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五節江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節江邊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洛水之上

王元霸帶著家人送行。

船上不止有華山一行人,還有蘇重一家子。

王元霸和林震南嶽不群坐在一起,喝著送行酒。岸上眾人忙忙碌碌,不停往船上搬東西。

蘇重不喜歡喧鬧,坐在船尾擺弄著一副古琴。這是王元霸送給他的禮物。成功將竹葉青洛陽銷售權拿到手,金刀門財力大漲。雖然蘇重無禮讓王元霸憤怒。但卻不敢得罪這個膽大妄為的外孫。萬一他把這經銷權收回去,吃虧的還是他們王家。而且蘇重的武功他們不敢動作。

王元霸老江湖,榮辱都已經經受過,看的明白。所以就送了蘇重一副古琴,雖然知道不可能如此簡單就交好蘇重。但至少能讓蘇重不討厭他們。這就已經足夠。

船上船下正熱鬧,一個粗布麻衣的老頭顫顫巍巍的走到河邊。

「令狐少俠可在船上?」這人正是綠竹翁。

令狐沖又驚又喜:「竹翁你怎麼來啦?1

「姑姑有命,讓我來此給少俠送行。這是送給少俠的禮物。」說著,綠竹翁便順著木板上了船。將灰布包裹的古琴放在了令狐沖面前。

令狐沖看著桌上古琴,欲言又止,半天才道:「任姑娘怎麼沒來?」

「姑姑有事,暫時脫不開身。讓我代為送行。姑姑告誡,希望少俠莫要飲酒,傷勢要緊。」綠竹翁說完下意識的掃了一眼船尾。發下蘇重坐在船尾,眼睛一亮。

對著令狐沖一禮,便走向蘇重。

令狐沖還想再問,綠竹翁卻已經離開。臉上失望之色閃過,手扶著身前的古琴,默默不語。

「林陽。姑姑讓我問你,到時候如何通知你。」綠竹翁走到蘇重甥說的是關於蘇重上黑木崖的事情。

蘇重看了看一臉落寞的令狐沖,心裡感慨。陰差陽錯,令狐沖還是和任盈盈走在一起。只是到現在為止,令狐沖還糊裡糊塗,不知道任盈盈的身份。而且他現在在華山的生活也不錯,最後如何抉擇,還真不好說。

想著這些,蘇重隨口道。「我住在東海桃花島,到時候你們去東海岸邊,打聽一下就能知道。我在那裡會設置一個酒樓。專門負責竹葉青的銷售。讓他們給我捎個信就好。」

綠竹翁聞言點頭,看了一眼蘇重身前的古琴。猶豫了半晌開口道:「你是我見到過的天賦最好的人,可別浪費了你這天賦。」說完便走。就像他來的時候一樣,彎著腰像個糟老頭子,慢慢走下船。

蘇重笑笑,對綠竹翁的話充耳不聞。

綠竹翁讓他不要浪費天賦,更多的是從音樂角度來講。但他卻不知道,蘇重學琴是為了劍。琴心就是劍心,他可能會在音樂上有所成就。但排在第一位的永遠只能是劍。

王家一行人,本來對這個突然闖入的糟老頭子有意見。但看到他和令狐沖有關係,也不好詢問。心裡想著等送走了華山派的人,再查一查這個老頭的來歷。可看到他和蘇重有關係之後,他們就不敢有任何心思。

金刀王家對蘇重又愛又恨,蘇重是個善財童子,竹葉青一年下來能有十萬兩白銀的收入。做夢都能把王家人笑醒。可蘇重武功高強,而且大有六親不認的架勢。經歷過那天的事情,所有人都對他有種強烈的恐懼感。

武功高強不可怕,武功高強而又肆無忌憚就非常可怕了。

……

夜晚,船靠攏在岸邊,華山眾弟子聚成一堆熱烈的交談。難得下山一趟,雖然旅途勞累,但新奇感更甚。

「師哥,白天那個人是什麼來路,你可看出來了。」寧中則憂心忡忡道。

「那人看色普通,實則是個深藏不漏的高手。若是在半年前,我絕看不出此人深淺。好在這半年來有風太師叔指點,我的紫霞神功又進了一步,到了先天後期巔峰。這才隱隱有所察覺,只內功一道,此人就絕不在我之下。」岳不群面色凝重。

「這個人武功高強,卻和沖兒有來往,還有他身後的那個什麼姑姑,也不知道是什麼來路。我怕他對沖兒不利。」寧中則面帶憂色。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總會來,我看沖兒表情,怕是對那個任姑娘念念不忘。這種事咱們擋是擋不住的。到時候再說吧。」

岳不群沉吟不語,他有句話沒說。能有這麼高的功夫,在江湖上卻沒有名號。他猜測此人很可能是日月魔教的人。堂堂華山派大弟子,竟然和日月神教有來往。若是讓江湖同道知道此事,對華山派的聲譽可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華山派剛剛恢復了些生氣,難道就要再次遭受風波侵襲?岳不群沉思不語,令狐沖是他從小養大,算是半個兒子。如果他橫插一手,令狐沖素來仁孝,他肯定不會反抗。但難保那魔教妖女不會有什麼動作。他已經有了將令狐沖逐出華山的心思,這是兩全其美的辦法。只不過卻要讓令狐沖背一些罵名。

他正想著,忽然船艙一陣。船上之人頓時慌亂起來。

「不好1岳不群臉色一變:「師妹,快讓弟子們上岸,賊子要將船鑿沉1

說完身形一展,提著寶劍飛身躍出船艙,腳尖在水上一點,騰的一下就上了岸。

「哪位英雄好漢,夜深露重,為何要開如此玩笑。」說完拔劍出鞘,靜靜的盯著渡口浴

不等他說完,一道黑影陡然從身後飛出,快若閃電般射入遠處黑暗之中。

岳不群臉上紫氣一閃,目力大增,借著船上火光登時看清,那人正是蘇重。岳不群頓時鬆一口氣,他就怕岸上之人趁機發射暗器。這才急急上岸護衛。此時蘇重搶先一步沖向對方,岳不群立時就明白蘇重打算獨自拖住對方。

「注意水中賊子,一個一個上岸。」岳不群想明白之後,立即後退。幾個起落,頓時退回渡口木橋上。和寧中則一左一右站著,護著弟子上岸。果然,他剛站好,嘩啦一聲響,水中躥出兩個一身黑色水靠之人。

「來的好1岳不群滿面紫氣,不怒自威。手中長劍猛然橫削,淡淡的紫氣氤氳劍身。

鏗!

那水中之人一聲悶哼,手中匕首登時被岳不群這一劍斬斷。岳不群內氣勃發,劍氣呲的一下****而出。

噗!

血花飛濺,那人剛剛躍起,就被突兀的砸回水中!

另一邊幾乎同時躍起起一人。此人速度奇快,好像一隻水中游魚。一出水面,身子左右晃動,快速沖向那些慌忙上岸的弟子。

寧中則面上煞氣一閃,內氣在手上經脈之處快速運轉。寧中則長劍突兀消失在腰間,瑩白色劍光一閃而過。

呲!

一道血花綻開,那水中刺客捂著咽喉噗通一聲掉在水裡。

「娘,你的『無雙無對,寧氏一劍』越來越厲害啦1岳靈珊拿著握著劍,和林平之站在一起。雖然帶著些慌張,但眼中卻充滿堅定。此時見寧中則一劍刺死對方,岳靈珊頓時歡呼出聲。

寧中則凝神盯著水面,開口呵斥道:「小心戒備!不可大意1

岳靈珊也不懊惱,吐了吐舌頭,緊隨這林平之快速向岸上移動。

林平之此時提著劍,眼睛四處掃射,將林震南夫婦牢牢護在身後。除了缺少經驗,顯得有些稚嫩之外。已經有了一個江湖人的樣子。比其他華山弟子穩重的多。

反倒是林震南夫婦,常年行走江湖,這種陣仗見的多。雖然功夫不行,但神色間卻鎮定自若。

鑿船的人,水底下功夫不錯,但手上功夫就差了些。有岳不群夫婦兩人護衛,不一會眾人就已經上了岸。

剛到岸,就聽到遠處叮噹響聲。林震南上前一步對岳不群道:「岳先生,天太黑,對我們不利。點火把,往遠處扔。盡量把火光放大才好。」

岳不群皺著眉頭,眼裡一狠。回頭看了看眼已經一半沉在了水裡的船,大喝一聲:「把火把扔到船上,點船1

林震南心裡一震,暗贊一聲:「好氣魄。」那船上可有著不少財貨呢。

熊熊大火燒起,整個江邊登時就亮如白晝。

……

蘇重沖入黑暗之中,頓時就響起一片嗖嗖嗖暗器破空之聲。奪命劍出鞘,快速舞動,他立時就被包裹在了一個青色的圓球當中。

暗器飛來,打在圓球之上,全都被擋祝有的甚至還被反射回去,一眾黑衣人頓時手忙腳亂起來。

好機會!腳下連點,身形快若鬼魅,幾個閃爍蘇重立時就出現在了黑衣人中間。

「什麼時候?1一眾黑衣人心中驚駭。顧不上藏匿身形,紛紛亮出武器。對著蘇重劈砍而去。

蘇重長劍一擺,三柄長刀被他架開。

一柄細劍無聲無息,從身後突然閃現。黑衣刺客這一劍悄無聲息,他就像草叢中的毒蛇。等著蘇重露出後背,就猛然撲出來狠狠咬一口。

叮!

一聲金鐵交擊之聲響起,那刺客黑布蒙面,漏在外面的眼睛充滿了驚駭。他這一劍已然足夠隱蔽,可還是被蘇重發現。蘇重竟然在千鈞一髮之際,從腋下刺出一劍。

劍尖對劍尖,竟然正好擋住這一劍?!

不等他撤退,蘇重長劍卻活了一般,像一條快速而敏捷的毒蛇,沿著他的劍身蜿蜒而上,噗嗤一聲就刺入他的咽喉之中。

黑衣刺客眼睛睜大,到死滿眼都是不敢置信。

「老三1兩聲嘶吼,黑衣人中兩人陡然間紅了眼。不要命般沖向蘇重。