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二節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節交易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陽兒。」林夫人猛的拽了蘇重的衣袖一下。

蘇重收回綻放的奪命劍意,看也不看躺了一地的人。

林夫人趕緊站起來走過去,把王元霸攙扶起來。

「你……」王元霸指著蘇重,臉漲得通紅。蘇重眼睛眯起,緊緊的盯著王元霸。

王元霸手指哆嗦了半天,始終沒能說出責問的話。那種連思維都被凍僵的感覺,太過可怕。混了一輩子江湖,他從來就沒遇到過這種情況。高手!絕頂高手!

想到之前的雄心壯志,王元霸苦笑不已。想到江湖傳言,王元霸心裡更苦。

他知道江湖傳言不可信,但卻忘了江湖從來都是無風不起浪。

王伯奮,王仲強從地上爬起來,一臉驚懼。看一眼就能放到一片人,這已經不能用武功來形容了。

「哥,這是奪命劍?」林平之壓抑著興奮問道。

蘇重點了點頭,對著林夫人道:「我有事出去一趟,母親舟車勞頓,好好休息。」

說完躍上牆頭,幾個起落消失在眾人眼中。

岳靈珊強拉著林平之跑出院子,場面太尷尬,她不適合留在這裡。

「妹……妹夫,這是什麼功夫?難道是你們林家的辟邪劍譜?1王伯奮喉頭涌動,咽了一口唾沫。

林震南心中驕傲,剛才被岳丈一家人看不起的憋屈消失無蹤,臉上卻擺出一副苦笑:「辟邪劍譜?要是有什麼辟邪劍譜,我何至於如此。」說著無奈的攤了攤手。

王伯奮心有餘悸的點了點頭。有些同情的看向林震南。自己等人和林陽關係疏遠,有這等待遇可以理解。可林震南作為林陽的父親,同樣被放到在地。他們像罵蘇重大逆不道,可感覺到身上那種殘餘的冰冷,頓時住了口。想到這裡,場間眾人投向林震南的目光中全是同情。

林夫人偷偷掐了一把林震南腰間軟肉,別人不知道,她可看的清清楚楚。林震南可是自己砸到王仲強身上去的。

林震南臉色更苦。

……

小山谷內,山泉匯聚,一條細小的瀑布淅淅瀝瀝的落下。常年沖刷,下方漸漸積聚起一處水潭。

水潭不遠處,一座簡陋的茅屋屹立。整個小山谷顯得寂靜祥和。

砰!一聲悶響,茅草屋陡然炸開。

「哈哈哈!終於突破了,奇經八脈全部打通,先天大圓滿1左冷禪從破碎的屋頂中飛出。噗通一聲落在及膝的水潭內,一臉興奮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寒冰真氣1左冷禪一聲大喝,彎腰蹲身一掌拍在水潭之中。

卡啦啦!

白色霜氣陡然升起,三米方圓的水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冰凍。僅僅三息,整個水潭就被覆蓋上了一層冰凍。

「恭喜掌門師兄武功大成1陸柏站在水潭不遠處欣喜道。

「同喜同喜。」左冷禪威嚴的臉上露出少見的笑容:「我閉關半年,江湖上可有什麼消息傳來。」

「確又事情等待掌門拿主意。」陸柏收起笑臉凝重道。

「半年前,咱們在華山的掌門奪位行動失敗后。遵守掌門命令,各路人馬繼續蟄伏,等待時機。半年來其他門派沒什麼大動作,但華山派卻變化巨大。劍氣二宗合併,廣開山門,此時已經呈現出一幅蒸蒸日上的勢頭。對我嵩山極其不利。」

「哼!成不憂這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一個小小的長老之位,就把他給收買!壞了我嵩山派大事!這個梁子結下了,我早晚要報回來。」左冷禪冷哼道。

他並不知道,成不憂、封不平等人之所以如此快速的倒戈,全都是暗處風清揚搞的鬼。

左冷禪把所有的事情都算到了華山派的頭上。

「《辟邪劍譜》查的怎麼樣了。」左冷禪突然道。

「師兄贖罪,奪命劍林陽自小孤僻,六歲就隱居山林。外人很難接觸,我們也沒辦法弄道更詳細的信息。」陸柏慚愧到。

「無妨,事情過去那麼久,查不到情有可原。可知道現在他在哪裡?」左冷禪寬慰道。

陸柏一笑:「這件事情倒是查清楚了。掌門出關及時,昨日洛陽飛鴿傳書。林平之等華山一行人,已經進駐金刀門。據可靠情報顯示,林陽一家即將從海外歸來,要在金刀門聚首。」

「好!只要他露面,就不怕得不到《辟邪劍譜》。」他認定蘇重的功夫是來自辟邪劍譜:「桃花島在哪裡查到了沒有?」

陸柏尷尬道:「還沒有。我們多次派出探子,只要跟蹤桃花島的船出海,就沒有回來的。犧牲太大,已經漸漸收回人員。」

左冷禪沉吟良久:「你做的不錯,不能做無意義的事情,白白浪費我嵩山弟子。」

「嗯,既然如此。召集嵩山十三太保。這一次我們全體出動,不僅要對付林家,還要剿滅華山派1

「是1陸柏滿臉興奮,急匆匆離開小山谷去召集眾人。

「林陽、岳不群。我現在晉陞先天圓滿,你們這兩個釘子我一定要拔掉。華山派,辟邪劍譜,五嶽合派。我嵩山崛起之日指日可待。哈哈……」左冷禪握緊拳頭仰天大笑。

……

蘇重站在綠竹巷外,靜靜的聽著琴聲。叮叮咚咚猶如溪水流過,讓人聽著心緒寧靜。

「這大概就是《清心普善咒》了吧。」蘇重低語道。

「誰?!出來1綠竹翁陡然一驚。自己雖然沉浸於聖姑的琴音之中,但多年江湖經驗讓他始終保持著一份警惕。可此時卻發現竟然有人在不知不覺間,進入綠竹巷。

蘇重大踏步走進綠竹巷。看到怒發虛張的綠竹翁。

「我找任盈盈。」蘇重開口道。

「賊子找死1綠竹翁臉色一變,果然來著不善。

手中篾刀順勢劈出,空氣中發出嗚嗚聲響。

蘇重後退半步,篾刀擦著胸口落下。右手倏然伸出,一下就抓住了篾刀刀背。

綠竹翁臉色漲紅,一聲大喝:「哈1

刺啦!篾刀竟被兩人生生拽成兩半!

蘇重眼睛一亮:「好神力,不愧是大力神魔傳人。」

「你是誰?1綠竹翁驚疑不定的看著蘇重。面前這個帶著稚氣的青年,竟然和他力量相差無幾。如果不是天生神力,那其外功可謂登峰造極。

「誰1令狐沖提著劍衝出竹屋,看到是蘇重非常驚訝:「林兄怎麼來這裡啦?」

「令狐沖,你認識他?」綠竹翁問道,眼睛卻不離蘇重。

「前輩,這位是奪命劍林陽,和我華山有些淵源。兩位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令狐沖收起劍,當和事老。

「哼1綠竹翁冷哼一聲,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蘇重。他可不信令狐沖的話,普通人可不知道聖姑在這裡。

「你來這裡到底要幹什麼么?」綠竹翁問道。

「我來這裡談一筆交易。」蘇重直接道。

「咦。是你這個大壞蛋1曲非煙從門后露出腦袋,看到蘇重之後驚喜道。

蘇重沒理他,看著綠竹翁道:「告訴她,我知道他爹的下落。」

綠竹翁渾身一震,「當真?1

蘇重不說話。

綠竹翁不敢怠慢,急急轉進竹屋,也顧不上境界了。

「什麼?1一聲驚呼從屋內傳來,清脆的嗓音讓令狐沖愣在當常

「婆婆的聲音怎麼如此年輕。」

「嘻嘻,你可真是個呆瓜。」曲非煙捂著嘴偷笑:「誰告訴你,任姐姐是婆婆的。」

「那為何竹翁要喊婆……任姑娘姑姑?」令狐沖此時已經知道自己誤會了。

「竹翁的師傅喊我父親師叔,你說他應該叫我什麼。」任盈盈也不再掩飾,直接走出來。

瓜子臉,皮膚白皙,秀髮烏黑。一雙眼睛黑白分明,好似會說話。令狐沖看的一呆,沒想到自己心中的婆婆,竟然只是個嬌俏少女。

任盈盈顧不上令狐沖,看向蘇重:「你說,你知道我爹的下落?」

蘇重點頭。

「在哪兒?」任盈盈急忙問道。

蘇重搖搖頭。

任盈盈心裡一急,臉上煞氣一閃。不過轉眼就冷靜下來。蘇重說的明白,他是來做交易的。既然做交易,就得有來有往。

「你要什麼,只要我能給的,都給你。」任盈盈臉色陰沉。他自小就是神教聖姑,從來沒陷入過這種被動局面。萬一對方提出過分要求……想到這裡,任盈盈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軟的不行,就來硬的!神教素來如此,她任盈盈信奉這力量為尊的生存法則。

「我什麼也不要。」蘇重淡淡道:「我要你帶我上崖。」

任盈盈聽的一呆:「你去那裡幹什麼。」她聽得明白,蘇重想讓她帶著他去黑木崖。

「比武。」蘇重面無表情,言簡意賅。

「瘋子1曲非煙吐了吐舌頭。

任盈盈也一臉震驚的看著蘇重。上黑木崖比武,找誰比武?自然是東方不敗。

「你確定?」

「當然。」

「什麼時候。」任盈盈很快就拿定注意。

「姑姑,小心有詐。」綠竹翁出言提醒。

「竹翁,我意已決。」任盈盈堅定道。

蘇重想了想:「等你救出他來以後,帶我一塊上去。」

任盈盈臉上一喜,急切道:「好,快告訴我他在哪?」

蘇重卻搖頭道:「不急。剛才的琴是你彈的?」蘇重忽然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任盈盈忍住心裡煩躁點頭應是。

蘇重想了想道:「教我練琴,等我學會了,我就告訴你地址。等你救他出來,帶我一起去。到時候,他會答應這個提議的。」

任盈盈心裡無奈,她現在殺了蘇重的心都有。想學琴和誰不一樣?非要找我。不對!難道他有什麼企圖?!

仿似看出任盈盈所想似的,蘇重道:「不用你教我,讓綠竹翁叫我就行。我之所以不告訴你,是因為時間不到。我還有事情沒處理完。心有挂念,等我一身輕鬆的時候,就是比武的時候。」

蘇重直接告訴她心中所想,省了眾人一番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