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節劍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節劍意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可不管這些華山派的人怎麼想,他來華山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壁刻。

蘇重也不嫌地下臟,盤膝而坐,就開始看牆壁上的劍法。包括那些破解的方法都在看。

一邊看,一邊思考,思考自己的奪命劍如何演化出這些劍法。奪命劍是以基礎劍法為根基的劍法。前十二劍,閱歷越豐厚見識的劍法越多,就越能演化出精妙劍法。

開始的時候蘇重還很吃力,但他大腦被破界珠開發,遠不是常人可比。他腦中具現化出一個小人,不斷的嘗試演化著劍法。這個小人完全是他自身的參考版,就像用數據虛擬出來的他一樣。如果小人能夠演化成功,那他本身也能演化成功。

隨著時間流逝,他推演這些劍法的速度越來越快。到了最後,他只要一搭眼一招劍法。就會快速在腦海中演化為奪命劍版本的劍法。

等到蘇重將注意力收回的時候,才發現外面天空已經擦黑。

洞中幾人面色各異,只有風清揚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的石頭上。臉色平靜,彷彿今天一天的事情都沒發生過。

蘇重不管他如何想的,他只在乎劍法。

拔劍而出,一招衡山派百變千幻衡山十三劍使出,真是虛虛幻幻迷人眼。

風清揚哈哈大笑,一劍就刺破了蘇重的迷霧般的劍影。

蘇重也不氣餒,手腕翻轉,一招華山希夷劍法使出,無聲無息,大巧若拙猶如蛟龍橫天。

風清揚只出一劍,仍然一劍就破了蘇重的劍法。

蘇重身形一轉,繼續出劍。

隨著時間推移,兩人交手的速度越來越快。身影漸漸模糊一片。蘇重周身劍光閃爍,劍影化作一個圓球將他包裹。而風清揚卻站在原地不動,每次只出一劍。

「好!不愧是獨孤九劍1蘇重持劍而立,劍尖斜指,哈哈大笑。

「《奪命劍》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劍法。」風清揚扶須而笑。

「風老,小心了,接下來可是小子最強一劍——奪命十三劍1說著蘇重閉上眼睛,周圍溫度陡然下降,就像陷入冰窟。

風清揚臉色凝重:「劍意?!原來如此。前十二劍是技法總綱,十三劍才是劍法精髓。劍意!沒想到這竟然是劍意?1

「不過,劍意我也有1風清揚眼睛放光。

劍意一出,萬劍臣服!

以風清揚和蘇重兩人中心為界限。

蘇重一邊,所有長劍,全都嗡嗡震顫。而風清揚一邊,卻寂靜無聲。

「奪命1一道青色光華陡然閃現,整個昏暗的山洞被照耀的恍若白晝。大風驟起,刮的眾人睜不開眼睛。

風清揚站在咧咧風中,長發飛舞,大喝一聲:「破1瑩白色光芒衝天而起。

青光和瑩白色光芒撞在一起,轟!

巨大的響聲讓一眾人耳朵陣痛不已,眼睛被強烈的劍意刺的淚流不止,睜不開眼睛。

好一會兒,一眾人才睜開眼,看向場間。

蘇重盤膝坐在地上,風清揚也不好過,神情有些委頓。

「奪命劍,奪命劍,原來如此。」風清揚滿臉複雜:「所有的劍法都是為了奪走人的命嗎?沒了人,劍也就死了。」

蘇重站起身,臉上帶著神光。

「不錯。獨孤九劍在於破盡萬法,我的奪命劍在於追魂都死了,什麼劍法都沒用。」

「突破了?」

「突破了,終於到了先天中期。我在這一關已經卡了兩年多了。現在終於突破了。」蘇重眼中閃爍精光。

不僅如此,他已經找到之後進步的方法。奪命十二劍是技法,只要見識的劍法夠多就會越來越精妙。但核心卻是奪命劍意。他如今突破,便是因為在奪命劍意上的突破。

蘇重明白,他想要更進一步,就要在劍意上下功夫。

蘇重和風清揚交手,嚴格來說,蘇重算是敗了。但他卻並不失望,正是因為這場失敗,讓他看清了前進的方向!

技法無窮,劍意才是根本。

蘇重在華山逗留一個月,每天三劍劈倒林平之。之後就閉目琢磨奪命劍意,不問外事。

林平之開始幾天叫苦不迭,但之後卻開始樂此不疲。

他嘗到了甜頭。被蘇重三劍放到,他回去之後,冥思苦想,整個一天都把心思放在抵擋三招劍法上。

不日之間,他的劍法快速提升。一套華山入門劍法,被他琢磨通透。僅憑入門級劍法,華山一眾弟子,只有令狐沖能夠壓制他。其他人都被他打敗。

他更因此上癮,不停找虐。

一個月後,蘇重不顧林平之挽留。毅然離開華山,返回桃花島。

之後隨即閉關,他找到了之後的道路。便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了在了精純劍意上。

……

半年後,桃花島。

蘇重站在一處礁石之上,看著東方逐漸升起的日出,心中一片寧靜。

半年來,除了每天兩個小時聯繫基礎劍法。他更多的時間是在感悟自然,遼闊的大海成了他最好的對象。

蘇重有種感覺,自從他領悟劍意之後,腦中的破界珠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就像被喚醒一般,只是尚且缺少某種東西,所以破界珠仍然沒有完全醒過來。

蘇重研究良久,發覺他的功力越深厚,破界珠那種冥冥中的震動感就越強力。

所以,劍意是鑰匙。而內力則是推開這扇大門的動力。

蘇重非常期待破界珠徹底蘇醒后的情景。

不過有一件事情,徹底打斷了蘇重的修鍊計劃。林氏出海半年,想要回一趟娘家。而且半年不見林平之,她想兒子了。

蘇重不放心他們的安全,只能跟著。

……

「父親,小妹是今天回來嗎?」王伯奮有些興奮的道。

「平之不是說了嗎,按他們的行程算,應該是今天。」王元霸手裡攥著兩個金膽,轉動起來嘎嘎作響。

「你說,妹夫會答應把竹葉青交給咱們銷售嗎?」王仲強帶著些擔憂道。

「他敢不答應。福威鏢局都沒了,他還有什麼本事感拒絕我們金刀門。」王伯奮自傲道。

「可我聽說,林陽功夫很厲害埃」王仲強心思稍細,想的比他大哥多一些。

「林陽?就那小傻子?他能厲害到哪裡去?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小時候那呆傻樣。」王伯奮非常不屑。

「可江湖傳言……」

「江湖傳言你也信?嗤1王伯奮一陣搶白。

王仲強不知道說什麼好。不過想想王伯奮的話也對,而且半年過去,桃花島竹葉青天下暢銷。裡面的滾滾利潤讓他忍不住的興奮起來。如果這件事情辦成了,他們金刀門在中州的影響力就越發的大了。

王元霸坐在主位上,聽著兩個兒子爭吵沒說話。他覺得這件事情應該沒問題,想要保住財產就要有實力。而破敗的林家就沒有這種實力。如果林震南這個女婿不識相,那就用拳頭告訴他們就是。

不是說那個小傻子厲害嗎,拿他試刀正好。他一直喜歡的都是林平之,至於從小就不知道尊老的蘇重,他一點兒都不待見。

……

「小林子,大師兄呢?」岳靈珊嘟著嘴非常不高興。

這半年來華山派的變化不可謂不大,劍宗找華山派的麻煩。風清揚只是一露面,所有的問題全都迎刃而解。如今劍氣二宗合一,劍宗耆老成不憂等人入了長老閣,岳不群仍然做掌門。

而華山的修鍊理念也擯棄了所謂的劍氣之分。風清揚這個華山的老前輩親自出手,推演出華山派弟子,入門五年的所有修鍊功課。不管是劍法還是內氣,基礎都非常的紮實。至於五年之後到底怎麼修鍊,全憑個人愛好。

並且定下規矩,凡是華山派的人,不得再提劍氣二宗這幾個字。誰提出來,就等同華山叛徒。

成不憂幾人起初尚且不忿,可在明了劍氣二宗的來源之後。他們只能黯然神傷接受這一規定。

劍氣爭鬥,表面上是理念不合。實際上,不過是利益的爭鬥。真正有直接仇恨的人,早就死絕。剩下的只不過是些後輩,如今有風清揚主持,眾人不敢違逆。

理念只不過是一個外衣罷了。風清揚要的就是杜絕這種兩極化的理念,最大程度的減少內耗。

華山派一番改建,聲勢浩大,實力陡增。行走江湖,更有威名。可不巧的是,令狐沖還是被人打傷了,打傷他的不是別人,而是儀琳他爹不戒和尚。

陰差陽錯,令狐沖跟隨一行人再次來到洛陽。不過現在要比原著中好多了。他現在是特護病號,華山得意弟子。不是原著中,那種眾人都不待見的嫌疑犯。勞德諾早就給風清揚一劍了結。六猴兒自然也就沒死。

「大師兄去城外綠竹巷聽琴去了。」林平之說了一句話之後,又開始悶頭練劍。練得乃是華山派最簡單的入門劍法。

「小林子!大師兄去聽琴,你就練劍。每一個人陪我逛街,我不理你了1岳靈珊跺著腳不依。

林平之無奈收劍:「師姐,武功才是行走江湖的根本,現在要趁著我們年輕好好練武不能浪費時間。」

「這肯定又是你那個大哥告訴你的。哼,半年不來看你一次,你怎麼還記著他。」岳靈珊對蘇重非常不待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