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七節風清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節風清揚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林兄不知來我華山派有何事?」令狐沖看著盤膝坐在大石上的林陽非常驚訝。他一早醒來,就發現了思過崖之外的林陽。

「找人。」蘇重閉著眼睛感受初陽之氣,聲音平淡道。

令狐沖恍然:「原來是找林師弟。」

「我找風清揚。」蘇重直接開口。

令狐沖抓抓腦袋,有些迷糊。「我們華山並沒有這為風太師叔。他消失多年,已經不知所蹤了。」

蘇重閉著眼睛搬運內氣,沒說話。

令狐沖見蘇重不回話,知道說也沒用,見蘇重不理自己。就走到一旁,面對初陽修鍊內功。

等他收功之後,蘇陽仍然盤坐在原地。令狐衝心下疑惑:「太陽初升,天地生機勃勃,適合修鍊內力。但時辰一過,就不再適合修鍊。也不知道這位林兄修鍊的是何功法,難道不受時間限制?1

「大師兄!大師兄!我來啦……」遠遠的就聽到一個清脆的聲音。

令狐衝心里一喜:「小師妹,我在這裡。」

等岳靈珊上的思過崖,卻發現這裡竟然多了一人。仔細一看竟是蘇重,登時心裡一喜。她對蘇重可是好奇的緊。

「大師兄,他怎麼來啦。」岳靈珊偷偷問令狐沖。

岳靈珊湊得近,令狐沖直覺一股清新之氣撲鼻而來,這讓他心中悸動不已。

「不知道,他說是來找人。」令狐衝下意識道。

「找人?小林子?我這就下去喊他。」岳靈珊放下手中提籃,蹦蹦跳跳的往山下跑。

令狐沖看著歡快而去的岳靈珊,只覺心中一塊寶貝離自己越來越遠。剛剛那點兒悸動喜悅,盡數化作冰水。

蘇重先天內力,再加上本就五感敏銳。兩人嘀咕聲音雖小,卻全都收入耳中。他也不阻攔,雖然他對自己的便宜兄弟並不怎麼在乎。但卻不能不管。

蘇重心裡只有劍道,他能給林氏一個安穩優渥的生活環境。卻給不了對方含飴弄孫的親情喜樂。這一切都要放在林平之身上。花一點兒時間調教一下林平之,蘇重並不介意。

不一會兒,林平之就匆匆趕來。見到蘇重,滿面喜色。他現在對自己這位冷麵大哥,是發自心底的崇拜。

「大哥!你怎麼來啦?」

蘇重睜開眼,仔細打量林平之。

林平之被蘇重看的發毛,眼神躲閃,不敢和蘇重清冷的目光觸碰。所謂長兄如父,面對這位大哥,他比面對林震南還要懼怕。

「你到華山一月有餘,練一套劍法,我看看到底有何進步。」蘇重聲音冰冷聽不出喜怒。

林平之不敢違逆,拔出腰間長劍。在思過崖前的巨大平台上擺開架勢,一套華山入門劍法使出來,行雲流水頗為熟練。

「好樣的,小林子。這套入門劍法,你算是掌握了。」岳靈珊拍著手歡快道。下巴抬起,驕傲的看向蘇重。這都是她教出來的。

令狐沖面色複雜,看著岳靈珊高興,他心裡高興之餘酸楚更甚。而林平之剛才一路入門劍法,雖然有些匠氣,但可圈可點。如果能耐下心來練武,三五年後,就能成為一個二流劍客。林氏兄弟果然天資出眾。

林平之面帶得色,他這一個月來,勤練武功,為的就是這一天。

「你很得意。」蘇重的聲音向來沒有情緒。

林平之卻聽的渾身一顫,急忙搖頭否認:「沒有。」

「就你這手破爛劍法,你有什麼好得意的?」蘇重說著諷刺的話,語調卻沒有諷刺的語氣,聽著怪異無比。

林平之臉色漲的通紅,想要反駁。

「就你這種劍法,隨便一個三流劍客就能殺你,你有什麼好得意的。」蘇重繼續用那種平淡的語氣,說著諷刺人的話。

「我又不是大哥你,打不過三流高手很正常1林平之惱羞成怒語氣很沖。

蘇重不以為意,直接開口:「從今天開始,晨練完之後,你全身綁上沙袋,爬到這思過崖上來,接我三招劍法。」

林平之喉嚨動了幾下,最終沒能反駁。

「集中精力,擋不住我的劍,你就等著吃苦頭吧。」蘇重說完,唰的刺出一劍。

林平之倉促之下,哪裡擋得祝蘇重一劍刺入平之衣服之內,卻不傷及肌膚,只是點在穴道之上。

「啊!大哥。饒命啊,大哥1林平之啊啊大叫,在地上疼的打滾。

「你怎麼下這樣的辣手,他可是你弟弟1岳靈珊怒吼一聲,臉色漲紅,連忙扶起林平之。

令狐沖也面帶不忍,皺著眉頭看蘇重。親兄弟下手都這麼狠?!

「鬼叫什麼!死不了!如果你連這點兒小痛都忍不住,不如趕緊會家,娶妻生子當個富家翁算了。」蘇重面色冷峻,一點兒都不像說笑。

林平之訥訥不敢言,小心解開衣衫一看,胸口只有一個紅點兒,皮都沒擦破。但疼痛之處,猶如利箭穿心!

咬咬牙,林平之心裡發狠。

「大哥,繼續1

蘇重等他說完,一劍快速削去,划著半個圓弧,猶如天空一輪殘月。

「啊1林平之的慘叫之聲響徹整個思過崖。

三劍過後,林平之狼狽不堪,疼痛讓他汗流浹背衣衫浸透。

「林兄好劍法,這份掌控真是精妙絕倫。竟然能破衣而不傷人,真是令人嘆為觀止。」令狐沖讚歎道。

「沒什麼,只不過是入微而已。」蘇重不以為然。

「入微?那是什麼?」令狐沖詫異道。

蘇重一愣,頓時恍然:「入微是我對一種境界的形容。在這一境界當中,自身對力量的掌控細緻入微。做到每一分力量,都用在實處。絕不浪費,這樣才能更好的發揮出全身的力量。你不知道這個境界?」

令狐沖、岳靈珊一臉茫然。

蘇重疑惑不已。

「林兄可否方便講解?」令狐沖眼睛發亮,心裡隱隱有種熱切升騰。

「有什麼不方便的。」蘇重道:「我先問你們一個問題,練武是為了什麼?」

令狐沖不知蘇重何意,張口就道:「當然是行俠仗義,除魔衛道。」

蘇重看白痴一樣的看著令狐沖。

「怎麼,這難道不對。」岳靈珊氣哼哼的道。

「你自己真這麼認為?」蘇重看著令狐沖問,又拿眼瞥向坐在一邊的林平之:「你呢?」

「我輩習武,難道不是為了除魔衛道?」令狐沖越發疑惑。

「師傅是這麼跟我說的。」林平之想了想,老實回答。

這個答案讓蘇重有了興趣,然後接著問:「你自己是怎麼想的。」

林平之看著若有所思的令狐沖和一臉茫然的岳靈珊,低頭想了想道:「以前父親告訴我,練武是為了保護鏢局。現在師傅告訴我,練武是為除魔衛道。但我覺著,練武是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

「很好。」蘇重真沒想到,自己這個便宜弟弟雖然浮躁了點兒,但卻有如此認知。

林平之臉上一喜,心裡振奮:「大哥,你怎麼看的。」

「除魔衛道。」蘇重斬釘截鐵。

「你耍無賴1岳靈珊一下站起來,指著蘇重氣憤道。

蘇重不理她:「魔是什麼,道是什麼?除魔衛道難道就是要殺魔教,難道名門正派真就是道。你們搞錯了一件事情,你們連魔是什麼道是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會理解武道的本質?」

「像平之,他的道就是自己和家人的安危。那魔是什麼?一切危害他家人的因素,都是魔!不管對方是東方不敗,還是少林方證。只要他們威脅到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危。他們就是魔1蘇重冷聲道。

思過崖上眾人登時就陷入驚駭之中。

「你……你你……」岳靈珊心裡驚恐,這種言論太過大逆不道。

林平之放下起初的驚駭之後,仔細思考,月琢磨越覺得是那個理。眼中閃著異樣的光彩。

令狐沖低著頭若有所思將。他本就是浪子,規矩的束縛對他本就不大。此時聽聞如此言論,心裡頓時起了心思。雖然覺得蘇重此話全是歪理,但卻找不出理由反駁。更是隱隱覺得正確。

「令狐沖,你的道是什麼?你想好了嗎?」蘇重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個註定了的江湖浪子。

「扯遠了,回到入微這件事上來。除魔衛道是練武的目的,練武是為了除魔衛道。但練武的本質卻是強身健體。說的再深入一點兒,練武就是為了進化。古有仙人傳說,言能長生不死。練武就是為了一步步的強化身體,最終打破虛空,長生久視1蘇重言辭激動,眼睛閃著狂熱的光芒。冷漠的他,第一次有這麼明顯的情緒波動

岳靈珊渾身發冷,感覺這人真是如妖似魔!剛才一番除魔衛道論,已經算是大逆不道。可現在這種瘋狂的狀態,才真正讓她恐懼!她不由自主的就躲在林平之身後。

蘇重抬頭,看白雲一瞬,品萬古長天,對武道巔峰越發渴望。好一會兒才平復心境。

「所以說,練武的本質是強身健體。除魔衛道只是武功的用途。在練武的過程中,是一個增加和掌控的過程。修鍊武功,讓身體強壯。然後掌控變得更強大的身體。當掌控到達一種極致的時候,就是入微。入了微,力道便會發生變化。再陽剛的力量,也能夠化作繞指柔。這就所謂的剛柔並濟。」

「剛柔並濟?!原來如此1令狐沖恍然大悟:「原來剛柔並濟還可以這樣解釋?1

令狐沖本就天資非凡,蘇重只是一說,他便將前後串聯起來。

「增強、掌控、入微、剛柔並濟1令狐沖越想越覺得是那麼一回事兒,心裡對蘇重萬分佩服。僅憑這理論,蘇重就可以當得上一代宗師的稱呼。這人才十六歲啊!

「好1鶴鳴般清朗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好一個除魔衛道!好一個長生久視!好一個入微!好一個剛柔並濟1

連到五聲好,聲音由遠及近,倏然間一道白影就出現在眾人身前。

「風清揚,你終於出來了1蘇重嘴角拉出一個堪稱凜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