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一節一眼撂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節一眼撂倒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平之。你的劍練得怎麼樣。」淡淡的聲音陡然在院中響起。

岳靈珊嚇了一大跳,回頭一看,不知什麼時候。蘇重站在了他們身後不遠處,靜靜的看著他們。

剛想怒斥,頓時迎上了蘇重的眼睛,有一瞬間她以為看到了大海,平靜中隱藏著一種無與倫比的力量。不知怎地,心裡突然發怯,嘟囔了幾聲低下頭不敢說話。

「大哥!你什麼時候到的?」林平之大喜。跑到蘇重面前,想抱一抱這個大哥,卻不敢上前。蘇重自小冷漠,積威深重。林平之不敢造次。

「劍。」蘇重淡淡開口。

林平之聞言一愣,旋即就反應過來。

「大哥你瞧好吧。」說完有退回原地,拉開架勢開始演練華山入門劍法。

林平之本來就不算紈,遭逢大難之後,雖然有驚無險。但卻讓他深深高手到了弱小的代價。他對力量極其渴望,

蘇重看著點了點頭:「不錯,根基尚可。」

說完不等林平之反應,拔劍出鞘一步間就跨到了林平之眼前。手中長劍平平遞出,用的是最簡單的刺劍。

這平平的一劍,看在眼中奇慢無比,但卻彷彿有種魔力。岳靈珊愣愣的盯著劍,一種難言的美麗吸引著她。幾乎一瞬間,劍尖就來到了林平之的咽喉。

林平之愣在當地,喉間的冰寒,讓他感覺喉嚨里塞了一塊冰一樣。

岳靈珊一個激靈,陡然清醒過來。看著那柄青翠色的劍,心裡升起極大恐懼。

「魔劍!魔……」叫喊之聲戛然而止。

蘇重收回看向岳靈珊的目光,盯著一臉僵硬,眼中帶著濃濃懊喪之色的林平之。

「從明天開始,跟隨我練劍。」蘇重說完,轉身走到不遠處的石桌旁坐下。

林平之懊惱之色進去,一股喜悅從心底噴出:「真的?!是剛才那種劍嗎?」

「沒學會走,你就想著跑?華山入門劍法你猜剛剛掌握,你就想學我的奪命十三劍?痴心妄想。」蘇重毫不客氣。

林平之傲氣衝天,但面對自家大哥,他一點兒脾氣都沒有。摸摸頭林平之尷尬一笑,拉著岳靈珊挨到蘇重身邊,做到石桌旁,

「大哥,剛才那一劍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種吸引人目光的魔力?」林平之說著突然臉色一白。剛才沒覺得如何,現在想來,那種被吸引住精神,完全任人宰割的感覺太過恐怖!

林平之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岳靈珊,心有餘悸。「怪不得師姐大呼魔劍,這種神乎其神的劍法,只能用魔劍才能形容。」

「是不是很美麗?」蘇重冰冷的臉上突然展現出笑容。把林平之看的一愣,心裡不禁暗道:「大哥從小就少露笑臉,可此時一笑,卻顯得分外陽光好看。」

「是很美麗。」林平之想了想剛才的感覺,覺得那平平的一劍非常的美麗。

「那就是《奪命十三劍》。」蘇重素來清澈冷淡的眼中,閃現出絲絲光芒,純凈的熱愛充斥其中:「那份美麗,就是生命的美麗。」

岳靈珊看著一臉微笑的蘇重,緊張的心情慢慢放鬆下來。仔細回想,她發現蘇重的笑容竟然和那一劍如此的相似。單純的美麗讓人生不起一絲遐思。

「奪命劍,是為了奪取生命。可如果不知道生命的美麗,如何會熱愛生命;不知道生命被奪之後的恐怖,又如何能奪取生命。你知道風刮過海面的聲音嗎,你知道海水拍擊礁石的壯闊嗎,你知道太陽升起時的勃勃生機嗎?所以奪命劍是死劍,但它又是生劍。沒有對生命的熱愛,怎麼會產生守護這種美麗的強悍之心,沒有這種發自意志的力量,絕練不成這種因生而死的劍法。」蘇重心裡一片純凈。

「感覺好美。」岳靈珊下意識的道。

「是吧。」蘇重對這個單純的少女一笑:「你忍心失去這種美嗎?」、

「當然不1岳靈珊幾乎條件反射般的大聲反駁。接著想到反駁的對象,是她素來以為的冷血魔頭。頓時臉色一白,乖乖的低頭不說話。

「記住剛才那種一瞬間的衝動,如果這種感覺足夠強大,你還會怕我嗎?即使你的功夫不如我,你也不會怕我。這就是意志,為了保衛自己生命的美麗而產生的意志。這就是除魔衛道!把那種感覺融入到你的劍里,你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蘇重非常喜歡岳靈珊,剛才那一瞬間表現出來的力量。

岳靈珊獃獃的看著蘇重,想了想剛才的感覺,心裡陡然間覺得非常平靜。至於蘇重除魔衛道等,大逆不道的話語,她忽然覺得並不怎麼重要。只要做自己喜歡的就好。

林平之疑惑的看著岳靈珊:「師姐,你怎麼了,感覺好像變了。」

「我變的怎麼了。」岳靈珊眼睛亮晶晶的看著林平之。

看的林平之臉色發紅,期期艾艾道:「好像,好像更漂亮了。」

「哈哈,小林子,你一個男子漢竟然會害羞。哈哈。」

後院之中,頓時就充滿了岳靈珊銀鈴般的笑聲。

……

後院歡笑,前院氣氛卻不怎麼和諧。

度過了開始的感情爆發之後,各種利益糾葛開始上演。

「小妹,聽說你們桃花島的竹葉青賣的不錯埃」王仲強好似不在意的道。

「哪裡是不錯,那根本就是財源滾滾埃妹夫真是經商的好手,當初福威鏢局做到十省通行,現在這竹葉青竟然賣到天下。」王伯奮興奮道。眼睛里冒著貪婪的光芒。

林夫人聽到這裡,面色一冷:「大哥,我這次是回來看父親的,不是來談生意的。」

王仲強剛想開口緩和一下氣氛。王伯奮就搶著開口:「怎能不談。以後只要桃花島的竹葉青,都交給金刀門。我保證你桃花島高枕無憂,這可是合則兩利的事情。」

「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你就不能不談錢?」林夫人面色更冷。她沒想到剛進門,還沒喝上一口熱茶,就遇到這種腌臢事。她忽然想到自家大兒子之前離開的舉動。看似不禮貌,是不是他早就想到了這種局面?

「生意的事情我不管,都是陽兒在經營。」林震南看到自己妻子生氣,立即開口接過話。

「好了,不談這個。怎麼沒見到陽兒。前兩天平之到來,我考教了他一番,他的功夫進步很多埃華山派岳先生不愧君子劍之稱。都說陽兒功夫了得,正好我也去看看。」王元霸嘎吱嘎吱的轉著手中的金膽,狀似關懷道。

聽到林平之的消息,林夫人高興不已。可聽到考校蘇重的話,她心裡頓時一涼。蘇重從小冷漠,不受人待見,現在忙著關懷。目的不言而明。林夫人覺得這一次真不該回來。文的談不攏,這就要武力威懾了?

林夫人對於自家父兄失望不已,不知道是怎麼了。都被金錢迷了眼睛。果然還是自己大兒子說得對,天下熙攘,利來利往。

「陽兒去找平之了。」林夫人生氣不說話,林震南只好開口。他在桃花島呆了半年,每天澆花種菜,日子過得悠閑。一點兒都沒有以前的操勞繁忙。他越來越喜歡這種平靜生活。

對於岳父一家的貪婪,他表現的很平淡。從這些人臉上,他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他決定不管這件事。想從自己那個大兒子手裡討錢?窗戶都沒有。

「找平之,沒人領路。他亂闖什麼1王元霸眉頭一皺,有些不悅。

林震南呵呵一笑不說話,他可是知道,自家大兒子劍意小成。精神異常,在一定範圍內。誰都逃不過他的劍意鎖定。找人,很簡單。

一行人呼啦啦的往後院走,林夫人不情願的被林震南拉著走。林震南落後幾步,呵呵一笑,對自家夫人道:「別生氣,一會看陽兒給你出氣。」

林夫人聞言白了林震南一眼:「我兒子當然會給我出氣。」

說完這話,她也不再糾結。想著一會兒的好戲,頓時心情好了不少。人不碰壁,就不知道敬畏。

……

後院

「平之,你大哥在嗎。」王伯強當先走進小院,立即看到了坐在桌子旁的蘇重。

「舅舅。」林平之站起來高興的叫了一聲。

「這就是小傻……陽兒吧。」王伯強習慣性的開口差點兒說漏嘴。

林平之忽然一愣,臉色有些不好看。小傻子?這就是大哥在舅舅眼中的形象?

「陽兒,見到外公、舅舅,怎麼不知道行禮。」王伯強下巴微抬,居高臨下的道。

蘇重站起身:「娘,快過來坐下。」說著直接越過王伯強,把林氏拉倒石桌旁坐下。不止王伯強,就連王元霸蘇重都沒看一眼。

看著三人漲紅的臉,林震南好懸沒笑出來。終於有別人承受這種無視的感覺了。十六年來,他就是這麼被無視著過來的。

「放肆,你這傻子腦子壞掉了嗎。和小時候一樣不知道禮數!小妹,這就是你林家的教養1臉色漲紅的王伯強指著林夫人大喝道。

蘇重面色一冷,眼睛猛然一瞪。一股陰冷的氣息從天而降,場間眾人頓時僵硬在當常正午的陽光照在身上,冰冷刺骨!

王伯強伸著手指,喉嚨里發出嘎嘎的響聲。他感覺生命在一點點兒的流逝。

噗通噗通。一連竄的倒地聲響起。就連王元霸也不例外。

三個呼吸之間,能夠站著的人只剩下林震南一人。

岳靈珊興緻勃勃的看著這一幕,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會罵蘇重冷血。但此時她卻有種發自內心的痛快。

林夫人連忙拉住蘇重。

林震南左看右看,下人丫鬟倒了一地,他索性雙眼一翻,噗通一聲砸在了王仲強身上。心裡偷著樂:「果然不愧是老子的兒子,竟然把老丈人都給撂倒在地,竟然沒把我一塊兒撂倒?!太驚喜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