的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