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九節壁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節壁刻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哦?怎麼說,快快講來。」風清揚兩天切磋,心裡痛快。對蘇重好感倍增,此時聽到蘇重說《辟邪劍法》的來源。風清揚也起了好奇心。他也想知道這一部奇學的來歷。

岳不群被蘇重看的有些發毛,不過聽說《辟邪劍法》和華山有關,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一套武功,一部消失了的華山奇學《葵花寶典》。忍住心裡焦急,岳不群淡然而坐,一副洗耳恭聽狀。

「說到《辟邪劍法》,就要先講一講他的前身《葵花寶典》。」蘇重一句話,讓思過崖上幾人臉色一變。

「果然和《葵花寶典》有關1岳不群心裡暗道。

「《葵花寶典》?!那不是東方不敗的武功嗎?」風清揚眉頭一皺,難道這林家還和魔教有關?旋即又有些莞爾:「自己大把年紀,難道還看不透徹嗎?魔教不魔教的,關自己何事。」

蘇重不管幾人各異心思,繼續道:「《葵花寶典》乃是前朝一太監所創。此人天資聰穎,但無奈出身低微,從小就入宮做了太監。但梵谷深武功,無不循經走脈,講究陰陽平衡。他身體有缺,自然練不得高深內力。但此人不愧武學奇才,他另闢蹊徑。竟然創出了一門只有太監才能練的功夫,也就是《葵花寶典》。葵花乃是向陽之花,以葵花命名,就是說此功法內力陽剛霸道,堪比烈日1

「可江湖傳言,辟邪劍法鬼氣森森,陰寒無比。這是怎麼回事?」寧中則面帶疑惑。

「寧丫頭啊,那是因為內力太過陽剛以至於陽極生陰,表現在外就成了陰寒無比的功夫。」風清揚感慨道:「陽極生陰,這得多霸道的功夫,才有如此表象!果然是只有太監,這種身有殘缺的人才能修鍊的功法。如此陽剛,如果是正常人修鍊,早就慾火焚身而死啦。」

岳不群從蘇重說《葵花寶典》是太監武學的時候,他的臉色就不大好看。此時明晰其中原理,就更加陰沉。

蘇重可不會照顧岳不群的心情。

「後來《葵花寶典》落入南少林紅葉禪師手中。他發現這門功法太過邪異,想要燒毀,但又不忍心這等奇學消失。因此想要研究透徹,改變此功法的性質。但此時變故發生,南少林來了兩位年輕俠士。他們便是你們華山派的祖師,岳嘯和蔡子峰。兩人發覺此等武學之後,就起了偷盜心思。但由於時間太短,怕被別人發現,只得一人記下一半。可等回到華山之後,兩人一對。卻發下驢唇不對馬嘴,兩下里竟然不合。兩人均以為對方記錯,因此都按照個人的記憶研習。這便是你們華山劍氣之爭的由來。」

「啊1寧中則捂著嘴,吃驚不已。

岳不群臉色陰沉,劍氣之爭雖然是家醜不可外揚。但能夠應為理念不合而大打出手。這也可以算是為了武道而引發的戰爭。雖然不好聽,但卻有種別樣的驕傲。

可此時蘇重告訴他,劍氣之爭根本就不是什麼武道之爭,而是兩個小偷偷對了東西,卻不懂的鑒別造成的。簡單來說就是人品有虧,學識有限。

岳不群非常憤怒,他不相信這些話。如果不是風清揚一直沒說話,拔劍出鞘直接殺了蘇重的心他都有。

蘇重看著臉色鐵青的風清揚,心裡有些同情。這個人的一輩子就是被劍氣之爭毀掉的。可現實卻如此殘酷,所謂的劍氣之爭,只不過是個笑話。

「後來紅葉禪師發現此事之後。就派坐下弟子渡遠禪師前來華山勸說。不過渡遠禪師卻貪戀紅塵,同樣對這篇曠世奇學產生了興趣。所以他一邊和岳嘯兩人糾纏,一邊從兩人口中得知《葵花寶典》的內容。在他將內容記憶下來之後,他下了華山,還俗出道,憑藉他記憶殘缺的《葵花寶典》成就了一時威名。」

說到這裡的時候,場間眾人都已經不約而同的想到了這個人是誰。此時岳不群和風清揚兩人,一臉怪異的看著蘇重。顯然對於心中的猜測驚愕無比。

「你們沒猜錯,渡遠禪師就是林遠圖。」蘇重淡然道:「他是一個太監。」

林平之臉色漲紅,低著頭不說話。岳靈珊好奇的看著林平之,這讓他更加不敢抬頭。這可是家醜,如果傳到江湖之上,定然會引起軒然大波。

風清揚臉色一變:「所有人都必須立下毒誓,這裡的談話誰都不準傳出去1說完他拿眼睛死死的盯著岳不群。

「是否傳出去,我並不在意。他們可以在背地裡說我林家壞話,但如果當面提起,就要試試我的劍利不利了。誰敢亂嚼舌根,我取了他項上人頭便是。」蘇重毫不在意道。

「不行,這不只是你林家的事情,還事關我華山聲譽。」風清揚臉色肅然道。

場中眾人聽了這話,知道這些事情的重要性,一一開口立誓言。岳不群也不例外,他可以拿林遠圖說事兒,蘇重自然也能拿他華山派說事。這對誰都沒好處,他自然不反對立誓。

一眾人指天立誓之後,氣氛緩和。

「也就是說,練習《辟邪劍法》或者《葵花寶典》,必須要自宮?」岳不群此時臉色怪異無比。反而風清揚對這件事比較淡然,他年紀不小,見識過的奇功絕技不知凡幾。雖然《葵花寶典》的修鍊條件比較霸道,不過他很快就接受下來。

「那豈不是說東方不敗……」寧中則突然道,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

蘇重呵呵一笑,「不錯,他也是個太監。而且你們知道,這部功法練到最後會如何嗎?」

「如何?」岳不群對此非常關心。

蘇重頗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林平之一眼,陰森一笑道:「練到最後,由於陽氣太盛,陰氣太濃。人的性子就會大變,變得不愛刀槍愛梳妝。喜愛大紅大綠等艷麗色彩。最重要的是,武功越盛,這個人就會越來越女性化。到了最後,就會不知不覺的喜歡上男人。」

「什麼?1岳不群臉色難看之極。風清揚練皮抽了抽。而三個小輩則聽得目瞪口呆,這種事情聽起來真是太玄幻了。

「東方不敗一代梟雄,這麼多年過去,以他的雄才大略為何會毫無作為。反而讓一個小人楊蓮亭當道?」蘇重提問道。

這些情報別人不知道,但作為華山掌門的岳不群必然知曉,而寧中則作為掌門夫人自然也知道。

「你是說?1寧中則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測。

「不錯,如果我猜得不錯,這些年他就躲在黑木崖上繡花描紅。作著相夫教子的美夢。」蘇重充滿惡意的笑著,笑的在場一眾人渾身發寒。

岳靈珊小臉發白,不由自主的抓緊了她母親的衣袖。這種事事情,聽一聽就覺得恐怖噁心。

蘇重見眾人被他這番言論駭的面無人色,覺得非常有趣。不過看他們神色,蘇重就知道說不下去了。如果再說出什麼重口味的東西來。估計這裡的人都要開始罵他了。

「《葵花寶典》乃是任我行交給東方不敗的,此人心機真是深沉,他早看出東方不敗有二心。卻把這種陰毒功夫交給對方,即便他得了教主之位,卻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心思狠毒,真是叫人驚嘆不已。」蘇重滿臉讚歎。

這種霸主的心思太厲害,腦筋一動就不知多少陰謀陽謀。蘇重自認做不到,他也不屑想這些陰謀詭計。他習慣於用絕對的力量碾壓,《奪命劍》就是為此而生。

「不提這些,我今天講《葵花寶典》,除了告訴你們這其中的曲折之外,卻還有另一個原因。這也是我來華山的原因之一。」蘇重突然開口:「當年魔教攻打華山,奪走《葵花寶典》,但最後魔教十長老卻被困死在了華山。你們有沒有興趣看一看他們的的遺骸?」

「你知道?」風清揚驚訝了。

「當然。以前不知道,但來到思過崖之後,我卻知道了。」說著拔出長劍,隨手甩向思過崖洞內。

蘊含著蘇重內力的長劍砸在牆上。轟隆一聲,牆上陡然出現一個大洞。

「我昨日偶爾發現這裡聲音不對,在結合當年魔教中人被困之地,猜測出這裡可能通向那處洞窟。此時看來果然如此。」說完,蘇重當先一步,走進這洞窟之內。

「五嶽劍法?!沒想到這裡竟然有五嶽劍派的失傳劍法?1岳不群驚喜道。

可看到魔教十長老竟然破掉五嶽劍法之後,他臉色頓時一變:「怎麼會這樣?1

「愚蠢,劍法的高低,在於用劍的人。而且你又不是一根木頭,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就是交給你《獨孤九劍》,你也打不過林陽手中的基礎劍法。」風清揚開口呵斥。

岳不群面色蒼白,不知如何回答。今天他是受到的刺激太大。自己的祖宗成了小偷,劍氣之爭成了一個笑話。然後發現五嶽劍派失傳劍法,結果劍法都被人破了個乾淨。而且被他寄予厚望的《辟邪劍法》竟然是一部太監功法。這一切變化太大,讓他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