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六節桃花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節桃花島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陽兒,這桃花島可真漂亮,你怎麼找到的。」林夫人和林震南兩人沿著石子路,走進一座涼亭。

蘇重把注意力從手中劍譜上收回。「娘,你喜歡就好。」

「這島上亭台樓閣想要建好可不是一天的功夫,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建造的。」林夫人坐到蘇重身邊問道。

林震南耳朵豎起,他對這個問題也好奇不已。

「娘,你喜歡就好。」蘇重說著又把眼睛看向手中的劍譜。

林夫人一把奪過劍譜:「《開山劍法》?這麼一本江湖上末流劍法,有什麼好看的。老實回話1

蘇重無奈:「大約五年前吧,我初出江湖的時候。聽聞有這麼一座島,就花了點兒心思找了找,還真就找到了。」

「那你哪來的那麼多錢。這裡動工的地方可不少,就是咱們福威鏢局,這些年的收入加起來都支撐不下來。」林夫人繼續追問。

蘇重一笑,耐心給林氏解釋:「所謂殺人放火金腰帶。我從出道以來,滅掉的山寨不知繁幾。除了名聲之外,倒是得了不少橫財。都讓我投入到了這座島上。」

林震南一臉恍然,什麼生意來錢最快,無本買賣。蘇重乾的事情,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黑吃黑。

「這些事情母親就不要過問了,安安心心的住下就好。」蘇重笑著道。

林夫人卻沒放棄詢問:「那酒庄是怎麼回事,我怎麼看著島的北面就是一個大大的酒庄?」

「偶爾得了一張秘方,釀的是純正竹葉青。這是暴利。咱們在島上自己釀,運到岸上賣給長沙幫潘吼。至於之後他在怎麼運作,咱們不管。雖然賺得少點兒,但勝在沒麻煩。這也是咱們桃花島以後的支柱。」蘇重一一作答。

「我兒子就是厲害,這考慮的可真遠。」林夫人滿意了,伸手捏著蘇重的臉蛋不鬆手。

「你既然什麼事情都安排好了,那你的終身大事怎麼安排?」林氏突然開口道。

蘇重嘴角扯了扯,思考了一會之後慎重道:「請贖孩兒不孝,這件事情沒有準頭。我準備把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劍道之上。好在還有平之,林家延續的事情交給他就好。」

蘇重見林氏臉色焦急,伸手安撫下林氏:「林家新晉武林世家,想要長久延續,武功才是根本。我畢生心愿乃是問鼎武道,如果能夠給林家留下一套適合傳承的劍法最好。這些東西容不得我分神。」

林夫人還要再勸,但見蘇重面色劍堅毅,知道其心志堅定,勸也沒用。面帶憂愁,心裡發苦。

林震南一時沉默不語,此時想來自己這個大兒子犧牲太過巨大。六歲習武,十年隱居山谷。年僅十六歲,就決定一輩當這種苦修士。他自問自己做不到。

「母親不必心疼。你看,我穿的衣服是最好的,吃的飯菜最好的,喝的酒是最好的。睡得房子夠大,用的物事夠好。我從來都不會虧待自己。至於我不近女色,只是不想浪費時間。再說我現在才十六歲,一輩子才剛開始,興許那天緣分來了,我就給您帶個兒媳婦回來了呢?」蘇重安慰林氏。

林氏笑罵幾聲卻只能作罷。

「母親在島上住下,這小島足夠隱秘,而且有蕭勝專門訓練出來的護衛,宵小不敢來犯。我再待上幾日,就要到岸上去一趟。一是去看看平之,省的他在華山受人欺負。另一個就是去找到木高峰,這人該死1蘇重冷冷道。

「要不就算了,那木高峰武功高強……」林氏擔憂道。

「余滄海不也死了嗎?」蘇重反問一句。

林氏知道苦勸無果,氣哼哼的捏著蘇重的臉不放:「我不管了,反正也管不了。你自己折騰去吧1

林震南自始自終都沒說話,他知道蘇重性子了冷,不待見他,不去自找沒趣。

蘇重也不理他,他只在乎林氏一人。

……

華山派

令狐沖還是被罰上思過崖,起初幾日岳靈珊還親自上來,但時日漸久,卻慢慢不來了。

這日令狐沖苦等半天,上來一人卻是陸猴兒。

「陸猴兒,小師妹呢,怎麼她沒來?」令狐沖急急問道。

陸猴兒顧左右而言他。令狐沖追問不休,他這才開口。

「大師兄,小師妹這幾天都在教授林平之那個小白臉習武。那小子資質太差,一套基礎劍法練來練去練不會。師妹這才耽誤了沒來。」

令狐沖面色一白,隱隱覺得小師妹可能已經移情別戀,心裡酸楚不止。

「都是那個小白臉惹的事,我看他就是故意的。他大哥那麼厲害,他怎麼可能那麼廢物。我去教訓他1陸猴兒見令狐沖痛苦立即憤憤不平道。

令狐沖喝了一大口悶酒,聽到此話立即出口阻止:「你既然知道他大哥厲害,就不要給自己惹麻煩。你難道忘了那個人的辣手了嗎?余滄海他想殺隨手就殺了。你如惹了他,你說師傅擋得住嗎?」

他不想因為自己給陸猴兒和華山派惹來災禍。而且說不定這還是師傅的意思呢?令狐沖從來都不傻,只是他心裡一直保持著一份,對江湖的美好期望罷了。

「可是,大師兄……」陸猴兒還想再說,被令狐沖揮手阻止,讓他趕緊下山去。自己一個人在寒風中喝起了悶酒。

……

「小林子,你怎麼那麼笨。這招『有鳳來儀』這麼簡單,你怎麼就學不會。你大哥那麼厲害,你怎麼那麼差勁。」岳靈珊天真爛漫,想到什麼說什麼。

林平之臉漲的通紅,不知道說什麼好。之前想的不差,自己身集華山派和自家大哥的功夫於一身,很快就能成為高手。可此時才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有鳳來儀』太複雜了。」林平之憋了半天憋出這麼一句。

「這可是最簡單的了,哪裡有什麼複雜。小林子,你自己笨可別找借口。哎,我問你,你大哥是怎麼練功的。他那麼年輕,怎麼那麼厲害?」岳靈珊好奇的心如貓撓。他能答應岳不群的要求,來教授林平之武功,就是為了探聽蘇重的信息。

「我也不知道。」林平之有些尷尬。

「你不知道?!那不是你親大哥嗎?」岳靈神驚奇道。

「是我大哥,但他……他從小就不一樣。」林平之想了半天也只想到這個詞。

「怎麼個不一樣法?」岳靈珊頓時來了興趣。

林平之把蘇重三歲才開口說話,六歲就隱居山谷,十年磨一劍的事情說了。

岳靈珊聽得一臉震驚:「你是說,他十年來一步不出山谷,整天練功,什麼都不幹?」

「那倒不是,據父親說,大哥五年前開始經常潛入江湖,找那些山寨的麻煩。反正是只要作惡的山寨,我哥見一個就會滅掉一個。」林平之說到這裡也覺得與有榮焉。

岳靈珊也心嚮往之,伸手拍了拍林平之的後腦勺:「那是你大哥,你自己得意個什麼埃快好好練劍1

林平之怏怏練劍,岳靈珊不時的在一邊咯咯笑著,過足為人師表的癮頭。

……

蘇重睜開眼睛,摸了摸平放在腿上的劍。心裡振奮:「果然,只有不斷的戰鬥,不斷地見識各種劍法,才能提高我的武道1

殺掉余滄海,蘇重進駐桃花島之後,摒棄一切瑣事專心閉關。

在吃透了青城派的劍法之後,《奪命十二劍》越發精妙。蘇重的內力也隱隱有了突破:「只要再來這麼幾場戰鬥,突破先天中期不是問題。」

「華山派思過崖中據說有不少的劍法壁刻,看來華山之行要提上日程了。」蘇重決定不日就離島登岸。

「但在這之前,要先把木高峰除掉。」蘇重眼中射出冷光。

……

福州城外,竹林

「你是木高峰?沒想到你竟然還不死心,竟然敢回到福州城歷來偷偷查找《辟邪劍譜》?1蘇重陰冷的注視著木高峰,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你是什麼人,駝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小崽子你算個屁啊1木高峰開口喝罵,眼睛閃爍心裡暗道:「這人從福州城內一路跟到城外,我竟然沒發現?!定然是個高手無疑,還是先走為妙。」

「我是誰?」蘇重拔劍出鞘:「我叫林陽,你剛才翻的院子,就是我家。你說我是誰?」

木高峰眼睛一突:「你是奪命劍林陽?1木高峰握緊拐杖,顫顫巍巍的問道:「余滄海是你殺的?」

「怎麼,你想見他?如你所願。」蘇重不打算繼續扯皮。青光一閃,快如閃電般刺出。

「好快的劍1木高峰連忙揮動木杖,抵擋蘇重長劍。

鐺鐺鐺……鐺鐺鐺……

一陣悶響,木高峰堪堪將蘇重一劍快過一劍的奪命劍擋祝

蘇重收了一半力道,和木高峰不停周旋。他發現木高峰的杖法十分巧妙。不是正統,但卻有奇思妙想之處。

兩人看似在相同境界,但他用《菩提訣》練出來的魔功太霸道。同階之內,他從來沒遇到過敵手。這才能夠壓著余滄海和木高峰打。

蘇重好整以暇,一邊快速出劍,一邊細心觀察木高峰杖法。猶如貓戲老鼠,玩不夠,不殺他。

「欺人太甚1木高峰縱橫大漠,一直都是他耍弄旁人,別人何時耍弄過他?

猛然轉身,把駝背對準蘇重。一直弓著的腰陡然挺直,他竟然不是駝子!那駝峰被他這一下擠壓,呲的一下爆開。漫天黑色液體,夾雜著數種暗器潑向蘇重,又快又急。濃濃的腥臭味撲面而來,讓人聞之欲嘔!

「早就防著你這一手1腳下錯動,一個簡單的「燕子三抄水」。蘇重移形換影,陡然出現在木高峰正面,一劍便刺入對方眉心。

「雕蟲小技永遠都是雕蟲小技。區區毒藥暗器,你以為自己背的是看孔雀翎?」

挽個劍花,將已經凍成鮮紅晶體的血液甩掉,蘇重頭也不回的離開這片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