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三節傳家劍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節傳家劍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金刀門,王府後院,蘇重小院內。

天井地上鋪著青磚,院內西邊種著一簇青竹,東邊放一口大缸。缸內滿是清水,種植著一些不知名植物,幾條游魚在枝葉下游弋不止。

「哼,我不管你打的什麼主意,如果敢對聖姑不利,我絕饒不了你。」綠竹翁圓睜著眼睛,盯著坐在對面的蘇重,鬍鬚飛舞惡狠狠的道。

蘇重靜靜的看著對方,也不著惱。只要不觸動他的劍心,很少有東西能讓他產生多餘的情緒。

他看著綠竹翁,等著對方教他彈琴。

「你對琴了解多少。」綠竹翁問道。

蘇重搖搖頭:「不知。」

綠竹翁瞪大眼睛:「一無所知?1

蘇重點點頭承認。

綠竹翁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但凡讀書識字,就算不會琴藝,但總算知道一點兒知識吧。你難道連一點兒知識都不懂?」

蘇重再次點點頭。

「你,你難道不覺得羞恥?1綠竹翁看到蘇重那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氣的手指頭哆嗦。

「你這十多年都幹什麼了,君子六藝,你就一點兒沒涉獵?」綠竹翁連珠炮的問。

蘇重表情不變,依然點頭。

綠竹翁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個時代,但凡讀書識字,對君子六藝都要有所了解。就算不會,也應該知道些基本知識。就像令狐沖這個武林大派的弟子,他雖然以練功為重。但卻也知道一些琴藝知識。哪裡像面前的蘇重,竟然一無所知。

「你不會連琴有幾根弦都不知道吧?」綠竹翁氣極而笑道。

蘇重看了一眼剛拿出來的古琴道:「七根。」

綠竹翁正好看到這個動作,頓時吹鬍子瞪眼,忍不住的喝問出聲:「你是三歲小娃還是怎地,是個人都知道琴有七根弦,你還要看一看!你這十多年幹什麼去了,白吃飯了。」

蘇重依然面無表情的看著綠竹翁:「練劍1

一句話,讓綠竹翁啞口無言。蘇重才多大,十六歲。可他的武功,就連綠竹翁自己都不敢說必勝。這種武功可不是僅有天賦就行。綠竹翁難以想象其中所付出的艱辛。

想到這裡他忍住心中的煩躁,準備從頭開始給蘇重啟蒙。

「你看好了,我先談一首曲子讓你看看,之後我們在從頭開始。」綠竹翁心裡哀嘆,這要教到什麼時候。聖姑那裡還在等著消息,綠竹翁長嘆一聲,靜下心來彈琴。

琴聲想起,綠竹翁頓時陷入其中不可自拔。剛才的不愉快也都消失的一乾二淨。他完全融入了琴音之中。一曲《平沙落雁》彈出,曲聲委婉流暢,雋永清新,美妙至極。

清音淡雅,蘇重靜靜的聽著,眼睛盯著綠竹翁那不斷跳動的手指。

「怎麼樣。」一曲終了,綠竹翁從樂聲中收回思緒,傲然一笑道。

「不錯。」蘇重開口贊道。

「只是不錯?」綠竹翁瞪大眼睛:「你見過比我談的更好的?這應該是非常好。」

蘇重不置可否:「能不能讓我試試?」

「你?」綠竹翁看了蘇重一眼,點頭答應。他覺得非常理解蘇重的心情。看到新東西,人總是想著去嘗試一番。豈不知,七弦琴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掌握的東西。綠竹翁等著看笑話,這個一直冷漠的青年總是高高在上。丟個大丑才好。

蘇重拿過古琴放在桌上,就要開始彈。

綠竹翁一聲嗤笑:「琴都不會放,就想彈琴?把琴軫,就是寬的那頭,懸空擺在桌子右側外面。」

蘇重依言擺好,伸手開始彈奏。起初幾下有些生澀,隨著彈奏的進行,越來越舒暢,到了最後竟然猶如琴藝熟手。

「你從來沒學過琴?」一曲終了綠竹翁眼睛瞪得滾圓非常氣憤:「你是在耍我吧1

蘇重兩手放在琴弦之上,不去理會綠竹翁,細細的感受琴音給予他的感覺。「琴一器具天地人三籟,可以狀人情之思,也可以達天地宇宙之理。不錯不錯,果然是一個闡釋天地的好器具。」蘇重振奮道。

綠竹翁此時也發覺不對,仔細回想。突然震驚的發現,蘇重竟然是把他彈琴的動作全都重複了一邊!

蘇重看到綠竹翁吃驚,淡淡開口道:「忘了告訴你,我天生過目不忘。你只需要把基本的指法彈奏一遍,然後交給我如何看譜記譜就好。」

綠竹翁:「……」

……

同樣的小院,蘇重看著面前壓抑著興奮的林平之道:「從今天開始,我教你《奪命十二劍》。」

「太好了。」林平之一臉興奮道。

「不要高興的太早,《奪命十二劍》並不是那麼容易學習的。」蘇重說完拔出撿來,一劍橫削。招式簡單,從外表上看來一點兒都沒有特別之處。

「看清楚了嗎?」蘇重道。

「看清楚了。」林平之有些疑惑,這麼簡單的劍法就是奪命劍法?

「練!一絲不差的練1蘇重惜字如金。

「是。」林平之一抱拳,抽出劍。

回想著蘇重剛才的動作,慢慢削出一劍。開始的時候沒怎麼在意,可比劃了半天,林平之臉色凝重起來。

同樣的招式,蘇重使出來簡簡單單,自然無比。但到了他手裡,卻發現根本就削不出這一劍。

有的時候身體姿勢正確,但劍卻遞不出去;而當劍能夠遞出去的時候,身體姿勢卻已經走樣。

來來回回試驗了十多次,卻發覺怎麼也練不成。心裡一著急,長劍削出的同時,強行控制住身體。

一陣劇痛襲來。「啊1

林平之一身痛呼,手一松,長劍噹啷一聲掉在地上。林平之撲通一下坐倒在地,臉色蒼白額頭滲出細密汗珠。

「大哥,這是怎麼回事?」林平之忍下痛苦道。

「這就是《奪命十二劍》。招式簡單,但卻和內力運行息息相關。只要有一點兒差錯,內氣立時就會走入岔道。強練下去,只會走火入魔。」蘇重淡淡道。

「啊!那還怎麼練埃」林平之臉色一苦。

「耐住性子,不停的嘗試。《奪命十二劍》乃是我專門創出來的傳家劍法。這套劍法最奇異的地方在於,他不看一個人的天資,只看一個人是否勤勉。只有十年如一日的不停磨練,才能夠將《奪命十二劍》練到大成。一旦大成,便是劍法和內力同時大成,進階先天。能夠將奪命劍練到大成,便足以保證林家的安危。」蘇重道。

「十年?那麼長?」林平之一咧嘴,心裡發苦。

「像我一樣,全服精神都投入劍法當中,需要十年。像你一樣,每天保持固定時間聯繫,二十年。」蘇重冷冷道。

「二十年?」林平之一臉的吃驚:「二十年才能練成?」

「二十年。」蘇重點點頭。

林平之確定自己沒聽錯,心裡只嘀咕:「有那二十年,我還不如練其他武功呢。」

「什麼武功能保證你二十年進階先天?《奪命十二劍》能1蘇重好似看出林平之所想一般。

「可二十年才練成,黃花菜都涼了。」林平之小聲反駁。

「你那麼早練好武功幹什麼去?行俠仗義?除魔衛道?還是為了年少成名?」蘇重面無表情道。

林平之臉色一滯,蘇重毫無情緒的說著充滿諷刺的話。這讓他感覺怪異的同時,無法反駁。年少成名?當然!誰不想年少成名!

「《奪命十二劍》就是為了防止林家後輩年少成名的功夫。」蘇重突然道。

林平之一臉震驚不解:「為什麼?」

「六歲練劍,二十年乃成,近三十才會有孩子。接下來三十年就會忙著培養下一代。就像輪迴,只有這樣一代一代下去,才會保證血脈的永續。」蘇重淡淡道。

林平之無法理解。

但蘇重不會告訴他。只有三十多歲,心性大致成熟,這個年齡才適合掌握這份功夫。不至於年少輕狂,徒惹事端壞了家族傳承。

「如果後代不練呢?」林平之脖子漲紅,他覺得這是一個枷鎖,他不敢直接說自己不練。但卻有這種想法。

蘇重淡淡一笑。

憤憤不平的林平之心裡一抖,蘇重很少笑,但笑起來卻格外的好看。但林平之卻十分害怕蘇重笑。

「這由不得你,自從你跟我練劍開始,你就不得不繼續練劍。你難道沒發現,你的內力早就不是華山內功了嗎?」蘇重收起笑容,恢復冷漠道。

「什麼?」林平之連忙運轉內力,果然,一股陰寒的內力在體內流轉。熟悉的溫潤內力消失的無影無蹤。他臉色鐵青,但卻敢怒不敢言。

彷彿對林平之打擊不夠似的,蘇重接著道:「忘了告訴你。奪命劍裡面我借鑒了不少《辟邪劍譜》的內容,你應該知道它的修鍊條件。所以奪命劍有些副作用。」

「什麼副作用?」林平之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為了使用《辟邪劍法》內的某些功效,自然要規避隱患。我想到的辦法就是封閉精氣,這樣就不會慾火焚身。但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凡是修鍊《奪命十二劍》的人,只有到修鍊大成的時候,才能有孕育子嗣的能力。」

蘇重一句話如晴天霹靂,林平之頓時愣在當常

「所以,你還是好好練劍吧。為了林家的血脈。」蘇重說完轉身就走。

好一會林平之才反應過來,頓時臉色鐵青。把劍往地上一摔,惱怒異常的衝出小院,他要找母親去告狀。這種威脅子嗣的功夫,他竟然敢誘惑自己練習?母親大人一定會狠狠懲罰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